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建杰:美國撤僑將輿論戰升級為威懾戰,企圖實現貿易戰沒有達成的目的

這個策略如果長久、堅定地堅持下去,特朗普將在國內國外多方樹敵,而且這種禁錮人員、強制分割經濟的手段是一種刺刀見紅的狠招,勢必引發強烈反撲。因此,我們將其視為一種威懾手段,就是設想其既不會堅定持久地實行下去,但也會視情況進行某一方面的突破。認識了這一點,我們才能更好地避其鋒芒,遠離漩渦,少受其害。另外,今年是美國的選舉年,各方因選舉交易而握手言和也是大概率事件,撤僑也許只是一個提前制作好的選舉籌碼。

【本文是作者尹建杰向察網的投稿】

尹建杰:美國撤僑將輿論戰升級為威懾戰,企圖實現貿易戰沒有達成的目的

近日,美國全球撤僑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和警覺。據蓬佩奧宣稱,這是美國建國以來的最大規模和最復雜的撤僑。這種規模的撤僑行動無疑是一種戰略行動,搞清楚其背后的真實意圖和可能的影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全球撤僑不是戰爭的充分必要條件,如果對此過于驚懼,則有可能中了其威懾之計

對于美國的撤僑行動,人們給出的原因多集中于兩種,一是為美國公民健康需要,這一點基本可以排除,因為美國疫情發展趨嚴,此時強制美國人回國于公于私都沒有好處,許多文章進行了分析,不多贅述。二是美國在為將來可能進行的重大侵略性行動作準備。在人們記憶中,撤僑都是在僑民的生活環境面臨嚴峻變化,一般是由戰爭或者巨大自然災害引起的。另外,俄羅斯、伊朗等國的偵察監視發現,美軍近期有一系列異常動作,多個軍事基地突然大批軍機頻繁起落,一些封存的坦克等軍事物資開始緊急啟用,美軍核導彈基地突然出現異動,開始大批征召預備役等等。因此,人們擔心,美國因為疫情提前引爆矛盾,無法解決的時候只能直接動手搶,很可能會發起針對大國的戰爭。

第二種猜測符合帝國主義導致戰爭的觀點,從長遠看也符合美國的個性和特點,不過卻不符合當前實際情況。盡管不能排除美國采用軍事手段破解目前困局的可能,但這種連一戰、二戰都沒有過的撤僑規模,如果只是用于小型局部戰爭行動,根本不用如此興師動眾,如果真是為大型戰爭做準備,那它必須還有其他配套準備工作,至少得具備基本條件。大型戰爭最直接的準備是金融和物資。在一戰、二戰時,英、法等國大量依靠美國金融集團的融資支持和物資支撐,并在關鍵時刻拉美國加入集團才取得了最終勝利。美國政府現在已經債臺累累,向誰融資打大型戰爭?英美金融集團雖然有錢,但不到危急緊要時刻決不會做這種風險巨大的投資,而且美國及其鐵桿目前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恢復物資體系生產能力,也就無法提供大型戰爭的物資支撐能力。

因此,重視并仔細研究美國全球撤僑行動,不能簡單直接地根據以往經驗將其與戰爭聯系起來,那樣既增加了民眾的驚懼心理,也妨礙了我們的視野和思路。分析這次撤僑行動,必須要將其納入美國本屆政府的戰略目標以及疫情爆發以來美國所采取的策略中進行審視。

二、美國通過撤僑將疫情期間的輿論戰升級為威懾戰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后,美國借此發動了針對中國的輿論戰。利用疫情向中國潑臟水、“甩鍋”,鼓吹“中國原罪論”,挑起其他國家與中國人民的矛盾,試圖將各國人民對疫情的恐懼和怨恨聚焦中國。在疫情期間,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無論做什么都是錯的,西方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過失都要“甩鍋”給中國。當中國由于對病毒認識不足而在疫情初期出現了失誤,有人就大肆對體制進行攻擊,而西方出現不檢測、不通報、輕癥不治療甚至“群體免疫”時,有人卻吹噓自由、透明和什么也不干的科學性。當中國為抗疫而封城時,有人擔心侵犯人權,而西方有的國家封城時,卻被視為敢于擔責。當中國開始給予西方物資援助時,有人認為是在搞“口罩外交”,更是借物資標準的差異炒作中國商品的質量問題。甚至連中國的抗疫成績也成了他們污蔑的目標,中國疫情控制得好,打了他們的臉,他們就說數據有假,試圖為他們自己的無能及錯誤找借口和擋箭牌。目前看,這種輿論戰并沒有完全達到美國目的。

輿論戰的目的是掌握話語權,語言是思想的外在表現,掌握話語權的目的就是要擾亂對方心智,增強己方內部凝聚力。當輿論戰的目的沒有完全達到,就會使出能夠直接干擾對方視線的招數,威懾是其中的一種。

通常來講,威懾行動能夠達成目的,必須要有兩個要素:一是要具有威脅能力。美國對其他國家的威脅能力,相信全世界都不會懷疑。二是要在關鍵時刻將這種能力清晰地傳達出去。美國現在全球撤僑,并且伴之以整軍備戰的附加行動,向全世界非常清楚地傳達出了威脅意味,而且很多人真的非常擔心美國近期動武。將全球撤僑理解為美國政府的一種威懾策略,而不是為大型戰爭所進行的準備,因為它既具備了威懾的兩個要件,又沒有大型戰爭的其他準備條件與之配套。

其實,在美國此次撤僑行動之前,國際上就已經出現了威脅中國內部穩定的苗頭。對于有著14億人口的中國來說,最大的問題是什么?當然是吃飯問題。說句不怎么正確但很有理的話,吃不飽飯,其他事業再成功也白搭。國際上此前一直有“中國能不能養活自己”的擔憂,國內始終有糧食夠不夠吃的疑問。于是,隨著疫情以及相關輿論戰的發展,哈薩克斯坦和越南等小麥和大米供應國,突然紛紛開始限制糧食出口,國際社會出現了一些國家可能會有“糧荒”的擔憂,國內也有個別地方開始搶糧。接著,我們就看到國家職能部門領導就糧食問題進行表態,權威媒體對各種疑問進行釋義解惑。同時,4月2日凌晨,中國海警在例行巡航中發現一艘越南漁船,不但在西沙群島內水侵漁,還突然撞向了中國海警船,中國海警在該漁船進水下沉后對船上漁民進行施救并遣返。當然,我們還了解到,越南又宣稱,適當出口大米是適宜的。

三、此次撤僑具有鮮明的特朗普風格,其威懾方向既對外也對內。對外雖有軍事威脅的成份,但主要還是針對經濟,目的是重構世界經濟秩序;對內則優化經濟結構,協調力量對比,加強國家掌控

特朗普上臺以來,世界陷入了比以前更加動蕩不安的狀態。不管是他的“王八拳”,還是他的退群策略,無非是要打破現有國際規則,重構世界秩序尤其是經濟秩序,因為“美國吃虧了”。不過,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強國和全球霸主,國際上很多條約和協議都是在它主導下訂立的,當初訂立的目的也是維護其霸權利益。幾十年來,各國一直在美國治下的“和平”中努力融入美國倡導建立的體系,按照美國的意圖進行國際合作與競爭。只是近幾年世界維護和平力量日益壯大,美國的絕對霸權地位有所動搖,其對國際規則和協議的把持不如以前那樣順心順手。換句話說,美國以及其他各國的各行各業都已經基本適應了目前的國際體系和運行規則。

由于美國在國際規則的主導地位,現行體系下美國人尤其是美國的大資本占有了最大的好處。美國其實早就優先了,而且一直在優先。比如,通過前一段時間美國政府挑起的貿易爭端,我們都知道盡管中美之間存在貿易順差,但這些貿易所創造的利潤中絕大部分被美國企業拿走了,正是有了這些貿易順差,才能使美國人幾十年如一日地享受著質優價廉的商品,在金融風波迭起,世界許多地方物價飛漲的形勢下,仍然能夠保持生活水平不下降。

更為關鍵的是,世界大部分財富都集中在美國,美國的大部分財富集中在少數富豪手中。前段時間,福布斯對外披露了2019年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榜單數據顯示,截止到2020年,全球共有2153位頂級富豪的財富超過了10億美元,只有三億多人的美國有607位億萬富豪上榜。而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分析,美國最富有的400人所擁有的財富超過了處于底層1.5億成年人所擁有的財富總和。因此,美國人尤其是美國富人仍是當前規則體系的最大受益者,特朗普想要打破現有規則體系,意味著富豪們現在掙錢的路子可能要終結,“美國優先”可以忽悠普通美國人,絕對騙不了美國的富人精英們。特朗普想改變他所稱的“美國吃虧了”的國際規則體系,不但要面臨國際社會壓力,更要克服國內各種阻力,相對而言,國內的阻力有時候更大。

但凡一個大國,只要其內部穩定,均衡發展,對外少犯戰略性的錯誤,必然能立于不敗之地。歷史上很多帝國的衰敗都是從內部源起。美國發展至今,盡管其很多政經人士發起各種預警,天天吵吵這個威脅、那個威脅,其實最大的威脅在其內部。美國目前最大的問題表現在經濟結構上就是產業空心化,實體產業虛弱,工業生產鏈不完整;表現在力量結構上就是金融力量太強大,不但整個社會金融業強大,在實體產業內部也存在強大的金融力量。比如,生產汽車的福特公司在北美60%的收入竟然來自開展金融業務的福特信貸公司。金融力量過于強大,既擠壓實體產業的發展空間,也影響國家力量的掌控,在關鍵時刻干擾國家決策和國家力量的使用。

特朗普對各國大打“王八拳”,挑起貿易戰,既有遏制國際上潛在的挑戰對手,也有借此整肅國內力量,加強對經濟社會和國家力量掌控的目的。他對外提高進口關稅,對內要求實體產業全部遷回國內,曾經多次呼吁美國企業回遷,甚至還要發布行政命令,表面上看是為了提高就業崗位(前期有專家專門分析美國國內消化不了這么多崗位),實際上是要扶持實體企業,增強對抗金融業的力量。由于我國實體企業在全球產業鏈中占有重要位置,因此在這個過程中受到的影響也最大。不過,由于特朗普無法抑制金融力量的膨脹,這種試圖以強制手段恢復美國制造業的方式,到頭來只會阻止實體企業的發展。因此,我們可以看到,特朗普的一系列“美國優先”策略,不但受到許多精英們的批評,實際效果也不盡如人意。

可以肯定,特朗普的策略在正常情況和市場經濟條件下不會成功,因為他無法采取強制手段對各種經濟聯系進行強制隔離。但是,疫情的爆發給了他一次采取特殊手段的機會。這次撤僑行動,主動權完全在他手里,如果國際上潛在對手不能滿足其改變規則的要求,他就可以借此切斷彼此的經濟聯系。從其國內來看,如果實體產業不聽招呼,盡管目前互聯網信息傳遞十分便捷,他仍可以借疫情防控用禁錮人員行動自由的方法使其國外產業自然萎縮;就金融業來說也是一個壞消息,世界經濟因人員禁止流動而分割,這對于極其需要流動性的金融來說也是重大打擊。如果一切如他所愿,那又另當別論。

當然,以上假設都是站在特朗普角度的理想狀態,通常情況下各種策略在施行過程中都會大打折扣。這個策略如果長久、堅定地堅持下去,特朗普將在國內國外多方樹敵,而且這種禁錮人員、強制分割經濟的手段是一種刺刀見紅的狠招,勢必引發強烈反撲。因此,我們將其視為一種威懾手段,就是設想其既不會堅定持久地實行下去,但也會視情況進行某一方面的突破。認識了這一點,我們才能更好地避其鋒芒,遠離漩渦,少受其害。另外,今年是美國的選舉年,各方因選舉交易而握手言和也是大概率事件,撤僑也許只是一個提前制作好的選舉籌碼。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美國撤僑將輿論戰升級為威懾戰,企圖實現貿易戰沒有達成的目的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2004/56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