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彈劾"特朗普總統像是一場美國的國內冷戰

如果罷免失敗,勝利就是特朗普的;在相反的情況下,現在的白宮主人想抓住職位,以發生政變作為理由,如同他的前戰略師史蒂夫·班農曾經向路透社謹慎地發出的警告那樣。特朗普本人確定民主黨的眾議員進行的調查就是一次政變。

西媒:

不是經歷世界的結束,而是經歷新自由主義的結束,這個理論維護自由貿易、將公共支出減少到最低限度,讓在傳統上由國家操縱的競爭變成由私人部門承受。在80年代奧古斯托·皮諾切特將軍的獨裁政權期間,將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米爾頓·弗里德曼創造、推動和監督的經濟改革引入智利。這兩人是芝加哥學派的經濟學家。新自由主義的政策由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和美國前總統里根推動。因為采納新自由主義的政策導致的社會失敗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遭受的現在的政治經濟危機的原因。這說的是結束一個在柏林墻倒塌和蘇聯解體時開始的一個階段的結束。

愛因斯坦確定瘋狂是“總是做同樣的事情,希望得到一種不同的結果”,這就是支持這種理論的人所發生的事情,他們采取同樣的方法,盡管從社會的來說他們從一開始就失敗了,同時他們希望任何事情都不發生。早在全面的中世紀圣人托馬斯·德阿基諾就說過:“你害怕只有一本書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你害怕只有一個配方的意識形態。

新自由主義時期的金融政策幫助從一無所有創造金錢,或者說發生了金融體系與生產體系之間的斷裂。因此,現在很多資金在循環,用這些錢可以購買十倍的世界產權;同時在精英們與其他的居民之間的交易存在一種巨大的差別。沒有任何人有能力提供或找到對這個問題的解決辦法。這并是意味著危機是有終點的,不意味著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將會消失,不意味著這個國家將會解體,也不意味著歐洲經濟共同體的末日到了。明顯的事情是已經觸到底部,西方發達國家現在的統治者們實施的政策已經不再向前,世界處在一個漫長和痛苦的危機時期的開始,看不到它的出路,因為資本主義作為經濟制度在表面上的存在它的目的是擴張它的發展范圍,已經到了它自己發展的局限。

連美國也不能擺脫這種不惡運,盡管在那里社會的問題被以精湛的方式掩蓋著,同時在幕后一切都在顫抖。關于民主黨的精英可以引用馬克龍(法國總統)的話和他使用的關于北大西洋公約比喻,“美國統治階級的一個階層生活在腦死亡中”,因為它的國會(眾議院)決定開始罷免特朗普總統的進程是對美國的民主黨人正在發生某種不正常情況的象征,因為任何人都會問彈劾有成功的可能嗎?在美國的歷史上類似的情況是如何結束的?

關于彈劾包括兩個方面,政治審判和罷免,美國的憲法是明確的:眾議院或者說國會的下院是唯一有職權宣布適當的政治審判的,提出指控;授予參議院或者說上院有裁決針對總統的指控專門的權利,規定為了判決成功需要在場的三分之二的成員通過;最后宣布總統將離開他的職位,或者說被罷免,因被指控和宣布叛變、受賄或其他的罪行與嚴重的過失。

在美國的歷史上曾經存在過罷免總統的意圖。1868年美國眾議院通過針對安德魯·約翰遜總統的11項罷免條款, 但在參議院沒有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數票,因此約翰遜被赦免,完成了他的總統任期;1974年開始彈劾理查德·尼克松總統,為了避免被指控他辭職了。1998年參議員沒有能夠譴責比爾·克林頓總統,他結束了自己的任期。

問題是民主黨人能夠罷免特朗普嗎?在眾議院的435個席位中民主黨人擁有235席,即使通過對特朗普的指控,在參議院最有可能的事情是民主黨失敗,在參議院100個席位中民主黨人只有47席。為了罷免特朗普,民主黨人需要67票,也就是說至少要有20名共和黨的參議員改變立場,直到現在這似乎是不可能的使命。因為如果唐納德·特朗普被罷免,共和黨將會失去在2020年的總統選舉中獲勝的所有可能性。在這種情況下,共和黨人應當盡一切可能阻止彈劾獲勝。

人們要問的是彈劾是怎樣發生的?一個可能的回答是特朗普本人被迫做出的,因為他本人認為,這場政治審判將肯定“導致在這場選舉中的勝利”。如何 實現這一點?對這個問題的回答社會澄清了一個現實的不安。特朗普知道拜登的候選人資格不取決于民意調查說些什么,一旦進入角斗場他將用烏克蘭的丑聞摧毀他,因為如同他自己說的,

【“作為美國的總統我有義務和絕對的權利結束腐敗,甚至是這意味著要求或建議其他的國家幫助我們。在所有的時間都會這樣做。這與反對拜登或一個政治運動的政策沒有任何關系”?!?/blockquote>

那么,為什么提前了?因為對拜登的勝利不是那么可靠,在彈劾落空的情況下,對任何民主黨的候選人的勝利是靠得住的。特朗普深信民主黨人可能打這張牌是他們估計候選人拜登開始放水,他知道民主黨的精英從來不支持一個有進步傾向的候選人,我們說的是伯尼·桑德斯或伊麗莎白·沃倫,因為他們逃避社會主義的思想超過逃避“圣水的魔鬼”。

盡管特朗普本人揭露民主黨人的花招似乎是謊言,稱“他們用魔術尋求破壞‘瘋子’桑德斯而支持更加傳統的人,但是不是支持并不非常出色的‘困倦的’喬·拜登”。人們記得桑德斯在2016年民主黨初選時被希拉里·克林頓打?。?ldquo;這里我們再次看伯尼,但是這一次表明當讓你厭倦的時候就不止是憤怒了”。因為在現在的競選運動中,某些民意調查說明拜登對特朗普有輕微優勢,與上次選舉克林頓夫人曾經領先過一樣。

事情就是這樣,由于沒有第二輪,因為民主黨人正在進行所有的博弈,在眾議院不著急通過和交到參議院,因為他們知道現在還不是有利的時機,等待收獲,當明年接近選舉的時候,因為選民的壓力,有可能讓20名參議員轉變立場,這是民主黨人為了罷免特朗普所需要的。

總之,如果罷免失敗,勝利就是特朗普的;在相反的情況下,現在的白宮主人想抓住職位,以發生政變作為理由,如同他的前戰略師史蒂夫·班農曾經向路透社謹慎地發出的警告那樣。特朗普本人確定民主黨的眾議員進行的調查就是一次政變。特朗普在他的推特文章中說,

【“如同我每天更多了解的那樣,我正在得出結論將發生的事情不是一次政治審判,而是一次向人民搶奪權力的政變:搶奪他們的選票,他們的自由,他們的第二修正案,他們的宗教,他們的軍隊,他們的邊界墻和上帝賦予他們作為美利堅合眾國的公民的權利”?!?/blockquote>

【作者:羅道夫·布埃諾?!董h球視野》摘譯自2019年12月5日西班牙《起義報》網頁。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彈劾 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