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長城內外:假若當年中國答應赫魯曉夫的要求

假若當年中國真的答應了赫魯曉夫在中國建立長波電臺和聯合艦隊等要求,中國就會逐步喪失國家的主權,在越來越多的領域與方面被蘇聯所控制,最后淪為蘇聯的衛星國。而一個喪失國家主權和獨立地位的國家政權,最后不是被外國所顛覆,就是被本國人民所推翻。20世紀90年代初,東歐那些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黨及政權都跟著蘇共與蘇聯一起亡黨亡國,就是最有說服力的證明。

【本文為作者望長城內外向察網的投稿】

望長城內外:假若當年中國答應赫魯曉夫的要求

1960年,我國遭受了嚴重的自然災害,農業欠收,人民食物供應不足。就在這一年的7月16日,蘇聯政府單方面撕毀了同我國簽訂的600個合同(其中,專家合同343個,科技合同257個),并決定從1960年7月28日到9月1日撤走全部在華專家1390名(其中,在我國核工業系統工作的專家200多名),并終止派遣專家。

自第一個五年計劃以來,蘇聯對我國援建項目共304項。到1960年上半年,已建成103項,其余201項正在建設中。蘇聯撤走專家時,帶走了全部圖紙、計劃和資料,并停止供應我國建設急需的重要設備,大量減少成套設備和各種設備中關鍵部件的供應,使我國250多個企業和事業單位的建設處于停頓、半停頓狀態,給我國的經濟建設造成了重大損失,加重了我國的經濟困難。

蘇聯政府為什么要撕毀同我國簽訂的合同和撤走全部在華專家呢?這是中蘇兩黨、兩國關系惡化的結果。

1956年赫魯曉夫在蘇共20大作了批判斯大林的秘密報告,中蘇兩黨由此在對馬列主義、共產主義的理解上出現了分歧,對斯大林的評價也有了分歧。

1958年4月,蘇聯國防部長馬林諾夫斯基致函中國國防部長彭德懷,建議在中國建立長波電臺,以使蘇聯紅軍能同在太平洋地區活動的蘇聯潛艇保持通訊聯系。蘇聯提出,由蘇方出大部分費用,中國負擔部分費用。6月,中共中央答復,同意建設該項設施,但一切費用由中國負擔,可以共同使用,所有權歸中國。蘇方提出交涉,全部費用仍由蘇方出。此事未達到一致而被擱置。7月21日,蘇聯大使尤金在會見毛澤東主席時,就中國所需的海軍援助問題提出蘇中建立聯合艦隊。毛主席指出,這是政治問題,你們要把俄國民族主義擴大到中國海岸,是要控制我們。他拒絕了這一損害中國獨立主權的要求,并要尤金大使把他的話如實向赫魯曉夫轉告。7月31日,赫魯曉夫就此事秘密來華。在與毛主席等中國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會談中,赫魯曉夫否認了要搞共同艦隊是蘇聯領導人的意思,責怪尤金大使不懂軍事,沒傳達清楚,蘇聯只有提出共同研究艦隊的問題。毛主席嚴詞指出了問題的實質所在,駁回了蘇方侵犯中國主權的無理要求,申明了中國黨的立場。會談不歡而散。

在這次會談中,赫魯曉夫還提出,鑒于當前已經出現了核武器,如果發生沖突就會導致巨大災難,所以,蘇聯把和平共處原則作為對外政策的基礎,請求毛澤東主席對此立場予以贊同和支持。毛主席十分明確地對這一方針作出了否定的反應。他說,把和平共處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對帝國主義政策的總路線是沒有根據的,帝國主義將繼續推行其顛覆社會主義國家的路線。

1959年9月赫魯曉夫訪問美國,為了討好美國,他在訪美前夕向中共中央發來一封信,信中說,蘇聯正與美國、英國進行禁止試驗核武器協議的談判,為了避免談判受到影響,不利于達成協議,蘇聯政府決定兩年內不向中國提供原子彈的教學模型和圖紙資料。

9月30日,赫魯曉夫訪美結束后,匆匆率蘇聯黨政代表團訪華,參加中國建國十周年慶?;顒?,并于10月2日同中國領導人進行了會談。然而,在這次會談中,雙方發生了激烈爭論。10月3日,赫魯曉夫以有急事要處理為由提前結束訪華回國。然而赫魯曉夫并沒有從北京飛回莫斯科,而是去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然后又去了新西伯利亞。中國領導人明白了赫魯曉夫原來并沒有任何“急事”,實際上他是“摔門”離開了中國,這對中國是極大的侮辱。此后,兩國在各個領域的關系開始急劇惡化,直到后來蘇聯政府撕毀合同和撤走全部在華專家。

中蘇兩黨、兩國關系的惡化,既有意識形態上的分歧的原因,更有蘇聯奉行大國沙文主義的原因。赫魯曉夫等蘇聯領導人不尊重我國的獨立平等地位,而是把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人,甚至干涉中國內政,侵犯中國的利益,損害中國的主權,企圖使中國成為蘇聯的衛星國。蘇聯提出在中國建立長波電臺和聯合艦隊,對我國的核武器研制由“助”到“卡”的轉變等,都是蘇聯奉行大國沙文主義的典型事例。

今天,我們回顧這段歷史,也許有人會提出這樣的看法:假若當年中國答應赫魯曉夫的要求,同意蘇聯在中國建立長波電臺和聯合艦隊,同意停止核武器的研制等,也許中蘇兩黨、兩國就不會鬧翻了。我認為,假若當年中國真的答應了赫魯曉夫的這些要求,也許中蘇兩黨、兩國的關系就不會惡化,但有很大的可能是:中國會在20世紀90年代跟著蘇聯一起完蛋。這是因為:

首先,如果中國答應赫魯曉夫的要求就會淪為蘇聯的衛星國。

假若當年中國真的答應了赫魯曉夫在中國建立長波電臺和聯合艦隊等要求,中國就會逐步喪失國家的主權,在越來越多的領域與方面被蘇聯所控制,最后淪為蘇聯的衛星國。而一個喪失國家主權和獨立地位的國家政權,最后不是被外國所顛覆,就是被本國人民所推翻。20世紀90年代初,東歐那些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黨及政權都跟著蘇共與蘇聯一起亡黨亡國,就是最有說服力的證明。

其次,蘇聯撕毀合同撤走專家,看似壞事,實際卻是好事。

當年蘇聯政府撕毀合同和撤走全部在華專家,雖然在一段時間里給我國的經濟建設造成了重大損失,加重了我國的經濟困難,但是卻逼迫中國走獨立自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發展道路,建成了獨立自主的民族工業體系。新中國成立70年來正反兩個方面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走獨立自主的道路,雖然一開始發展的速度可能會慢一些,但卻是最穩妥最可靠的,最后也能走到世界前列;而企圖依賴外國的援助和技術來發展自己,雖然從短期內看發展的速度可能會快一些,但卻只能始終跟在別人后面爬行,永遠也跨不進世界前列。中國航天科技工業的騰飛與民用航空科技工業的曲折,就是又一鐵證。

第三,如果中國答應赫魯曉夫停止研制核武器的要求,就沒有今天的國際地位和國家安全。

當年,蘇聯對我國研制核武器的工作,一開始是支持的,但后來卻由“助”轉變為“卡”,其主要原因;一是蘇聯提出與美國、英國簽訂《禁止在大氣層、外層空間和水下進行核武器試驗條約》(簡稱“部分禁止核試驗條約”),當時正在與美英進行談判,蘇聯為了避免談判受到影響,就要求中國停止核武器的研制。二是蘇、美、英三國搞“部分禁止核試驗約”,是想在世界上搞核壟斷,以便它們對別國實行核訛詐。蘇聯要求中國停止核武器的研制,還有從戰略上控制中國的企圖。因此,假若當年中國真的答應了赫魯曉夫的要求,停止了核武器的研制工作,那么,不僅不會有今天核大國的國際地位,而且國家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不會有此后持續幾十年的和平環境,也許在上個世紀就已經被超級大國入侵甚至滅掉了。

獨立自主才能生存和強大,仰息他人必定要被欺負和控制,這就是歷史告訴我們的真理。中國能有今天,多虧了當年毛主席敢對赫魯曉夫說“不”,這也是歷史告訴我們的答案。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history/201912/535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