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妖魔化”的中國

西方社會對中國的“高墻”,一個是政客和媒體壘起來的,一個是西方民眾自我心中壘起來的,這取決于他們的社會文化環境的綜合影響。這就好比狗就是狗,豬就是豬,你沒辦法讓狗和豬變成人,但你能用你的智慧和實力,讓豬和狗受到“人類文明的感化”,這樣狗才不會吃完屎亂吠,豬才不會裹著屎尿就睡。所以,面對西方的“妖魔化”,我們既不能坐視不管,也不能失了人類的儀態。我們要做的就是,樹立屬于我們自己的自信,讓自己強大,讓民族強大,讓國家強大。中國,必須強大。

英美媒體都是如何妖魔化中國的?西方人對中國人的誤解有多深?自稱自由包容的他們,為什么容不下和平崛起的中國?

因為一些特殊原因,這個世界不同地區的人們所獲取的信息是“不對稱”的,這無關于有無“網墻”的問題,而在于社會媒體和整體社會文化氛圍的“價值觀取向”。

我們很多國人或多或少地都認為國外的網絡更開放、媒體更公正自由,包括筆者也曾如此認為。但隨著年歲的增長,以及在西方國家的生活中看到的“真實世界”帶來的沖擊,讓筆者和不少身邊的友人都驚奇地發現:看似高度自由的西方,墻壘得比中國高多了。

這就好比前不久中國推出的關于新疆的反恐紀錄片被西方集體“屏蔽”的情況一樣:《反恐前沿》和《幕后黑手》這兩部片子作為對西方政客、媒體長期以來在新疆問題上不斷抹黑的強有力回應,不僅僅被BBC、CNN等西方主流媒體集體屏蔽,相關內容還被Youtube、臉書、推特等號稱“高度自由”的西方媒體平臺瘋狂刪除。

被“妖魔化”的中國

▲被西方媒體集體屏蔽的中國反恐紀錄片。

在西方媒體和政客的聯手操作下,關于中國新疆社會發展問題的真相,被悄無聲息地請到了“西方的高墻外”,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那些造謠的虛假內容,攻擊中國的罪惡言論,卻在西方“政治正確”的高墻內,傳遍千家萬戶。

事實上,被妖魔化的中國之所以能一夜之間傳遍千家萬戶,根源還是在于普通西方民眾對世界、對中國的認知是偏頗的、短淺的,固化的。

2017年的相關調查報告顯示,在歐美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根本不愿意踏入中國:

被“妖魔化”的中國

同一時期的調查報告還顯示,在西方超過50%的民眾不愿意和中國人交朋友,僅有8.5%的人對中國人表現出了善意,西方社會對中國和中國人的固化印象的影響非常深:

被“妖魔化”的中國

而因為老百姓思維固化,所以即便他們的政客和媒體“妖魔化”中國的手段拙劣得漏洞百出,也能引起資本主義高墻內愚民的一片狂歡:水深火熱的中國,有待我們去拯救。

被“妖魔化”的中國

1:被妖魔化的中國之“低等丑陋”

中國和中國人被西方妖魔化的現象,并非出現在近幾十年。事實上,早在一兩百年前的清朝時期,“罪惡的中國”和“丑陋的中國人”就已經傳遍西方的大街小巷,而他們也是以此為輿論依托,一次次展開對中國的侵略。

也是在這一個時期,“中國”和“中國人”開始逐漸成為西方社會中的“低等”代名詞,與之相應的是“黃禍論”肆意橫行:黃皮膚的中國人是地球的瘟疫,是人類文明進步的絆腳石。

而在這種社會文化氛圍下,西方各國的《排華法案》也就順理成章地面世了,像英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西方白人國家,都相繼頒布排華律法。

在這一點上,美國顯得最為活躍,早在1881年的3月6日,美國加州就以“排華”為由全域放假,用于鼓動民眾參與大規模的反華游行。在這股妖風下,1882年的美國,早早便通過了泯滅人性的《排華法案》。

被“妖魔化”的中國

▲美國1882年頒布的《排華法案》,該法案也引領西方,開啟了長達一百多年的排華史。

一百多年后的20世紀,《排華法案》在西方“帝國主義”的社會中,早已不是什么稀罕物,與之相匹配的,是隨著影視產業的興起,他們丑化、攻擊中國的手段,更深入了。

最典型的便是曾經在西方家喻戶曉的“傅滿洲博士”,在18世紀的“黃禍論”的基礎上,西方影視界于20世紀推出了數十部的“傅滿洲系列電影”:《神秘的傅滿洲博士》《傅滿洲的面具》《傅滿洲之鼓》等。

被“妖魔化”的中國

這些電影的共同特征是:主人公都是一個擁有尖下巴、八字胡、戴官帽、細長眼的中國人形象,他總是幽閉于各種黑暗的空間里,精通各種酷刑邪術,謀劃著各種罪惡的勾當,把西方人對中國人的所有偏見集齊一身。而電影的結局也千篇一律:偉大的西方白人戰勝了可惡的異類。

雖然說,隨著這些年祖國的強勢復蘇,西方社會丑化、排斥中國的手段有所收斂,但這并不代表他們放棄了“妖魔化中國”的百年大計。

被“妖魔化”的中國

▲2019年,美國漫威宣布要拍攝一部華人電影叫《上氣》,可電影里的主人翁父親的原型,居然就是“傅滿洲”。

我們今天可以看到,英國BBC和美國CNN看見集裝箱里凍死的39名越南偷渡者的時候,開心地向全世界布告慘劇,攻擊中國的社會體制:

被“妖魔化”的中國

被“妖魔化”的中國

瑞典辱華事件中,瑞典人不僅不為自己傲慢的待客之道道歉,還特意通過國家新聞電視臺播放辱華節目:

被“妖魔化”的中國

意大利電視臺不僅把社會矛盾推給華人,還錄制辱華節目丑化中國人:

被“妖魔化”的中國

法國的幼兒園的教材中,兒歌唱的居然是“丑陋的中國人”:

被“妖魔化”的中國

現今的種種跡象表明,隨著中國的強大,雖然情況有所好轉,但西方式的傲慢、偏見,還是根深蒂固的,而要想改變這一切,我輩仍然任重道遠。但也無需過于在意他們如何冒犯,畢竟夏蟲不可語冰,我們要做的,是強大我們強大,笑看他們的傲慢。

2:被妖魔化的中國之“茹毛飲血”

在西方政客和媒體的長期誘導下,西方普通民眾對中國和中國人的偏見,亦是頗深的,這種偏見甚至上升到了飲食文化領域,在媒體的帶動下,中國人經常被妖魔化成“茹毛飲血”的可怖群體,這也導致了一些極端的西方民眾“恐華”,甚至連中餐都不敢碰。

我們很多人看英國BBC或者米其林的“美食榜單”會發現,上榜的中國食物少得可憐,甚至連專門針對中國的美食排行榜,也讓中國人頗為不適。

很多人會簡單地將這些現象歸為“文化差異”導致的,但如果你愿意深入到西方社會中,去和他們深入交流,你便會發現“骨子里的偏見大于文化差異”。

我記得我曾在文章中分享過這樣一個畫面:當我邀請周圍的住戶一起做中餐的時候,有一個白人女性當著幾個國家人的面拒絕了我的邀請,她也很干脆:中餐很臟,也很不健康。后來我才知道,他們的媒體經常以黑中國文化為樂趣,包括中餐文化,我甚至看到他們炒作“中國人的塑料大米”。

被“妖魔化”的中國

▲2018年,意大利爆發多起造謠攻擊中國食物的案件,熟料大米頻頻登場。

被“妖魔化”的中國

▲2018年6月,美國芝加哥“中國城”中餐館被造謠拿老鼠給顧客吃,造謠者稱“中國人的食物都是土做的”,內容雖然低智商,但還是很多白人相信并報了警。事后調查發現,中餐很干凈,系造謠者胡編亂造。

媒體帶頭,愚民跟風,造就了西方社會“自恃清高的傲視”,于是,即便是普通民眾,也會大加譴責中國人“茹毛飲血”。

這一點在“吃狗肉”的問題上表現得最為明顯,幾乎每一個在國外的中國人,都會或多或少地被人問及“你們中國人真的吃狗肉嗎”這樣的問題,甚至還會因此被道德綁架:你們怎么可以吃狗肉,你們太殘忍了。

而這兩年更有趣的事情出現了,英美的一些環保機構盯上了中餐里的主要食材——豬肉。他們認為中餐高頻率的豬肉使用,是造成全球氣候變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他們呼吁并要求中國人少吃中餐,少吃豬肉??梢舱缫恍┩貞坏哪菢樱耗悄銈兂耘H庹φf呢?

被“妖魔化”的中國

▲英國《路透社》一本正經地呼吁中國人過年少吃豬肉,保護地球要緊······

被妖魔化的中國人和被丑化的中餐結合在一起,在西方遇到帶有偏見的“雅人”,往往還會碰撞出奇異的火花。

比如,有華人在自家陽臺晾曬臘肉,被白人舉報“血腥謀殺”,要警察前往破案:

被“妖魔化”的中國

再比如,有中國學生在自己家里煮了碗螺螄粉,被白人鄰居舉報“藏有生化武器”,要警察入室抓捕:

被“妖魔化”的中國

嗯,看似有趣,但確確實實源自偏見,在他們的眼里,中國人連吃個東西,都是“可怕的”。

3:被妖魔化的中國之“民不聊生”

西方媒體和政客妖魔化中國最喜歡打“人權”和“民主”牌,就比如美國三天兩頭出的所謂的《人權報告》和《人權法案》,你把他們的報告和法案翻一遍會發現,自己生活在了一個假中國。

以前剛走出國門,和西方白人交談的時候,筆者曾被問到“為什么來到西方”,他們認為“從中國走向世界”等同于“離開黑暗走向光明”,任憑你如何解釋都無濟于事,他們狠喜歡沉迷在自己是“天朝上國”的美夢中。

筆者兩年前曾師從一位叫亞歷山德拉的白人女教師,她雖然從事的是促進“中歐文化交融”的工作,但卻從未到過中國,對中國的偏見也非常深,甚至經常在臉書上發表對中國民主的擔憂,攻擊中國的人權問題。

有趣的是,她對“民不聊生”的中國的了解,也皆來自她所信賴的英美媒體,因此在她眼里:中國是骯臟的,沒有任何自由的,生活壓抑的恐怖國家。

我曾試圖改變她的想法,并邀請她到中國去走走,結果她拒絕了:我并不想去。一年多后,她去了日本、韓國、新加坡,硬是被他們的媒體給嚇得“不敢去中國”。

被“妖魔化”的中國

▲后來,郎君的這個老師,環游了整個東亞,卻唯獨沒有踏入中國半步。

同樣的事情,美國Youtube旅行博主波比也遇到過。2018年,波比帶著忐忑的心踏入了中國的土地,并獨自完成了“中國十城游”,在其社交網絡的分享內容中她驚嘆到:美國媒體錯得離譜。

根據波比的表述,在來到中國前,她已經走訪了世界上的很多地方,但對中國一直有所畏懼,因為西方媒體告訴她的中國是黑暗、落后的,那里的人民很不友好,甚至連身邊的朋友都奉勸自己不要去中國,怕是去了就被中國政府抓了,以后再也回不了美國了。

可波比到了中國之后才發現,西方媒體的言論有多么離譜。于是,當她看到“西方高墻”以外的更真實的世界之后,她發出了這樣的感慨:中國和美國媒體報道的完全不一樣。

被“妖魔化”的中國

生活在廣西南寧的、在Youtube上揭露真相的博主“Gweilo 60”也是看破謊言的外國友人中的一員。

Gweilo 60 到中國后發現,中國人民生活得很幸福,中國政府的表現也很棒。于是,他開了Youtube賬號開始講述“真實的中國”,可讓他感到詫異的是,自己不但被西方的政治正確打壓,在限流、刪視頻的情況下,還被平臺官方瘋狂刪除粉絲數據。

被“妖魔化”的中國

Gweilo 60老先生遇到的情況其實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例如:2019年,在香港問題上,大量撐警賬號被西方各大社交平臺封鎖;2016年,引起西方輿論熱議的“這就是2016年的中國”的視頻,在播放高達數億次的情況下被Youtube悄然封殺。

可以說,在“西方高墻”的堵截之下,你喊“光明美好的中國”是寸步難行,而留在西方媒體和社交網絡上的,也自然以“妖魔化的中國”居多。

此外,美國的AI智能推薦系統還很有心,會特定推送給華語用戶丑化中國的內容,就比如郎君,盡管日常查閱的都是“電子科技”內容,可還是時常收到郭某貴、某輪子等反華急先鋒的“智障推送”,最有趣的是,下面還有一群沒去過中國的愚民瞎起哄:啊,去中國自己就沒命了,中國太可怕啦。

說實話,筆者經??粗麄冊谀氰饺藨n天,能看出“喜劇”的味道。

被“妖魔化”的中國

這一現象,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也曾在哈佛大學的演講中表達過:

僅2014年中國出境游客就達到1億多人,然后這些人都自愿回到了中國,如果中國是西方口中的毫無自由的人間煉獄,1億人早就滯留國外不回了······雖然美國高度新聞自由,有最好的財經媒體,我每年游歷數十個國家,可我一到美國打開酒店的電視,就渾身直冒涼氣,仿佛與世隔絕一般······

被“妖魔化”的中國

馬凱碩先生口中的“與世隔絕”,說的其實就是以英美為首的“西方輿論高墻”,這種高墻被偽裝得很好,在他們所謂的“新聞自由”的遮掩下,看似無形,卻無時無刻都在做著“愚民播報”:快瞧瞧中國,沒有民主,沒有人權,是一個民不聊生的丑陋國度,還是我們資本主義民主國度偉大。

倘若大家有幸多看幾眼英美等西方國家的新聞報道,或者去看看隔壁在英美“民主簿”上赫赫有名的臺灣省的新聞報道,就會發現國內常被吐槽的《新聞聯播》是多么的客觀公正了。

這兩年網上很多“精神洋人”嘲諷筆者是看《新聞聯播》長大的,筆者每次看到都會坦蕩一笑:看過西方媒體壘砌的高墻,我為《新聞聯播》感到驕傲。

被“妖魔化”的中國

5:被妖魔化的中國之“世界毒瘤”

在西方的輿論環境里,不僅僅中國政府被“黑”成了恐怖組織,中國人民也被“黑”成了世界毒瘤。

這一點可以總結為:什么壞事都能怪到中國人頭上,中國人有什么缺點都會被大肆炒作,中國人做什么都是錯的,可能連呼吸都不對。就比如前文中說的,他們認為中國人吃豬肉都是錯的。

前幾年有一個新聞,說的是一個中國男孩在埃及景區里刻畫。說實話,這種行為必須批評,也要嚴肅處理,這都合情合理??捎腥さ氖?,這個小男孩的個人不文明行為迅速被無限放大,引起了西方媒體的一陣狂歡:瞧瞧,丑陋的中國人,就是這樣到處亂涂亂畫的。

可有趣的是,你到意大利維羅納街頭看看,這座世界遺產城市內部景點周圍到處都是涂鴉,有英文的,有意大利的,有法語的,有德語的,我當初拍了幾張照片吐槽了一下,有洋奴噴我:人家那是情懷,是藝術。

被“妖魔化”的中國

被“妖魔化”的中國

可能西方人也這么認為,所以在法國街頭,在意大利街頭,在英國街頭的亂刻亂畫,都叫情懷。好在沒見到什么中文,要不然這“情懷”就會變成沒素質的代名詞了——正所謂“主體不同,性質不同”,若是中國人畫的,那就得使出吃奶的勁譴責:啊,快看看,我們找到證據了,丑陋的中國人!

這樣的攻擊,看似像罵街潑婦的賤嗓門,罵聲雖大,卻沒啥實際用處。但倘若我們仔細品覺便會發現,事情可沒那么簡單——在完成第一步對中國人的丑化之后,下一步把各種臟水往中國人身上潑,都顯得順理成章了。

被“妖魔化”的中國

就比如曾有西歐的華裔青年和我抱怨的那樣:他們在排斥我們華人,說我們掠奪了他們的財富,搶了他們的工作。

事實上,這種論調和百余年前的“黃禍論”如出一轍,只不過在歷史輪回之后,又被西方的政客、媒體包裝之后,成為了化解本國內部矛盾的利器。

這種手段特別陰險,因為他們把“華人的平等競爭”等同于“侵略和掠奪”,把本國的發展問題歸罪于中國的和平崛起。總結起來就是:找不到工作是吧,這是因為中國人都把工作搶了;沒錢了是吧,這是因為錢都被中國人賺了;生活不幸福了是吧,你罵中國去吧!總之就是,對自己自身存在的分配不均的發展矛盾問題只字不提,久而久之,“中國威脅論”便被搬上了臺面。

作為他們眼中的“世界毒瘤”,曾經中國沒太多核心技術的時候,他們說的是“中國人只會竊取技術”,哪怕中國的技術掌握得比他們還要好,也是從宇宙中某個神奇的國家竊取來的;如今中國高鐵、中國網絡、中國航天、中國人工智能等新興科技已經領跑全球了,他們也要補上一刀,說中國要竊聽他們,要不民主地控制世界,然后要抵制中國技術。

你說有不有趣,對他們來說,落后的中國有錯,強大的中國也有錯,好像“中國”兩個字,自帶原罪一般。可你想想,當初到處燒殺掠奪,做盡惡毒之事的是他們啊,這臉皮該有多厚才能這么說話呀?

可以說,這些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客和媒體對中國和中國人的抹黑,就好比一個剛出獄的罪犯,換了一身體面的新衣,就開始大喊外面的良民是罪徒了。

被“妖魔化”的中國

寫在最后:

想想看,新疆的反恐宣傳片為什么被西方屏蔽?美國的網絡平臺為何封殺有利于正面宣傳中國的聲音?再想想,百年前的侵華戰爭是何等慘烈,到底是誰居心叵測?一切都不過是昨天,吾輩怎能因為過了幾天安生的日子就忘了它們曾經的模樣?

一百年前,被妖魔化的中國在西方家喻戶曉;一百年后,被妖魔化的中國在西方廣為流傳。歷史的高度相似背后,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真相,中國人不能因為和平的日子過久了,就誤以為世界沒有丑陋。

西方社會對中國的“高墻”,一個是政客和媒體壘起來的,一個是西方民眾自我心中壘起來的,這取決于他們的社會文化環境的綜合影響。這就好比狗就是狗,豬就是豬,你沒辦法讓狗和豬變成人,但你能用你的智慧和實力,讓豬和狗受到“人類文明的感化”,這樣狗才不會吃完屎亂吠,豬才不會裹著屎尿就睡。

所以,面對西方的“妖魔化”,我們既不能坐視不管,也不能失了人類的儀態。我們要做的就是,樹立屬于我們自己的自信,讓自己強大,讓民族強大,讓國家強大。中國,必須強大。

【劉斯郎,有態度的95后獨立撰稿人,立足于海內外不同視角看問題的情懷作者。曾創下個人全年全網矩陣閱讀3億次的紀錄。代表作品《超級中國》系列文、《真實的中國與世界》系列文等。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郎言志”,授權察網發布?!?/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被“妖魔化”的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