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偽求真:從72年美聯社報道《上海的今昔》看為何要“兩個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紀念偉大領袖毛主席誕辰126周年

紀錄片《中國》和新聞報道《上海的今昔》的作者雖然都是戴著有色眼鏡來到社會主義中國,但中國不同于西方資本主義的社會制度,人民勤勞、文明、平等、友善的精神風貌和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建設成就仍然征服了西方政要和記者。除了因歷史原因造成的同發達國家比物資相對匱乏外,他們實在找不出所期望看到的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的實例,這也正是當時西方記者(導演)對中國刻意挑刺的報道現在卻被認為是“褒揚”的原因。

【本文為作者去偽求真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去偽求真:從72年美聯社報道《上海的今昔》看為何要“兩個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紀念偉大領袖毛主席誕辰126周年

隨著12月26日的臨近,全國各地民間自發紀念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誕辰126周年的活動日趨火熱。尤其今年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慶年,自從今年10月至今,緬懷新中國的締造者毛澤東主席的豐功偉績,謳歌中國共產黨的英明領導,贊頌偉大祖國70年來取得的輝煌成就更是成為了2019年全中國人民發自內心的共同行動,成為了抒發愛國主義激情的主流民意。但是,在這個多元化的時代,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雜音,主要表現為極少數人用改革開放的40年否定新中國前30年,在這些人的眼中或語境下,新中國的前三十年是貧窮落后、閉關鎖國、一無是處的,誰要是寫點那個時代的實情,立刻會遭受404待遇甚至被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這些人不但否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的一段輝煌歷史,也否定了自己或父母的人生歷程,好似他們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

今天,我在網上讀到了一篇1972年隨尼克松訪華的[美聯社]記者休·馬利根關于上海的新聞報道《上海的今昔》,這篇報道雖然簡短,但采取新舊上海對比的手法,表達了這位美國記者首次訪問社會主義新中國所見所聞的真情實感。今天我們重新閱讀這篇短文,至少可以透過當時美國記者的視覺證明三點:

一是那個時代洗凈了舊上海的資產階級弊端和丑惡,勞動人民實實在在翻身作了主人。

二是那個時代雖然經濟不算發達,但城市整潔環保、社會治安良好、勞動人民幸福無憂和愛好文化學習。

三是那個時代的無產階級服務行業是真情為顧客服務的,公有制體制下極少有所謂的懶漢,且服務的優質高效和熱情周到值得西方國家學習。

這實際上是對新中國前三十年公有制養懶漢、效率低下、吃不飽穿不暖等無恥謊言的最好駁斥,因為歷史是無法篡改的。

筆者之前發過一篇帖文《四十年前意大利導演鏡頭下被丑化的<中國>》,文中全文轉載了意大利著名電影導演安東尼奧尼拍攝的紀錄片《中國》的中文解說詞。紀錄片《中國》是意大利著名電影導演米開朗基羅·安東尼奧尼受中國政府邀請于1972年5月在中國自由拍攝的向世界介紹中國的紀錄片,該片在國際上公映后,因為丑化中國而獲得西方媒體的追捧,被中國政府定性為污蔑中國的反華影片受到批判和禁映。四十多年后的今天,當我們重新觀看這部反華影片時,卻有另一種觀感,正如一些80年代以后出生的年輕人看了該片視頻后跟帖所說的:

【“同現在的媒體宣傳相比,看不出該片詆毀了當時的中國,明明是褒揚啊。”】

可見這部在當時因丑化中國而遭到批判的紀錄片《中國》,竟然成為了現在揭露中國傷痕派精英造謠誹謗前三十年的不可多得的歷史真相,這點估計是當年的安東尼奧尼沒想到的。

1972年是中國在同美、蘇兩霸進行不屈不撓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斗爭并贏得第三世界國家廣泛的支持和尊重,正式恢復聯合國一切合法權利的基礎上,打破帝國主義封鎖,以勝利者的姿態對西方國家開放的第一年,也是全面對外展示中國政治、經濟、文化輝煌成就的新紀元。紀錄片《中國》和新聞報道《上海的今昔》的作者雖然都是戴著有色眼鏡來到社會主義中國,但中國不同于西方資本主義的社會制度,人民勤勞、文明、平等、友善的精神風貌和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建設成就仍然征服了西方政要和記者。盡管他們雞蛋里面挑骨頭,但仍然掩蓋不了遠遠先進于資本主義體制的社會主義中國的經濟建設成就和政治文化優勢帶給他們心靈的震撼。他們在中國看到的是一個沒有剝削壓迫、沒有黃賭毒黑、沒有燈紅酒綠、沒有兩極分化的全新社會制度,看到的是全體勞動人民自由平等、文明友愛、衣食無憂的國家主人翁形象。除了因歷史原因造成的同發達國家比物資相對匱乏外,他們實在找不出所期望看到的社會主義不如資本主義的實例,這也正是當時西方記者(導演)對中國刻意挑刺的報道現在會被認為是“褒揚”的原因。污蔑新中國前三十年的人不只是西方媒體,還有中國的西化精英及其嘍啰,這些小丑的無恥表演不但嚴重誤導了年輕一代,也一度直接造成了第三世界國家對中國的疏遠和西方國家對中國的輕視,因為一個不尊重自己的開國領袖和創業歷史的國度是不可能獲得他國尊重的。

面對一個時期以來虛無或否定新中國的前三十年歷史的思潮,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

【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有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兩個歷史時期,這是兩個相互聯系又有重大區別的時期,但本質上都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探索?!?/blockquote>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

【對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要正確評價,不能用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blockquote>

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重要論述,符合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心主義思想,集中體現了我們黨對于這一重大問題的根本立場和鮮明態度,對如何正確評價新中國70年歷史起到了撥亂反正的作用,深得人民群眾的擁護。改革開放前三十年,是毛主席、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艱苦創業時期,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取得了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輝煌成就。這些偉大創舉和成就看得見摸得著,有大量中外文字和影像資料為證,任何否定或虛無這段歷史的言論,除了反映出西化派精英的心理陰暗和仇視社會主義的丑惡嘴臉外,沒有絲毫事實依據,只能敗壞黨和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損害中國的國際聲譽,必須堅決予以揭露和批判。這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必然要求,意義重大!

《上海的今昔》這篇短文只是記錄了美國記者對當時上海的局部觀感,而非上海的全貌,欲知當年上海乃至全國欣欣向榮的真實風貌,請搜看上海電影制片廠拍攝的紀錄片《上海今昔》(網址:https://video.tudou.com/v/XMjIyOTI0OTk3Mg==.html?__fr=oldtd)

 

相關閱讀:
上海的今昔

【美聯社上海二月二十七日電】(隨尼克松訪華的美記者休·馬利根報道)邪惡、醉生夢死的舊上海——它一度是世界吸鴉片之都——已被洗凈了它身上的資產階級弊端,改造成為一個展示階級斗爭的是非標準的共產主義櫥窗。

這個城市內已沒有任何可能找到一個鴉片煙館、一個賭場或者是一個妓院。在革命前的年代里林立的私娼和其他八百家公開妓院里的女子都已悔過并且共同克服她們的輕佻和越軌習性,現在在上海的手套廠和織襪廠勞動。

上海的主要街道很整潔,擠滿了休息日在街上漫步的工廠工人,但是,除了偶爾有些自行車或三輪車之外,街道上沒有什么車輛,以至于你會認為你大概是走在一個現代化的、布滿商店的市場內。巨大的第一百貨商店(曾經是世界著名的永安百貨公司)的櫥窗里有一半地方展覽著消費品,一半地方是無產階級的宣傳口號。

沒有人拉的黃包車,沒有乞丐,也沒有販毒者。你很難看到一個涂脂抹粉的或者盛裝的婦女。解放了的中國婦女所穿的是一式的灰藍色的毛式制服,而不是叉口直開到臀部的旗袍。

匯中飯店已重新定名為和平飯店,舊的東方飯店變成了一座打乒乓球和討論意識形態的工人俱樂部。

毛澤東思想的最奇異的勝利是,跑馬廳變成了公共圖書館,昔日賭徒們占據的座位,現在坐的是啃書本的人們。

夜幕降臨之后,上海燈火閃爍,但沒有酒館,沒有脫衣舞場,沒有按摩間,也沒有賭場。甚至打麻將也被嚴格的共產黨人取締了。唯一的紅光就是鬧市區懸掛的毛主席畫像周圍的一圈紅色燈泡。

大世界游樂場在從前是充滿了壞事的市場,現在已改造成為演出被認可的革命京劇、芭蕾舞和木偶戲的場所。

黨的領導人已把歐洲式的美麗的小公園以及它那上面寫著“狗與華人不得入內”的不名譽的牌子變成革命教育的題材。

這場人民革命以使這個國家擺脫了“奴隸主義”而感到自豪,倒是歐洲和美國的最豪華的飯店可以在服務方面向中國的無產階級飯店從業人員學習一點東西。在記者們下榻的上海錦江飯店,佩戴紅色毛澤東像章的服務員應客人的要求燙衣服,三小時內就能把拿去洗的衣物送回來,而且把襪子上的破洞補好了,襯衣上掉了的扣子縫上了。他們通宵服務。

(2015年3月13日《文摘周報》采自1972年3月11日《參考消息》)

去偽求真

2019-12-21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history/201912/53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