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鄧小平在臺灣問題上的原則立場與他的遺憾

在中美關系問題上,中國始終是一個說話算數講原則的國家,對于臺灣問題我們一直堅持中美建交時的一貫立場。對于美國方面每次在臺灣問題上的錯誤作法,我國政府都表示了堅決的反對。2019年9月25日,針對美國對臺新的軍售,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義正言辭地表示:“我們強烈敦促美方恪守向中方做出的莊嚴承諾,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售臺武器,妥善處理涉臺問題,以免繼續給中美關系和臺海和平穩定造成干擾和損害?!?

【本文為作者胡新民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胡新民:鄧小平在臺灣問題上的原則立場與他的遺憾

2001年3月,時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錢其琛對美國進行為期一周的訪問。他在訪問中,對臺灣問題再次闡明我原則立場:我們知道,臺灣問題實質上是中美關系問題,美國賣武器給臺灣實際上就是干預了中國內政,給用和平方式解決臺灣問題造成了障礙,如果美國堅持干涉中國內政,將會使中美關系發生波動。

中美建交40年來,臺灣問題始終是中美關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

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華,這標志著自新中國成立后中美相互隔絕的局面終于打破,也標志著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美國遏制中國戰略的失敗。尼克松在1972年訪華時曾許諾, 如果他能得到連任,他將在其第二個總統任期內實現中美關系正?;?。后來由于種種原因,尼克松及其繼任者福特都未能完成這個任務。

1977年8月和1978年5月,美國總統卡特分別派國務卿萬斯和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訪華,就中美關系正?;M行磋商。

鄧小平分別會見了他們并每次都嚴正闡述了中國對中美關系正?;?,特別是臺灣問題的原則立場。

鄧小平在1977年8月24日會見美國國務卿萬斯時指出:

【“國務卿先生提出的關于中美關系正?;姆桨?,比我們簽訂上海公報后的探討不是前進了,而是后退了。我們必須澄清一個事實,是美國侵占了中國的領土臺灣?,F在的問題是,美國要控制臺灣,使中國人民不能實現自己祖國的統一。”“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別人不能干涉。我們準備按三個條件(即斷交、撤軍、廢約---引者注)實現中美建交以后,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條件下,力求通過和平方式解決臺灣問題,但不排除用武力解決。”】

但此后一段時間,中美關系正?;倪M展不大。直到1978年5月21日鄧小平會見來訪的布熱津斯基,情況才發生變化。這次會見以后,中美雙方商定:中國外交部部長黃華同美國駐中國聯絡處主任伍德科克自7月5日開始商談中美關系正?;瘑栴}。

【(1978年12月)“12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伍德科克和他的副手芮效儉。這是鄧小平第一次會見伍德科克。伍德科克向鄧小平呈上美方修改后的公報稿......鄧小平要求對臺軍售就此終止,接著他還就此問題作了進一步闡述。”(見陶文釗 何興強:《中美關系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9 第243頁)】

在中美建交公報定稿的最后時刻,1978年12月15日,鄧小平會見了緊急求見的伍德科克。伍德科克轉達了美國政府對臺軍售的最終意見,即美國答應在1979年內不與臺灣作新的軍售交易,但在1979年以后,美國將繼續向臺灣出售武器。在這個關系到中美關系大局和中國改革開放大局的關鍵時刻,鄧小平高瞻遠矚,既堅持了原則立場,又打破了僵局。新華社記者錢江多次采訪這個時刻的見證者而寫成的《鄧小平與中美建交風云》(中共黨史出版社,2005年1月),真實地還原了這個關鍵時刻的細節:

【“鄧小平震怒了,猛地拍了一下沙發的扶手,大聲說:‘我們不同意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說話之嚴厲,是他同外國人談話時絕無僅有的。”
“鄧小平嚴厲地批駁美方觀點,他對伍德科克說:‘中美建交后,希望美國政府慎重處理同臺灣的關系,在這些關系中不要影響中國爭取以最合理的方法和平解決臺灣問題。如果美國繼續向臺灣出售武器,從長遠講,將會對中國以和平的方式解決臺灣回歸祖國的問題設置障礙。在實現中國和平統一方面,美國可以盡相當的力量,至少不要起相反的作用。’”
“伍德科克又向鄧小平說,實現美中關系正?;?,將有助于解決許多過去沒有來得及解決的問題。”
“這次會見持續了一個多小時,雙方要說的話基本上都表達了。會見廳里出現了短暫的沉靜。”
“伍德科克心情非常沉重,以為美中建交的事已經一風吹了,幾個月來的努力都白費了。他問鄧小平,你已經告訴我們許多了,但是你還沒有說,建交的事怎么辦呢?”
“鄧小平果斷地說:‘要么什么都不算,要么留待以后專門解決!’”
“鄧小平會見美國代表時,外交部美大司副司長朱啟禎在座,鄧小平的這句話給他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
“伍德科克說,看來也只能這樣辦。”
“鄧小平盯著伍德科克凝視片刻,嘴里迸出一句話:‘好,按原計劃進行。’”
“鄧小平對伍德科克說,中國方面將保留繼續與美方談判對臺軍售的權利。”
“伍德科克說,他將立即向華盛頓報告鄧小平的要求。”
“鄧小平與伍德科克的會見即在此結束,他一錘定音:中美建交按原計劃進行。”】

錢江的這段描述與《中國共產黨歷史 第二卷》的有關敘述是基本吻合的:

【“在建交過程中,中國政府明確指出:......第四,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別國無權干涉。但是,在對臺軍售問題上,雙方未能達成協議,鄧小平決定,將這一問題留待建交后解決。”(《中國共產黨歷史 第二卷》第1042頁)】

中美建交一周年之后,即1980年1月16日,鄧小平說:

【“八十年代我們要做的主要是三件事。”“第二件事,是臺灣歸回祖國,實現祖國統一。我們要力爭八十年代達到這個目標,即使中間還有這樣那樣的曲折,也始終是擺在我們日程上面的一個重大問題。”】

但是,作為領袖的晚年,都會留下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人生遺憾,鄧小平也不例外。臺灣問題和祖國統一大業,毫無疑問就是鄧小平晚年留下的最大遺憾。在85歲高齡的時候,鄧小平已經預見自己很難看到臺灣回歸祖國的日期了。

1989年5月16日中午,鄧小平設宴款待前來中國訪問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他對客人說:

【“我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臺灣問題,恐怕看不到解決的時候了。”】

早在1984年4月28日,鄧小平在會見美國總統里根時就指出:

【“希望里根總統和美國政府認真考慮中國人民的感情,不要做使蔣經國翹尾巴的事情。我們已經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事情,準備在不放棄主權原則的前提下,允許一個國家有兩種制度。海峽兩岸可以從逐步增加接觸到談判和平統一。如果美國按照杜勒斯的政策對待臺灣,不知哪一天,臺灣又成為爆炸性問題。”】

2019年1月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王岐山在紀念中美建交40周年招待會上的致辭。他說:

【“鄧小平同志當年曾強調,隨著時間的推移,中美建交對于發展兩國關系和維護世界和平的深遠影響,必將越來越充分地顯示出來。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富有遠見的判斷。當前,中美關系已成為當今世界最具潛力、最有重要影響的雙邊關系之一。”】

在中美關系問題上,中國始終是一個說話算數講原則的國家,對于臺灣問題我們一直堅持中美建交時的一貫立場。對于美國方面每次在臺灣問題上的錯誤作法,我國政府都表示了堅決的反對。2019年9月25日,針對美國對臺新的軍售,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義正言辭地表示:

【“我們強烈敦促美方恪守向中方做出的莊嚴承諾,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售臺武器,妥善處理涉臺問題,以免繼續給中美關系和臺海和平穩定造成干擾和損害。”】

現在,歷史進入了新時代。中國在不斷創造新的奇跡中砥礪前行。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必將會在中華復興的道路上圓滿完成。

【胡新民,察網專欄學者,獨立學者?!?/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history/201912/53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