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王忠新:必須強力遏制中國律師的“訟棍化”

加強中國的法制建設,需切實保障律師執業權利,這已成國家高層到具體執法部門的共識,但也要高度警惕律師的挑訟、高額收費、顛倒黑白、惡意損害委托人利益的“訟棍化”,對違法犯科的“訟棍”,更要立法制裁打擊,社會發展呼喚大律師!

【本文為作者遼寧王忠新向察網的投稿】

遼寧王忠新:必須強力遏制中國律師的“訟棍化”

在“反中亂港”的“修例風波”中,暴徒屢屢被法院公然縱容無罪釋放,其中,“訟棍”顛倒黑白、信口雌黃的縱容犯罪,起了很惡劣的作用。而在“反中亂港”中“訟棍”們淋漓盡致地表演,更應引起高度警惕的是,這種律師的“訟棍化”的病毒,在“與國際接軌”的過程中,已傳染到中國內地律師隊伍建設,必須強力遏制,否則,為害無窮!

一、新中國律師隊伍建設的風風雨雨

1912年9月16日,北洋政府在中國歷史上頒布實施了第一個關于律師制度和律師業的單行法規——《律師暫行章程》,它標志著中國律師制度的正式建立。

新中國建立后,根據《共同綱領》第17條規定,廢除了國民黨的《六法全書》和舊法統,中央人民政府司法部于1950年還專發了關于取締黑律師及訟棍事件的通報,明令取締了國民黨的舊律師制度,讓舊中國已成社會公害的“訟棍”絕跡。

新中國建立后,開始探索建立新的律師制度。從1955年開始,逐步建立起我國的律師隊伍。到1957年6月,全國共建立19個律師協會,800多個法律顧問處,有專職律師2500多人,兼職律師300多人。1959年司法部被撤銷,律師制度也隨之夭折,“文革”期間律師制度實際被取消。

改革開放之后,我國加強了律師制度的法律化建設,新中國第一部律師法典——《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律師數量至2018年底達42.3萬多人;律師事務所發展到3萬多家。全國律師每年辦理各類法律事務1000多萬件,年均承辦法律援助案件50多萬件,提供公益法律服務230多萬件次,為70多萬家黨政機關、人民團體和企事業單位擔任法律顧問。

遼寧王忠新:必須強力遏制中國律師的“訟棍化”

二、“訟棍化”的六種丑行惡德

盡管幾十年來中國的律師隊伍建設取得重大發展,但受“西化”思潮的強力影響,照抄照搬西方司法體系和原則,包括“訟棍治國”,已成“接軌”時尚;因國家未承擔司法運作全部經濟成本,司法運作過程運動員與裁判員間存在太多經濟利益;加之在不當的社會宣傳下,有錢能使鬼推磨,已成很多律師信奉的根本原則。因此,當今中國司法建設的律師“訟棍化”,已是不爭事實,且危害甚遠。

早在2005年8月25日,時任顧秀蓮就全國人大常委會檢查律師法實施情況所作報告指出:

【“有的律師不遵守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或接受委托后不盡職責,不向委托人提供約定的法律服務;或在訴訟活動中與辦案人員進行不正當交往,直接或者誘導當事人向辦案人員行賄;或不合理收費,為了多收代理費而故意激化雙方當事人矛盾,鼓動當事人打官司或無理上訪。有的律師不依法辦案,甚至發生了違法犯罪等嚴重問題。這些少數人的行為嚴重損害了律師隊伍整體形象。”】

現在律師“訟棍化”,已形成六種惡行:

一是挖空心思教罪犯脫罪。一些根本不需要什么法律知識,普通百姓用良心都能看明白的案件,“訟棍”卻不僅教人鉆法律空子,甚至教人毀尸滅跡、死無對證、死不認賬,甚至顛倒黑白、誣陷好人、制造冤屈,簡直喪盡天良。

二是千方百計勾結公檢法。這是中國大陸“訟棍”必需的手段,至于暗地向審判官行賄,更是訟棍祖傳秘術。這樣加劇和催化司法腐敗的“訟棍”行賄,已成一種司空見慣。

吉林省高院原院長張文顯曾尖銳指出:

【“當前比較突出的問題是律師和法官的勾結。”】

三是煽動輿論,傳播謠言。甚至勾結黑社會,蓄意制造群眾集訪圍堵公檢法部門,對審判施加壓力,也成“訟棍”混淆是非的“法寶”,還是影響司法公斷的一種專業化、產業化、集團化手段。

遼寧王忠新:必須強力遏制中國律師的“訟棍化”

四是為有錢人服務的目的越來越明確。“訟棍”當有錢人的走狗,成有錢人作惡的幫兇,也造成有錢人越來越膽大妄為。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就放言:只要錢給夠,死刑犯都能撈出來。而且,不僅這樣說,還真能這樣做。“衙門口八字開,有理沒錢別進來”,還真非虛言!既使百姓砸鍋賣鐵的雇得起律師,也是“贏得貓兒賣了牛”,因“牛”被訴棍和貪官污吏合伙吃了。

五是嚴重破壞社會的公平正義。“訟棍”將有些案子黑白顛倒,雖然能贏了法律,可失去的是社會正氣和人心向善,讓司法成為助推社會風氣敗壞的催化劑,加劇社會矛盾的演變。

六是“訟棍”集團內外勾結。“訟棍”的國內外組織勢力強大,“訟棍”“犯禁”一旦受到打擊,立馬能煽動起國內外的“訟棍”集團,氣勢洶洶地站腳助威,那陣勢絕對是烏云壓城城欲摧!

如此這般,司法體系已出現種種有悖于社會主義國家性質,有悖于大多數人民群眾利益的不良趨勢。“訟棍”如此破壞法律體系,這無疑和設立律師宗旨背道而馳!

三、中國司法建設必須警惕律師“訟棍化”

1.何為“訟棍”?訟棍,指舊社會唆使別人打官司自己從中取利的人;英語指卑鄙、吹毛求疵,為通過不合法,不道德手段,追求個人金錢和權力的律師。其慣用的“師爺筆法”:“操兩可之說,設無窮之詞”。老師爺對小師爺傳授訴訟經驗:想叫原告勝,就說他如不真吃了虧,是不會來打官司的;要想叫被告勝,便說原告率先狀訴,可見健訟。如長幼相訟,責年長者曰,為何欺侮弱者,則幼者勝;責年幼者曰,若不敬長老,則長者勝。“訟獄禍害實在不小,巧筆尖刻惡業最大。”

2.打擊“訟棍”千年不止。就是在古代,對“訟棍”也一直堅持打擊。“若讓訟師上下其手,勢必太阿倒持,后患無窮。”為打擊訟師,《唐律疏議》專設兩條罪名:

【“諸為人作辭牒,加增其狀,不如所告者,笞五十。若加增罪重,減誣告一等。”】

《大明律》以“發邊衛充軍”,嚴打訟師。清代《大清律例》,首次在法典中點名訟師,“教唆詞訟”一條,規定得不厭其詳。

3.律師掉進錢眼必成訟棍。1912年當律師引進中國,連它的頒布者民國總統袁世凱都分不清,這個舶來的律師和中國傳統的訟師有何區別。然而在“上海律師甚多敗類”的情勢下,卻出現了史良、吳凱聲、施洋、潘震亞等極具個人的傳奇色彩和離奇案件渾然一體的大律師,顯現了律師群體在中國法律殿堂有別于訟師的根本。而他們之所以如此,不在于別的,就在于依據法條為真理和正義而辯護,不為金錢所驅使。更重要的是,他們或是為無產階級利益奔走呼號的共產黨人,或是忠于中國人民的優秀分子。他們對律師職責的精彩表現,使舶來中國的律師和中國傳統訟師有了重要區別。

現在隨著律師制度不斷完善,中國的律師隊伍不斷壯大,2019年執業律師已逼近50萬,咋沒出現一個著名大律師?為民請命護法的大律師為何少見?而中國律師隊伍建設出現的“訟棍化”現象,根本原因就是某些律師掉進錢眼,律師隊伍中的無能“宵小”的丑聞不斷見諸報端,哪個不是為了金錢?而掉進錢眼的律師,必是訟棍無疑!

遼寧王忠新:必須強力遏制中國律師的“訟棍化”

當然,司法建設離不開精通法律的律師,可法律的本質是維護公平正義。舉凡大律師,必為民維護公平正義,絕非是巧言令色的“訟棍”!如,清代四大訟師之一的諸福寶,看到土豪活活踢死村夫,只拿十兩紋銀償命。路見不平,代擬狀詞:夫身有紋銀十兩,已可踢死一人,若家有黃金萬鎰,便將盡屠杭城?訟詞擲地有聲,土豪認罪伏法。

所以,加強中國的法制建設,需切實保障律師執業權利,這已成國家高層到具體執法部門的共識,但也要高度警惕律師的挑訟、高額收費、顛倒黑白、惡意損害委托人利益的“訟棍化”,對違法犯科的“訟棍”,更要立法制裁打擊,社會發展呼喚大律師!

(文中配圖,選自網絡,特此鳴謝。)

遼寧王忠新,察網專欄作家。發布時有刪節】

 

附:
小資料——“訟棍誦經,閻王起立。”
  

晉陵人,善于刀筆訴訟,一直替別人書寫訴訟狀。有一天病死,到了冥府后,閻王追究他生前的罪惡,他仗恃辯才,不肯承認,閻王命令鬼卒帶所有被他害死的人,來到殿上對質。閻王說:‘這些人都被你的訟詞牽連致死,你還有何話說?’他眼看無法抵賴,遂高聲念誦金剛經,閻王見他誦經,趕緊恭敬起立。他更加不停地念誦,閻王被迫暫時放他還陽。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律師 法律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1912/53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