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不應忘記蔣介石的雨花臺大屠殺

蔣介石集團是一個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反人民政權,在本質上是廣大人民為敵的。在其執政的歲月里大搞白色恐怖,瘋狂地在雨花臺等地屠殺主張人民當家做主的共產黨人與革命群眾。在這種氛圍之下,絕大多數出生于窮苦人家的軍人不知為何而戰,平民也覺得“城頭變幻大王旗”與自己無關。這樣,自然也就缺乏抵抗意志,從而不可能贏得反侵略戰爭的勝利了。

【本文為作者鹿野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鹿野:不應忘記蔣介石的雨花臺大屠殺

在烈士公祭日前后,一些朋友在文章中談到了蔣介石當局指揮失當對南京大屠殺的責任。在此筆者不想多談,而想說另外一個不少人已經淡忘的問題,也就是除了日本人制造了南京大屠殺以外,蔣介石當局統治南京的時間之內,也幾乎每天都在南京雨花臺屠殺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累計數量估計也達20萬人之多。個人認為,這段歷史也是不應該遺忘的。

在過去的某個時期里,一些公知和公知化的學者在紀念南京大屠殺的時候總是有意無意地為蔣介石當局招魂。比如說,有人就表示,“蔣介石非常重視南京大屠殺,新中國成立之后卻長期只紀念在雨花臺被殺的20萬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沒有宣傳南京大屠殺”云云:

【關于南京大屠殺,早在1944年2月抗戰還沒勝利之際,中國就成立了敵人罪行調查委員會。1946年6月,成立了“南京大屠殺案敵人罪行調查委員會”,這是“南京大屠殺”提法最早的由來。由此可見,當時國民黨最高領導人蔣介石對南京大屠殺及其相關宣傳和調查工作十分重視。十分遺憾的是,在新中國建立后,南京大屠殺調查開始中斷。
目前中國人提起日本侵華罪行,言必稱南京大屠殺,似乎人人皆知。對于提到日本侵略之外事情,尤其是提到日本有優點的人,則義正辭嚴地斥道:“你知道南京大屠殺嗎?”
可以說,中國人直到1984年,在新中國成立35周年前后,才開始廣泛持續地宣傳了解南京大屠殺。
新中國成立初期,出于現實政治需要,1949年,南京雨花臺建烈士陵園,毛澤東題詞“死難烈士萬歲”,比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建設早30多年。當時南京主要紀念在雨花臺被蔣介石和國民黨反動派屠殺的20萬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因此很長時間里沒有宣傳南京大屠殺,以致無人知曉。
王同彪著,發現抗戰,青島出版社,2012.10,第235頁】

然而,這種說法是嚴重違背歷史事實的。新中國成立之后,從來沒有遺忘過南京大屠殺。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建國初期的歷史教學大綱和課本當中就有南京大屠殺的內容。比如說,1963年的中學歷史教學大綱當中,便把“日本侵略軍在南京的大屠殺”列為了一個獨立的知識點,相關內容如下:

【第一章 全國抗日戰爭的開始
1.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
“七七”蘆溝橋事變。中國軍隊的抵抗。中國共產黨發出號召抗戰的宣言。上海“八·一三”事變。
中國工農紅軍改稱八路軍開赴抗日前線。國民黨被迫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
2.國民黨戰場的大潰退
國民黨的片面抗戰路線。華北各省的相繼失陷。上海、南京的失陷。日本侵略軍在南京的大屠殺……
吳履平主編;課程教材研究所編;李隆庚卷編,20世紀中國中小學課程標準·教學大綱匯編 歷史卷,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第296頁】

當然,建國初期也并沒有遺忘蔣介石在雨花臺的大屠殺,雨花臺烈士陵園的建立就是最好的證據。準確地說,那個年代對南京的三十萬遇難同胞和雨花臺的20萬革命烈士的紀念是并重的。

可今天呢?日本侵略者的南京大屠殺的確還在課本當中,仍然是家喻戶曉,可多少年輕人還記得,蔣介石也在南京的雨花臺屠殺過20萬革命烈士呢?

在這里,就讓我們一起回憶一下雨花臺那些革命烈士可歌可泣的事跡吧。

比如說,著名青年領袖、共產黨人惲代英,面對蔣介石“只要你回心轉意,我仍然可以重用你”的誘惑,毅然決然地表示“你不要對我抱任何希望,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吧”,毫無畏懼地選擇了死亡:

鹿野:不應忘記蔣介石的雨花臺大屠殺

蔣介石評說,蔣介石評說古今人物,中國畫報出版社,2018.01,第73頁

再比如說,著名工人領袖、共產黨人鄧中夏,在身受了酷刑,口鼻滲血的最后一段日子里,仍然抓緊一切時間向難友們講解馬克思主義,鼓勵難友們一定要堅持斗爭:

【對鄧中夏失去耐心的敵人把他打得遍體鱗傷,頭上有許多紅色疤痕,有些頭發還被斑斑血跡粘成了血塊。
次日,鄧中夏受刑從昏死中蘇醒過來后,一個國民黨特務對他出言不遜,鄧中夏當即憤怒地對這個特務說:你知道嗎?你們過著狂吠的日子不會很久了。中國人民和英勇的紅軍會結束你們的一切罪行。
特務說:你的態度這樣強硬,難道想死,不想出去了嗎?
鄧中夏一聲冷笑后,堅定地跟他說:我沒有進來前倒是想到有天會進來,進來后卻沒有想過要出去。你們可以把我殺死,但是你絞殺不了如火如茶的中國革命。
黔驢技窮的敵人實在沒有辦法撬開鄧中夏的嘴,只好把他送回了11號牢房關押起來。
鄧中夏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便抓緊一切時間向難友們講解馬克思主義;講的時候,嘴角和鼻子旁邊的傷口時常會滲出血來。
他鼓勵難友們一定要堅持斗爭。他說,共產黨人被捕之后要堅強,不能失去氣節。一個人能為最大多數民眾的利益而死,雖死猶榮,比泰山還重。人只有一生一死,要生得有意義,死得有價值。
在“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中華民族解放萬歲!”的口號聲后,一聲槍響劃破雨花臺黎明前的夜空,鄧中夏為革命獻出了年僅三十九歲的生命。一?;鸱N在晨曦到來之前劃出一道美麗的弧。
龔正,雨花英烈系列紀實文學 雨花忠魂 流火 鄧中夏烈士傳,江蘇文藝出版社,2016.06,第192頁】

還有,女共產黨人黃勵,在被押送往的刑場的路上,仍然對押解她的士兵做最后的革命宣傳,讓押送的憲兵震動不已:

【盡管死到臨頭了,黃勵仍不忘自己的義務,始終對押解她的士兵做最后的革命宣傳。
黃勵在車上說:“我們共產黨人一心愛國,為了收復東北失地,反對投降政策,國民黨反動派就要殺我們,但中國的革命者是殺不完的……你們雖然端國民黨的飯碗、握國民黨的槍,可你們也是窮苦人,大家起來斗爭吧!中國一定會建成一個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不被小敵欺負的富強國家的。”
黃勵說著,忍不住唱起了《國際歌》:“這是最后的斗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押送的憲兵沒有制止黃勵唱《國際歌》,他們的內心顯然已被眼前這位堅強不屈的女共產黨感染了。如果說人生最寶貴的就是生命,那么他們已經在看守所看慣了共產黨人視共產主義事業比自己的生命還寶貴,更在雨花臺見識了共產黨人為了自己的信仰而慷慨赴死,他們真是一群吃了秤砣鐵了心的共產主義戰士,他們的勇敢無畏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極限,他們的行為實在令人感動又令人害怕。
雪靜,雨花忠魂 紅骨 黃勵烈士傳,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7.07,第174頁】

這,只不過是二十萬犧牲在雨花臺革命烈士當中的幾個,還有劉少奇的第一位夫人何寶珍、黨的一大代表陳潭秋的妻子徐全直、毛澤東介紹入黨的毛福軒、曾任新四軍秘書長的朱克靖、八路軍359旅政治部副主任劉亞生……每一個人都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事跡。

在南京大屠殺當中,雖然也有少數軍人和市民在面對屠殺時進行了零星的抵抗,但是總體來看大多數人仿佛沉默的羔羊,無數國民黨軍隊向兵力遠比自己少的日軍繳械,還有部分市民準備歡迎日軍,甚至連日本侵略者也感到不可思議:

【唐生智撤退令一下,帶來一個重要后果,就是使軍隊喪失斗志,沒有了與日軍拼命的勇氣,有的甚至不戰而降,向兵力遠比自己少的日軍繳械。相關內容在日軍官兵的日記和書信等材料中比比皆是。日軍第十六師團長中島今朝吾在其12月13日日記里記載:“但由于是以1000人、5000人、10000人計的群體,連武裝都不能及時解除。不過他們已完全喪失了斗志,只是一群群地走來,他們現在對我軍是安全的。雖然安全,但一旦發生騷亂,將難以處理。”“我們還沒有發動攻擊,敵軍已無心戀戰,過來投降。我們未費一槍一彈便解除了幾千人的武裝。傍晚把俘虜押往南京的一個兵營,不料竟有一萬多人。”……還有些難民及中國軍人明知道日軍將要殺害他們了,卻還是坐以待斃,并無拼死一搏的勇氣,這使得旁觀的日人也感到不可思議。日本軍人井手純二對此回憶到:“他們象一群被趕進屠宰場的羔羊,順從地被驅趕著,對此我感到不可思議,或許是由于饑餓而無力抵抗,這是我的想象,而至今這仍是一個難解的謎。”……在南京迅速淪陷、日軍開始入城的時候,還有單純善良的市民竟然“出現了松了一口氣的感覺,如果日本人舉止文明的話,他們走出來準備歡迎他們”,這種想法直到大屠殺開始才轉變過來。
張連紅,孫宅巍主編,南京大屠殺研究歷史與言說 上,江蘇人民出版社,2014.10,第336頁】

這種狀況的責任當然不能歸咎于普通市民與士兵。其出現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不可忽視的一點是,蔣介石集團是一個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反人民政權,在本質上是廣大人民為敵的。在其執政的歲月里大搞白色恐怖,瘋狂地在雨花臺等地屠殺主張人民當家做主的共產黨人與革命群眾。在這種氛圍之下,絕大多數出生于窮苦人家的軍人不知為何而戰,平民也覺得“城頭變幻大王旗”與自己無關。這樣,自然也就缺乏抵抗意志,從而不可能贏得反侵略戰爭的勝利了。

相反,當時毛主席領導的廣大中國共產黨人則接過了雨花臺革命烈士的遺志,堅定不移地為勞苦大眾而戰,廣大人民群眾也奮勇的參軍支前。在這種“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的氛圍之下,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先是從日本侵略者的手里解放了1億人口,然后又把蔣介石趕到了臺灣,最后在面對比日本更加強大的美國時,根本就沒有給它打過鴨綠江的機會,反而將其從鴨綠江畔趕回了三八線。這讓全世界都感到,中國已經站了起來,像南京大屠殺那種侵略者在中國土地上肆意橫行的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因此,我們今天的確應該紀念南京大屠殺遇難的同胞,因為那代表了一段中國在蔣介石集團統治之下的恥辱歲月。但是,我們更不應該遺忘雨花臺等地被屠殺的革命烈士,因為正是這些烈士的鮮血讓我們擺脫了那一段恥辱的歲月,建立了一個嶄新的中國。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1912/53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