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四靠”支持者被禁言看美國言論自由的本質

大量事實說明,危及美國壟斷財團根本性統治的言論沒有自由,抨擊美國的價值觀的言論沒有自由,不利于美國操控其他國家的內部動亂的言論沒有自由,不利于美國在其他國家和地區扶持自己的理想的代理人的言論沒有自由。在奧巴馬后期開始到特朗普時期,一方面企圖擴大在中國等國家宣傳鼓動,但是同時又不斷干涉中國文化在美國的傳播,甚至是最近連續使用永久關停個數千個中國推特賬號和封殺支持韓國瑜的臉書社團的辦法干預香港和臺灣的事務,更加暴露了,美國的所謂的“言論自由”的虛偽性和欺騙性。國內的自由派公知不是不知道這一點,只不過他們出于忽悠國人支持他們的改旗易幟的政治圖謀而故意顛倒是非混淆黑白而已。

【本文為作者千鈞棒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從“韓四靠”支持者被禁言看美國言論自由的本質

臺灣地區2020年大選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因為在4月15日喊出“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大陸、努力靠自己”口號,并且曾經公開發表同情亂港分子言論,被大陸網民稱為“韓四靠”,由于臺灣的國民黨和民進黨在大選之前都到美國去“拜碼頭”,所以大陸的民眾對韓國瑜和蔡英文都沒有什么好印象,很多人還認為,還不如由蔡英文搞急獨導致急統來的痛快。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韓四靠”,由于臺灣兩黨共同的主子美國更加希望蔡英文勝出,于是美國的臉書居然封殺擁有15萬成員的“2020韓國瑜后援會(總會)臉書(Facebook)社團,引發“挺韓”人士不滿。臉書卻聲稱,此舉是“保護臺灣選舉公正”的一環。

從“韓四靠”支持者被禁言看美國言論自由的本質

美國自我標榜并且被我們國內的自由派公知吹噓為新聞和言論最自由的國家,自由派人士以此忽悠國人,并且要求中國政府給予他們凌駕于法律之上的所謂的“言論自由”,以方便于他們肆無忌憚地煽動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但是美國佬的所作所為狠狠抽了公知們的耳光。

對于美國佬的自我標榜以及國內自由派公知為美國的涂脂抹粉,本人曾經發表題為《在美國,什么樣的言論才有自由?》一文進行反駁,在這里就不贅述,只是簡單摘取主要內容。

美國最高法院規定,有18種言論不受保護。

2016年底,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了《波特曼-墨菲反宣傳法案》。根據該法,美國國防部將在2017年獲得額外預算,專門建立一個反宣傳中心,用來反制來自俄羅斯、中國和其它國家的政治宣傳與謠言。

之前的2016年1月20日晚,國內著名的百度貼吧“李毅吧”網友“出征”Facebook,發表愛國言論,反對臺獨勢力,被內地的自由派吹捧成“世界華人圈的民主典范”的臺灣的按照美國模式建立的臺灣媒體三立新聞臺刪除2016年所有推特內容。

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2019年2月27日發布了一份報告。報告聲稱孔子學院在基本不受美國政府監督的情況下,擴張中國的影響力,委員會正尋求立法加以限制,若其不進行改革就應該關停。但報告也承認,盡管聯邦調查局正關注著孔子學院,但委員會并沒有發現孔子學院有從事所謂“間諜活動”的證據。

美國媒體早前曾披露,FBI正約談多家美國大學,希望他們能協助FBI監視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和學者,而這一點在最近似乎也得到了哥倫比亞大學校長的確認。哥大校長布林格日前向全校師生發送郵件并在《華盛頓郵報》上刊文,稱盡管FBI“鼓勵”大學設立渠道監視尤其是華人血統的學生和訪問學者,但哥倫比亞大學不會這么做。

前些日子,美國社交巨頭推特公司在官方賬號“推特安全”上突然宣布:他們已經暫停了936個在內地建立的推特賬號,給出的理由是——這些賬號有“官方背景”,通過協調一致的統一行動在傳播、放大各種涉港信息,而他們傳播的這些信息在破壞香港示威的“合理性”,還“企圖在香港播下政治不和的種子”,“擾亂香港政治秩序”。

原來這批被推特所封的所謂破壞香港暴亂“合理性”的信息、賬號全都是痛斥暴徒暴力行為,力挺香港警察的正能量內容。

繼8月份關停上千個內地賬號之后,推特又以“違反推特價值觀和平臺操作政策”“背后有國家操縱”等理由,永久關停了高達4301個中國賬號。上次關停的理由是內地賬號有“官方背景”“擾亂香港政治秩序”,而此次封停,則稱這些賬號“試圖在香港的示威活動中挑撥、制造不和”。

根據美國媒體獨立監督組織“公正與準確報道”(FAIR)的研究報告顯示,盡管今年智利等地都爆發了大規模暴力抗議,但《紐約時報》、CNN等媒體卻只對發生在香港的暴力活動表示出不同尋常的關注。報告顯示,《紐約時報》記者稱他們看到香港暴徒制造了成百上千的炸彈,但他們在報道中仍將這些武裝分子稱作“支持民主的活動分子”。

而近日中國國際電視臺近期推出的新疆反恐紀錄片卻被YouTube以涉嫌違規為由下架停播。

這些都是跟中國有關的,再看看俄羅斯方面的。

近日,俄新社舉辦了一場名為“當代世界傳媒業角色”的討論會。參加活動的俄羅斯政界、學界及媒體人士表示,西方媒體的公信力正在下降。他們有選擇的報道、刻意回避事實的做法正在讓新聞業失去最基本的真實屬性。

當天的討論會上,許多代表對西方媒體公信力下降表示擔憂。他們注意到,長期主導國際輿論,標榜人權和自由的西方媒體在國際報道中已經無法保證客觀公正。西方國家受眾經常使用的搜索引擎和社交媒體,正在用技術手段,對新聞信息進行主動篩選和過濾。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說,我不知道西方新聞的背后有多少過濾程序,我完全可以負責任地講,作為新聞發言人,我經常要做各種評論,要想讓我的評論原原本本地出現在西方媒體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俄新社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俄羅斯媒體對西方事件的報道盡量保持平衡,但是西方媒體的涉俄報道卻以負面為主。以美國為例,2019年上半年俄羅斯的涉美報道中,67%為中立,31%為負面,2%為正面。而美國涉俄報道中91%為負面報道,8.8%為中立報道,只有0.2%是正面報道。

說到這里,國內的自由派人士或者是被他們深度洗腦的人也許不服氣,即使是不敢再像以前那樣公開大放厥詞,心里面也在嘀咕,人家美國不是隨時可以罵總統嗎?甚至是把總統的塑像拉在大街上踢屁股嗎?

在美國到底有沒有言論自由?下面進行分析。

從歷史上看,盡管美國標榜美國的公民享有言論自由,但是實際上是受到限制的,當然,在不同的時期限制的程度有所不同。

1906年4月14日,羅斯??偨y在美國眾議院辦公大樓奠基典禮上發表了演講,他用班揚小說《天路歷程》里的扒糞者,來比喻那些揭黑的媒體和記者:

【“那人手拿著糞耙,目無旁視,只知朝下看;他被贈予天國王冠以替換他的糞耙,但他既不抬眼望天,也無視王冠,卻仍繼續耙那地上的穢物。”】

在羅斯??磥?,扒糞者是“那種一生中總是拒絕正視美好的事物,只是心情嚴肅地將目光集中在那些卑鄙可恥的事物上的典型人物”,而這種人“會迅速成為對社會無益、于行善無助的潛伏最深的罪惡勢力之一。”

毫無疑問,羅斯福十分擔心媒體上的揭黑浪潮無法控制,最終會對資本主義秩序(即資本對勞動者的統治)造成根本性的顛覆。羅斯福實際上是在強調,扒糞者必須承認美國資本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并承認美國壟斷財團統治的合法性,其存在才是合法的。如果新聞“扒糞運動”走到顛覆壟斷財團根本性統治的地步,羅斯福會毫不猶豫地將他們當做社會主義者或無政府主義顛覆分子進行鎮壓。

人們不會忘記臭名昭著的麥卡錫主義。

從1950年初麥卡錫主義開始泛濫,到1954年底徹底破產的前后五年里,它的影響波及美國政治、外交和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麥卡錫主義作為一個專有名詞,也成為政治迫害的同義詞。從20世紀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掀起了以“麥卡錫主義”為代表的反共、排外運動,涉及美國政治、教育和文化等領域的各個層面,其影響至今仍然可見。美國右翼團體對麥卡錫的蓋棺語是:了不起的勇敢的靈魂,偉大的愛國者。

那個時候是美國和蘇聯分別代表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個不同陣營對峙的時候,于是美國在內部進行了意識形態方面的大清洗,在歐洲,人們更是將麥卡錫直接比作希特勒。國務卿杜勒斯更是向總統艾森豪威爾表達了這樣的憂慮:

【“許多歐洲領導人似乎認為我們(美國)正在麥卡錫的領導下走向美國式的法西斯主義。”】

那么在美國有過允許社會主義言論存在的時候嗎?有過,尤其是蘇聯解體,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的時候,那時候的美國的確有那么一點自信。

在某一段特定的時期,在美國宣傳共產主義不受到禁止。當然,即便按西方世界的標準,美國社會對共產主義也是有某種成見的。你如果公開宣布自己是共產主義者,可能找工作會有點困難,很少有人會雇用你。

聯系到文章開頭列舉的那些事實材料,可以得出這么一個結論:

在美國,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在其感覺到自己的影響力大的時候,對言論的干涉相對松一點,比如美國成為唯一的超級大國以后,美國就曾經比較自信,而之前的面臨國內對資本主義制度的質疑和上世紀50年代面臨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挑戰的時候,就非常不自信,甚至是是壓制言論自由。而近年來,隨著中國的崛起,美國越來越不自信,因此對言論自由的管控越來越厲害,具體說美國的所謂的言論自由呈現如下特點——

不錯,在美國,的確是有批評美國總統的言論自由。但是實質性原因是正如特朗普本人所說的“在美國,政客都是資本家的狗。”

在美國,真正操縱美國政府決策的是400個腰纏萬貫的大資本家,而美國的總統和其他政客,只不過是這部分資本家或者是那部分資本家的利益的代表者,是“資本家的狗”。由于美國所謂的的民主制度只能是在兩個爛蘋果里面選擇一個,所以美國的民眾只能是在不同的資本家的代理人之間選邊站,也就是說,無論是來自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總統,在得到自己背后的資本寡頭的撐腰和一部分民眾“擁護”的同時,必然會受到有另外一部分資本寡頭撐腰的民眾的反對,一些民眾對執政者不滿,或者這部分資本寡頭的“擁護者”對那部分資本寡頭的代言人進行一些公開批評甚至是咒罵,根本損害不了建立在資本利益基礎上的美國政治體制,因為在不同利益集團的資本之間,這種機會是均等的,這次有人批評特朗普,假如下次民主黨的人當總統,反對者同樣可以批評和咒罵他。這種虛假的“言論自由”和“政治開明”忽悠了美國人民,更加忽悠了我們國內那些被自由派公知深度洗腦的人。

另外,美國大力推動的是在世界各國煽風點火顛覆其他國家政府的“言論自由”。

但是,大量事實說明,危及美國壟斷財團根本性統治的言論沒有自由,抨擊美國的價值觀的言論沒有自由,不利于美國操控其他國家的內部動亂的言論沒有自由,不利于美國在其他國家和地區扶持自己的理想的代理人的言論沒有自由。在奧巴馬后期開始到特朗普時期,一方面企圖擴大在中國等國家宣傳鼓動,但是同時又不斷干涉中國文化在美國的傳播,甚至是最近連續使用永久關停個數千個中國推特賬號和封殺支持韓國瑜的臉書社團的辦法干預香港和臺灣的事務,更加暴露了,美國的所謂的“言論自由”的虛偽性和欺騙性。國內的自由派公知不是不知道這一點,只不過他們出于忽悠國人支持他們的改旗易幟的政治圖謀而故意顛倒是非混淆黑白而已。

這就是美國“言論自由”的本質。

【千鈞棒,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1912/53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