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由于種種原因,少共國際師一直湮沒在歷史中,鮮為人知。我通過多年努力,查閱了不少資料,試圖揭開父輩曾經在此浴血奮戰的少共國際師的神秘面紗,使人們記住這支由“紅小鬼”組成的部隊。雖然從1933年8月5日成立到1935年2月10日撤編,雖僅存532天,但他們經受了殘酷戰爭的考驗,為中國工農紅軍書寫了彪炳青史的輝煌戰績。這支隊伍為人民軍隊培養鍛造了開國上將蕭華、彭紹輝,中將曹里懷、陳正湘、孫繼先和江擁輝、吳岱等19名少將。在世界軍事史上都極為罕見。

【本文為作者吳志民向察網的投稿】

一萬虎犢帶吳鉤,肖華將軍的詩,是少共國際師的真實寫照。她雖然不是一支主力部隊,人數卻占中央紅軍的十分之一。她雖然全師平均年齡只有18歲,不少還是14歲,沒有槍高,師長20多歲,政委肖華只有17歲。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卻越戰越強,屢建奇功。她雖然在決定紅軍生死存亡的湘江戰役中力挽狂瀾,但終因部隊減員只剩下四分之一,以至于合并進紅一軍團1師、2師。她雖然只存在532天,但指戰員一直是我軍骨干,甚至有24人成為開國將軍。

一、臨危組建

“少共國際師”是國際共運史上一個重要的國際聯合組織,于1919年11月在柏林秘密成立,由第三國際領導。當初有14個國家參加,后來在56個國家建立了支部。中國共產黨的青年團組織成立后,也組成了“少共國際師”。但其他國家的“少共國際師”只是參加后勤、游擊等活動,而中國的“少共國際師”則是成建制地加入紅軍的作戰序列。

第四次反“圍剿”勝利之后,蔣介石重新調集重兵準備第五次“圍剿”紅軍。紅軍總部收到各方面的情報表明,即將到來的第五次“圍剿”,規模和兵力將遠遠大于前四次“圍剿”。于是,為抵御敵人大軍壓境,中共中央決定盡可能地擴大紅軍隊伍。“緊急動員起來,保衛革命根據地”“擴大紅軍,捍衛勝利果實”成為當時工農紅軍和根據地人民的中心戰斗口號。

5月中旬,根據周恩來政委的建議,紅軍總政治部當即向中央提出了建立“少共國際師”的建議。

6月6日,中共蘇區中央局作出《關于擴大紅軍的決議》,提出要通過“徹底解決土地問題”“徹底實行優待紅軍條例”“加緊政治動員”“采用突擊方式以擴大紅軍”“有計劃的領導和動員赤少模范隊整個組織加入紅軍”等措施,完成“創造一百萬鐵的紅軍”的任務。

6月30日,中革軍委決定,自1933年起,每年“八一”為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少共江西、福建、閩贛省委以實際行動在第一個“八一”建軍節前如期完成了擴紅任務。

為迎接即將加入紅軍部隊的“少共國際師”,6月初,紅一方面軍部隊整編時,在所屬5軍團專門增編了第15師。

并下令向江西、福建、閩贛三省征調8000名兵員。不到3個月的時間里,從湘贛邊到閩浙贛,從贛粵邊到中央區域腹地各縣出現了父送子、妻送郎、兄弟爭參軍,以及模范少先隊、赤衛軍整排、整連、整營、整團武裝上前線的動人景象。中央蘇區有1萬多名青少年踴躍報名.

1933年8月5日,“中國工農紅軍少共國際師”(簡稱“少共國際師”)在江西博生(寧都)正式成立,中央軍委、少共中央局、中共江西省委、江西軍區、福建少共省委聯合舉行了規模盛大的誓師大會。閱兵總指揮陳奇涵口令一下,開始閱兵、宣誓、授旗等儀式。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周恩來親自為這支年輕的部隊授予了軍旗。屬紅五軍團建制,全師約1萬余人,70%以上都是共青團員。中央軍委任命陳光為師長(后為吳高群、曹里懷、彭紹輝),馮文彬任政治委員(后為肖華、羅華明)。

全師轄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3個團,平均年齡約18歲,最小的年僅14歲,許多人還沒有槍高。(1933年8月20日第104期《紅色中華》第二版刊登了《壯偉的少共國際師授旗典禮》的新聞報道。)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為提高部隊的戰斗力,誓師大會結束后,少共國際師隨即就軍紀、革命理想、軍人知識、射擊、刺殺、投彈等課目進行了認真培訓。起初,由于少共國際師的主要裝備是土槍和梭鏢,指戰員們只能用各自帶來的梭鏢進行訓練。后來,紅三軍團支援了一批繳獲的槍支彈藥,這才使得少共國際師有了可以作戰的正規武器,陸續開始練習射擊、投彈、刺殺等技術。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兩個月的軍事訓練和政治教育結束后,少共國際師已有了相當的戰斗力。9月3日,指戰員們高舉戰旗,威武雄壯地開赴第五次反“圍剿”前線。時任中華蘇維埃少共先鋒隊中央總隊部副總隊長兼總訓練部長的張愛萍所作的《少共國際師出征歌》響徹云霄:“我們就是少共國際師,九三日在江西誓師出征去。高舉著少共國際光輝的旗幟,堅決的勇敢的武裝上前線。做一個英勇無敵紅色戰斗員,最后的一滴血為著新中國……”

二、鐵拳初試

百煉成鋼,首戰不到兩個小時全殲敵人一個連。

少共國際師的首戰發生在閩北拿口與國民黨軍周志群部之間。當時,少共國際師奉命配合紅三軍團和紅五軍團在東線抗擊敵人。為實現“開門紅”,師長陳光和政委肖華進行了認真研究,決定以一個營分兵迂回,布成口袋,將敵人一個連團團圍住。由于每人只發了10顆用舊彈殼翻造的子彈,一陣猛攻過后,子彈便被打光,戰士只能勇敢地沖入敵陣,與敵人拼刺刀。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鑒于少年體弱,加之尚無實戰經驗,戰士們一般都是根據戰前要求兩個人對付一個敵人,即一個牽制,一個刺殺,讓敵人顧此失彼,尋找機會。不到兩個鐘頭,一個連的敵人被全殲。少共國際師乘勝追擊,渡過閩江,再次潰敵200多人,還在蓮花山殲敵一個排,繳獲了大量槍支彈藥。

首戰告捷后,朱德、周恩來、楊尚昆立刻給少共國際師發來了賀電,稱贊這次戰斗是“鐵拳初試”,勉勵他們在勝利中要更百倍地提高軍事技術,迎接更加艱巨的戰斗,爭取更大的光榮。

初戰得勝,也使少共國際師士氣高昂,信心大增,始終朝氣蓬勃。“打仗也罷,行軍也罷,戰士們總是快活得很。情況稍一緩和,興國山歌和《上前線》的歌聲就在長長的隊伍中蕩漾起來,加上山間的回聲,實在熱鬧。”肖華曾回憶道。

拿口戰斗后,少共國際師配合東方軍攻打福建順昌洋口。1933年9月,毛澤民同志在洋口籌款三十萬元,食鹽23萬擔,煤油600余桶,大量武器彈藥。少共國際師前來運送。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背鹽挑油一人負擔幾十斤

(1933年10月6日)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拿洋口時勝利品鹽油堆積如山,這一下給養問題解決了。新戰士除背槍之外,每人又背鹽挑油幾十斤,行軍打仗毫不覺苦。而且我師高級指揮員陳師長也身先各戰斗員自己挑了洋油,真是只有我們紅軍才能做到。

錄自《紅色中華》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搬運戰利品得力 ----征委會來函表揚

(1933年10月8日)

【馮主任:這次洋口的勝利品幸得15師全體戰士的努力,得以迅速運回,對于打破敵人的經濟封鎖,固然有重大意義而使兵XXX 期結束,各兵團能迅速轉變戰區消滅黎川的敵人,更有其特殊的意義?,F特送肉豬8只獲以慰勞,請即派員來方面軍供給部領取分給師直屬隊及四十三團,并請代向全體戰士致意為盼!致照
布禮
方面軍沒收委員會主任  葉季壯】

三、戰火中成長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1933年12月,敵人以3個師的兵力,在黎川東南的團村向少共國際師和三師一部發動了進攻。師長吳高群和政委肖華率部與三師一部從敵人的左側,形成左右兩個拳頭,向敵人鉗擊。

經過多次的反復沖殺,紅軍打垮了敵人的3個主力師,繳獲了不少的戰利品。戰斗快結束時,敵人惱羞成怒,突然派飛機向紅軍陣地瘋狂轟炸、掃射,頃刻之間,紅軍傷亡100多人。一顆重型炸彈在指揮所旁的一棵大樹下觀察敵情的吳高群身邊爆炸,造成他的頭部和腰部受了重傷,鮮血汩汩涌出。

但吳高群忍著劇痛,對肖華說:“不要緊,我能堅持!”肖華見他傷勢嚴重,強行把他按在擔架上,經過簡單包扎后,吳高群被緊急送往福建建寧醫院進行搶救。雖經奮力搶救,吳高群終因失血過多而于12月24日犧牲,年僅23歲。在他的遺體前,肖華帶領全體少共國際師戰士莊嚴宣誓:為吳師長報仇!為犧牲的戰友們報仇!

1934年春,師長曹里懷、政委肖華帶領少共國際師參加邱家隘戰斗。在敵人飛機、大炮輪番轟炸中,敵人以7倍于紅軍的兵力發動進攻,戰斗異常激烈,紅軍戰士的鮮血染紅了山上的土地。他們打退了敵人無數次沖鋒,火紅的軍旗始終在陣地上飄揚著。

1934年春,少共國際師改稱紅15師,隸屬紅一軍團,由28歲的獨臂將軍彭紹輝出任師長,但人們仍習慣地稱之為“少共國際師”或“少兒師”。他們又參加了 4月廣昌保衛戰,5月建寧保衛戰,7月大腦寨戰斗,8月驛前防御戰,9月至10月的石城阻擊戰。

7月3日,國民黨北路軍采取5里一推、10里一進的辦法,開始向中央蘇區中心地區進攻。15師奉命在大腦寨構筑工事,準備迎擊敵人。22日拂曉,敵第88師、第89師和第4師在大炮和飛機的掩護下,向大腦寨發起猛攻。戰斗打得異常激烈。

15師的陣地前至少有6個團的兵力??匆娒苊苈槁榈臄橙朔鋼矶鴣?,孫繼先帶領大刀隊沖了上去。15師擊退了敵人一次次進攻,由于火力不足,被迫向驛前方向撤退。

8月初,驛前戰役開始。紅15師配屬紅3軍團,打了近一個月的仗。國民黨集中7個師的兵力、20多架飛機和100門火炮,向紅軍陣地發起最猛烈的全線攻擊。紅軍指戰員抱定“為保衛蘇維埃流盡最后一滴血”的決心,與敵人展開血戰。經過數天搏斗,紅軍再次遭受重大傷亡。紅3軍團和15師,傷亡干部452名,戰士近2000人。

驛前失守后,石城成為紅都瑞金北部的最后一道屏障。國民黨調集10萬大軍,企圖攻破石城,奪取瑞金。歷時40余天的石城阻擊戰,是在中央蘇區北線戰場進行的最后一次大規模戰斗。陣地上到處是氣壯山河的情景。史料記載:“是役雙方死亡枕籍,尸遍山野,戰事之劇,空前未有。”石城阻擊戰一役,紅軍部隊傷亡過半,一萬人的部隊只剩下5000余人。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少年英雄的鮮血沒有白流,敵人未能在10月前攻破石城。10月2日,少共國際師又領新任務——“單獨遲滯敵占石城、掩護主力轉移之”。彭紹輝以3個營的兵力,利用煙霧與敵周旋,掩護主力轉移到新陣地。

敵人不知虛實,不敢進兵,直至10月6日午后3時,才占據石城。英勇的少年戰士們又為中央機關和主力紅軍安全集結和轉移多贏得了寶貴的7天時間。10月6日,完成掩護主力轉移任務后,15師撤出石城。

由于李德為首的軍委執行“左”傾軍事路線,采取集中對集中、堡壘對堡壘的錯誤戰術,以至于紅軍雖一再進行艱苦、卓絕的戰斗,甚至付出了巨大犧牲,但始終未能打破敵人的圍剿。

殘酷的石城保衛戰,與敵人的大拼消耗的結果,使擁有1萬兵力的少共國際師銳減到5000人。10月16日長征出發時補充2000人,兵力達到7000人。

四、突破湘江

1934年10月16日,由于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央紅軍被迫長征。被補充了2000多名戰士的少共國際師與紅一師、紅二師擔負起掩護中央縱隊的任務。1934年11月底,紅軍到達湘江,少共國際師由此迎來更為慘烈的戰役。

轉移中,少共國際師一直擔負著掩護任務,先是掩護紅三軍團等主力部隊,后來擔負掩護代號為“紅星縱隊”的軍委機關的任務。紅軍到達湘江時,湘江上游的水面雖然不寬,但水深流急,不能泅渡,渡口又只有兩個浮橋。

紅一軍團和紅三軍團主力渡過湘江后,一右一左,頂住4個師的湘軍和5個師的桂軍。而少共國際師并未渡江,奉命以一個團直撲全州東南的魯塘圩,配合紅五軍團佯攻以牽制全州敵人,另外兩個團在湘西延壽圩一帶構筑陣地抗擊敵人4個團的追擊,保衛湘江界首渡口,掩護主力渡過湘江。

紅軍火力弱、彈藥缺、兵力少,且歷來長于野戰,陣地防御無疑對紅軍極為不利。面對敵軍飛機和重炮的狂轟濫炸,紅軍也只能眼睜睜地等到敵人靠近,再用刺刀、手榴彈和敵人近戰,由此導致紅軍的損失十分慘重。但為了掩護主力過湘江,少共國際師進行了整整5天的陣地防御戰,用鮮血換來了每一分每一秒,一直堅持到主力部隊過江。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兩岸阻擊敵人的紅軍戰士,以密集的子彈、以血肉之軀為渡江的部隊“警戒”著,這是真正的殊死決戰。在敵人飛機和重炮的狂轟濫炸中,阻擊陣地血肉橫飛。這是生死存亡的一戰,是意志的較量。敵人的轟炸并沒有阻止住紅軍渡江的速度。為了防止敵機轟炸,紅軍總是盡量選擇比較近的距離與敵人交火。距離近了,飛機使不上勁。

面對數量和武器占優勢的敵軍,紅軍只能是一個“拼”字。正可謂“狹路相逢勇者勝”。紅軍將士硬是用刺刀、手榴彈打垮了敵軍整連、正營的一次次進攻,湘江兩岸灑下了無數紅軍將士的鮮血。廝殺中,出動的敵軍始終被阻擊在渡口以外,渡口牢牢地掌握在紅軍手中。12月1日17時,中央機關和紅軍大部隊終于拼死渡過了湘江。

阻擊中,敵人已漸漸靠近渡口。是阻擊部隊撤退的時候了??墒?,大批敵人已經向四十四團壓來,少共國際師的四十三、四十五團被截斷。情況萬分危急,已經過江的周恩來焦急萬分,他一直關心這支由蘇區青少年組成的年輕隊伍,他大聲命令著,彭紹輝呢?一定要接應彭紹輝,援救少共國際師,不惜一切代價!

在主力的增援下,彭紹輝率領四十四團且打且退,連續越過了3個山頭,行至清水界遇到紅一師也由此通過,為掩護友鄰紅一師過江,彭紹輝又指揮部隊掩護到黃昏,才最后跨過湘江。12月3日,彭紹輝和肖華率領的另外兩個團終于在油榨坪會合。

渡過湘江后,中央紅軍和軍委縱隊由出發前的8.6萬銳減到3萬人。擔任后衛任務的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和紅三軍團的第十八團,均被敵軍圍于湘江東岸,大部壯烈犧牲。這也是少共國際師最慘烈的一仗,雖拼死實現戰略意圖,但傷亡慘重,全師僅余2700余人。

至此,少共國際師已先后有一萬多名指戰員長眠在異鄉的土地上。他們的姓名無人知曉,他們的業績與世長存。

五、主要戰役、戰斗

少共國際師參加的主要戰役、戰斗一覽表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六、光榮謝幕

由于遠離根據地,加之紅軍無法在一個地方長期停留,少共國際師無法得到地方青年團組織的支援和補充。遵義會議后的1935年1月18日,為了提高主力部隊的戰斗力,軍委決定對全軍進行整編。少共國際師和紅一軍團主力合并,分別編入紅1師和紅2師。至此,少共國際師走完了短暫而光輝的戰斗歷程。

1935年2月10日,中革軍委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恩來、王稼祥簽署《關于各軍團縮編的命令》,全軍進行整編。隨著部隊整編工作的展開,軍委對“少共國際師”領導也及時作出了調整。據《彭紹輝日記》和相關史料記載:1月18日,師長彭紹輝調至紅一軍團司令部任教育科科長,政委蕭華調至紅一軍團任政治部組織部部長,政治部主任馮文彬調至紅一軍團任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兼巡視團主任。“少共國際師”的撤編等善后工作則由末任政委羅華明負責。之后,他調至紅五軍團任破壞部部長。

調到軍團機關的還有:吳  岱(軍團巡視員)、張耀祠(保衛局)、范鎮平(保衛局);調到1師的有:張 杰(1師衛生部長)、歐陽輝(1師衛生部);調到2師的有:陳正湘、沈仲文、朱志明、歐陽竟;調到干部團的有:謝繼友,調到9軍團的有:夏朝安。

七、《英雄譜》

少共國際師雖然只進行了短短1年多的戰斗,但從少共國際師中走出了許多開國戰將。

肖華(1916—1985),少共國際師政委,新中國成立后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全國政協副主席。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彭紹輝(1906-1978),少共國際師師長,新中國成立后曾任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

陳正湘(1911-1993),少共國際師團長,1939年任晉察冀軍區第1團團長時,在黃土嶺指揮部隊擊斃日軍中將阿部規秀。新中國成立后曾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

孫繼先(1911-1990),少共國際師營長,1935年率領17勇士強渡大渡河,20世紀50年代中期,臨危受命,組建導彈試驗部隊,在戈壁灘上創建中國第一個導彈訓練基地。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

黃定基(1913-1951),10歲當篾匠,20歲任少共國際師連長,紅軍特級殺敵英雄,1948年,任8縱23旅旅長時,參與臨汾攻堅戰,臨汾城墻堅固,攻城的9個旅中,23旅率先破城,被中央軍委命名為“光榮的臨汾旅”。是我軍中罕見的被中央軍委命名的旅級單位。1951年病逝。

江擁輝(1917-1991),抗美援朝時期任38軍軍長,解放后曾任旅大警備區司令、沈陽軍區副司令、福州軍區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吳岱(1918—1996),少共國際師直屬隊干事,抗日戰爭時期被115師暨山東軍區授予“模范政治委員”稱號??姑涝瘯r期任38軍政委,解放后曾任旅大警備區政委、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員。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何廷一,14歲參加紅軍,少共國際師參謀,解放后曾任空軍副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李景瑞(1914-1969),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曾任中央軍委電臺報務員、八路軍129師385旅電臺隊長。解放后任通信兵副主任兼訓練部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楊思祿(1919-健在),16歲參加少共國際師當戰士。解放后曾任空3軍軍長、福州軍區空軍司令員。1961年晉為少將軍銜。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照片中江擁輝(右一)、吳岱(左一)是少共國際師走出的一對特殊搭檔。

抗日戰爭時期時期,在115師686團參加過平型關戰役。又隨八路軍挺進山東。解放戰爭時期,在東北野戰軍一縱一師任師長、政委,一師為東野頭等主力師。解放天津后,分別任38軍參謀長、政治部主任。

抗美援朝時期為部隊取得勝利立下汗馬功勞。后任第二任萬歲軍軍長、政委。六十年代初,在旅大警備區任司令員、政治委員。一生中在師、軍、兵團三度搭班子,部隊工作十分優異。

少共國際師走出的將軍們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在旅大地區(現大連市)將有從少共國際師走出的六位將軍。他們是旅大警備區司令員江擁輝(右二)、旅大警備區政治委員吳岱(左二)、空三軍軍長楊思祿(左一)、海軍旅順基地政委宋景華(右一)。六十四軍政委袁佩爵,大連第一療養院政委彭盛。楊思祿是少共國際師唯一健在的開國將軍。

少共國際師部分成員名單

吳志民:不能忘記的少共國際師——紀念少共國際師成立87周年

由于種種原因,少共國際師一直湮沒在歷史中,鮮為人知。我通過多年努力,查閱了不少資料,試圖揭開父輩曾經在此浴血奮戰的少共國際師的神秘面紗,使人們記住這支由“紅小鬼”組成的部隊。

雖然從1933年8月5日成立到1935年2月10日撤編,雖僅存532天,但他們經受了殘酷戰爭的考驗,為中國工農紅軍書寫了彪炳青史的輝煌戰績。這支隊伍為人民軍隊培養鍛造了開國上將蕭華、彭紹輝,中將曹里懷、陳正湘、孫繼先和江擁輝、吳岱等19名少將。

在世界軍事史上都極為罕見。在新中國成立后,既有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也有擔任中央國家部委或軍隊各級領導的,他們不但為新中國的誕生立下了不可磨滅的歷史功勛,也為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建設和發展作出了新的偉大貢獻.。“少共國際師”雖然成為歷史名詞,但他們的輝煌戰績永垂青史!

最后,以肖華將軍那首彰顯著少年英雄氣概的《憶少共國際師》,作為對英雄們的敬仰和懷念。

少年有志報神州,一萬虎犢帶吳鉤。

浴血閩越銳無敵,長征路上顯身手。

參考書籍:

1.《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軍史》

2.《陳光畫傳》

3.《肖華畫傳》

4.《獨臂上將彭紹輝》

5.《從大渡河勇士到導彈司令》

注釋:吳鉤是春秋時期流行的一種彎刀,它以青銅鑄成,是冷兵器里的典范,充滿傳奇色彩,成為馳騁疆場、勵志報國的精神象征。

【吳志民,1950年生,1968年入伍,1969年入黨,1970年提干。1996年任北京市石景山區武裝部政委,中共石景山區區委常委,大校軍銜。2005年退休。另:本文照片均由吳志民提供?!?/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history/202006/57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