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美國發動的全面、全方位、全領域戰爭,中國無所畏懼!

打贏中美戰爭,關鍵不在國外,而在國內,筑牢基礎,凝聚人心,堅定意志,下定決心,敢戰能勝,唯此才能讓敵人無任何可乘之機。有了國內的銅墻鐵壁,我相信任何外部勢力都無法打敗中國,都無法征服中華民族。

面對美國發動的全面、全方位、全領域戰爭,中國無所畏懼!

西方一直掌握著論語權,有新聞輿論話語權,也有思想理論話語權,美國學者提出的一系列概念不僅是一種理論,更是一種戰略,比如說“中美國”的概念,我們可以認為這個概念是一種忽悠,也可以認為是一種操作性很強的戰術,或者,就是一種具有某種謀略意味的戰略。

最近哈佛大學教授尼爾·弗格森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描述中國和美國經濟共生關系的新詞“中美國(Chimerica)”已經不能反映現實,而是出現了“新冷戰”。弗格森稱,目前中國對美國構成的挑戰具有舊冷戰時期美國的主要對手蘇聯不具備的特點,其中主要是經濟挑戰,蘇聯從來沒有像中國這樣顯示出強大的經濟活力和科技競爭力。他特別指出,中國的挑戰比冷戰中蘇聯的挑戰更大,因此與中國的新冷戰會更冷,時間更長。他還說,在冷戰中西方有“北約”遏制蘇聯的擴張野心,但在新冷戰中還沒有建立類似組織遏制中國。

這個鼓吹中美“新冷戰”的弗格森就是十二年前提出“中美國(Chimerica)”概念的學者,2007年3月,尼爾·弗格森發表文章:“不是兩個國家,而是一個:中美國(Chimerica)”從此,“中美國”就被某些人視為中美關系的常態,中國雖然并沒有接受“中美國”這個概念,但在一些中國人心里,中美關系似乎進入了蜜月期,出現了“中美夫妻論”的幻想。

其實在美國戰略家的意識里,所謂“中美國”并不是我們某些中國人所想的那樣親密友好,而是一種不對稱、不平等的關系,一是中國負責生產和存錢,美國負責消費和花錢,中國負責出口,美國負責進口,從更深層次說,則是美國負責享受,中國負責勞動,美國負責高端,中國負責中低端,美國是殖民者,中國是被殖民者,在這個不可分割的“中美國”共生關系中,美國處于支配和主導地位,中國處于從屬和被動地位。

中國一旦接受“中美國”的定位,中國就會被認為是一個跟美國一樣的發達國家,進入了發達國家行列,失去發展中國家地位,就會站在所有發展中國家的對立面,而且歐日等發達國家也會視中國為仇敵。因此,弗格森看起來是提出了一個概念,實質上是設計了一個陰謀,最終中國并沒有進入這些西方學者設計的圈套,而是繼續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存在。

雖然2007年提出的“中美國”概念并沒有成為現實,但中國依然陶醉了一番,2008年美國發生次貸危機時,美國提出全世界救美國的要求,在中國就出現了一種理論,即救美國就是救中國。這一論調很怪異,但很奇怪的是,這種理論最后竟然變成了我們的政策。

美國從2008年次貸危機中逃出生天之后,并沒有感激中國,而是立即提出了“重返亞太戰略”和“亞太再平衡”戰略,將美國的戰略重心轉向亞太地區,特別是轉向中國周邊,于是中國周邊開始不平靜起來,這就是農夫與蛇的故事,蛇一旦緩過勁來,會立即咬死農夫而不是感激農夫,美國并沒有回報中國以“救中國就是救美國”,而是毫不留情地視中國為美國的戰略敵人。

從奧巴馬到特朗普,雖然兩個人的執政風格迥異,但對待中國的指導思想殊途同歸,都實行的是遏制中國的政策。特朗普來得更直接,撕去了所有偽裝,直接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視中國為美國的戰略敵人,對中國全面開戰。從“中美國”到中美戰爭,從中美夫妻到中美較量,看似很突然,實則很正常。美國從來沒有將中國視為親人,只是我們陷入了單相思罷了?,F在中美之間不僅在進行貿易戰,更在進行全面的國家較量,說得更嚴重一點是國家戰爭。因為當前美國對中國是一種往死里整中國的架勢。

最近召開的北約70周年領導人峰會顯示出北約一如繼往的分裂,自從法國總統馬克龍提出“北約腦死亡”令特朗普惱怒之后,美國、法國、德國、土耳其的之間矛盾重重,幾乎無法調解,但這次峰會卻因為美國的要求而首次提到了中國:“我們認識到,中國日趨增加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既帶來機會又呈現挑戰,需要我們一起以同盟來解決。”美國是希望借北約力量遏制、圍剿、打擊中國,雖然美國的圖謀并沒有在北約各國形成共識,但美國和北約的戰略動向依然需要引起我們的高度警覺。

成立北約的目的是為了對付前蘇聯和以蘇聯為首的華約,自前蘇聯解體和華約解散之后,北約已經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但美國一直想利用北約控制歐洲,如果北約解體,美國在歐洲駐軍也就失去了合法性,因此美國一直在歐洲與俄羅斯之間制造緊張氣氛,利用烏克蘭問題使北約與俄羅斯形成戰略對峙,使歐洲感到生存危機,然而歐洲并不滿意美國通過北約控制歐洲,法國提出重建歐洲防務力量的想法得到了德國的響應,這不能不讓美國感到頭痛,因此美國必須在俄羅斯之外為北約尋找新的戰略敵人,美國的做法是將與北約距離近數千公里、 對北約國家毫無戰略威脅的中國拉出來,樹為北約的戰略敵人。

這里最值得警惕的是,美國正在尋找新的機會對中國實施遏制,這次美國不僅要親自動手,而且還要拉盟友一起對付中國,將中國定義為整個北約國家的共同敵人,讓整個北約共同對付中國,這才是美國的圖謀。

最近美國有些政客叫囂,如果中國不允許美國軍艦??肯愀?,那么就去??颗_灣,可以說這是公然的戰爭叫囂,中國曾表示,美國軍艦??颗_灣港口之日就是中國解放臺灣之時,現在美國想借中國制裁美艦??肯愀鄱{中國,按美國現在的做派,抓住一件事必會把文章做足,不做足絕不會罷休。

當前,美國對中國遏制、圍堵、攻擊和打壓的戰略態勢已成,提出“中美國(Chimerica)”概念的尼爾·弗格森也承認中美關系已經不再是“中美共同體”關系,他認為中美兩國現在的狀態是“新冷戰”,表明中美已經開戰,至少已經處于全面戰爭的邊緣。我不認為用“新冷戰”來定義當前的中美關系是準確的。

第一,當前中美戰爭狀態并不存在兩個完全對立的國家陣營,并不代表中國與整個西方之間的關系,僅只代表中美之間的關系。

第二,美國與西方其它國家之間也存在著激烈矛盾,中國與西方其它國家之間總體上還是以合作為主。

第三,中美之間并不存在兩個陣營或兩個國家集團之間的意識形態之爭,如果有意識形態之爭,那也只是中國與美國兩個國家之間的意識形態之爭。

第四,美國對中國的遏制、包圍和攻擊并沒有形成全球聯盟,無論在發展中國家還是在發達國家,中國都有大量的合作伙伴。

第五,美國在全球實力已經開始衰退,美國的自私和野蠻讓全世界感到厭惡,越來越多的國家不再相信美國,美國越來越孤立。

第六,中國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一帶一路”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歡迎,美國在全球策劃的顏色革命讓全世界更多國家認清美國的真實面目,美國已經從山巔之城跌落,中國大道之勢開始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肯定。

雖然我們不認為中美之間的狀態是“新冷戰”,但中美之間確實處于一種戰爭狀態,是中國和美國之間而不是中國與美國集團之間的戰爭?,F在美國對中國已經不再是一般的戰爭威脅,而是全面、全方位、全領域的戰爭行動,美國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對中國實施戰略遏制、打擊已經形成社會共識。貿易戰已經打到了關鍵時刻,科技戰美國已經對中國在全球有影響的高科技公司實施制裁,金融戰美國已經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政治上美國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為美國法律之后,美國眾院又通過了涉疆法案,在南海幾乎定期派軍艦到中國領海挑釁中國,中國周邊還有哪一個地方是平靜的?可以說,美國對中國雖然沒有宣戰,卻已經開始采用所有戰爭手段,我們幾乎找不到中美還有任何的合作空間。美國挑動北約應對中國“挑戰”,實質是美國對中國發起戰爭的最新動向。

面對美國的全面戰略遏制、圍堵和攻擊,中國該如何應對?

首先,中國一定要摒棄中美兩國仍處于和平狀態、以合作為主的中美關系定位,樹立戰爭思維,樹立與美國長期斗爭、以斗爭為主而不是以合作為主的思想,及早做好備戰備荒,在美國可能卡我們的脖子、可能對我們一劍封喉、可能勒索我們的方面做好戰爭、戰略、戰術準備。

第二,克服懼怕思想,要有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的氣魄,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不能被敵人的極限施壓嚇倒,斗爭的決心要大,意志要堅定,最關鍵的是要在必要時給敵人堅決還擊,讓對手感到心疼,感到后怕,絕不能該還手時猶猶豫豫,瞻前顧后,前怕狼后怕虎,打就要堅決地打。

第三,絕不與敵人搞綏靖主義,樹立絕不妥協、敢于勝利的思想,在貿易談判中要敢于說不,在金融戰中要敢于還擊,在香港、新疆、臺灣等問題上,要敢于說硬話、出硬手,說到做到,絕不放空炮,體現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堅強決心和堅定意志。

第四,統一思想,當前我們一定要用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統一全國人民的思想,只有統一思想,才能統一意志,才能進一步統一行動,沒有統一思想,全國人民將陷入一盤散沙,而且國內外的各種敵對勢力也會趁機搞亂我們的思想,制造顏色革命。

第五,為改革開放設置界限,改革要堅持公有制經濟為主體,開放要確保金融防線和意識形態防線堅固不倒,一旦因為改革開放而放棄了公有制,意識形態被敵人攻陷,出現了系統性金融風險,則說明改革開放出了重大戰略性問題,需要深刻反思并作重大調整。

第六,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我們應該從香港暴亂得到深刻教訓,我們應該如何依靠人民群眾,筑牢執政的階級基礎,永遠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對任何形式的顏色革命要予以堅決打擊。

打贏中美戰爭,關鍵不在國外,而在國內,筑牢基礎,凝聚人心,堅定意志,下定決心,敢戰能勝,唯此才能讓敵人無任何可乘之機。有了國內的銅墻鐵壁,我相信任何外部勢力都無法打敗中國,都無法征服中華民族。

放棄幻想,準備斗爭,應該是我們當前最緊迫的任務,幻想讓我們錯失備戰的良機,也會使我們失去斗爭的勇氣,放棄幻想就要準備作最壞的打算,要做好打破家里的壇壇罐罐與敵人決一死戰的準備,保持敢于戰斗、敢于犧牲、敢于勝利的強大意志,堅決與敵人戰斗到底,直到取得徹底勝利。

【李光滿,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李光滿冰點時評”,授權察網發布?!?/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面對美國發動的全面、全方位、全領域戰爭,中國無所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