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昌明:牟“惡魔”是孫立平、茅于軾們鼓吹的“人性自私論”滋養成的

牟林翰信奉的正是孫立平、茅于軾們鼓吹的“人性自私論”,這使他陷入了唯心主義形而上學的泥坑,在人生之路上走上歧途。近幾十年來,隨著新自由主義的盛行,思想界“人性自私論”甚囂塵上。公知們厚顏無恥地鼓吹“自私正確”、“自私有理”;“無私虛偽”,“無私違背人性”。結果是,“批公揚私”、“去善從惡“,混淆黑白、顛倒是非,導致社會風氣大敗壞:黃黑毒賭泛濫,黑惡勢力囂張,官場貪腐成風,商界假冒偽劣,人際關系爾虞我詐,好人受欺奸詐橫行,惡人無法無天……如今拿牟某致女友自殺身亡的惡行與上述案例相比,似乎還只是“小巫”、“大巫”之比矣!

【本文為作者錢昌明向察網的投稿】

錢昌明:牟“惡魔”是孫立平、茅于軾們鼓吹的“人性自私論”滋養成的

“北大女生自殺”事件曝光后,引來網民們的無限唏噓。人們既憎惡這一以折磨女友為樂的精神迫害狂——“惡魔”牟林翰;又嘆惜那位受傳統“男主女從”腐朽觀念荼毒,拋棄了新中國女性應有的“自尊”、“自立”、“自強”意識,徹底喪失了自我而毀滅自己的青春少女。對此一社會現象,人們除了從道義角度表達各自的愛憎以外,還能留下些什么?!

值得高興的是,此事引起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的關注,寫了一篇評論《自私到骨子里,卻那么的理直氣壯》。文章譴責牟某的不道德行為,認為牟的所作所為,完全是“折磨人、傷害人,甚至以此為樂的惡魔”;這是“極度的自私”,是“一種自私到變態程度的現象”。遺憾的是,文章在分析形成這一“惡魔”的原因時,卻又在不自覺地張揚“人性自私”論,其邏輯自相矛盾,讓人如墜五里云中。

孫教授認為,牟某所以成為“惡魔”,有兩大原因:一是“極度的自私”,但不否認“人是自私的”;二是他要“毀滅”女孩,是出于對女孩的“愛”。孫立平認為,牟某還有光鮮的另一面,“北大學生會副主席,是一位上進心很強,各方面表現上乘的學生干部。”這樣的人,不能僅用“人格缺陷”去解釋。孫立平認為需要把他分成正、反兩方面來分析——

【“所有這些東西統一起來的是什么?就是極度的自私。在他內心中,自己是所有的東西的中心,一切都要按照是否對自己有利來衡量。為了對自己有利,可以表現得非常優秀;為了對自己有利,可以熱心幫助別人;為了對自己有利,可以熱心公益;同樣的,為了對自己有利,可以無所不為,甚至可以傷害甚至去毀滅別人。他們的座右銘就是,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
“有人會說,人不都是自私的嗎?很多人做事不也是為了自己嗎?不錯,人是自私的。但人作為生活在社會中的一種存在,總是需要在自己與他人之間求得一種均衡。正因為如此,才有友愛,才有同情,才有奉獻,才有惻隱之心,才有人與人之間種種美好的感情”?!?/blockquote>

孫教授認為,“人是自私的”,但不能成為“沒有任何雜質的利己”。而牟某人,“自私到骨”,成了“沒有任何雜質的利己”,致使他失去一切“美好的感情”,這就成為一個“惡魔”。

要問牟某為什么會這樣“極度的自私”? 教授的答案是牟的人際關系(自己與他人之間)缺乏一種“均衡”。什么是“均衡”? 沒有定義。也許就是指人際關系應該“等價交換”吧。

搞了半天,“極度自私”的“惡魔”是怎么形成的? 答案竟然還是:是“惡魔” 內心“極度的自私”所造成。這能算是答案嗎? 這在邏輯上不就是同語反復嗎? 不否定“人性自私論”,卻去否定“極度的自私”,這不是“50步笑百步”嗎?

了解案情經過的人們?一般都會認為,牟某既然如此折磨女孩,說明他根本不愛這女孩。孫教授卻持相反意見。他寫道:

【“我的看法恰恰相反。他很愛這個女孩,這個女孩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寶物一樣,一個不可多得的寶物。但這個寶物有一個扎眼的瑕疵(不是處女)。于是,他覺得老天對他太不公了,既然給了他這樣的一個寶物,為什么又帶有這樣的瑕疵?這是他內心無法掙脫的結。……這么好一個東西,如果不能屬于我,也不應當屬于別人,我要毀了她”?!?/blockquote>

“我要毀了她”,這也是“愛”? 否,這是極端自私的“占有”??蓪O教授卻認為是“愛”。

兩條結論。一條是“同語反復”;再一條是“毀了她”也是“愛”。如此邏輯,不得不讓筆者瞠目結舌。一位“社會學”教授,以研究各種復雜的社會問題為“專業”的專家、“博導”,怎么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不能不讓人感到迷茫。問題出在哪里呢? 出在這位教授與牟某同樣信奉“人性自私論”,這使他必然陷入了唯心主義形而上學的泥坑。

馬克思主義的唯物辯證法認為:存在決定意識。是社會的客觀存在,決定著人們的意識。是五千年的私有剝削制度,造成了人們的私有觀念。“自私”,絕不是人性固有的產物。人有“私利”,但絕不能等同是“自私”。

人,是一個個的個體,自然存在著個人利益,或稱“私利”,這是正當的;同時,人又是集體的、社會的,不能脫離集體而存在,必須維護集體利益,或稱“公利”。反映在人的觀念上,就是“私利”性與“公利”性的對立統一。由此,凡正常的人,都有兩面性:既有“私利”的一面,又有“公利”的一面。個人“私利”當以不損害“公利”為限度,超越了這個“度”,就是“自私”。維護正當的“私利”,是個體的權利,這不是“自私”,同樣也是集體的責任??梢?,“人性自私論”片面強調人的“私利性”,而抹煞了人的“公利性”,這是完全錯誤的。

茅于軾等公知長期宣揚“‘私’是人類本性,也是市場機制運行的基礎。”并以此立論,鼓吹階級社會私有剝削制度“天然合理”。這就從根本上曲解了人性,否定了人性中的“公利”性的一面,割裂了人性中“私利”與“公利”的辯證統一關系。事實上,抽象的人性是不存在的,離開了人的社會性本質,實際上就是把人性混同為獸性,把人當作了獸。

近幾十年來,隨著新自由主義的盛行,思想界“人性自私論”甚囂塵上。公知們厚顏無恥地鼓吹“自私正確”、“自私有理”;“無私虛偽”,“無私違背人性”。結果是,“批公揚私”、“去善從惡“,混淆黑白、顛倒是非,導致社會風氣大敗壞:黃黑毒賭泛濫,黑惡勢力囂張,官場貪腐成風,商界假冒偽劣,人際關系爾虞我詐,好人受欺奸詐橫行,惡人無法無天……。

僅從近期揭露出來的云南“孫小果案”(死刑犯可不死、仍能在法外繼續橫行鄉里),湖南新晃“操場埋尸案”(維護“公利”的鄧世平被害,為“私利”殺人害命者消遙法外15年)來看,過去從未見聞的“怪事”還在不斷“刷新”!如今拿牟某致女友自殺身亡的惡行與上述案例相比,似乎還只是“小巫”、“大巫”之比矣!

嗚呼,不批“人性自私論”,不去私有制,大惡何日能止乎?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1912/53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