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佳 張子揚:2019中國科幻電影盤點與展望

2019年即將過去,2020年即將到來,在前幾天,我們的第一艘國產航母剛剛服役,在未來的一年,我們的空間站即將升空,我們的北斗導航將完成全球組網,我們的火星探測器將探索深空。2020年,最年輕的90后即將步入30歲。2020年的珠海航展,我們的航空可能釋放出更炫目的戰機讓我們傲立世界東方。結合著社會關注的熱點,我們硬實力在增長;在上層建筑上,我們的國產科幻電影會有哪些優秀的作品出現呢?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為作者賈佳、張子揚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賈佳 張子揚:2019中國科幻電影盤點與展望

2019年2月5日《流浪地球》上映,社會上好評如潮,大家都驚呼2019年是中國科幻電影的元年。到了現在,2019年末,時間將近過了一年,《流浪地球》之于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意義,好像更大的是作品本身之于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原點的意義。

2019年12月13日,中國電影總票房達到2018年全年的607億元。預計到年末,與2018年相較總體持平,略有超出。國產科幻電影依然是《流浪地球》一枝獨秀,以46.55億元居全國全年票房第二位。其后是《上海堡壘》1.22億元,第三名《鋼鐵飛龍之再見奧特曼》0.4億,其它科幻電影諸如《欲念游戲》、《動物出擊》等均不過千萬元。統計下來,2019年中國國產科幻電影的總票房應該不超過50億元(存在類型爭議的《瘋狂外星人》21.83億未統計在內),大約占中國上映電影總票房的8%。國內上映的進口科幻電影總票房為84億元(包括《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42.05億、《蜘蛛俠:英雄遠征》14億、《大黃蜂》13.38億、《哥斯拉2:怪獸之王》9.27億、《X戰警:黑鳳凰》4億、《終結者:黑暗命運》3.5億等)。所以,國內上映的科幻類型電影總票房為133億元。

對標同期2019年的美國電影市場,科幻類型電影的市場份額為5.6%,超級英雄電影的市場份額為20.54%(我們把超級英雄類型電影看做是特殊的科幻類型電影,因其單項票房較高,分布集中,常作為一個獨立類型進行研究),加合統計起來,達到了26.1%。

如果橫向對標26.1%的美國科幻電影市場比例,國內上映的科幻電影(含國產和進口)在607億總票房里相應的總市場規模應該為157億元。這意味著2019年科幻電影133億的國內票房,還應該有24億的潛力空間。其中,存在科幻類型爭議,總票房為21.8億的《瘋狂外星人》,給我們提供了微妙的想象。

更重要的是,相比較美國科幻電影約為100%的自有知產,我們國產科幻電影如果達到100%的國產化率,仍有107億的上升空間。今年《流浪地球》相較進口電影的領先地位,已經為我們提供了足夠的“文化自信”。

無論是從中國電影持續健康發展的角度,還是從單體項目投資盈利的概率來看,我們都應該將科幻電影作為大力發展的對像。那么,從藝術本體的角度上看,該如何創作科幻電影?

第一,注重世界觀、價值觀以及倫理關系建構。科幻電影最難的是對未來系世界觀的建構,但是能否取得成功的關鍵卻是如何在合乎科學邏輯的新世界觀中建構好價值體系及倫理關系?!读骼说厍颉返某晒χ幵谟谥鲃搱F隊嫻熟地將英雄主義、兄妹感情、家庭關系駕馭在未來時代的科技知識之上。講述家庭成員的相互認同與兩代人情感的回歸,而不是陷于科學技術控。

第二,關注奇觀的合理化呈現。奇觀是自《火車進站》以來,電影文體自身特有的屬性,也是科幻電影的最大看點之一。但科幻電影的奇觀不僅要“奇”,承擔起“幻”的責任,還要有“科”的根基。所以,科幻電影常用地心、海洋、宇宙和極端氣候等命題,無外乎是要奇觀展現合理。為人詬病、評分不高,但依然票房過億的《上海堡壘》就是因為遵循了科學幻想的基本邏輯,給了觀眾一個基本的宇宙空間環境。假如主創團隊在細節上持續挖掘、在敘事上進一步加強,依然有獲得較好口碑的可能。

三,加強跨時空敘事能力。多重時空的平行敘事和超時空的視覺呈現,是科幻電影中“幻”字對我們的考驗。假做真,真亦假的時空穿梭怎么在可觀可感的視聽系統中呈現?想象空間、超自然能量如何融入敘事又如何幻化表現?對于跨越時空的剪輯如何把握?這些都有待進一步探索。就目前來看,跨時空敘事很容易陷入敘事凌亂的尷尬境地,而除了電波一樣的特效以外,似乎還沒有更好的手法來表現時空穿越。如此低的科幻敘事門檻,也為后來人提供了超越的諸多可能。

如果我們跳出電影文體本身,在整個電影產業的構建中,我們該怎么去看待科幻電影的功能定位乃至社會地位?

首先,科幻電影具有一個強大的產業化機會,就是它的電影場景與人造景區構建協調。也是我們前些年文化旅游行業暢談“IP”的關鍵點所在。有迪士尼、環球影城等文化巨無霸企業相借鑒,我國文化企業要發展繁榮,實現輕資產與固定資產投資合理配置,科幻電影可以作為突破口。

其次,科幻電影對于當下社會人群有老少皆宜感召力,有科技知識的普及能力,使它成為非常好的科普教育工作平臺。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

【“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做好科幻電影,助力科學普及,有利于為我國推進新形勢下的全面創新。

再次,科幻電影是我們國防教育的宣傳窗口。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懷下,科幻電影能夠合理適度地展現我們的國防能力。積極地向世界表明,強大的中國軍隊是維護世界和平穩定,服務構建人類命運共用體的堅定力量,能夠應對恐怖主義、網絡安全和重大自然災害等全球性挑戰。

科幻電影是隨著國家硬實力的增長而體現出來的軟實力。美國科幻電影也在無畏艦的時期成長,在飛機火箭的科技進步中成熟,隨著上世紀50年代美蘇太空競賽而進入繁榮期。那么,未來我們應該怎么樣去助推國產科幻電影乃至整個中國電影的再次騰飛呢?

首先,就是尊重原創。《流浪地球》無疑是一個最好的證明。大家通常在講要有好劇本,但往往不給編劇一個好的環境。偏偏在《流浪地球》這樣一個新手云集的團隊里,編劇占據了最重要的話語地位。作者的文學性和藝術性有了一個較好的表達,也正因如此,原創作品展示了最大的市場感召力。

第二,關注影視基礎教育,強化視聽語言的基本功訓練。尤其是跨越時空的多線索的敘事能力。題材上講,不局限于科幻電影,在其他電影類型中,多時空的敘事能力也是需要的;從人群上講,不限于在校人群,從業人員的職業教育也很迫切,而且重要。

第三種,把握好市場的切入點。做科幻電影,需要新鮮的血液,需要相當部分的科普作家、科普工作者進入電影行業?!读骼说厍颉肥怯辛藚蔷?,才有了社會的融資。那么,那些未曾涉足電影市場的科幻科普作家及其作品怎么與現有的市場相融合,與電影體制、明星元素相融合,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2019年即將過去,2020年即將到來,在前幾天,我們的第一艘國產航母剛剛服役,在未來的一年,我們的空間站即將升空,我們的北斗導航將完成全球組網,我們的火星探測器將探索深空。2020年,最年輕的90后即將步入30歲。2020年的珠海航展,我們的航空可能釋放出更炫目的戰機讓我們傲立世界東方。結合著社會關注的熱點,我們硬實力在增長;在上層建筑上,我們的國產科幻電影會有哪些優秀的作品出現呢?我們拭目以待。

賈佳,中國傳媒大學助理研究員、博士。張子揚,中國視協評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傳媒大學博士生導師。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1912/53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