警惕商人不重國家之存亡,只顧一家之小私——明朝之滅始于晉商

史家評價:“范奸永斗者,明國之人,漢之苗裔,卻在國戰之時,不圖利國與一毛,卻重清人之一信?不重漢人之存亡,只顧一家之私,圖小利忘大義者,莫過于此,清人如無鐵器之利還至于如此迅速的崛起?真正是送利刃與仇寇,嘉定三屠揚州十日之始,正是始于這類漢奸商人之手也,雖萬世難消此恨?!?

警惕商人不重國家之存亡,只顧一家之小私——明朝之滅始于晉商

前言

著名的猶太金融家族——羅斯柴爾德家族發跡于拿破侖戰爭期間。

1806年,拿破侖對英國實行“大陸封鎖令”,強迫整個歐洲大陸停止與英國通商,欲以禁運、禁商為手段,從經濟上扼殺以貿易立國的英國。這導致歐洲大陸日用品極度缺乏,而英國則囤積了難以計數的、主要用于出口的日用品。只有羅斯柴爾德家族發達的運輸網絡才能突破拿破侖政府的封鎖。羅斯柴爾德兄弟依靠在英國和大陸之間進行走私,賺取了巨額利潤,同時也為拿破侖帝國的倒臺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羅斯柴爾德家族一度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

19世紀的歐洲流行這樣一種說法:“歐洲有六大強國:大不列顛英國、法國、俄羅斯、奧匈帝國、普魯士和羅斯柴爾德家族。”

你知道嗎,在中國也存在一個商業家族,他們做出了與羅斯柴爾德類似的工作,導致了一個帝國的垮臺。本文就來講述這個傳奇家族的故事。

警惕商人不重國家之存亡,只顧一家之小私——明朝之滅始于晉商

正文

公元1627年冬,錦州城外。望著帳外飄飛的鵝毛大雪,皇太極的心情比這糟糕的天氣還要糟糕。他頭腦里轉得只有一個念頭:莫不是老天要亡我后金?

后金與明朝的戰爭已經進行到第十二個年頭。一年前,皇太極的父親努爾哈赤在”寧遠之戰“大敗后,連傷帶氣,抑郁而終,皇太極繼位成為后金的大汗。明朝上下因為此戰勝利士氣大振,一方面積極備戰,另一方面封鎖關隘,嚴令禁止任何人與后金做生意,違令者立斬不赦。

明朝統治者希望通過經濟封鎖的手段,困死塞外苦寒之地的女真人。后金有一名漢人生員岳起鸞上了一道奏章,力主與明朝議和。奏疏中說,如果不議和,缺吃少穿之下,人民就會逃亡殆盡;若和好,就應當表示誠意,立即放還漢人。他的奏疏上達以后,皇太極看得那叫一個喪氣啊,為避免人心大亂,趕緊下令把這個倒霉蛋給宰了。

當時正處在小冰河期,明朝境內多地旱災,赤地千里顆粒無收,各地吃不上飯的流民聚眾造反,拉開了明末農民戰爭的大幕。后金所在的東北地區同樣鬧起了嚴重天災,由于緯度更高,氣候變冷造成的影響更加嚴重,用東北話來說,就是”賊嘎巴嘎巴冷“。春夏干旱無雨,到了冬天又是雪災,牲畜紛紛凍死,后金陷入嚴重的糧食危機。

袁崇煥和皇太極在錦州大眼瞪小眼的時候,正處在千年以來最冷的時段明朝和后金就如同兩個遍體鱗傷、餓得奄奄一息的巨人,使出最后一點力氣相互撕咬,就看誰先挺不住倒下?;侍珮O被逼得沒招,明軍鎮守的寧遠、錦州又攻不下來,不等干等著餓死啊,于是帶著后金部隊繞到朝鮮半島打劫了一番,從高麗棒子那里搶點糧食,在朝鮮歷史上被稱為“丁卯虜亂”。

打劫來的糧食也維持不了太長時間,皇太極一狠心,發動”寧錦之戰“,希望能一舉攻克錦州和寧遠,這樣就可以去關內打劫,不用再待在東北受凍餓之苦了。然而,無論后金軍如何引誘,鎮守寧遠的袁崇煥不為所動,禁止手下將領出戰。后金軍大舉進攻之時,他親自坐鎮城墻上,指揮明軍放炮御敵,后金士兵一排排倒下,傷亡慘重?;侍珮O就如同困在籠子里的餓虎,急得直撓墻:眼看錦州城之后就是漢人的花花江山,但就是過不去。眼看糧食又快見底了,難道說,就要困在這里餓死不成?

皇太極最擔心的是,由于明軍得勝,又嚴令封鎖邊關,那群山西商人會不會貪生怕死,不再與后金做生意了?如果這樣,還是盡早退兵,早作打算為妙。否則女真人從上到下,都得困死在錦州城外。突然一名傳令兵進賬,報告大汗,范永斗求見!

皇太極聽了這句話,就如同在黑夜中趕路的人看到了遠方的光亮,喜得一下子從椅子上蹦起來,連呼:快,宣他進來!范永斗范永斗身材不高,臉上黑瘦,顴骨高聳,眼睛里透出一種精明干練的神彩。他身披一件毛皮大氅,急匆匆進帳,連身上的雪都顧不得撣,拜倒在地口中高呼:大汗恕贖罪!實在是邊防盤查甚嚴,只得繞路前來,再加上下雪路滑,小人才耽擱至此!

皇太極哈哈一笑,上前扶他起來:范愛卿這是雪中送炭,何罪之有??!皇太極隨后和范永斗出了大帳,查看范家的車隊送來的貨物。除了后金急需的糧食,御寒的衣物之外,還有碼得整整齊齊的鐵錠、槍械和火藥。

范永斗從懷中又掏出一張疊得整整齊齊的油紙,展開一看,赫然是最新的明軍邊關布防圖?;侍珮O一邊看,一邊不由得心花怒放:范永斗一人抵得上十萬兵,有此人相助,我大金克明指日可待!皇太極大筆一揮,給范永斗極為優待的價格,并允許他以優惠的價格收購東北的人參毛皮等土特產。他心里明白,一定要把此人籠絡好了,反正這些金銀都是從明朝那里搶過來的,不花出去留著也不能下崽;如果打下明朝江山,以后還怕缺錢花么?范永斗是山西介休人,他家從明初開始世代經商,到他這輩已經是第七輩了。

朱元璋建立明朝把蒙古人趕回大漠后,在邊關建立九邊重鎮,派駐大量軍隊,以防蒙古人入侵。整個明朝二百多年,一直在北部邊境保持龐大的軍事力量以確保國家安全,養兵的財政負擔非常沉重。朱元璋提出口號“養軍百萬,不吃百姓一粒米”,采取的辦法是軍屯制,分一部分軍力來種地養活自己。

當時邊地是“三分守城,七分耕種”,就是三分兵力守邊疆,七成兵力種地養活自己。但是邊疆之地土地貧瘠氣候寒冷,就是九成兵力種地,也未必能養活自己。后來明朝實行民用法,征集老百姓的糧食,組織民兵把糧食送到邊疆。在當時的交通運輸水平下,這個辦法的成本極其高昂,人吃馬喂消耗很大,從內地運一石糧到邊境的費用竟然高達七石。平陽知府曾上奏說:“平陽屬縣秋糧當輸大同、天城諸衛,道路一千余里,民苦挽運,負欠久年。”除了成本高,老百姓也怨聲載道。

一個名叫倪岳的大臣在奏疏中描述道:“徒步千里,夫運妻供,父挽子荷,道路愁怨。”在這種情況下,明朝發明了”開中法“,就是說讓商人把糧食和其他軍需物資運到邊境,然后拿著軍隊給的收據,跟政府換鹽引。鹽引就是政府頒發的特許經營食鹽販賣的執照。從漢武帝開始,食鹽一直被官府壟斷,相當于把稅折算在商品里,可以征稅于無形。

明代將食鹽官營改為商人特許經營,政府解決了軍隊的吃喝拉撒問題,老百姓不用背著糧食千里迢迢服役受罪,商人又獲了利,可謂一舉三得,多方共贏。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一世為了籌錢打西班牙人,不止把食鹽交給商人經營,稱之為“專利權”,還一口氣頒發了五十多種專利權,連紙張、肥皂都“被專利”了。

這個初始的專利制度也是引發英國內戰的重要原因。雖然有一定的負面作用,這兩項制度對于中英兩國籌集軍需抵御外敵,都曾發揮極為重要的作用。由于販賣軍需有利可圖,土地貧瘠“竭豐年而不足食”的山西人,踏上了“走西口”的商路。

所謂西口,原指晉、蒙交界處右玉、和林格爾、涼城三縣交匯地,右玉縣境內一個著名的長城關塞殺虎口。殺虎口殺虎口兩側高山對峙,地形十分險峻,雄偉的外長城,蜿蜒曲折,橫貫雁北東西地區。這一帶長城沿線,是晉北山地與內蒙古高原的邊緣地區,也是從內蒙古草原南下到山西中部盆地或轉下太行山所必經的關隘之一。

在明代這里被稱為“殺胡口”。蒙古人(漢族人稱為胡人)南侵長城,多次以此口為突破點。而明王朝派兵出長城作戰,也多由此口出入,為了發泄對胡人的憤恨,所以起了這么一個殺氣騰騰的名字。后來,清朝統治者對蒙古貴族采取柔和政策,遂將“胡”字改為“虎”字,由此殺虎口之名沿用至今。在殺虎口的東邊,還有一個重要的通商重地,那就是張家口,殺虎口被稱作“西口”,張家口被稱作“東口”。

嚴嵩是明朝著名的大貪官,他搞了個嚴氏中國富豪排行榜,說資產五十萬兩以上,當時天下共十七家,山西有三家,可見晉商經營食鹽生意獲利之厚。謝肇制還有一個筆記《五雜俎》,“富室之稱雄者,江南則推新安,江北則推山右”,山右就是指山西,是當時有錢人扎堆的地方。介休范家雖然經商時間很長,但是真正興起卻是在明末。

范永斗的父親叫范明,范明十歲的時候母親去世,父親續弦之后,對范明日漸冷落。有一次他摘了幾枚沒有熟的青棗吃,被父親打罵了一場,一氣之下離家出走,跑到獨石口(今河北張家口赤城縣北)跟女真人蒙古人做生意。獨石口長城(獨石口是明代外長城上的一處重要邊城,它突出于外長城的最北端,三面孤懸,明代九邊中的南北要沖,獨石口外30余里為平坦曠野,再北面就是內蒙古草原。)

那時的東北除了熊瞎子、鹿茸、野山參多,其他重要物資毛都沒有。女真人要想崛起,集合足夠強大的軍隊來對抗明朝,必須依靠大量來自中原的物資,因此努爾哈赤十分善待這些晉商。范明在當地認識了許多朋友,結識了不少女真的貝勒福晉,他販賣的糧食鐵器都是女真人十分渴求的軍需物資,綾羅綢緞以及其他新奇的玩意兒則受到王爺家眷的喜歡,因此買賣越做越大。

到了范永斗這一代,范家基本上就跟女真人的利益捆綁到一起。隨著后金政權的野心膨脹,他們需要的東西越來越多,鐵器、火藥、火槍、軍事情報都是重點高價收購的商品。后金政權對于范家這樣與他們長期做生意的晉商也越發倚重。后金全部的火藥、八成的糧食和超過六成的金屬由晉商提供。甚至京畿情報,細致到每個關口的守將姓名、士兵的數量和裝備的清單,也由晉商提供。

晉商們不可能不知道后金收購這么多軍火情報目的何在,但為了白花花的銀子,什么國家大義、民族安危,都顧不得了。也正是因為晉商所起到的關鍵作用,在“寧遠大捷”之后的一段時間,皇太極最擔心的事情不是袁崇煥有多牛逼,而是明朝邊防嚴查商人越境,晉商前來販貨的頻率大幅降低。他生怕晉商徹底中斷交易,如果那樣的話,別說漢人的錦繡江山,女真人能不能維持生存都是大問題。幸好,范永斗的行為表明,他已經鐵了心跟后金混。明朝這個千瘡百孔的大廈最終垮掉,除了晉商在堅持不懈地挖墻腳之外,東林黨為代表的江南商人集團也是出力不小。

明朝軍隊缺餉是出了名的,并不是明朝窮得沒錢,而是東林黨用各種方式阻止皇帝向商人集團收稅,導致國民皆困,前線軍隊因為缺餉嘩變,而權貴階層富得流油。李自成進北京后,詫異地發現國庫中存銀只有十三萬兩,但是從權貴家里抄出七千萬兩,其他珍寶無數。有這等“吃里扒外”的神助攻,大明不亡倒是奇怪了!

在晉商源源不斷地物資輸送之下,原本缺衣少食,兵器不足的女真人變成了裝備精良的虎狼之師,清兵終于殺進山海關,“嘉慶三屠”,“揚州十日”,無數明朝子民慘死于屠刀之下。清朝定鼎北京后,順治帝沒有忘記為女真人入主中原建立過赫赫功業的晉商們,他在紫禁城大張旗鼓地設宴,款待包括范永斗在內的八家晉商。其余七家聞訊后誠惶誠恐,生怕要被“卸磨殺驢”,于是派了自己的手下冒名頂替到京城復命,唯獨范永斗自己前去見駕。

順治親自接見范永斗,并且與其授予重任。范永斗被命主持貿易事務,并“賜產張家口為世業”。其余七家,亦各有封賞。這八家晉商就是清初“八大皇商”。范永斗作為八大皇商之首,取得了別的商人無法享有的政治經濟特權。他不但為皇家采辦貨物,還借勢廣開財路,漫天做起各種買賣。他除經營河東、長蘆鹽業外,還壟斷了東北烏蘇里、綏芬等地人參等貴重藥材的市場,由此又被民間稱為“參商”。

乾隆二十一年(1756),范氏曾在寧波與英商簽訂過玻璃貿易合同,可見其涉足之廣。雍正七年(1729年),清廷賜范永斗的孫子范毓職太仆寺卿,用二品服。從此,范氏為皇商兼獲高官,名噪一時。清廷為何如此倚重晉商?這就跟歷史上的歐洲宮廷倚重猶太人的情況非常類似。順治十分高調地冊封八大皇商,實際上就是向全中國宣布,我們女真人能奪得漢室江山,你們漢人要怪就怪這些吃里扒外的晉商們。

范永斗等晉商被民間視作大漢奸,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誰都可以反清復明,但是晉商們不會,因此清廷十分放心將經濟大權交給他們。晉商嚴重依賴清廷的保護,心甘情愿地為清廷效力,甚至比女真人還要更加維護清朝政府。在康熙出征平定準格爾叛亂之時,范毓主動上書,自愿以低于朝廷運糧1/3的費用運送軍糧,康熙聞奏,立即批準。到乾隆年間,他們多次“力任挽輸,輾轉沙漠萬里,不勞官吏,不擾閭閻”,所運軍糧都是“克期必至”。

其間或受敵襲,或中途變更運糧計劃,幾度蒙受重大損失,也都由范氏個人承擔下來,節約國費以億兩計??陀^地說,倒是為維護國家統一做出了正面貢獻。與這些晉商一樣,猶太人由于宗教等原因被歐洲民眾排斥,只能依附于政府,受政府保護,替政府理財,形成了所謂的宮廷猶太人(德語Hofjude)階層。宮廷猶太人通過將錢或實物租借給歐洲各級皇室貴族并收取利息,以此換取政治特權和地位,從而成猶太人中的特權階級。他們在歐洲封建政權體系中可以作為資助者、供應商和使者提供服務,成為封建統治者在經濟領域的重要助手。

他們經濟活動的主要方式則是通過向封建政權放貸,從中收取利息,并以此進一步獲得了鑄造貨幣和收繳稅款的權利。甚至一些宮廷猶太人還會被授予貴族爵位,擔任政府公職。十九世紀在歐洲叱咤風云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正是出身于宮廷猶太人。從某種程度上,完全可以把介休范氏看做東方的羅斯柴爾德,羅斯柴爾德搞垮法蘭西帝國,介休范氏搞垮大明帝國,手段都是差不多的。

羅斯柴爾德家族“羅氏五虎”猶太商人幫宮廷兢兢業業地理財,但是社會危機到來,或者當他們過于富有甚至可能會危及統治的時候,猶太人慘遭抄家滅門也是家常便飯。羅斯柴爾德家族中的一些成員,就在歐洲反猶浪潮中送了命。

對于范氏一族來說,他們也與這些倒霉的猶太人落了類似的下場。當天下平定之后,范氏家族龐大的家產和資源調配能力就越來越讓清廷感到不安。范家連自己的祖國都能出賣,萬一別人許給他們更大的利益,把清廷賣了也不是不可能。清廷給范氏設下了一個圈套,允許其承辦對日銅貿易,但范氏的官銅與民辦銅不同。

民間販銅十分之六按官價上交官府,余者可自銷。但官辦銅完全按官價上交。官價比民間價要低20%-24%(約3.5-4兩銀子)。而且,范氏還要自己籌款辦銅。隨著銅價一路走低,范氏不僅無法從中賺錢,甚至還要向里面賠錢,但是又無法自主選擇放棄,銅貿易就像一道絞索,在范氏的脖子上越勒越緊。

到乾隆四十六年時,范氏累計欠戶部330萬兩白銀無力償還。乾隆四十八年,范氏被滿門抄斬,家產充公,顯赫一時的范氏就此衰敗。僅從乾隆四十六年(1781)破產前的財產清單看,范氏當時在直隸、河南二十州縣遍設鹽店,在天津滄州有囤積鹽的倉庫,在蘇州有管理赴日船只的船局,在北京有商店三座,在張家口有商店六座,在歸化城有商店四座,在河南彰德府水冶鎮有當鋪一座,在張家口置地106頃,分布各地的房產近1000間。以上尚不包括介休原籍財產。

史家評價:

【“范奸永斗者,明國之人,漢之苗裔,卻在國戰之時,不圖利國與一毛,卻重清人之一信?不重漢人之存亡,只顧一家之私,圖小利忘大義者,莫過于此,清人如無鐵器之利還至于如此迅速的崛起?真正是送利刃與仇寇,嘉定三屠揚州十日之始,正是始于這類漢奸商人之手也,雖萬世難消此恨。”】

 【本文由作者授權察網發布?!?/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明朝 漢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