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孫小果案有九個問題值得進一步思考

政法隊伍是國家的柱石,是人民生命財產之安全保證,我們一定要把這支隊伍鍛造成政治可靠、思想端正、作風過硬、能力超強的政法隊伍,堅決打擊黑惡勢力,端掉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讓我們的政法隊伍真正成為人民公安、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為人民生活、為社會發展營造一個祥和、安寧的環境,還老百姓一個風清氣正的社會環境、政治環境、生活環境。

對孫小果案有九個問題值得進一步思考

震驚全國的孫小果案終于結案,但這一案件在人們心里留下的刺痛仍會久久難愈。

我們先看看這個讓整個云南政法系統變黑的孫小果到底有多兇惡,以下引用材料來自彭水周的文章《對孫小果一案的透析與冷思考》。

【“1994年10月16日,當時身為警校學生的孫小果伙同社會無業青年在昆明環城南路強行將兩名女孩拉上車,駛至呈貢縣境內呈貢至宜良6公里處將其輪奸。”
“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尚在服刑期間的孫小果在昆明茶苑樓賓館908號房,強奸了16歲未成年少女宋某;6月1日,在該賓館906房間不顧女孩張某某反抗,當眾將其強奸;6月5日,在同一房間,又強奸了一名波姓女學生;6月17日晚,在昆明興紹飯店301房間,孫小果欲強奸幼女張某被拒后,指使其馬仔對張某進行毒打威脅,并對其強行非法留置不準回家。”
“同年11月7日晚,孫小果為迫使17歲少女張某某說出其表妹和男友下落,糾集6名馬仔將其和其女性朋友楊某某強行擄至夜總會KTV包房內,對其進行毒打、侮辱,并用牙簽刺其乳房,用煙頭烙其手臂,還逼迫其用牙齒咬住大理石茶幾并用肘猛擊其頭部。次日凌晨,孫小果等人又將張某某、楊某某挾持至昆明市豪勝娛樂城啤酒屋2樓,在公共場所對二人進行毒打,再次逼張某某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幾邊緣,用手肘擊打其頭部;凌晨4時許,孫小果等人將張、楊二人帶至昆明飯店大門口,再次輪番對張進行拳打腳踢,直致其昏迷。期間,孫小果馬仔還解開褲子,將尿液沖在已被歐致重傷的張某某的臉上。”
“翻開自1994年至今20多年來孫小果案審理案卷,其過程的云遮霧罩,案情的撲朔迷離堪稱一部傳奇,云南政法系統在孫小果一案審理、判決上的翻云覆雨、出爾反爾令人嘆為觀止。”
“1994年10月28日,孫小果被收審,1995年4月4日被批準逮捕,1995年6月被取保候審,同年12月20日,昆明市盤龍區人民法院判處孫小果有期徒刑2年(這里須注意的是,孫小果被批準逮捕后,并未被收監執行,且取保候審并未發現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續,只是辦案警官在盤龍區看守所看到一張1997年3月27日辦的保外就醫手續)。”
“1997年7月,服刑期間的孫小果因參與社會上一起案件,被接案派出所民警發現其竟是一個本應在監獄里服刑的罪犯,而這名罪犯僅在1997年8個月時間內,至少參與了強奸、故意傷害、強制猥褻侮辱婦女、尋釁滋事等8起犯罪案件。”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孫小果犯強奸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制侮辱婦女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加上原來強奸罪所判余刑2年4個月又12天,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審判決后,孫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然而,戲劇性的大幕再次拉開,1998年,孫小果一審被判處死刑后,二審維持原判,但死刑未被核準,改為死緩。孫小果在服刑期間,此案又啟動再審程序,再審后對原量刑做了大幅度調整,最終孫小果被改判為有期徒刑20年。”
“從1997年11月孫小果被刑事拘留至2010年4月出獄,孫小果實際服刑約13年。而實際上,孫小果服刑期間,卻多半以“李林宸”這個化名金蟬脫殼,像普通公民一樣在獄外自由活動。”】

12月15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等七家法院分別對19名涉孫小果案公職人員和重要關系人職務犯罪案公開宣判。孫小果繼父李橋忠被判有期徒刑十九年,孫小果母親孫鶴予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云南省司法廳、省高法、省監獄管理局、省公安廳等單位、部門的17名涉案人分別被判二年到二十年不等刑期。

11月8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孫小果等13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犯罪一案宣判,判處孫小果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妨害作證罪、行賄罪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12月14日,中紀委對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黨組書記、院長趙仕杰嚴重違紀問題作出黨紀政紀處理,趙仕杰利用擔任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的職權,在孫小果案申訴再審過程中,違背事實和法律規定,徇私舞弊,授意和要求審判人員枉法裁判,致使孫小果由死緩被改判有期徒刑二十年,造成惡劣影響和嚴重后果。決定給予趙仕杰留黨察看一年處分,按二級巡視員確定其退休待遇。另有五名正廳級干部給予黨紀處分。

致此這一由中央督導組督辦的案件的司法審判、黨紀政紀處理基本完結,但孫小果案必將在政法史上留下一個抹之不去的污點,足以引起我們深刻反思。現在我們需要對這起案件進行以下九個方面的思考。

第一,這起案件牽涉云南省整個政法系統,省高法、省司法廳、省高檢、省公安、省監獄管理局、省市區政府的一些部門都牽涉案中,孫小果母親和繼父并不是高級干部,卻將一個省與此案有關的政法干部都拉下了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到底是孫小果及父母能量大還是我們的政治思想和政法體制出了問題?

第二,孫小果第一次犯案被判三年,卻被立即保釋,根本沒有坐牢,第二次被判死刑,最后從死刑改判無期,又從無期改成有期,然后是一次次違規減刑,在獄中僅十二年就刑滿出獄,即使服刑期間也能夠公然以化名在獄外活動,出獄后又繼續作惡。這個過程僅僅是某個政法干部或某個部門出了問題嗎?顯然不是,而是政法內部的監管出了問題。中國的政法體制不可謂不完備,法律體系不可謂不完全善,在孫小果案中卻行同虛設,在每一個點上都出了問題,說明了什么?

第三,孫小果出獄后,又開賭場,又組織黑社會團伙,繼續行兇作惡,期間無人管無部門管,直到中央開始打黑行動和中央督導組督導,如果不是中央打黑行動,如果不是中紀委直接督查督辦,如果不是引起社會強烈反應,孫小果這個惡人是否就能一直暢行無阻,壞事做盡?在這期間,我們政法系統在干什么?在充當孫小果的保護傘,真的是細思極恐。

第四,孫小果1998年已經被判死刑,后因各種違法違規操作,改為有期徒刑,按說又犯了新罪的孫小果應該繼續判死刑,然而2019年11月的這次判刑為什么不判死刑而改判有期徒刑25年?這是否是對20年前那次判死刑的否定?或者是對20年前那次判刑后各種違規操作的肯定?

第五,對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院長趙仕杰嚴重違紀的處理僅只是留黨察看一年,還要按二級巡視員確定退休待遇,可他的問題是“在孫小果案申訴再審過程中,違背事實和法律規定,徇私舞弊,授意和要求審判人員枉法裁判,致使孫小果由死緩被改判有期徒刑二十年,造成惡劣影響和嚴重后果”,這樣的人還要留在黨內,還要給予什么二級巡視員退休待遇,這讓群眾心里能服嗎?

第六,1997年12月9日,《云南法制報》刊發報道《可憐天下父母心——孫小果父母訪談錄》,文中,孫父孫母對自己兒子所犯的罪行表示了震驚、憤慨和譴責,幾乎在是大力宣傳其母親的正面形象,這種宣傳為此后孫小果母親四處活動、為孫小果減刑提供了依據,我們想問的是,這是誰在控制媒體?我們的媒體到底是在為誰服務?

第七,孫小果案中當事人能夠調動云南政法系統和政府部門幾乎所有需要的資源,那么我們必然要問,云南省這些年除了孫小果案,還有沒有其它還沒有浮出水面的類似案件?或者說,云南僅僅只有這一個驚天大案嗎?除了一個孫小果,還有沒有其他什么小果,云南黑社會到底嚴重到什么程度?黑社會的保護傘到底有多大?

第八,僅僅只有云南有孫小果案嗎?中國其他地方有沒有孫小果案?很可能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為什么到了2013年以后,云南黑社會和黑社會保護傘還如此嚴重?中國其它地方是否也同樣嚴重?

第九,中國政法問題不是隊伍不健全的問題,不是法律不完善的問題,而是政法隊伍的思想出了大問題,政治覺悟出了大問題,職業道德出了大問題,對政法隊伍的監管出了大問題,是政法本身出了大問題,不是小問題。

我認為需要在全國政法系統進行一次思想整風運動,整思想,整作風,整紀律,整隊伍,加強政治審查,堅決把政治不合格、思想不合格、作風不合格、紀律不合格的人清理出政法隊伍,真正讓政法隊伍為黨的事業服務,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事業服務。

政法隊伍是國家的柱石,是人民生命財產之安全保證,我們一定要把這支隊伍鍛造成政治可靠、思想端正、作風過硬、能力超強的政法隊伍,堅決打擊黑惡勢力,端掉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讓我們的政法隊伍真正成為人民公安、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為人民生活、為社會發展營造一個祥和、安寧的環境,還老百姓一個風清氣正的社會環境、政治環境、生活環境。

【李光滿,察網專欄作家。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李光滿冰點時評”,授權察網發布。原標題《孫小果案九問:政法系統需要一次思想整風運動!》】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孫小果案九問:政法系統需要一次思想整風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