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衛興華去世 生前因北京房價飆升感到憂慮

“人總要樸素一點,學風也要樸素一點?!毙l興華仍然有著樸素的信念,采訪中不時提到“國家”、“人民”這些詞匯?!拔覀冞@一代,更不用說老一代,首先考慮國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幸福?!毙l興華說,“現在有些經濟學家替富豪、外國資本說話,為人民幣服務,而不是替老百姓說話?!毙l興華說,經濟學家應該成為人民的經濟學家,在行動上更多考慮弱勢群體、人民和國家的利益。

經濟學家衛興華去世 生前因北京房價飆升感到憂慮

今晨,不愿被稱為泰斗的衛興華走了。

2019年12月6日1時52分,“人民教育家”、著名經濟學家和經濟學教育家、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衛興華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今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根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17日下午表決通過的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授予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的決定,授予衛興華、于漪(女)、高銘暄三人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當時,衛興華教授因病未能參加頒授儀式。

六十多年的學術生涯中,衛興華一次次為堅持、維護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發聲。此前衛興華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表示,馬克思主義研究者要敢于批評和爭論。

【“你看歷史上魯迅先生、馬恩敢于爭論,批評多少人。只有通過論戰才能使得錯誤的東西免于以訛傳訛,交鋒才能碰撞出真理的火花。馬克思主義揭示和追求的是真理,我就要用追求真理的精神去堅持馬克思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

在學界和媒體中,人們常稱他為“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研究泰斗”“經濟學理論研究大師”。對此,他不以為意,認為這是外面的朋友給他戴的高帽子,而且這頂帽子太大了。他一直認為,自己的知識結構還不完整。

“我常跟學生講,做學問,理論研究,要獨立思考,實事求是,追求真理。”對于當代青年學子,衛興華說,學生要不唯書、不唯上、不唯風、不唯眾,要敢于獨立思考、善于獨立思考、勇于獨立思考。

如今,衛老走了。但他的教育理念和研究成果,將繼續影響一代代的中國學子。

此前衛興華曾接受新京報專訪,以下為全文:

經濟學家衛興華去世 生前因北京房價飆升感到憂慮

最怕聽到“泰斗”的叫法

最近,林毅夫團隊的《吉林報告》引發爭議,衛興華為學術界久違的“爭鳴”而欣慰。“觀點的交鋒能夠碰撞出真理的火花,現在學術界高水平的不同意見爭論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實際上,“爭論”幾乎伴隨了衛興華整個學術生涯。學生時代給《人民日報》寫信指出文化部副部長夏衍文章的錯誤,甫畢業時挑戰于光遠等學術權威指出著作中的錯誤,最早對“效率優先、兼顧公平”說法提出質疑……這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研究者將“不唯書、不唯上、不唯風、不唯眾”作為學術準則。

白手起家研讀政治經濟學

六十多年的學術生涯中,衛興華一次次為堅持、維護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發聲。

“展開理論交鋒,與我所經歷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生活的歷史以及由此形成的志向和抱負特別是信仰相關。”衛興華曾在自述文章中寫道,馬克思把自己的經濟學稱作“勞動經濟學”,與“資本經濟學”相對立。“前者是為勞動人民解放和謀取利益的經濟學,后者是為資本主義服務和謀劃利益的經濟學。”

衛興華選擇和信仰前者。

1950年,中國人民大學在華北大學基礎上組建成立。就讀于華北大學的衛興華前往人民大學學習經濟學。當年8月,政治經濟學教研室成立,衛興華被選拔到政治經濟教研室成為研究生。按照組織分配,衛興華從此時開始接觸到馬克思主義經濟學。

但在此前,衛興華連“政治經濟學”這個詞都沒有聽說過。

“在政治經濟學領域,可以說是白手起家。但既然組織安排了,我就當成任務,要學好。”蘇聯專家一開始就要求閱讀《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和《資本論》這樣的原著,沒有任何基礎,衛興華學得很吃力。

衛興華想到了“笨鳥先飛”,用勤奮彌補知識結構的缺陷。“別人用一遍能看過來的,我用十遍,人家用十遍能看懂的,我用一百遍。”憑借著“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十能之己百之”的信念,衛興華在兩年研究生期間從未有過一次午睡,吃完午飯就趕緊繼續看書。

衛興華喜歡獨立思考,總是發現一些與流行的理論觀點不同的意見。

1956年,衛興華在《經濟研究》第一期上發表《關于資本主義地租理論中的一些問題》,指出包括于光遠、薛暮橋等經濟學界老前輩的經濟學著作中存在問題,對級差地租和絕對地租加總計算中的紕誤提出糾正意見。

在六十五年的學術生涯中,衛興華出版論著40余本、發表論文、文章1000多篇。他曾獲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第一屆論文獎、第二屆論文獎;2013年5月,獲得與諾貝爾經濟學獎相對應的世界馬克思經濟學獎;2015年,獲吳玉章人文社科終身成就獎。

拒絕“泰斗”,自認“知識結構不完整”

在學界和媒體中,他被稱之為“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研究泰斗”、“經濟學理論研究大師”,但衛興華對這些稱呼不以為意。

“我最怕聽到‘泰斗’這樣的叫法,這些是外面朋友給我戴的高帽子。我知道是對我的鼓勵,但是這帽子太大了。”這位學界“泰斗”眼光清醒而廣闊,多次直言國內并沒有世界級的經濟學泰斗和大師。“我們可以關起門來說你是泰斗、大師,但是沒有哪一個國內學者在國際上很有名、我們沒有像薩繆爾森這樣學者的著作被翻譯到世界各國,希望青年學生和教師中能夠出現真正的世界級的經濟學泰斗、經濟學大師。”

這位拒絕“泰斗”帽子的經濟學人,一直自認為“知識結構不完整”。

1937年,衛興華前往東冶鎮高級小學就讀,后因抗日戰爭爆發,學業被迫中斷,只得回家務農。

“因為日軍入侵,學業被迫中斷六年,我沒有接受過真正完整的教育。后來進入到華北大學,但主要是學習黨的政策和理論。”衛興華一直為耽誤的好時光而遺憾。

這些年,衛興華一直對外界保持著旺盛的好奇心,希望彌補知識的欠缺。“我現在每天看報紙,看到出來很多詞匯,大數據、3D打印、比特幣,但是大數據怎么運用、3D打印怎么打印出房子、比特幣怎么投資,我很想知道。”衛興華遺憾自己因年齡原因,無法探究層出不窮的新科技、新知識。

因房價飆升感到憂慮

按照慣例,外出講學、作報告,主辦方會給予一定的報酬。最初,上世紀80年代,衛興華堅持不要報酬,但周圍人都接受,衛興華也只能接受。“可有些學者胃口很大,沒有五千塊別開口,甚至有學者要價上萬,這話我聽著很刺耳。”衛興華厭惡學術被過分的商業炒作,得知有活動主辦方向經濟學院行政人員詢問衛興華的“出場費”時,衛興華告訴行政人員:“千萬別跟人家講錢,跟他們說‘衛老師從來不講這個,給不給都可以’。”

“人總要樸素一點,學風也要樸素一點。”衛興華仍然有著樸素的信念,采訪中不時提到“國家”、“人民”這些詞匯。“我們這一代,更不用說老一代,首先考慮國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幸福。”衛興華說,“現在有些經濟學家替富豪、外國資本說話,為人民幣服務,而不是替老百姓說話。”衛興華說,經濟學家應該成為人民的經濟學家,在行動上更多考慮弱勢群體、人民和國家的利益。

近年來,北京房價飆升,衛興華難免憂慮。“我們的房價太高,比美國都要貴。我很有意見,沒有調控好。”衛興華從報刊資料上了解到,有人住著上億元的房子,有的貪官有幾套、甚至幾十套房子,心里難免不平。

在報紙上,衛興華看到有明星收入過億,忍不住抱不平:“科學家辛苦一生才獲得上百萬元獎金,也有很多人現在吃不起飯。”

“兩極分化不符合社會主義的本質,當時我們投身革命時沒有想到這樣,當初是要解放大眾,改革開放是要讓勞動人民也富裕起來。”衛興華憂慮,貧富差距過大會引發各種社會矛盾,呼吁要正視這一問題,“讓富人可以更富,但也要讓窮人富起來”。

[對話]“交鋒才能碰撞出真理的火花”

新京報:你認為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研究者應該具備什么?

衛興華:馬克思主義研究者要敢于批評和爭論。你看歷史上魯迅先生、馬恩敢于爭論,批評多少人。只有通過論戰才能使得錯誤的東西免于以訛傳訛,交鋒才能碰撞出真理的火花。馬克思主義揭示和追求的是真理,我就要用追求真理的精神去堅持馬克思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

新京報:可以給當代的學子提出一些建議嗎?

衛興華:我常跟學生講,做學問,理論研究,要獨立思考,實事求是,追求真理。要不唯書、不唯上、不唯風、不唯眾,要敢于獨立思考、善于獨立思考、勇于獨立思考。

新京報記者 方怡君 侯潤芳

【察網摘自《新京報》2019年12月06日】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衛興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