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美國的嚴重疫情不排除壟斷資本向勞動者投毒的可能

未來中國應該一方面大力宣傳《人民日報》“十問”為代表美國涉嫌疫情源頭的事實,另一方面也應該大力揭露美國疫情當中所反映的階級與種族問題,團結美國廣大民眾要求調查疫情的真相,至少也應該讓美國簽訂《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不管這一次的新冠是不是美國的生物武器和刻意投毒,至少要防止在將來發生這種事的危險。

【本文為作者鹿野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近日,《人民日報》的《這10個追問,美國必須回答》非常清晰地指出了美國涉嫌疫情源頭的諸多問題。但是,在相關事實越來越明朗的情況之下,也有一些中國公知進行詭辯。他們最重要的理由是,如果疫情源頭在美國,那么中國也應該北上廣多點開花,而不應該在武漢這一個城市集中爆發。

其實,筆者在以前的文章當中曾經多次回答過這個問題,也就是不管疫情源頭在哪個國家,只要是在自然條件下產生的,從“不能傳染人”發展到“可以傳染人,但不能人傳人”,再發展到“有限人傳人”和“快速持續人傳人”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因此在開始發現的時候要么人傳人能力不強,要么就已經多點開花。而這次中國第一波疫情在武漢爆發的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令人震驚,其他地區幾乎都是從武漢輸入或被武漢輸入病例感染,源頭不明的病例少之又少。這是嚴重違反傳染病流行規律的現象,一般只有在被大規??桃馔抖镜臅r候才會發生。

現在這種判斷已經被很多朋友接受,但是某些公知或者受公知影響很大的人仍然喋喋不休,他們表示,“不可能是投毒,否則現在美國這么嚴重,豈不是給自己投毒了嗎?”應該說,這種詭辯是邏輯不通的,因為如果要是疫情源頭是美國生物實驗室泄露,那么在美流傳的時間恐怕就會很長,如果從去年夏天的“電子煙肺病”算起,達到今天的規模是完全有可能的。不管是筆者還是其他人,都認為去年夏天美國出現生物武器泄露,然后秋冬在武漢投毒的可能性最大。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當前美國的嚴重疫情如果真是資本集團及其代理人刻意給本國民眾投毒,還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實上,八十年代美國爆發的兩大社會問題——毒品和艾滋病——就有很多證據顯示是中情局給本國民眾投毒的產物。

以毒品問題而言,當時美國當局之所以極力在全球發展毒品生產,除了籌措反共經費和攫取超額利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是要用毒品奴役國內的普通民眾,特別是有意識地破壞黑人等有色人種社區的社會秩序。在這種政策之下,八十年代黑人社區的社會秩序迅速崩壞并且受控于中情局的毒品銷售網:

【在80年代,中情局局長凱西為了顛覆尼加拉瓜的桑地諾政權,不但私賣軍火給伊朗,將所賺的利潤用來資助反政府軍,同時還在中南美洲種植和制造一種廉價的多用途古柯堿,然后借中情局的特權,通過運送軍火給尼加拉瓜反政府軍的回程飛機,載運古柯堿返回美國,然后利用中情局和販毒組織的關系,在洛杉磯黑人社區將這些毒品廉價傾銷,單單在1982年至1986年問,就賣掉了好幾噸。
中情局為中心的“販毒黑暗聯盟”出面的是線民(業余耳目)布蘭登等人,他們都是“尼加拉瓜反抗軍”的外圍。他們在接獲古柯堿后,即全部批發給洛杉磯最著名的大毒梟羅斯,他再向黑人青少年社區分銷。在80年代之前,價格昂貴的毒品只是白人中上等階層的頹廢用品,但自從中情局大量生產和銷售的古柯堿出現后,黑人社區的毒品以及為了爭奪毒品利益而出現的槍戰隨之日甚一日。
梁策編著,中情局完全檔案,九州出版社,2011.04,第160頁】

多年之后,相關情況才被美國記者加里·韋伯所揭露。但是其先是被主流媒體所封殺,然后又被宣告“自殺”,可是腦袋上卻中的是兩槍,因此了解相關情況的美國人普遍認為,基本可以確定是因為其揭露了中情局販毒的事實被殺害:

【 2004年,人們尋找加里·韋伯時,找到的卻是他的尸體,死因是自殺。我將此事稱為一場深刻的拷問良心的悲劇,拷問的是故意毀掉他聲譽的那些人。也可以這樣說,這實際上是一場謀殺:加里·韋伯的腦袋上被一只古老的左輪手槍打了兩槍——我的意思是,他被一支.38口徑的槍頂在腦門上打中后,還得親手再扳一次槍栓。
中情局參與毒品買賣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人們甚至還知道背后的原因。因為他們有錢去經營毒品,還因為他們不必向國會匯報他們究竟在干什么。所有這一切都有“大人物”為其擺平。難道這一切不值得人們做大規模調查和庭審,將一大批人送進監獄嗎?
(美)杰西·溫杜拉著,美國陰謀,中國青年出版社,2011.01,第152頁】

對于艾滋病問題,相信不少朋友看過電影《阿甘正傳》。其主要內容是傻子阿甘一路順風順水,最終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阿甘的女友,一直對于美國社會不滿的珍妮卻得了艾滋病而死,從而表達了“只要擁護美國的體制和價值觀,哪怕是傻子也能成功,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這一主題。

但是,也有一些人從中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么得艾滋病的人基本都是對美國社會不滿的人呢?后來有不少人發現,美國早在1969年的時候就提出專門研究一種攻擊免疫系統的生物武器。因此很多人猜測,80年代在有色人種和反叛性較強的人聚集的社區當中爆發大規模艾滋病的疫情,可能就是這種生物武器研制成功之后,中情局又進行刻意投毒的產物:

【有十多年的時間,中情局要為艾滋病蔓延負責的說法在黑人激進主義分子、支持同性戀者、陰謀家中間廣泛傳播。
本書的作者深切地希望這些故事都不是真的。如果它們是真的,中情局就絕對是最為罪惡的恐怖機構,而且絕對有充分理由自己動手,就像約翰?F肯尼迪說的,“一塊磚一塊磚塊地將中情局徹底拆除”。
艾滋謠言的核心問題是美國國會于1969年通過的一筆所謂的預算撥款,這是15090號《住房法案》的一部分。后來參議院委員會的證據顯示,該法案明顯將1000萬美元用于下面這種物品的生產:“一種合成的生物學物質,對它不可獲得自然免疫種新的傳染性微生物,在某些重要方面不同于任何已知的病源載體。最為重要的是免疫學和治療學的方法難以醫治它,而我們卻依賴這些方法維持自身免受疾病感染的相對自由。”
這一生物武器的發展只會帶來長久的蔓延的致命疾病,它是中情局亞機構 MKNAOMI的一部分,也是沿著MKULTRA路線前進的子行動之一。
既然除了這一點再沒有堅實的證據,各種各樣的猜想就隨之而起。投放這一細菌的最終結果必定會減少非洲人口,將它廣袤的土地和潛在的自然資源置于西方公司的剝削之下。這種人工病毒通過性傳播,最初的試驗是在“國內人口中一些不受歡迎的人群”中進行的,換句話說,就是黑人、同性戀、西班牙裔,他們都是特別挑選的目標。在美國,試驗是打著乙肝研究計劃的名目開展的,可能是在紐約、舊金山以及其它四個美國城市的疾病控制中心進行。根據這種說法,一旦這些全部完成,病毒就會通過世界衛生組織開展的一項預防天花的計劃傳入非洲。
(美)米克·法瑞恩(Mick Farren)著;王緯譯,CIA美國中央情報局大揭秘,光明日報出版社,2005,第214頁】

當然,在這方面并沒有非常堅實的證據,因為相關的資料美國方面從來沒有公開過。但不管怎么說,美國曾經做過這類生物武器的研究計劃是事實,80年代艾滋病基本上都是爆發在有色人種和珍妮這種對美國社會不滿的群體當中也是事實。

很多人有一個誤區,也就是把“美國”簡單地視為一個整體。其實在美國,居于統治地位的資本集團和廣大民眾的利益是尖銳對立的。民眾的災難往往正是資本集團的福音。

像六七十年代的時候,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等形形色色的左翼進步運動蓬勃發展,導致資本集團陷入了風雨飄搖之中。到八十年代,隨著毒品和艾滋病這兩大社會問題在有色人種和珍妮這種對美國社會不滿的群體中迅速蔓延,進步運動很快陷入沉寂,美國資本集團的統治得到鞏固。這也為實現里根當局的斗垮蘇聯,“重振美國國威”的計劃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特朗普上臺的時候則和里根那時非常相似,也是美國長期陷入蕭條,左翼進步思想迅速發展。特朗普也處處仿效里根,“讓美國再次偉大”和當年的“重振美國國威”幾乎如出一轍,所差的只是一個清洗左翼進步力量的黑天鵝事件。

而耐人尋味的是,這次美國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和毒品和艾滋病這兩大80年代爆發的社會問題一樣,感染者和死亡者普遍集中在對美國社會不滿的群體和有色人種當中,特別是黑人群體異常的高。甚至特朗普本人都已經承認,美國非洲裔群體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和病亡率同他們的人口占比不成比例:

【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在白宮記者會上承認,美國非洲裔群體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和病亡率同他們的人口占比不成比例。
分析人士指出,從美國各地公布的數據看,不同族裔之間的確存在一道“健康鴻溝”,非裔人群在此次疫情中明顯“更受傷”。這一現象背后的根源是美國社會長期存在的種族不平等。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拉肖恩·雷9日撰文指出,在所有按族裔提供統計數據的州,非裔群體都呈現出更高的感染率和病亡率。
芝加哥市長洛麗·萊特富特說,該市72%的死亡病例是非裔,而他們只占全市人口的約三分之一,這一數據“令人震驚”。
根據密歇根州政府網站公布的數據,非裔人口占該州總人口的15%,而非裔感染者占該州確診人數的33%,非裔死亡病例占總死亡病例的40%。相比之下,密歇根州總人口中75%是白人,而白人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別只占總數的25%和31%。
其他一些地方也是如此。數據顯示,非洲裔只占紐約市人口的22%,而該市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中28%為非裔;北卡羅來納州梅克倫堡縣32.9%的人口為非裔,而當地確診病例中非裔占43.9%;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市26%的人口為非裔,但該市近一半確診病例和八成死亡病例為非洲裔。
美國非洲裔為何在新冠疫情中“更受傷”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4/11/c_1125841636.htm

鹿野:美國的嚴重疫情不排除壟斷資本向勞動者投毒的可能

當然,筆者也并不是說,當前美國的新冠疫情異常嚴重就一定是美國資本集團操縱特朗普當局和中情局刻意向本國民眾投毒的產物,只是說在當前美國疫情的受害者集中在對資本集團不滿的群體和有色人種中的事實,其實恰恰可能是資本集團希望看到的,甚至也不能完全排除刻意投毒的可能性。

明白了這個道理,特朗普當局在前期極力隱瞞疫情,甚至幾乎不進行檢測,在捂不住蓋子之后也始終沒有采取有力的措施,甚至直到今天都沒有對沒有醫保的美國貧困民眾免費隔離與治療,導致他們不得不放棄治療帶病打工等一系列令很多中國人迷惑不解的操作,也就順理成章了。——反正受害者也基本上都是對資本集團不滿的群體和有色人種,人家恐怕正想借機清理一遍呢。

因此,我們也不應該對美國的嚴重疫情幸災樂禍,說不定正和80年代的毒品和艾滋病打擊了美國進步力量,鞏固了里根當局與美國資本集團的統治一樣,今天的新冠疫情或許正是資本集團和特朗普當局通過清洗有色人種和進步力量,實現“讓美國再次偉大”這一宏偉計劃的一部分。

再退一步說,即使不是刻意投毒,美國當局和資本集團至少也在某種程度上放任而加劇了疫情。只要其對普通民眾在疫情期間的生活與醫療等現實問題稍微上點心,就不大可能出現當下這種疫情的蔓延已經導致腐尸滿車,民眾卻還由于生活的壓力冒著染病的危險要求解除隔離的慘狀。相關問題,筆者在日前的《美國腐尸滿車,為何還游行要求解封?》(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2005/57338.html)一文中已有涉及,這里不再贅述。

個人認為,未來中國應該一方面大力宣傳《人民日報》“十問”為代表美國涉嫌疫情源頭的事實,另一方面也應該大力揭露美國疫情當中所反映的階級與種族問題,團結美國廣大民眾要求調查疫情的真相,至少也應該讓美國簽訂《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不管這一次的新冠是不是美國的生物武器和刻意投毒,至少要防止在將來發生這種事的危險。畢竟,美國作為世界上唯一一個反對《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核查議定書的國家,本身不是就很奇怪嗎?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美國 疫情 投毒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2005/57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