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有個惡霸地主范伯滄,也是國民黨的基層干部,做過區長,也就是縣與鄉鎮之間的層級,“該犯過去一貫利用權勢,謀財害命,逼死、打死農民20多人?!边@樣的貨色,四川各縣的文史資料里還有很多,也幸虧當年留下了這些東西。否則他們的后代和粉絲們,不知道會如何涂脂抹粉?把這幫畜生,搞成“鄉賢”和“大善人”,來“人畜無害”與“造福鄉里”!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四川省會成都東北方向,距離市中心天府廣場不過13.4公里外,緊貼東三環,有個龍潭寺,傳說是蜀漢后主劉禪

洗澡的地方,如今是炙手可熱的房地產新版塊。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如今的成都龍潭寺

1950年2月5日,在這里發生了土匪暴亂事件。路過此處回城的我178師政治部主任朱向離同志及其隨行人員,被殘酷虐殺。

當救援部隊趕來,經過反復尋找,在附近泥潭里發現了20位烈士的忠骸。

他們是朱向離烈士和警衛班全體戰士:

李尚全、韓會昌、楊茹青、苗大水、楊孝德、郭元祿、尚學禮、何自美、李克秀、孫自友、李全文、譯家緒、陜武興、李等金、張卓民、馮貴蕓、耿祥亮、李英。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院山坡烈士陵園里的朱向離等20位烈士墓碑

根據忠骸的受損情況和事后抓獲土匪的口供,我們才知道:

當朱向離同志身負重傷后,匪徒們剝下他的衣服,用燒開的沸水,澆燙他的傷口。還用刀子把他的耳朵和鼻子,一個一個地割下來,最后又破腹挖出心、肝。后來,當我軍找到朱向離烈士的遺體時,察看他身上的傷口竟有24處,樣子幾乎辨認不出來了。

而那些警衛員和衛生員烈士們,也都遭到了匪徒的殘害,有的被用開水煮死,有的被活埋。

說到朱向離烈士,我想多說兩句,因為我后面還會專門為他寫篇文章,講講他的對日情報斗爭戰。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朱向離烈士

這就是朱向離烈士,濃眉大眼,一臉正氣。曾經是太行地區,叱咤風云的地下戰線情報英雄。什么樣的艱難險阻、大風大浪沒經過?在日本鬼子手邊,都幾次逃出生天,卻在小小陰溝里翻了船!

說起來,也就是我黨我軍,當敵人脅迫老百姓來圍攻他們時,要是憑借手中武器,他們其實是可以殺出一條血路的,而且確實有一名警衛員殺出去報信了,無奈怕傷及無辜,耽誤了寶貴的突圍時間。

經過調查研究,當時的情況被還原出來:

【“由石板灘向成都進發,途經院山寺山坡下,土匪崗哨立即開槍。解放軍某師政治部主任朱向離命警衛喊話。土匪哪里肯聽,當他們還在猶豫的時候,適有一個推馬桑柴的經過,土匪沒有開槍。朱向離認為不開槍打窮人的,就一定是被地主‘逼上梁山’的,可能他們一時還不了解CP黨、解放軍??墒亲訌椩絹碓矫?,不準還擊的警衛人員只有散開,卻被土匪分別包圍。”】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朱向離烈士的墓碑

隨后他們在龍潭寺里,遭到土匪的殘酷虐殺。

這是什么人干的呢?

為首的匪首,都來自附近的哥老會,他們是“袍哥”,更是這一地區的“二政府”。自任“反供救國軍”正副司令的巫杰和林天民,分別來自哥老會付家店分社和人民堂分社。特別是巫杰勢力很大,附近的龍潭寺下街和洛帶鎮是巫家兄弟的傳統勢力范圍。

此次暴亂的首要分子,基本是各地的封建會道門袍哥大爺、惡霸地主、慣匪頭子、舊鄉保長等,參加者多是慣匪、舊鄉保警備隊員、叛兵、袍哥骨干分子以及流氓分子。在他們背后指揮的,則是成都解放前夕潛伏下來的國民黨特務、反動軍警頭目。

正好看到地方文史資料里,幾個匪首的資料,大家看看都是什么貨色?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袍 哥

保長出身的軍統分子吳華庭,42歲,曾在資陽做過11年的保長,勒索、敲詐、搶劫群眾,結伙行兇,抓捕、買賣壯丁,無惡不作,惡貫滿盈,1947年開始加入軍統系統,先是三青團,接著是成都稽查處。

慣匪汪榮芳,是這里面最年輕的,被捕時28歲,新都著名的“棒老二”(四川話“土匪”的意思),解放前就屢次燒殺搶劫,危害人民生命財產,參加土匪暴亂后,更是變本加厲,瘋狂作案。不光是針對我軍政人員,普通群眾也多遭其毒手。

七十歲的黃洛榮和曾薛氏、曾茍氏相繼控訴汪榮芳的罪行。

曾茍氏哭訴說:

【“汪榮芳打死我丈夫,留下七十多歲的父親和一個一歲的小孩,我生活無著,多虧人民政府幫助我,解決了一些困難。這些匪特太可惡了,多打他幾千槍眼才好!”】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控訴土匪罪行的群眾

請大家記住這三位老鄉,在龍潭寺第二次土匪暴亂中,他們都被汪榮芳殺害。

龍潭寺周邊地區,還有大量群眾被這些匪徒殺害。當地是客家話區域,哪怕你不是解放軍,不是南下干部,甚至只是路過的行人,如果你不會客家話,都可能被他們當做“八路探子”,而殘酷虐殺。

慣匪劉世民被捉獲后供稱:

10天即打死14人。在黃莊一次被匪活埋群眾30余人;龍潭寺張保民不愿當土匪,不但張保民本人被殺,女兒遭強奸后,又被刀砍死……

龍潭寺地區,當時屬于華陽縣,據華陽縣武工隊不完全統計:

1950年3月2日到11日的十天內,不算我們的同志,匪徒殺害群眾200余人,燒毀民房300余間,搶劫耕牛100余頭,各鄉群眾的糧食均被土匪搶光。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龍泉驛的鄉場首領和袍哥大爺

此外,還有個綽號“李天王”的李金貴,也是慣匪出身。解放前,被國民黨軍招安,當過團長。“該犯過去一貫利用權勢殘害人民,為圖財害命,派其爪牙殘害無辜群眾上百人,同時無端燒毀民房數十間。”當時,老小子已經年逾七旬,還不安分,瞅準“機會”蹦出來,想大干一票!

李金貴還有個兒子叫李敬修,跟前面吳華庭差不多,都是保長出身,后來加入軍統的小特務。

用沈醉的說法,這種都是沒有編制,基本沒有軍銜,卻在舊社會中作惡最多的傳統型惡棍,軍統用他們當白手套,專干濕活兒。然后它們狐假虎威,接著軍統的皮來作惡,各取所需。

沈醉在功德林,有個“同學”叫周振強,浙江諸暨人,西施的老鄉,給孫中山當過衛士,給蔣介石當過警衛大隊長,黃埔一期生??箲饡r期,在重慶附近的綦江,當戰時干部總團的副教育長兼綦江警備司令。

綦江稽查所是軍統的掩護機構,有個稽查員看一位浙江商人有點錢,隨行的閨女,才十七,姿色可人,就借口販運鴉片,把人抓了,順手糟蹋了小姑娘,還強迫她賣身接客。這事兒鬧到周振強那里,老周也知道是軍統的人,惹不起,就是出面說說情,人放了就行了。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沈 醉

可這稽查員豪橫??!

老子是軍統的狗,你打狗不得看主人???你動我一下試試,我就是逼良為娼,我就是栽贓陷害,你能把我怎么樣?別拿槍斃嚇唬人,你要不槍斃我,你就是我兒子!

周振強一怒之下,就把這小子給斃了,結果鬧到沈醉那里,后者是重慶衛戍司令部稽查處代理處長兼督察長,來調查了下情況。才知道這個稽查員,是本地的惡霸,軍統招的本地臨時工。軍統在當地有五百名稽查員,百分之九十都是這樣的貨色,“地方上的惡棍地頭蛇之類的人。”

如今蔣家王朝覆滅,解放戰爭大局已定,但這些家伙舊習不改,還在幻想變天復辟,重回他們的“黃金時代”,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

就比如前面提到的這個李敬修,“在任偽鄉長期間,大量販毒,私造并販賣槍支彈藥,一貫貪污,包辦各項稅款,其所貪污公糧達三千余石米。又自訂各項苛捐雜稅,壓榨農民,如為修圍鄉馬路,占民田20余畝,又在每保每畝田強征2升米等等。”

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

西南大剿匪中抓獲的土匪惡霸

在他們父子長期盤踞的新都唐家寺(今成都青白江區彌牟鎮),李家在這里,橫行鄉里,作惡多端,槍殺無辜,民憤極大。老百姓說他們,“殺人不眨眼,戳破天不補!

此外還有個惡霸地主范伯滄,也是國民黨的基層干部,做過區長,也就是縣與鄉鎮之間的層級,“該犯過去一貫利用權勢,謀財害命,逼死、打死農民20多人。

這樣的貨色,四川各縣的文史資料里還有很多,也幸虧當年留下了這些東西。

否則他們的后代和粉絲們,不知道會如何涂脂抹粉?把這幫畜生,搞成“鄉賢”和“大善人”,來“人畜無害”與“造福鄉里”!

【黨人碑,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于微信公眾號“黨人碑的熟人茶館”,授權察網發布?!?/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典型惡棍!看看國民黨軍統都用些什么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