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突破香港法治困局的思考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中國政府絕不容許任何外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更不容許任何外國勢力搞亂香港。我們真誠地希望大多數香港人能夠愛國愛港,分清是非,保持清醒,全力支持中央政府對特區的全面管治,全力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全力支持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修法、釋法,讓我們共同團結起來,突破香港法治困境,根除香港法治弊端,讓法治真正撐起香港的一片藍天。

【本文為作者佘富勤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關于突破香港法治困局的思考

香港號稱“法治社會。”然而在持續五個多月的暴亂中,暴徒們在“違法達義”的旗幟下,嚴重突破和平游行示威的底線,不斷上演著暴力沖擊特別行政區總部、暴力沖擊中央駐港聯絡辦、打砸新華社香港分社、占領機場毀損地鐵、制作燃燒彈襲擊警察、占領大學校園追逐圍毆內陸學生、燒傷打死無辜老人的暴力鬧劇,使香港陷入了恐怖混亂的狀態;警察拼命抓暴徒、法庭變著法子放暴徒的戲碼頻頻上演,法庭成為暴徒最后一道“保護墻”, 使香港陷入了空前的法治危機;隨著美國涉港法案的簽署通過,暴徒們如打了雞血一般蠢蠢欲動,妄圖卷土重來、繼續醞釀和舉行大規模聚集,甚至繼續實施打砸燒殺的暴行,使“法治香港”陷入了陷入了空前的法治困局。

如何突破香港的法治困局,徹底打敗這場由國外敵對勢力蓄謀已久策劃發動的亂港“顏色革命”,是擺在黨中央和全國各族人民乃至全世界海外華人面前一道不小的難題。雖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依法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雖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駐港部隊可以平息暴亂,然而,那只是實在沒有其他辦法、不到萬不得已才會拿出的最后“殺手锏”。

本人認為,目前最好的辦法,還是只有從《基本法》入手,用足用好《基本法》賦予全國人大和中央政府的各項權利,創造性地充分運用法制手段徹底突破香港法治困局,徹底改變“老虎吃天”的被動局面,更全面、更準確、更嚴格地貫徹“一國兩制”大政方針,特別是在堅守 “一國”底線上做足做好法治文章,才是解決香港長治久安的百年大計。

一、香港回歸前的法治狀況

香港是一個優良的深水港,曾被譽為世界三大天然海港之一。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后英國先后通過1842年《南京條約》、1860年簽訂《北京條約》、1898年英國逼迫清政府于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分別取得了香港、九龍半島所有權和新界99年租賃權,新界的租借,讓當時香港的面積擴大了十倍之多。

香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從1941年12月25日到1945年9月15日被日本占領,曾經過了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治時期”。日本戰敗后又恢復了英國的殖民統治,至到1997年6月30日才結束。

在英國對香港殖民統治期間,港督,各個政府部門高層全部都是英國人以及英人指派,香港人從來沒有權利去選擇的,香港從來沒有民主政權,英國人逐步建立的所謂的法治社會,只能是一個兼具殖民和普通法特色的法治社會。

(一)香港回歸前的法治水平并不高

英國開啟對香港的殖民統治以后,為了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將香港這個荒島開發為商埠,利用香港所具備的天然良港口的潛力,在這個小漁村開始發展遠東的海上貿易事業。英國人將本土的部分法律體系逐步引入香港,對香港使用相對文明的法律手段進行殖民統治,通過法律手段建構一個穩定的投資發展環境,不斷吸引與香港有天然淵源的廣東人來香港做生意、做勞工。

二戰后,香港的經濟和社會進入了快速發展的軌道,東西方文化在這里交匯,一度時期成為還被譽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但香港的法治水平并不高,在回歸前的1996年,世界銀行對香港法治方面進行“世界管治指標”綜合評分,香港世界排名不過也就是七十名左右,和現在大陸的排名差不多。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是英國對香港進行殖民統治,港英殖民地政府聽命于英國女王和國會,極少數人有極大的權力,行政局和立法局所提出的建議對港督不構成任何的法律制約;港英的立法會和法院系統也不是選舉產生,多數都是白人或親英人士,立法會和法院系統對港英政府基本上是合作或配合的態度,回歸前香港無獨立意義的司法,香港法治水平在回歸前,即使按照西方標準來說,也是不高的。

(二)香港回歸后在法治水平迅速提高

香港在1997年回歸祖國后,在“一國兩制”憲制安排下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法》的規定香港實行了類似“三權分立”的做法,香港在回歸后的法治水平能夠迅速提高和全面擢升,短短不過二十多年的時間,法治水平從全球七十名左右提高了五十多個排名,基本上達到亞洲最佳的程度,很多方面甚至比美國還要高。

香港法治成果無疑是得益于中央政府最大限度地不干涉,即使是在回歸后出現反國安立法、反國民教育、“占中”及最近的反修例等等爭議性亂局和暴亂事件,中央政府仍然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克制。

但是面對目前尚未完全平息的香港亂局,我們不能不反思造成如此亂局的法治根源,特別是香港的司法長期被外國國籍法官所控制,受西方影響的外籍法官的價值趨向和受英美控制的政治立場,無疑為香港今天的暴亂埋下了隱患,無疑助推了香港今天暴亂的不斷升級和死灰復燃。

二、香港目前法治存在的突破“一國底線”的六大法治困局

“一國兩制”在世界的政治制度和法律體制上可以說是個創舉,這一制度為香港的平穩過渡和維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從現在的香港暴亂中我們不難發現,“一國兩制”在香港回歸實行22年的實踐中,我們過分遷就香港人單方強調的“兩制”,大大忽略了“一國”底線的堅守,輕“一國”而重“兩制“的做法,實際上才是目前香港法治的最大問題,在香港的法治體系中明顯存在著無法堅守“一國底線”的六大法治困局

(一)面對香港淪為危害國家安全最大基地我們無法可依

70年前1949年10月14日,解放軍大兵壓境香港,真實目的是給英國政府施加壓力。毛主席很早就制定出了“維持現狀” “充分利用”的方針,給英國提出了三項條件:第一,香港不能成為反華國家、反華勢力和分裂勢力的“前線大本營”;第二,香港不許進行旨在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威、挑戰一個中國底線的活動;第三,中央所有駐港機構和人員必須得到高度尊重,在港的中國內地企業和國人必須受到高度保護。只要做到這三條,香港就可以維持現狀。以丘吉爾為首的英國政府不僅接受了這三個條件,而且也基本履行了這三個條件。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1967年香港民眾還高舉毛主席畫像,發起了一場持續達5個多月之久的“反英抗暴運動”,成為香港近代以來最重大的歷史事件之一,也使港英當局遭到自殖民統治香港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

但是在回歸22年之后,今天的香港卻成為以美國為首的反華勢力公然煽動、資助、培訓暴徒的一個反華國家和勢力的“橋頭堡”; 在回歸22年之后,今天的香港卻成為臺灣民進黨蔡英文出巨資資助配合美國搞亂香港,借機攻擊‘一國兩制’失敗,煽動臺灣民眾撈選票、以求連任的“黑窩點”; 在回歸22年之后,今天的香港卻成為數典忘祖甘當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走狗的黃之鋒、黎智英之流,上躥下跳,公開與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以及臺獨分子沆瀣一氣出賣國家利益、香港利益以換取個人的政治利益“大本營”。

最令每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痛心的是,對這些公開猖獗的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只要不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我們無法在《基本法》和三附件以及全國人大的三次釋法中,找出中央政府出手的法律依據。

最令每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痛心的的是,對這些公開猖獗的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原本是指望特區政府依據《基本法》二十三條自行立法來解決的,但歷屆港府都在示威抗議下未能實現,現在看來幾乎已無可能。由于把寶都押在了《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這一很難完成的工作上,造成了我們今天在香港的安全戰中處處被動的局面。

最令每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痛心的的是,對這些公開猖獗的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于2015年7月1日已經開始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第四十條第二款有明確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到底是否履行了維護國家安全責任這一法定義務,我們不得而知。另外需要思考的是,把如此艱巨的維護國家安全政治重任交給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特區,香港特區政府是否能夠盡心盡力承擔的起國家和十四億中國人民的重托。

(二)面對香港外籍法官助推“顏色革命”我們無可奈何

回歸后的香港一邊倒地全面接受了普通法制度,而且香港的司法界長期被英國籍貫的終身制大法官牢牢把控, 7位大法官中僅有2人為中國香港籍,其余均為外國國籍或雙重國籍。

這些外籍法官以英美法系的“自由心證”衡平為幌子,在大是大非上在為暴徒開脫罪責。香港愛國民眾掌摑“港獨”分子要坐牢要重罰,而“港獨”分子實施嚴重破壞行為,卻僅被罰社區勞動而已;港獨分子頭目黃之鋒雖被警察逮捕,但至今以保釋的名義逍遙法外,而且仍然還在上躥下跳。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八十八條的規定,這些外籍法官來源于當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薦,雖然由行政長官任命,但基本法只規定獨立委員會的推薦,沒有規定行政長官不予任命的權利,而且按照《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的規定,罷免這些外籍法官不僅需要繁瑣的司法程序,而且沒有所謂的“法定事由,”罷免這些法官絕非易事。

(三)面對香港“廢青”暴力驅趕內陸學生我們愛莫能助

香港回歸以后,中央政府不斷呼吁的 “去殖民化”教育,在特區政府沒有得到重視和落實,國民教育方案最終也被擱淺。學校被西方背景的人士或教會把持,源源不斷地培養著港獨分子;課本里只要出現中國正面形像,他們就高呼“洗腦”,只要有愛國主義字眼,他們就群起而攻之,連亂港頭目黃之鋒之流,都被教材列入“中華傳統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一位中央政府委派到香港港工作的人員,聽到自己在香港幼稚園上學的女兒回家說“北京真壞”后大吃一驚,反動教育真是做到了“從娃娃抓起”;西方勢力不斷以“自由”之名,對年輕人進行洗腦毒化,不斷地宣傳英國人在殖民時期就為香港帶來了民主、法治等各種優秀制度來美化殖民統治,鴉片戰爭在香港講解員的嘴里,不再是充滿暴力的侵略,反而是溫情脈脈的交流通商;反動媒體極盡謠言污蔑、挑撥離間之能事,不惜以“最大的惡意”抹黑中國。

在這樣的氛圍背景下,在港就讀的內陸學生,首當其沖成為“廢青”暴徒攻擊的對象,香港大學竟容不下內陸學生一張安靜的課桌。“廢青”暴徒們在著名的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內,燃起了熊熊火光,陣陣黑煙四起。黑衣暴徒們到處打砸,揚言要炸掉校園和放火燒山。大批內地學生因安全受到威脅,在各界好心人的“營救”下連夜逃往深圳,場景彷如戰時的敘利亞。

(四)面對特區政府消極對待“一國底線”我們無從下手

香港回歸后,原封不動繼承了原有的政治體制,香港政府和特首的權利非常低。特區政府在施政履職過程中,也缺少對“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概念主動理解和自覺維護的意識。

香港的立法機構被英美資本牢牢控制的輿論綁架,香港立法會的反對派效忠的對象是外國反華勢力。他們挑起香港人民對內地人民的反感,綁架眾多無辜的香港老百姓;他們三天兩頭跑到美國、英國、德國、加拿大等地“告洋狀”,出賣國家利益、香港利益以換取個人的政治利益。

特區政府成立后的第一任教育局長羅范焦芬上臺后,推行教育改革,將中學設的“中國歷史”和歷史兩門課以不符合效益為由合并為一科,自毀長城取消了獨立的中國歷史科,放任縱容 “去中國化”的 “港獨”教育在各級各類學校大行其道,導致今日回歸后成長起來的香港年輕人,自認為香港是世界的香港,而不是中國的香港;自認為自己是法治圣地,甚至刻意保持和中國的距離,切割和中國的關系。

回想回歸前的八十年代的香港人,他們冒著殺頭坐牢的危險去釣魚島開展“保釣運動”,他們情同手足、義無反顧地支援大陸的汶川地震。撫今思昔,捫心自問,這是誰的責任?難道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特區政府沒有責任嗎?

(五)面對拒絕與內地開展刑事司法協助我們無法出手

中國是單一主權國家,在“一國兩制”的國策下,香港特別行政區落實與內地的刑事司法協助,應當是國家主權的“一國底線”的應有之義。

香港與澳大利亞、法蘭西、美國、英國國、韓國、新西蘭、葡萄牙、瑞士、加拿大、菲律賓、愛爾蘭等十幾個外國政府直接簽署司法協議,而且與美國所簽訂的協議還有特別約定,對于涉及例如販毒、劫機及其它恐怖活動罪行,違反保護知識產權法律的罪行,以及涉及非法入境的罪行,不論被指稱構成罪行的作為或不作為在被要求方的法律規定下會否構成罪行,締約雙方都同意就有關罪行的調查、檢控和訴訟提供協助。

然而,至今香港回歸祖國已經有二十二年之久,香港特區與中國內地尚未有一套完整和具備法律基礎的區際刑事司法合作的協議。有關的工作一直只停留在個案性的刑事司法協助層面,由中國內地的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司法機關與香港特區的警務處、律政司、高等法院作單項展開,一般也只牽涉到文件送達、搜查、取證、錄取口供、充公犯罪得益、移交疑犯、遣返非法入境者和移交贓物等工作,而且也是由中國內地向香港特區單方面提供者居多。為有效打擊持續上升的跨區域有組織犯罪,香港事實上很有必要與內地建立刑事司法協助機制,但香港司法界拖延制訂與內地的刑事司法合作協議。

(六)面對各級學校、反動媒體毒害香港民眾我們無力還手

歷史是中國人的信仰。在香港被英國殖民九十九年時期,“中國歷史”尚是必修科,英國人也不基本不干預中國人如何講述自己的歷史。以鏘鏘的古典語文講述“中國歷史”,講來自史記、資治通鑒的歷代治亂興衰,在傳統史學的熏陶下,英國人治下的香港華人,真正融入了中國文化,當時的香港華人社會中民族情緒最濃烈的,對中國和身為中國人的認同感最高。在七八十年代,所有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都是親中的,而且在當時港英政府的打壓下,都強烈支持主權回歸中國。香港影視的霍元甲、陳真、黃飛鴻,民族情感強烈無比。

而回歸后的香港,一直沒有進行“去殖民地化”教育。700萬香港居民中,有40萬擁有英國護照,其語言、司法、文化、教育、生活都仍然保持著殖民統治時期的狀態,部分民眾對英國依然有著殖民地情結,視自己為香港人而非中國人。當敵對勢力組織煽動不滿情緒時,這部分人很容易在情緒上、思想上產生呼應,這正是香港容易被敵對勢力搞顏色革命的基礎。

今天的香港暴亂中,年齡最小的暴徒只有十二歲,一半左右都是學生,他們被學校和媒體洗腦,被西方敵對勢力和“港獨”勢力所左右,他們不惜上街實施暴力,甚至打出美國旗幟,這都是回歸后的教育失誤所造成的。

三、突破香港法治困局的思考和建議

(一)將體現“一國底線”的《安全法》適用到香港特區

1、建議根據形勢的變化發展,必要時由全國人大立即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解放軍開始維持秩序并強制推行二十三條立法,由國家安全部接管香港安全案件,重點抓捕暴亂的幕后搞手。

2、建議根據形勢的變化發展,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直接修改《基本法》有關條款。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本法的修改權屬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直接修改《基本法》,從根本上解決香港存在的安全問題、教育問題,從法律上明確,香港的國家安全問題由安全部駐港工作處負責,香港警方、駐港部隊協助,國家安全案件可以由內地司法部門依法起訴、審理。

3、建議根據形勢的變化發展,由全國人大全國人大進行釋法。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本法的解釋權屬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捎扇珖舜蟪N瘯Α痘痉ā愤M行釋法,把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適用到香港地區,以填補香港本地維護國家安全的法治短板。

(二)積極推進香港立法會完成《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

根據形勢的變化發展,如果形勢允許,還是由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督促香港特區政府,盡量在香港特區政府主導下,順利完成香港本地立法工作;如果香港本地立法過程中,出現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情況,導致特區遭遇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發布命令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直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三)創新、細化、強化中央政府在香港國防、外交事權

1、建議全國人大進行釋法,對列于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加?!痘痉ā返谑藯l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征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后,可對列于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于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范圍的法律。”為此建議全國人大進行釋法,對列于本法附件三增加:國家安全部因國防、外交和其他需要可全權負責香港的安全案件,在抓捕間諜和叛亂、叛國、暴亂分子時,可請求香港警方及駐港部隊協助,對于抓捕的罪犯,送最高檢察院指定的檢察院起訴,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法院審理,要用煽動叛亂及暴亂罪重判黃之鋒、羅冠聰之流。

2、建議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建立預備役部隊或在香港實行義務兵役制。每一個國家公民都有保衛祖國的權利和義務,香港人也不能例外。駐港部隊可以直接或由特區政府協助,招募香港當地適齡青年組成香港特別行政區預備役部隊,在預備役部隊中要特別注重政治學習和引領,以備在特殊情況下發揮當地人的特殊作用;也可考慮直接允許香港當地適齡青年到祖國各地從軍報國,給香港愛國青年一次從軍報國的機會,給香港無業青年一條出路,讓香港青年有機會融入祖國大家庭。

3、創新外交部駐香港公署制度設計和工作。依據《基本法》第十三條的規定,外交是中央政府事權。外交部駐香港公署代表中央在香港行使相應的職權。建議與時俱進地進行制度辦法創新,要借鑒內地2016年4月28日經表決通過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由外交部駐香港公署,做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開展活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的登記管理機關,全面清理、規范包括宗教團體、新聞媒體在內的外國非政府在港機構;對外國政府的外交機構,必要時也可考慮對插手香港最多、唯恐香港不亂的美國在港領館的人數規模進行縮減。美國在港領館人數多達1000人以上,我想這1000多人決不是來吃干飯的。

(四)全面落實特區政府首長、主要官員、終審法官任免權

1、建立起關于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任命、述職、罷免新的行政慣例。行政慣例其實是無形的法。建議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宣誓儀式,設在中央人民政府所在地北京舉行;建議參照內地干部管理辦法,定期要求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向中央政府述職;建議將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的罷免權落到實處,特別要注意教育局長的人選,要讓“不換思想就換人” 成為常態,真正樹立起中央政府的權威。

2、建議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直接修改法律或進行釋法,將香港終審法院法官任免權收歸中央政府?!痘痉ā返诎耸藯l“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的法官,根據當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薦,由行政長官任命。”建議讓第八十八規定的推薦法官的那個所謂的“獨立委員會”實實在在地僅僅擁有推薦,千萬不能讓那個所謂的“獨立委員會”以推薦之名,行任免之實。

(五)積極推進香港與內地刑事司法協助關系協議簽訂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也打破了中國法律的統一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不能在特區適用,因此產生的刑事管轄權沖突是必然的。為了有效打擊中國內地與香港之間的跨境犯罪,建議中央政府責令香港特區,限期落實與內地的刑事司法協助協議簽訂工作,堅持維護國家主權完整,真正體現和堅守“一國底線”。

(六)以落實國旗法、國歌法、國徽法為抓手實施國民教育

《國旗法》、《國歌法》、《國徽法》屬于《基本法》的附件,是依《基本法》在香港特區全面實施的法律。建議責令香港特區政府制定相應的具體的落實辦法。

落實《國旗法》、《國歌法》、《國徽法》,不僅僅是舉行儀式懸掛國旗、國徽和唱奏國歌,而是要對全港各級各類學校學生、全港公務人員乃至全港具有中國籍的居民,要進行愛國主義、去殖民化教育。要做為一項長期的基本國策堅持下去。有關愛國主義的國民教育制度要強制執行,對于不符合愛國主義要求的課本要停止使用,有賣國言行的教師要解聘。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中國政府絕不容許任何外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更不容許任何外國勢力搞亂香港。我們真誠地希望大多數香港人能夠愛國愛港,分清是非,保持清醒,全力支持中央政府對特區的全面管治,全力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全力支持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修法、釋法,讓我們共同團結起來,突破香港法治困境,根除香港法治弊端,讓法治真正撐起香港的一片藍天。

【佘富勤,大同市政協委員、廣靈縣政協常委、司法局干部?!?/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香港法治 港獨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1912/53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