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美國不能再像以前那樣輕松的收割全世界,而導致內部危機遲遲無法解決,基于這樣的現實,美國對華有上中下三策:上策,發動金融海嘯,徹底將中國打垮;中策,繼續跟中國斗而不破,利用中國的市場和各種資源,吊著這口氣;下策,外部吸血不暢,活不下去了,發動戰爭,拼死一搏。目前美國實行的是中策,如果它能順利從外部吸血,暫時緩解危機,他一定會蠢蠢欲動。有人問,既然美國需要與中國合作,以緩解經濟危機,那他肯定不希望中國經濟太差,這個時候他還會發動金融海嘯嗎?回答是肯定的。如果把中國徹底搞垮,那就是天量財富?;叵氘斈晏K聯垮了,美國資本集團發到什么程度?美帝就是景陽崗的老虎,總是要吃人的。主席說過,要么被老虎吃掉,要么把老虎打死,兩者必居其一。

題記:

2020年全球最大的不確定,是美國大選、美債危機以及美內部矛盾不可調和的三重疊加。

中國要準備第二次長征!第一次長征沒有解決的問題,要通過第二次甚至第三次長征去解決,這或許是中華文明的命運!

在今天存量博弈的殘酷世界,叢林法則越來越明顯,面對這樣一個黑暗森林和無處不在的敵人,如果低估對手的邪惡黑暗而缺乏警覺,將把自己置于巨大的危險之中。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2019年即將過去,我很懷念它!

鑒往知來,展望2020,必先回顧2019。

多年后回望2019,這注定是中國人精神成長史上的關鍵一年,也是中華民族爬坡過坎進程中的關鍵年份。

每一場關乎國運的斗爭,必將帶來一代人的集體成長和民族凝聚力的爆棚,這是斐君2019年最深刻的感受。這一年,國民集體審美得以重塑,“偽英雄時代”落幕,資本大佬和公知們不再受到追捧;這一年,越來越多人重新發現毛澤東,在朋友圈傳播毛澤東的金句,很多人對主席思想及精神遺產,是發自內心的認同。

從國家層面來看,也意識到了民氣可用,隨著民間與國家的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在70周年國之大典莊嚴儀式的烘托下,在外部極限壓力和復雜的斗爭環境之下,國魂黨魂軍魂實現了回歸。

與此同時,在曠日持久的香港暴亂和最近的華為被黑事件中,西方的偽善以及骨子里的亡我之心不死,得以充分暴露,越來越多中國人丟掉了幻想,不再盲目認同西方。

斐君認為,以上三點,是2019年中國和中國人的最大收獲。

在歲末展望2020年,無疑又將是不平凡的一年。各種斗爭還將持續,可能會更為激烈。如果要對明年做一個前瞻性的思考,首先還是要分析美國,尤其是美國內部力量和趨勢的變化,畢竟美國是對全球影響最大的、對中國影響最大的外部因素,可以說美國怎么樣,世界便怎么樣,中國便怎么樣。

近期罵美國的太多了,情緒淹沒了理智,我們不妨清醒的梳理一下美國內部的變化以及演變趨勢。

斐君認為,因為美國內部的暗流涌動,2020年全球最大的不確定,就是美國大選、美債危機、以及美國內部矛盾不可調和的三重疊加,其掀起的漣漪或者海嘯將很快波及全世界,包括你我普通人的生活、生存。

可以說,美國掀起的究竟是漣漪還是海嘯,很大程度上也取決于我們的對美政策。話休絮煩,我們來理一理這個脈絡。

一、2020年最大的不確定性

最近的中美協議,討論的比較多。其實,中美博弈是長期性斗爭,一兩個事件決定不了最后的勝負,我們要有這樣的定力。我們也應該有底氣,美國已經焦頭爛額,即便通過這次協議暫時得以緩解,也阻止不了其繼續衰落的大勢。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如前文所述,2020年全球最大的不確定,是美國大選、美債危機以及美內部矛盾不可調和的三重疊加。

在這樣的內部大環境下,美國的政治氣氛正變得不可調和,共和黨和民主黨都將一條道走到黑。美國政治以及美國社會,都因大選發生史無前例的大撕裂、大對壘。等待美國的可能是一次史上最激烈、最殘酷的大選——民意嚴重撕裂,兩大陣營水火不容地對立。

近期,美國著名政治學者羅伯特·卡普蘭就憂慮的表示,美國國內政治斗爭,逐漸走向極端黨爭,不再“適可而止”了!美國政治制度正在逐漸失去其一直標榜的“彈性”和“糾錯能力”!

當前美國內部政治的種種亂象,從本質上來說,是因為金融、石油、軍工資本集團因無法大規模“全球割羊毛”而不得不轉向內部爭權奪利,以致矛盾公開化、斗爭表面化,在全世界面前上演了這么一出“狗咬狗”的好戲。

美國的死穴,在于被壟斷資本集團,尤其是金融資本綁架,成為其收割全世界的工具。

近20年來,金融資本一家獨大,對美國的控制能力已經凌駕于軍工資本和能源資本之上。金融資本給美國經濟社會帶來兩大惡果,一是美國經濟已經空心化、虛擬化到達一個臨界點,二是貧富懸殊、階層固化已經空前嚴重,造成美國社會日益撕裂。

但選舉制度決定了美國政客必須深度綁定這些資本集團,這就決定了美國一方面很難再工業化、很難“再偉大”起來,很難推進緩和貧富懸殊的政策,這些資本集團極其貪婪又極其短視,不肯讓出一點利益,來緩和美國日益擴大的兩級分化,這也是美國好不了的根本原因。

其實,美國到底爆不爆發經濟危機,很大程度上也取決于中國。如果我們跟他繼續合作,美國的危機還會往后拖。如果我們堅決抵抗,危機就會早些到來。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美國在崩潰之前,一定是徹底的瘋狂。千萬不要低估他這個瘋狂,那是絕望的發瘋,會異常兇狠。

最近有人就開玩笑說:“日本這個小弟突然發現美國這個大哥有點神經病啦!”為什么會神經病,就是因為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樣輕松的收割全世界,而導致內部危機遲遲無法解決,所以陷入這樣的歇斯底里!

基于這樣的現實,美國對華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發動金融海嘯,徹底將中國打垮;

中策,繼續跟中國斗而不破,利用中國的市場和各種資源,吊著這口氣;

下策,外部吸血不暢,活不下去了,發動戰爭,拼死一搏。

目前美國實行的是中策,如果它能順利從外部吸血,暫時緩解危機,他一定會蠢蠢欲動。

有人問,既然美國需要與中國合作,以緩解經濟危機,那他肯定不希望中國經濟太差,這個時候他還會發動金融海嘯嗎?

回答是肯定的。如果把中國徹底搞垮,那就是天量財富?;叵氘斈晏K聯垮了,美國資本集團發到什么程度?美帝就是景陽崗的老虎,總是要吃人的。主席說過,要么被老虎吃掉,要么把老虎打死,兩者必居其一。

二、即將到來的金融戰沙盤推演

最新的經濟工作會議和此前的政治局會議,都提到一個共同的表述,“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個人感覺兩次會議最關鍵的一個概念,就是”系統性金融風險”。雖然次次都講,但這次不同,美國近期動用金融核彈的叫囂,讓危機感更加真切和急迫。

對于中國來說,預防系統性金融風險,仍然任重道遠,絕不是一件輕松的任務。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最近有個消息,值得持續跟蹤,就是央行即將啟動數字貨幣。這是上次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后,我們放的一個大招。這說明我們玩區塊鏈,早有準備,不是臨陣磨槍。啟動數字貨幣,有兩大目標:一是國際貨幣發行權。二是國際貿易定價權。

目前中國的電子支付技術已經全球領先,同時歐洲各大金融中心都紛紛成立了人民幣離岸市場,這個時候,數字化的人民幣作為國家貨幣推出,將大大促進人民幣的國際化水平。

不久前扎克伯格想推出自己的數字貨幣,但是遭到了美聯儲和美國國會的反對。此時扎克伯格剩下的唯一的法寶,就是“中國威脅”??梢怨烙嫷氖?,我們的數字貨幣推出后,又將在西方引起一陣“恐慌”和叫囂。

其實,金融戰的決戰,早就圍繞華為提前開打了。美國金融霸權有兩大武器,一個是美元貨幣,一個是結算體系(SWIFT)。美國叫囂將華為清除出SWIFT系統,如果在未來成為現實,意味著華為海外業務尤其是對西方的銷售將受重創。再看深遠一點,如果對華為得逞,那些一帶一路上中字頭的國企開路先鋒,都會成為獵物。

來而不往非禮也,中國必然會針鋒相對。

網友一介書生認為,前段時間高層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作用不僅在于打破美國的金融霸權,也體現在政治層面。首先,能夠封堵境外反華勢力滲透中國的資金主渠道。其次,能夠挖出境外反華勢力精心設計的暗網體系。第三,實施反偵察手段亦可揪出第五縱隊。

而且,整個2019年,中國都在馬不停蹄的外交遠征,最大成果就是打造了一個超越美帝的國際關系平臺,這為中國的區塊鏈+創造了良好的政治和經濟環境!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區塊鏈+”到底加什么?針對美國的SWIFT,以及基于自身優勢,中國應該加速推進“區塊鏈+供應鏈金融”、“+全球貿易物流”“+全球征信系統”,如進展順利,SWIFT將受到重創。

打金融戰,除了進攻,也要搞好防守,尤其是謹慎金融開放。

金融開放如果處理不慎,美國那些武裝到牙齒的“金融陸戰隊”可以長驅直入,踏入中國本土。只要中國全面打開經濟金融大門,只要美國控股的金融機構完成中國資本市場(股市、債市和期市)的布局,美國就可以利用其硬實力、軟實力和巧實力,策劃經濟和政治事件,完成對中國銀行儲蓄和外匯儲備的大搬運。任何經濟體都無法避免周期性波動,正如有白天就有黑夜一樣。美國金融機構對中國存量財富的洗劫將出現在中國經濟波動之時。華爾街金融大鱷生來具備潛伏等待的耐心。

打金融戰,還需要一支能征善戰、作風優良、忠于黨和國家、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金融人才隊伍。這個意義是怎么強調都不為過的。金融團隊,其實也是一支部隊。正如中國人民解放軍一樣,金融團隊也是一支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

一句話,只要我們守住金融底線,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美國根本贏不了我們。美國想什么制造業回流,實體經濟想打敗中國,已經沒有任何可能。隨著它的進一步衰落,經濟虛擬化不可遏制,它的科技高地優勢也會垮下來。中國最后一定贏!

三、經濟發展模式可能的改弦更張

中美協議達成第二天,《求是》雜志發表了一篇文章《推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這個時間點發表這樣一篇文章,很是意味深長。

文章開宗明義的指出,“當前我國區域經濟出現一些新情況新問題,要研究在國內外發展環境變化中,現有政策哪些要堅持、哪些應調整。要面向第二個百年目標,作些戰略性考慮。”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是的,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在紛繁復雜的斗爭環境下,必須“作些戰略性考慮”。斐君從這句話里讀出的信息,是未來內部統一市場的建設將加速推進,以應對外部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性。

平心而論,在外部極限施壓下,我們是有后顧之憂的,就是中國經濟受內外各種因素影響,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風險。簡而言之,中國經濟的最大短板在于內需乏力而導致對外部市場的依賴。外部最大的市場在哪里,目前來看,仍然是美國,盡管美國經濟也是一塌糊涂。

正是因為美國經濟有巨大風險,所以我們必須開拓其它市場尤其是國內市場,以免到時候受到巨大拖累。

一個海陸國土面積超過一千萬平方公里、全國人口高達十四億、擁有世界第一大市場的當代中國,無論按照哪種經濟學原理,都是不可能內需乏力的,也無需過于依賴外部市場。但事實就是如此。

近幾十年來,內外資本合力打造了一個依托于美元體系的外向型經濟體。特別是2001年入世之后,我們幾乎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與全球化接軌上,而忽視了國內經濟一體化進程,以致于至今,統一國內市場問題至今仍困難重重,地方保護主義成為外資壟斷我國市場最有力的工具,諸如此類,嚴重阻礙了內需的培育和擴大。

隨著美國重返亞太、推行全面遏制中國的戰略,中國的外向型發展模式開始遭遇嚴重挑戰。從根本上應對挑戰,需要進行一場深刻的經濟大轉型。國家實際上已經在未雨綢繆!

其一是內部統一大市場建設的提速。

這幾年,為什么京津冀、長江經濟帶、長三角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紛紛上升為國家戰略,且每一個戰略在官媒表述中,都是高層“親自部署、親自謀劃”的,可見戰略意義之深遠。

以重大區域戰略為引領,聯動東西南北,如果這盤棋能下活,內部統一大市場的紅利和規模效應將不斷釋放,為中國經濟提供巨大戰略回旋空間,并真正啟動高質量的內需。屆時,中國經濟的出口依賴癥將大大緩解,回到內需主導型的正確道路上來!到那時,中國經濟才算真正站起來了!中國將不再仰人鼻息!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其二是“以資本為中心”到“以人民為中心”的偉大轉變。

一言以蔽之,外向型經濟發展模式,鎖定的是美元和外國資本,內需主導型發展模式,依靠的是人民、國有資本和民族資本。

如果以人民為中心,把增加國內中低階層勞動者收入、拓展國內市場空間、壯大國內資本、節制海外資本作為政策導向,一切經濟社會問題都將迎刃而解,中國經濟將迎來一片新天地。中國將更有底氣,無后顧之憂,面對外部強壓時,將獲得巨大的心理優勢。

其三,華為的集體所有制模式,及這種模式帶來的超強戰斗力和意志力,昭示了一個值得中國企業效仿的發展方向、變革方向。

華為其實創制了一種民營企業的所有制模式,即股份制結構下的集體經濟。這種集體所有制模式是最遭資本記恨的。內外各路資本家都聯手,恨不得趕緊把他弄死。這也是各種黑暗勢力拼命攻擊華為的核心原因,害怕程度其實遠遠超過了5G技術。

往更深層次看,各路敵對勢力絞殺華為的根本原因,絕不僅僅是因為5G,也不僅僅是其集體所有制模式,而是華為和任正非身上的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在華為的成功實踐,這種成功給國人帶來的自信,主席思想的回歸,戰斗精神和意志力的喚醒,這些才是西方、買辦、各路資本敵視華為的根本原因。

四、新時代的長征到底指的是什么?

平心而論,今天的局面,比主席當年面對的要復雜得多!

今天最大的困難和復雜,在于敵我界限不是那么分明,一方面是各種滲透和“五縱”,一些資本集團跟美國深度利益捆綁,明里暗里掣肘對外戰略,還有一些“天真可愛”的發自內心對美國和西方有好感的國人,這些人絕不在少數,看看網絡上針鋒相對的斗爭,特別是近期圍繞華為事件的輿論戰就知道了。

前者是利益,后者是認知。對于前一種要堅決斗爭,對于后一種要加強教育,爭取過來。

對于前者,還需要警惕的是,各國國內的資本集團正與西方壟斷資本集團進行深度聯合,與之相對應的是各國中下層的原子化和無組織。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馬克思當年高呼,“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但今天,率先聯合起來的卻是全世界的資本家。他們正在建立屬于自己的金字塔頂尖王國。他們建立了影子般的金融邦國,超越于所有的民族國家。他們藐視一切,密謀著,竊笑著,在密室中觥籌交錯,又噴云吐霧,像霧霾一樣,籠罩在地球的上空。

所以,當年主席掀起的全世界被壓迫民族運動和西方國家的民權運動,是他們永遠的夢魘!從這個意義上來看,主席是打擊這個集團最狠的政治領袖,他的貢獻屬于全人類!這也是直至今日,盡管主席已離去多年,他們仍然不斷抹黑他老人家的根本原因。

今天,這些聯合起來的資本集團,視中國為最大的敵人。他們為何如此敵視中國呢?因為中國與西方大國在經濟發展與實力上的此長彼消,大大超出他們的預期,他們收割全世界、奴役全世界不再那么容易了。前段時間金融大鱷索羅斯那段刷屏的話,“為什么我們如此執著于打敗中國”,就是他們現在的心態。

分析內外局勢,斐君最深刻的感受是,雙方的較量在升級,決戰的腳步越來越近,真正的攤牌決戰為時不遠了。這也是為什么一再強調要進行偉大斗爭、弘揚斗爭精神的原因。

中國真的要準備第二次長征!第一次長征沒有解決的問題,要通過第二次甚至第三次長征去解決,這或許是中華文明的命運,一場決定命運的偉大斗爭,或許才剛剛開始。

千條萬條,中國成功的關鍵取決于黨建、群眾路線和反腐,尤其取決于清理五縱能清理到什么程度。

五、《三體》、毛澤東與中國的未來

斐君多次說過,在存量博弈的殘酷世界,未來極有可能陷入準戰爭狀態,在這樣的狀態下,各國都需要強人,即偉大的統帥。哪個國家民族先產生偉大的戰略家統帥,哪個民族將贏得先機。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說到這里,斐君想提一下科幻小說《三體》?!度w》是偉大的政治寓言,劉慈欣是劃時代的作家。個人最喜歡《三體》第二部《黑暗森林》,寫的是人類如何面對外星文明的侵略,降維一下,就是中華文明和外來帝國主義文明的對峙。

書中的人類守護者(領袖)羅輯是我最欽佩的人物,他有跟敵人同歸于盡的決絕堅忍。他當人類守護者的時候,外星三體人拿我們是沒有辦法的。

他對三體人采用的手段是同歸于盡的威脅。他為自己挖好墓地,將手槍頂到自己的心臟,然后向三體人傳遞信息:只要他的心臟停止跳動,手腕上的生命檢測儀就會通過一系列傳感器引爆部署在太陽軌道上的三千六百一十四枚核彈,這將會向整個宇宙暴露三體星球和太陽地球在銀河系的位置坐標,結果將導致三體世界和人類世界的共同毀滅。面對這種魚死網破的威脅,三體人退縮了。

網友風鈴表示,當他讀到羅輯用這種幾乎無法想象的謀略,打敗三體人并贏得恐怖平衡那段,激動的都發抖!在未來激烈的國際斗爭中,中國想生存下來并贏得這場較量,必須要有羅輯那樣的制勝思維,那樣的堅忍決絕。

小說還提到,整個宇宙就是一個黑暗森林,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幽靈般潛行于林間,輕輕撥開擋路的樹枝,竭力不讓腳步發出一點兒聲音,連呼吸都必須小心翼翼:他必須小心,因為林中到處都有與他一樣的潛行獵人。在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獄。

雖然薩特說的“他人即地獄”本質上是西方個人主義的極化表述,是資本主義邏輯演進的必然結論,但不可否認,如果低估對手的邪惡黑暗而缺乏警覺,將把自己置于巨大的危險之中。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在今天存量博弈的殘酷世界,這種叢林法則越來越明顯,面對這樣一個黑暗森林和無處不在的敵人,今天的中國尤其需要羅輯身上的“血性”,或者叫“復仇本能”,不惜同歸于盡!

羅輯身上根深蒂固的“復仇本能”令對手膽寒。缺乏復仇本能的民族,尤其是大民族,不配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理由很簡單:如果作惡不受懲罰,敵人就會越來越兇惡,直至奪去你所有的生存空間。

小說提出了一個深刻的洞察:“沒有人性,后果很糟;沒有獸性,一切全完。”這并非有意抹黑人性或為獸性平反,作者只是以一種平靜、冷酷的心態來重新審視人性的內涵。

學者桑本謙認為,盡管獸性一直受到譴責,但它卻是人類在漫長進化過程中應對各種災難和風險的經驗總結,歷經百萬年甚至億萬年的時間檢驗,最終沉淀在人類基因之中并代代相傳。雖然殘忍、貪婪、吝嗇都被貼上了不道德的標簽,但若沒有這些品性,就無法想象人類能夠僥幸度過許多極度饑饉或動蕩不安的歲月。

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

中華文明綿延數千年至今,有頑強、隱忍和堅韌的良好品性,如果說有軟肋,那就是我們過于熱愛和平、以善心揣測他人他國,品性過于良正慷慨。面對今日的世界,我們需要血性和羅輯身上的決絕堅忍,唯有如此才能強勢生存!

華夏文明綿延數千年,厚積薄發,杰出人物一定會層出不窮,尤其是服膺主席、認同主席的一代代杰出人物不斷涌現。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只要杰出人物綿延不絕,就永遠無敵。更重要的是,新一代英雄和民族精英,將會在未來的偉大斗爭中不斷涌現!

謹以此文獻給正在爬坡過坎、歷經崢嶸的中華民族!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斐君思享匯”,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深度長文:西方暗戰不止,中國絕地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