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 | 關于人權:美軍虐囚VS美軍戰俘

在“1952年戰俘營營際奧運會”成功舉辦后,陳志昆和同事們更加抓緊時間走訪各個戰俘營。他每天與戰俘們生活在一起,彼此間無拘無束地暢談各種話題,他的每一次訪談交流,實際上都是一次生動的和平工程教育的踐行。外國戰俘們從與他們的接觸中,進一步看清了誰要戰爭、誰要和平的真相,看到了世界各國人民和平運動的力量,從而堅定了擁護和平的信心。這些變化影響之大甚至讓美、英等國社會乃至政界也感到震驚,從而推動了朝鮮停戰協定的達成。

【本文為作者胡新民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胡新民 | 關于人權:美軍虐囚VS美軍戰俘

《人民日報》2019年11月28日報道:美軍在世界各地發動的戰爭中,還有大量虐待囚犯俘虜的行為。早在伊拉克戰爭時期,美軍虐待伊拉克囚犯事件就已臭名昭著。近年來,美軍虐待囚犯、酷刑逼供的行為并未得到遏制。遭曝光的美軍審訊囚犯手段包括掌摑、擊打腹部、剝奪睡眠、裸體羞辱、水刑、強制囚犯撞墻等。

抗美援朝期間,中國人民志愿軍俘獲了不少美軍俘虜。志愿軍是怎樣對待這些戰俘的呢?有位被美軍戰俘稱為“來自家鄉的民間大使”的美籍華人陳志昆,親身參與了戰俘的管理。

從他的經歷中,可以看出我們的志愿軍是怎樣尊重人權和實行人道主義的。

陳志昆(1911---2010)是孫中山先生的親戚。他于1911年3月出生在檀香山。由于他的堂姐陳淑英是孫中山兒子孫科的夫人,他于1934年結識了來檀香山探親的國民黨立法院院長孫科。剛剛大學畢業的陳志昆被孫科賞識,將其帶回國擔任了自己的英文秘書。在南京,陳志昆有機會接觸到“蔣委員長”和各界要員,熟悉了官場內幕,他認為:

【“蔣介石是一塊堅硬的石頭,心胸狹窄,極其奸滑,讓人生畏”?!?/blockquote>

回到檀香山后又于1939年只身前往延安,結交了毛澤東、周恩來和王震等中共領導人。特別使他終生難忘的是毛澤東和他的一番長談。毛澤東題詞贈與他:

【“將一切真心救國的志士團結起來,中國就有出路,這種志士就是不謀私利,犧牲自己,專為民族解放而奮斗的人。”】

毛澤東無法抵擋的魅力深深地吸引著陳志昆,他終于明白為什么中國如此多卓越的革命家都心甘情愿地追隨毛澤東。1947年回到檀香山。新中國成立后,他和新婚妻子黃壽珍一道從海外歸來參加新中國建設。

多年后,他們在檀香山住宅回憶這一段經歷時說道:

【“從1950-1961年那11年,我們親眼看到和親身經歷了新中國的變化。”“雖然當時物資貧乏,但人的精神是充實的,思想更是純潔的。至今我們還是說,我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就是在北京的11年。”】

這11年間,最使陳志昆難忘的,還有在朝鮮戰場那三個多月的經歷。

抗美援朝期間,中國人民志愿軍俘獲了不少以美國人為主的外國戰俘。剛開始一般是將這些語言難以溝通的戰俘就地釋放。后來戰俘越來越多,志愿軍才成立戰俘營進行管理。但管理方面的難題不少,除了語言障礙外,還有中西思想觀念以及生活習慣的不同。這引起了中央有關方面的關注。在一次陳志昆參加的親友聚談中,當時擔任中央有關部門領導工作并兼任中國人民保衛世界和平委員會副主席的廖承志,談到了管理戰俘困難的問題。他特別提到了戰俘的精神方面的原因。廖承志希望盡快尋找一些曾在英美國家生活過的人才加入管理隊伍,以改善局面。他建議陳志昆去朝鮮從事這方面的工作。

在座的宋慶齡對此表示支持。她從14歲起就在美國讀書,長期在美國生活,十分理解戰爭同樣對美國人民帶來的不幸。她認為派陳志昆以普通美籍華人的身分去朝鮮看望這些戰俘,可以寬慰他們思鄉之苦,提高他們生活的勇氣;同時還可以好好解釋志愿軍的政策。她相信這樣的工作是一定是會有成效的。

兩位長輩的深厚的人道主義情懷和對他的信任,使陳志昆深受鼓舞,當即接受了建議。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認真準備后,陳志昆就以“世界和平理事會亞洲及太平洋區域和平聯絡委員會”特派員的身份,和幾位同事一起,來到了朝鮮。

當時中央非常重視這些外國戰俘的工作,周恩來提出了十六字指示“消除敵對,緩和矛盾。擁護和平,反對戰爭。”其中“擁護和平,反對戰爭”,是戰俘管理工作的崇高目標。在這種形勢下,有在美國長期生活經歷背景的陳志昆出現在戰俘營,工作效果很快顯現,被戰俘們贈以“來自家鄉的民間大使”稱號。而最能使他出彩的,是作為嘉賓參加了至今世界上獨一無二的“1952年戰俘營營際奧運會”。

1952年11月15日上午8時,“奧運會”開幕式在大會主會場隆重舉行。陳志昆和其他一些中外人士,包括中朝方面官員、外俘代表、國際組織和媒體代表共72人先后登上了主席臺和觀禮臺。運動員們在志愿軍軍樂隊伴奏的《世界民主青年》樂曲聲中,邁著雄健而整齊的步伐進入會場,接受主席團檢閱。之后,在會場中心排列成六隊,面向主席臺。

大會第一項議程是向在朝鮮戰場的參戰各方所有陣亡將士致哀。首先,升半旗,在《致哀》樂曲中,“奧運”會旗冉冉升起;接著,全體與會者向全體陣亡將士三鞠躬,并低頭靜默三分鐘。最后,在主持人領呼下,全體與會者齊聲高呼五句響亮口號:

【“反對戰爭、保衛和平!”、“和平萬歲!”、“友好萬歲!”、“健康萬歲!”、“奧林匹克精神萬歲!”】

運動會舉行招待會時,各國賓客濟濟一堂。陳志昆以他特殊的身份,與志愿軍戰俘管理處主任王央公將軍進行了交談。英國《工人日報》記者艾倫·溫寧頓先生在一旁傾聽。后來溫寧頓撰稿將其談話內容發往外國傳媒機構,這不但使一些外國讀者知道了有這么一位活躍在朝鮮戰場來自美國的“民間大使”,更是為中國政府和人民的熱愛和平的形象增添了光彩。

陳志昆對王央公主任說:

【“將軍閣下,開幕典禮上,大會的第一項議程向在朝戰中敵對雙方全體陣亡將士致哀,這是人類歷史的一個重大突破,是世界戰爭史的一項驚人創舉,這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具有的‘莊嚴崇高的人類良心和厚德載物的人道主義精神’。1920年第七屆夏季奧運會上,僅僅只是對協約國一方的陣亡將士進行了悼念。”】

王央公對陳志昆說:

【“您受‘世界和平理事會亞洲及太平洋區域和平聯絡委員會’主席宋慶齡夫人和副主席美國的保羅·羅伯遜先生的委托,上個月中旬來到這里。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您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我這次來的使命就是建造和平工程。’這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央公接著把話鋒一轉,說道:

【“1952年10月8日,根據美國總統杜魯門的指令,在克拉克總司令的指揮下,‘聯合國軍’于10月14日發動了猛烈的‘金化攻勢’,美第9軍野戰司令官們原先估計此次軍事行動‘只需要五天時間,最多付出200人的傷亡代價,就可達到政治和軍事的戰爭目的。’結果呢?在我志愿軍的頑強抗擊下,截止今日中午,戰斗還在激烈地進行著,所謂的‘五天軍事行動’,變成了一場已持續32天半的大血戰;所謂的‘200人傷亡的代價’,實際造成敵我雙方已陣亡官兵近2800人,雙方傷殘更是不計其數。這都是萬惡的戰爭給雙方帶來的慘痛代價??!”】

陳志昆感嘆道:

【“的確,戰爭是萬惡之源!據美國新聞報道,‘金化攻勢’變成了朝戰中的‘凡爾登’,這次戰役還在更加狂熱地進行著,眼下‘聯合國軍’已陣亡2000人以上,是原估計的十倍??!”】

王央公又不無擔憂地說:

【“是的,不知‘金化攻勢‘還要打多久?”】

接著又把話鋒轉回:

【“您在這里已考察了近一個月了,美國學員(戰俘營管教干部對戰俘的稱呼)把您稱譽為‘來自家鄉的民間大使’,這是您對我們工作的最有力支持。我們根據黨中央關于戰俘管理工作的多次指示,工作不斷有進步,但由于我們有的工作沒做到家,學員中還有不少人思鄉心切,終日心情苦悶,請您對我們的工作不足之處提出批評和幫助。”】

陳志昆回答:

【“同學中有少數人因思鄉而情緒低落,這完全是美方破壞停戰談判造成的心理障礙,在美俘里廣為流傳著兩句消沉的順口溜:‘Golden Gate,Fifty-eight?。ㄒ氐矫绹痖T灣口,得等到1958年?。?rsquo;,他們早上起床時念叨,吃飯時念叨,走路時念叨,晚上睡覺時在夢中還念叨。”】

這次運動會后,陳志昆和同事們更加抓緊時間走訪各個戰俘營。他每天與戰俘們生活在一起,彼此間無拘無束地暢談各種話題,他的每一次訪談交流,實際上都是一次生動的和平工程教育的踐行。外國戰俘們從與他們的接觸中,進一步看清了誰要戰爭、誰要和平的真相,看到了世界各國人民和平運動的力量,從而堅定了擁護和平的信心。這些變化影響之大甚至讓美、英等國社會乃至政界也感到震驚,從而推動了朝鮮停戰協定的達成。

1961年,陳志昆到香港華僑商業銀行擔任副總經理,開始為中國與西方陣營國家的經濟交往做架橋鋪路的工作。1972年國家計委的“四三方案”,即新中國首次從西方國家大規模引進成套技術和設備的總價值為43億美元的方案出臺后,陳志昆積極奔波,為落實項目作出了貢獻。上世紀80年代,他直接促成了美國“紅色資本家”哈默與中國政府簽定一系列經濟合作協議。1987年回檀香山定居,晚年成為夏威夷華人華僑中的領袖人物。

【胡新民,察網專欄學者,獨立學者?!?/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history/201912/53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