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1997年的時候總統克林頓在一個專門為塔斯基吉梅毒試驗幸存者舉行的儀式上對著5個幸存者(那時一共只有8人幸存)說:“我們已經犯下的錯已經無法糾正。但我們要打破沉默。我們將不再對此視而不見。我們看著你的眼睛代表美國人民想說,美國政府在這件事上是可恥的,我道歉….所有的美國黑人同胞們,我很遺憾美國政府導演了種族主義的一幕?!眽m封了40年的真相雖然公布于世,但399條生命卻無法獲得和生命等同的彌補。塔斯基吉梅毒試驗是醫學界最殘忍和不堪的一項人體實驗,它成為了美國人利用科學名義書寫的一次影響巨大的倫理罪惡。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無疑是美國醫學研究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一頁。

在20世紀20年代的歐美,梅毒是一個重要的公眾健康問題,在美國的貧困的黑人居住地大肆流行,高達35%的育齡期居民患有梅毒,由于醫療技術還未獲得階段性提升,梅毒幾乎成為了肆虐范圍最廣的“絕癥”。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為了真正做出行動對抗這個當時的不治之癥,自1932年起,美國公共衛生部(U.S. Public Health Service)在美國東南部阿拉巴馬州的一個貧窮小城——塔斯基吉啟動了一項人體試驗,計劃觀察男性黑人梅毒患者在未經治療的情況下,疾病會如何進展。

然而,這項人體實驗背后的真相,其實是為了所謂的“醫學研究”而進行的一項殘害無辜黑人群體的非人道主義實驗。

研究在阿拉巴馬州梅孔進行,當地的著名的黑人學校塔斯基吉學院參與了整個研究,這就是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的由來。從1932年起,整個試驗招募了399名感染了梅毒的病人和201名沒有感染梅毒的健康者,他們全部都是黑人。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30年代,美國依然種族主義大行其道,不但黑人和白人社區嚴重隔離,連梅毒傳播的帽子也被扣在了黑人社區頭上。然而事實上,梅毒最早肆虐的地區是歐洲,現在普通認為梅毒來自美洲印第安人。

因此,深陷種族主義思潮漩渦的美國人,仰仗著“醫學研究”的擋箭牌,選擇將實驗對象設定為黑人群體,原因就在于他們深信的種族價值差異,黑人在美國的狀況,猶如水深火熱。

然而,要找到一群身患梅毒的特定黑人群體,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為了得到合適的實驗對象和數據,有人提出,由塔斯基吉大學出頭,征集那些那些處于社會底層、無力支付醫療費用的黑人參加一項“特殊免費治療”計劃,為他們提供免費的體檢、來回程交通、體檢當日的午餐和一些小病的治療,而他們需要付出的代價是,成為“塔斯基吉研究”的實驗對象。

聽起來好像是一件十分科學又雙贏的好事,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首先,在招募黑人的階段,狡猾的美國人想到了利用黑人同胞的計劃。他們打算讓一位在黑人社區具有一定社會地位和醫學權威的人通過游說和勸服對無知和無辜的黑人群體洗腦。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落在了新加入塔斯基吉學院的黑人護士Eunice Rivers身上。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院方向她陳述了一遍“塔斯基吉研究”的偉大意義,Rivers聽完之后非常感動,表示會全力協助PHS和塔斯基吉大學院方完成這一項“扎根黑人社區,造福全人類”的偉大研究…..

末了,院方神秘兮兮地強調:實驗的內容必須全部保密,招募到的參與實驗的被梅毒感染的黑人,一定不能告訴他們得的是梅毒,字面上用“壞血”(Bad Blood)病癥代替....

就這樣,Rivers護士馬不停蹄開始了她的“偉大招募”….

她非常有效率,很快招到了399名感染了梅毒的黑人男子,又另外招募到了201名健康的黑人作為實驗對比組。按之前的安排,這399名黑人男子全都沒有被告知自己感染了舉世聞名的不治之癥——梅毒,更沒有人知道研究的目的……

他們只知道,自己有“壞血”病癥,需要配合塔斯基吉大學醫學院進行治療和實驗。

更加諷刺的是,“塔斯基吉研究”在進行初期,所寫的研究目的十分冠冕堂皇:我們利用“一些人”(已感染梅毒者)研究梅毒的感染過程,然后,利用獲得的知識去拯救“其他人”….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這樣的說辭,在血淋淋的證據下,足以凸顯當時美國人在種族利益面前的極端自私和殘忍。

就這樣,噩夢般的實驗開始了。

26歲的Charlie是其中最有代表的受試者,他是一名貧寒的農家子弟,免費食物的誘惑讓他心甘情愿參加這項“研究”。進入實驗室之后,Charlie被醫生們要求在背部打上一針,Charlie一開始并不情愿,然而醫生們軟硬兼施:參加實驗你可是簽字同意了的,再說,我們只是打一針而已。

這一針,打得Charlie脊柱發涼,差點痛昏過去。原來,這根本不是什么簡單打一針,而是被醫生們做了有癱瘓危險的腰椎穿刺,用以提取脊髓做研究。

等待病發到難以控制的時候,這些無辜的黑人才猛然反應過來:“塔斯基吉研究”的人一早就做好了打算,根本不會給予梅毒感染者任何有效的治療,他們想要的,是關于梅毒感染的各項數據,只是為了所謂的“美國醫學界的進步”,而“美國”這么大的一個地方,從來都沒有憐憫過他們的生命。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仔細想想,這些無辜的黑人之所以被大量的掌控進如此煉獄之中,無非是由于經濟大蕭條下的貧窮和醫院方面的醫療食品誘惑。而利用弱者的絕望進行自私殘忍的事業,似乎就這樣成為了美國人的管用行徑。

我始終認為人天生就會存在悲憫之心,但在這樣殘忍黑暗的美國歷史面前,我不得不接受現實的殘忍。

由于病發太快,漸漸地,“治療過程”的痛苦令許多受試者萌生了放棄治療,紛紛想要退出所謂的“研究”。

這時,這些道貌岸然的研究者終于開始心虛了,然而他們接下來的做法,才是真正的讓我們知道什么才叫無恥、什么才叫毫無人性。

“塔斯基吉研究”實驗組的醫生們給399個黑人實驗對象送去了標題為“免費特殊治療的最后機會”的信。在信中,醫生們痛陳“壞血”病的危害,要求他們抓住“獨一無二的機會”回來“繼續治療,方能有一線生機”,就算最后沒治好,實驗小組也會按合同規定,為399位實驗者承擔喪葬費。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面對死亡的絕望,貧窮又疾病纏身的受試者又能有什么選擇呢?這是他們最后的希望,他們只能被迫接受。

他們只是想要活著。

“塔斯基吉研究”實驗組就靠著這樣連哄帶騙,成功留住了399名黑人梅毒感染者,他們一面裝模作樣給這些黑人感染者們看病治療,一面抓緊記錄著關于梅毒感染各階段的詳細資料和數據。

1934年,“塔斯基吉研究”實驗組公布了第一份梅毒研究的醫療數據報告,報告一經發表,立刻引起了醫學界的爭相借鑒和參考,業內也對他們的“實證結果”給予了相當高的評價。

1936年,“塔斯基吉研究”實驗組又發布了第二份報告,這一次的數據和病例更詳盡,參考價值更大,醫學界又是一片贊譽之聲。

毫無疑問,這份報告對于當時梅毒治療的幫助是前所未有的(準確而真實的數據)。然而,在學術圈里,大家的注意力都詭異地集中在實驗數據上,沒有任何一個醫生和學術團體去質詢,這些極具醫學參考價值的完整實驗數據,到底是怎么得來的。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在看似精確、高價值的醫學成果報告的背后,實際上隱藏著一個血淋淋的真相,一個被隱瞞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才得以公之于眾的殘忍的真相。

在研究報告發布的不久,399名實驗對象便有人開始死去,還活著的,也早已被無法控制的病情折磨得生不如死,而一些被蒙在鼓里的受試者因為沒能采取相應的隔離措施,導致妻子和女兒也開始沾染上了病毒。

這個在美國政府衛生部門主導下的,通過欺詐和哄騙開展起來的,罔顧實驗對象(黑人)性命的“人體無治療梅毒感染實驗”,直到1972年,在實驗過去40多年后,才最終被媒體披露出來,徹底大白于天下。

40年過去了,已經有3/4的當年的受試者死去,至少40名妻子和19名受到感染的孩子死亡。

更令人憤怒的是,面對媒體鋪天蓋地的罵聲,當時的美國公共衛生部總裁John Heller面不改色答到:“總體來說,醫生和公務員們只是單純履行了他們的職責。其中的一些只是服從命令,另一些則是純粹為了科學而工作。”

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

就這樣看來,似乎公道并不存在美國這樣自私又狡黠的國度里,399條人命,在40年內都沒辦法換來一句像樣的道歉。

終于,又過了25年,1997年的時候總統克林頓在一個專門為塔斯基吉梅毒試驗幸存者舉行的儀式上對著5個幸存者(那時一共只有8人幸存)說:

【“我們已經犯下的錯已經無法糾正。但我們要打破沉默。我們將不再對此視而不見。我們看著你的眼睛代表美國人民想說,美國政府在這件事上是可恥的,我道歉….所有的美國黑人同胞們,我很遺憾美國政府導演了種族主義的一幕。”】

塵封了40年的真相雖然公布于世,但399條生命卻無法獲得和生命等同的彌補。塔斯基吉梅毒試驗是醫學界最殘忍和不堪的一項人體實驗,它成為了美國人利用科學名義書寫的一次影響巨大的倫理罪惡。

沒有任何個人和團體,有權在科學的名義下,殘害生命。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指尖陽光”,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美國 醫學界 病毒

原標題:真美國 | 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美國醫學界隱瞞了40年的殘忍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