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這幾日下來,郎君在媒體圈中發現,在沒有確切資料的情況下,到處東拼西湊,弄來“真相”攻擊華為的,和之前在江歌劉鑫案、成都食品安全造謠案中大肆渲染社會焦慮、販賣社會仇恨、大搞道德綁架的,居然高度吻合,還有一些媒體號,前一天發文力挺華為,后一天發文開始喊華為去死,把華為捧上天的是他們,如今貶入地的也是他們,只要有流量,真不真相、客不客觀,都無所謂。

中國人自己掐起來了,外面的人可開心了,李洪元說的是真相嗎,華為又真的那么不堪嗎?

華為“251事件”爆發,仿佛一夜之間,各路牛鬼蛇神就都跳出來了,有挺華為的,有黑華為的,大家都說自己聽到的是“真相”,維護的都叫“正義”,都隔著屏幕,敲著鍵盤完成了調查。

雙方拼得你死我活,有圖都叫真相,有嘴都叫真理。還有不少人在家族群、朋友圈中為此開撕,甚至有人因此“反目成仇”。筆者也很無奈,因為撰稿之前,就已經被很多媒體朋友“問立場”了,還有讀者堵著我要“說法”。還有讀者因為我沒給站在他們一方給我扣了趨炎附勢的帽子: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我說,給啥子的說法?我不敢、也沒有從極端到極端的對立看法:一是雙方各執一詞,不是當事人不明真相,二是現在自媒體和網民戾氣太重,喊打喊殺太嚇人,不想被輿論推手當槍使,所以不如讓子彈飛一會兒。

事件概述

事情的具體來龍去脈我在這里就不一一提了,因為到處都在傳了,其大概的過程是這樣的:華為前員工李洪元在合同期滿后,并未能和華為管理層達成“續簽協議”,因此雙方達成了離職協議,按照約定的補償金額進行賠償。不過,數個月后已經離職許久的李洪元卻收到了華為的控訴,并被刑事拘留,直到251天后,才因檢方認定華為“證據不足”而重獲自由,并獲得了10萬元的國家賠償。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一場糾紛在此看似落幕,可卻在李并不知情的情況下(他曾表示自己不知情),被一些自媒體大肆炒作了起來,于是便有了隨后的“討伐華為”的輿論浪潮。而隨著輿論的發酵,網絡上大量的“真相討伐貼”卻被大量刪除。多日之后,面對網友的質疑,華為才終于姍姍來遲地回應了:當事人可上訴。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參考過程詳解圖: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以上這些時間鏈,是目前比較盛行的“真相”過程,多數來自李洪元和支持他的自媒體的公開表述,其立場大概是“華為罪大惡極”,我們可以把這一派稱為“李派”。

李派是最先發動輿論譴責的,他們的觀點大概可以總結為:李苦苦為華為賣命這么多年,華為卻這么無情,李因為曾舉報過公司的不妥之處而被人記恨,因此沒了工作,成了被欺辱的弱勢群體。更讓人傷心的是,華為方面卻并沒有就此放過李,而是在數月之后以誣告的形式“陷害”了李,以至于其被關押了251天,這是華為“一手遮天”的表現。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部分李派文章截圖。

不過,任何事物都不能僅聽一家之言。隨著輿論的發酵,媒體和網民一邊倒的情況開始出現變化。在諸多“疑點”未能得到解釋的情況下,另一派由華為員工和持不同觀點的網友組成了“華派”。在華派的表述中,李派所謂的“真相”掐頭去尾,華為的確有不夠人性的地方,但李派的說的不是全部真相。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華派部分文章截圖。

華派給出的調查解讀是:李被解雇非“投訴私怨”問題,而是李自己的工作能力太差,工作十多年的績效僅相當于普通大學畢業生剛入職的水平,而且他從公司拿走了2N的補償金,按照勞動法他只能拿N+1的補償金,他只說自己拿到了錢,卻不告訴公眾自己通過特殊渠道多拿了一倍。

此外,華派的媒體和支持者還透露,李之所以能拿到2N的錢,是因為其掌握了當時部門主管的黑料,因此時任主管出于私心,為了息事寧人以2N的封口費用,但這筆錢顯然不能走正常的賬面,因此時任主管用公司的錢,在私下以私人轉款的名義給李轉賬。而所謂的“華為數個月后才收拾李洪元”,是因為李離職幾個月后,公司財務人員才發現賬面不對,涉事主管被嚴肅處置,這才對李的行為進行了舉報,李因此被拘捕。

華派的觀點還認為,按照司法程序,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李被依法控制,這是正常的法律程序,行事的是司法機關,而不是華為公司,這合乎法理。此外,檢方最終裁定的是“華為證據不足”,這是因為當事前高管沒有留有有效證據,而李卻有掐頭去尾的錄音,因此李被無罪釋放,并獲得了相應的國家賠償,過程并不是自媒體渲染的“黑暗無比”和“一手遮天”。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持華派觀點網友的表述。

可以說,華、李兩派各執一詞,也各有各理,各說各話,吵得水火不容,仇深似海。也正如文章開篇所說的那樣,隔著鍵盤和屏幕的諸路自媒體和網絡偵探,在帶著極重的戾氣的情況下,喊打喊殺地捍衛著自己“看”到的“真相”,這像極了“江歌劉鑫案”和“成都食品安全事件”中出現的畫面:烏合之眾被利用,喊打喊殺要剁人,真不真相無所謂,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就可以。

對此,很多人要郎君站立場,說實話,這個立場不好站,因為我沒去過現場調查,做不到像某些作者大吃“人血饅頭”這種事情,因此我只能說:情緒失控容易被人利用,與其現在急著網絡審判,做沒有客觀依據的誰對誰錯的判定,不如讓子彈飛一會兒,感性是溫度,理性是態度,很多事情要就事論事,而不是上來就是“你死我活”。

在此,我想以相對“中性”的態度表達幾點看法,望諸位海涵,戾氣太重很瘆人,我不想吃人血饅頭賺流量,更不想因“網絡暴力致死”。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態度:李應該被同情,華為應放低姿態

說實話,在事情被曝光之后,以往非常支持華為的我,并沒有站到支持華為那邊,相反,我和很多人一樣,從李的身上讀到了“委屈”兩個字。

這不在于整個事件的最終真相,而是他這樣一個個體,應對的是一家公司,他的對面,是一家世界巨頭,一家有著能和美國對峙能力的超級企業。也正如網上李派的人所說的那樣:雖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李洪元和華為之間的資源不對等,他拿什么和華為抗衡?時間,金錢,精力?

這其實不是“李和華”之間的個案問題,而是我們整個社會所存在的問題:法律體系對弱勢群體的幫扶、對資本力量的遏制,還存在較大的不足之處。弱勢群體面對大集團,在財力上比不起,在人脈上抵不過,在時間上耗不起。

而這,也是本次事件中,眾多“李派”義憤填膺的源頭性原因之一:從網易事件,到華為事件,眾人已經沒有了安全感。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網易事件已經點燃過一次焦慮,華為是再度燃起。

這種感覺,筆者有過。記得今年10月,一家來自武漢的名為“某展科技”的媒體公司,通過簽約合同的方式和筆者簽訂了相關商業協議,其合同內容、宣傳內容等均無問題。

但是,在合同簽署之后郎君才發現,宣傳和合同都不過是幌子,他們一面用合同綁架、欺騙著郎君,一面打著郎君的招牌發布相關法律法規禁止的產品內容,而發現問題后,郎君也隨即終止了合同。

說白了,對方的行為就是合同欺詐。按照法律規定,他們該是違法的。于是郎君整理了大量的資料,告誡對方“不要再騷擾”,可這家公司卻喊來了業務主管和法務代表,輪番恐嚇郎君:按照合同你違約了,你不但拿不到一分錢,我們還可以起訴你,你最好還是按合同繼續合作下去,要不然你就要賠償高昂的違約金。

郎君沒有屈服,指出了對方的欺詐行為,也在多位律師朋友的幫助下收集了大量的有效證據??梢哉f,打官司的錢郎君有,可我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去應付人家的法務團隊,我是去討公道,人家是工作和掙錢,劃不來。

最終,在對方日日的脅迫之下,郎君甩了一句話結束了這場紛爭:合作是不可能的,上法院無所謂,但我會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公之于眾,在媒體上群發報道。后來,他們沒了聲音。而這一切的代價,是郎君被人利用了半個月,還頻遭恐嚇和威脅。

可怕的是,如果不是郎君手中尚有媒體資源,他們又會如何操作,實在令人膽寒。我把這件事和武漢的媒體朋友交流了,朋友回復我說:這種事,一抓一大把,一些流氓企業專門這樣瞎搞。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湖北武漢某媒體公司對郎君實行的合同欺詐,在郎君不愿意配合其繼續走在法律的邊線上進行違規操作的情況下,多次恐嚇郎君,空手套白狼后肆無忌憚耍流氓。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根據中國新聞網報道,曾有海歸博士被更大的競爭對手誣告,導致了歲月荒廢。

從客觀的角度來說,不管是早前視覺中國的高價勒索,還是令人惶恐的某企業跨省抓捕,這些亂象帶來的惶恐,是我們整個社會存在的現實問題,普通人在大企業、大集團面前,顯得勢單力薄,至于如何解決,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因此,出于同理心,作為一個小個體,在真相并不清楚前,李應當獲得社會的關心與同情,也應該得到我們的幫助,他需要對等的力量支持,這并不為過。

此外,我們也看到,華為此次處理事件的回應內容,雖然說并沒有什么錯,我也支持華為的立場,但華為的表態顯然缺少了溫度,幾句“你有權上訴”的確令人寒心,雖然說避免輿論偏激、失控進行言論管理是可取的,但以高姿態進行封殺、高姿態進行回應,確實少了人情味,多少還是會令人感到傷心的。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態度:媒體要留點德,少吃一頓不會死

李和華為之間,到底誰對誰錯,這是要“皮球踢一踢”才能知道的。眼前讓人難以忍受的是,國內的一些媒體,尤其是自媒體吃人血饅頭、造謠言、帶氣氛的樣子太惡心了。

澎湃新聞很有趣,這家“大媒體”,在華為發布聲明之后,一頓劈頭蓋臉帶氣氛,不僅偷換概念、惡意解讀,還字字誅心,華為說“李有權通過法律起訴華為”,澎湃給的解讀是“你告去啊”,一個是在闡述,一個是在挑釁,澎湃這吃相,像極了BBC和CNN,也像極了咪蒙體大口喝人血的模樣。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澎湃新聞的“義憤填膺”。

澎湃的煽風點火其實還不算戾氣大的,那些搶占流量的自媒體,實在讓人咂舌。

這幾日下來,郎君在媒體圈中發現,在沒有確切資料的情況下,到處東拼西湊,弄來“真相”攻擊華為的,和之前在江歌劉鑫案、成都食品安全造謠案中大肆渲染社會焦慮、販賣社會仇恨、大搞道德綁架的,居然高度吻合,還有一些媒體號,前一天發文力挺華為,后一天發文開始喊華為去死,把華為捧上天的是他們,如今貶入地的也是他們,只要有流量,真不真相、客不客觀,都無所謂。

還有一些媒體人,我不知道他們的用意是什么,他們試圖在這起內部糾紛事件中,參入政治色彩,并引導著大眾攻擊華為。從多篇自媒體文章和微博公知的博文中可以看到,他們帶氣氛稱華為被美國打壓是“活該”,稱孟晚舟被加拿大逮捕“不值得同情”,帶動大眾用所謂的“網絡真相”,對著華為喊打喊殺,譴責華為用愛國綁架社會,支持美加對華的不正當行為,取笑支持華為的都是傻子。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這股妖風很可怕,很多情緒化的人也多半被帶著跑了,于是戾氣越來越重。

拋去用心不良一說,這里面很多人其實就是為了流量,因為這時候以“扶危濟貧”的姿態站出來吃人血饅頭,能撈好大一筆。對此,郎君想說的是,諸位留點德,少吃一頓不會死,更不要大搞“概念游戲”。

你們這種“概念游戲”,沒底線得就像當初跟著傲慢的瑞典人羞辱自己同胞一樣,又蠢又壞,毫無尊嚴,等回頭人家瑞典人謝謝你,特意播了一期辱華節目問候你們的支持。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態度:萬事皆有因果,事情沒那么簡單

前文中我已經說了,華為有其之過,但要滅整個華為的人,居心不良。眼前的這股輿論風暴,沒有那么單純。

這件事情很有趣,事情爆發的點,也太“趕巧”了:孟晚舟被美加兩國非法拘押一周年,美國政府大肆干涉香港問題,美國決議通過法案進一步制裁華為(禁止華為使用美元結算系統)。說白了就是,這個時間點正好是中國輿論應該替華為向美國開炮的時候,也是華為最艱難的時候,更是中美兩國輿論交鋒的關鍵時期。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我不喜說什么“陰謀論”,但說來也奇怪,你說巧不巧,特別的時間、特別的地點,緣分讓這一切撞到了一起。

更有趣的是,我最早看到這起事件,是在幾個親美公知體的自媒體頁面上,在曝光資料尚不足的情況下,這些賬號何來的大量資料,個別網頁平臺又為何一夜之間涌現大量內容?這都是要打一個問號的,因為這不符合正常的輿論發展規律。

此外,李洪元作為一個弱勢個體,是根本不可能發起這么大規模的輿論攻擊的,幕后必定是有推手的,這和早前的“江歌案”是一樣的,每一次道德輿論狂歡的背后,都有一只推手。而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李洪元自己也表示,其實自己本意沒有想把事情鬧大,不知道是誰,一夜之間就推出去了。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一夜之間,在隔著屏幕的“真相”面前,華為被人人喊打,此時的畫面,可以說是“親者痛仇者快”。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你品,你細細品。

態度:華為不是神仙,但也不會是魔鬼

在不良媒體的誘導之下,很多人喜歡上綱上線,把李洪元事件上升到“整個華為”的層面,對著華為大喊“滅絕口號”,這像極了法西斯,令人不寒而栗。

很多人在這個節骨眼上攻擊華為,把華為當成魔鬼,否定華為的貢獻,全盤黑化華為上下,把華為和民族、人民對立,渲染所謂的華為“道德綁架愛國論”,這都是非常偏激的。

在這群人中,大致可分為三類群體:

一類是自來黑,也就是早在事件發生之前就喜歡攻擊華為的,多以公知和恨國鍵盤俠為主,本次事件真好讓他們狂歡。

一類是專業黑,也就是境外敵對勢力和競爭對手的輿論水軍,他們拿錢做事,職業發帖。

一類是跟風黑,很多人被氣氛帶著跑,出于善良的同理心,對華為發起了批駁。

我們不能說所有批評華為的話語都是“黑”,很多其實也比較客觀,但魚龍混雜之下,難免輿論失控,烏煙瘴氣。面對這種問題,我們應該冷靜下來,穩定情緒,不可一哄而上,要區別看待問題,不能看到一根白頭發就把整個頭都燒了。就比如:孟晚舟事件是孟晚舟事件,李洪元事件是李洪元事件,不能因為李洪元事件去對美加兩國的行為拍手叫好。

“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

寫在最后:

平心靜氣,兼聽則明;留得真心,無問西東。

我支持李洪元拿法律的武器捍衛自己的權益,也支持華為在坎坷的道路上繼續砥礪前行。家里的內務事,關起來咱們自己吵,別被居心叵測的人帶了氣氛,甜了別人的狼心狗肺。

最后,希望我們的法律可以更好地保護弱勢群體,希望同胞都能客觀理性看待問題,切勿成了別人操持的“烏合之眾”,也希望華為能反思自身的不妥之處,以德服人。

【劉斯郎,有態度的95后獨立撰稿人,立足于海內外不同視角看問題的情懷作者。曾創下個人全年全網矩陣閱讀3億次的紀錄。代表作品《超級中國》系列文、《真實的中國與世界》系列文等。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郎言志”,授權察網發布?!?/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該死的華為”和“可憐的李洪元”???我們看到的真的是真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