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令人深思的乘車一幕

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人的初心,追求的理想和信仰是以工農為主體的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作為一個執政黨,我們的努力奮斗,如果最后出現了貧富懸殊和兩極分化,但卻久久不能有效解決,那我們還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嗎?那我們的黨還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嗎?年輕人作為國家的未來和接班人,我們如果不從現在起就意識到對他們教育引導的失誤和緊迫性,不抓緊對年輕一代傳承弘揚井岡山精神和延安精神,以及中國人民艱苦奮斗、勤儉樸素、平等友善、尊重他人的優秀傳統文化,那我們就要犯歷史性的錯誤,將會對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和國家的繁榮富強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甚至災難。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295954.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span>

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令人深思的乘車一幕

2019年3月10日,我應學生之邀,前往玉環公安局看守所調研。這是一個長達57年無安全事故的先進看守所,目前正在申報“平安中國之珠”評比。

九點多我上了高鐵列車,走進1號車廂,因為學生給我買的票是一等座的,以往我外出調研或開會,大部分時間坐的都是高鐵二等座。不料進入車廂時,我發現車廂里只有5個座位,好像是個包廂。我以為自己走錯了車廂,就問服務員1號車廂在哪里?她回答說這就是。我說我買的是一等座,這個包廂好像是商務座。她回答說,這個車廂前面兩個是商務座,后面三個是一等座。我這才仔細觀察了一下,原來前面兩個座位是可以移動放平躺下的,而后面三個座位則只能坐,不能臥躺的。再細看一下,商務座正要躺下的兩個乘客是20多歲的小姑娘,后座的兩位則是中年旅客,5人之中無疑我是年齡最大的奔七老者。

我一邊放置行李,一邊半開玩笑的說,兩位姑娘很有錢啊,因為在我印象中商務艙票價要貴好多,一般人是坐不起的。僅從杭州到雁蕩山車站那么一段路,一等票座是232元,二等票座是143元,而商務座卻要435元,分別相差203元和292元。這時一位頭發染成紫色的女孩子回頭沖我說,我們有實力,不可以嗎?我說當然可以。但內心卻認為這個小姑娘十有八九是富二代,因為按她的年齡,賺很多錢是不大可能的。在社會上,我已看到太多的富二代依仗父輩有錢,開著跑車,把喇叭調得震天響,在市區、在高架公路上呼嘯著招搖而過。說實在的,我對不勞而獲的富二代也確實沒什么好感。這時那位藍頭發的女孩索性站了起來,又沖著我說,我年薪100多萬,有能力的坐商務艙,沒能力的那是你自己的事。這話顯然是帶有卑視收入少的人之意,似乎有錢就高貴,就可以任性,看不起別人。在中國的蕓蕓眾生中,我以為自己的收入還算可以,也還擠得進中等收入群體,但我腦子中馬上閃現出更廣大的基層勞動群眾,若論收入更加低微的他們,在這位高傲且有點蠻橫的女孩子眼中,似乎更成了螻蟻之眾。我于是回敬了一句,要論能力那也要看是什么樣的能力,要論收入也要看是辛勤勞動還是其他方式。這兩句話一說,更激起了女孩子萬丈怒火,一連串的大嗓門兒話語像機關槍一樣向我噴射過來,并連連吆喝服務員不與我這種人同乘一個車廂,一定要給她換艙位。那位驕女眼珠突出擺出吵架之勢,而同樣是小姑娘的高鐵服務員,趕緊給她換座,一個趾高氣揚,目中無人,一個多少帶點謙卑的神態,瞬間給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撒潑的女孩和她的同伴走了,車廂里恢復了平靜,但我的思維卻急劇的翻騰起來。改革開放40年,國家的發展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但同時也造就了貧富懸殊和兩極分化,在人與人的關系上,神態氣勢、語意腔調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今年胡潤富豪榜公布的10億美金以上的富翁,截止到1月31日,中國的人數已達658位,超越了美國的584人,位列全球第一。這位20歲出頭,年收入百萬的女孩,究竟從事什么職業?有什么神奇的經營秘訣?我不得而知。但她目光中那種似乎有錢就有一切,就可頤指氣使、傲視他人,不尊重他人的姿態,卻可以明顯的讓人體驗出來,由此也可見我們國家對年輕一代的教育導向,在一定程度上是不成功甚至失敗的。不少年輕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崇尚的往往是拜金主義,是擁有巨大財富的明星和富豪。古人說,養不教父之過,青年人缺乏乃至喪失正確的人生目標,究竟誰之過?誰之責?這是值得黨人和國人深刻反思的。

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人的初心,追求的理想和信仰是以工農為主體的全體人民的共同富裕。作為一個執政黨,我們的努力奮斗,如果最后出現了貧富懸殊和兩極分化,但卻久久不能有效解決,那我們還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嗎?那我們的黨還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嗎?年輕人作為國家的未來和接班人,我們如果不從現在起就意識到對他們教育引導的失誤和緊迫性,不抓緊對年輕一代傳承弘揚井岡山精神和延安精神,以及中國人民艱苦奮斗、勤儉樸素、平等友善、尊重他人的優秀傳統文化,那我們就要犯歷史性的錯誤,將會對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和國家的繁榮富強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失甚至災難。

(2019.3.10.于杭州到雁蕩山的高鐵列車上)

【朱志華,察網專欄學者,中國社科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中國國際關系學會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約研究員,浙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兼職研究員,浙江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客座教授?!?/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1903/47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