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海外版:中醫戰疫,東方智慧煥發生機

原慶遇到的對中醫不信任的態度,是疫情防控中一個并不少見的現象??梢哉f,除了與病毒搏斗,中醫還要直面各種質疑和偏見。而消除質疑、證明自己的最好辦法,就是用療效說話。據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家中醫藥局黨組書記余艷紅介紹,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1.5%。臨床療效觀察顯示,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了90%以上。中醫藥能夠有效緩解癥狀,能夠減少輕型、普通型向重型發展,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促進恢復期人群機體康復。

人民日報海外版:中醫戰疫,東方智慧煥發生機

山東省滕州市中醫醫院中藥師將中藥材裝斗。宋海存攝(人民視覺)

人民日報海外版:中醫戰疫,東方智慧煥發生機

江西省樟樹市中醫院藥師在配置中藥顆粒。周 亮攝(人民視覺)

歐洲第一鍋預防新冠肺炎的中藥是在匈牙利煮的。從2月27日開始,在布達佩斯,幾乎每天都有華人中醫師免費為當地民眾提供改善人體免疫系統的湯藥。

在美國、老撾、伊朗、韓國等地,中醫藥都在用不同方式為當地抗擊疫情作著貢獻。

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表示,中國是目前全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最具經驗與成果的國家,中國抗疫經驗值得借鑒。

而在中國經驗中,發揮中醫藥優勢、堅持中西醫結合是顯著特征。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的療效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認可。凡是秉承客觀態度,無不承認,戰疫情,中醫確實有一套。

應對疫情,中醫做了些什么

1月27日,剛到武漢的張伯禮心頭一沉。

作為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當時看到的疫情很嚴重:醫院爆滿,發熱門診幾百個人排隊,幾個小時也看不上病。“特別是看病的、陪診的都混雜在一起,讓人擔心。”他說。

兩個月后,武漢在院的患者從6萬多降到了1000左右,重癥患者從1.2萬減少到490例左右。正如意大利詩人但丁所說,沖破黑暗夜,再見滿天星。

這一逆轉的實現,首先要歸功于隔離——集中隔離、分類管理,把發熱的、留觀的、疑似的、密接的人員(四類人員)堅決隔離開。武漢市基層社區組織和市民非常給力,用了幾天的時間基本上把患者成功隔離開。

只隔離不給藥,只是成功的一半。“雖然沒有特效藥,沒有疫苗,但是我們有中藥,所以我們就給病人發放中藥湯劑和中成藥。”張伯禮說,開始不太順利,武漢13個區,第一天只發放了3000多份。兩三天之后,大家看到了中藥的療效,燒退了,咳嗽也減輕了,很多患者主動要藥喝,前后發了60多萬人份的藥物。

2月初,四類人員中診斷出確診患者的比例是80%多,2月中旬就降到了30%,2月底百分比就降到了個位數。“集中隔離,普遍服中藥,阻止了疫情的蔓延,是取勝的基礎。”張伯禮說。

對于重癥患者的救治原則,是西醫為主、中醫配合,中西醫結合。“中醫配合,有時是四兩撥千斤。”張伯禮說。在金銀潭醫院、湖北省中西結合醫院、雷神山醫院,中醫都參與了重癥救治,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我們的經驗是中藥注射劑要大膽使用、早點使用。生脈注射液、參麥注射液,對穩定病人的血氧飽和度、提高氧合水平有作用;痰熱清注射液、熱毒寧注射液,與抗生素具有協同作用;血必凈注射液對抑制炎癥風暴、控制病情進展有一定效果。”】

患者康復期治療也是中醫發揮作用的“主戰場”。據北京地壇醫院中西醫結合科主任醫師王融冰介紹,患者治愈進入康復期后還有一些癥狀,比如乏力、納差、心慌、氣短、失眠、抑郁等。這些癥狀的徹底解決需要中醫藥的幫助。“比如針灸、拔罐、刮痧、耳豆、穴位按摩,還有傳統功法太極拳、八段錦,都有利于病人舒緩情志、增強體質,盡快恢復健康。”

破除偏見,中醫做對了什么

確診后,李華(化名)吃的第一口藥,是湯藥。

“之前在國外不了解中醫,沒想到中藥效果這么神奇!”才一兩天,癥狀明顯好轉的李華,忍不住向醫護人員發出感嘆。

不久前,從境外來京后,經篩查診斷,李華住進了北京小湯山定點醫院B2病區。

“中醫藥的優勢在武漢已經得到充分論證。”給李華把脈開方的病區負責人、北京中醫醫院呼吸科主任醫師原慶對患者的后續治療很有信心,“中醫講‘三因’,因時、因人、因地,小湯山接診的是境外來京人員,中醫作用的發揮是否與武漢一致,需要實踐來論證。”

每次問診,原慶及其團隊的開場白都是“您了解中醫嗎”?;卮鹬胁畈欢嘁话胍陨鲜?ldquo;完全不了解”。

“我說要把把脈時,他反問我,把脈是干什么?”原慶說,在望、聞、問、切之后,他都會建議對方先上網看看中醫治療新冠肺炎的情況,然后才是處方開藥,開的也都是湯藥。

“患者了解之后,都非常愿意接受中醫治療。”更讓原慶團隊自信的是,包括首例確診病例在內的不少患者,都發出了“沒想到中藥效果這么好”的感嘆。

中醫藥治療傳染病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在這個過程中,形成了比較成熟的科學規律。針對傳染病的治療,主要集中在3種治療方法上:清熱、化濕和解毒。

“面對傳染病,中藥的使用好比是迅速動員一個國家的軍隊防衛體系,旨在迅速抵御外來之敵(病毒),防止敵人對國家造成重大破壞。”北京中醫院院長劉清泉說,“比如化濕的治療,實際上就是提振軍民士氣,提升免疫功能。解毒的辦法,就相當于給入侵之敵當頭一棒。清熱的方法,是改變人體的內部環境,使病毒無可藏之處。”

原慶遇到的對中醫不信任的態度,是疫情防控中一個并不少見的現象??梢哉f,除了與病毒搏斗,中醫還要直面各種質疑和偏見。而消除質疑、證明自己的最好辦法,就是用療效說話。

據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家中醫藥局黨組書記余艷紅介紹,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占91.5%。臨床療效觀察顯示,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了90%以上。中醫藥能夠有效緩解癥狀,能夠減少輕型、普通型向重型發展,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促進恢復期人群機體康復。

療效顯著,中醫是怎么做到的

日前,《柳葉刀》預印本發表論文,基于中國10省662例臨床救治觀察,“清肺排毒湯”應急項目組研究發現,中性粒細胞和淋巴細胞比值對新冠肺炎診斷和重型患者臨床病程進展具有重要預測價值。

這篇文章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柳葉刀》系列期刊上刊載的第一篇中醫藥研究團隊臨床科研成果。中醫藥抗疫經驗,正在為國際學術界所認可。

論文提及的“清肺排毒湯”是國家診療方案中推薦的通用方劑,也是此次中醫抗疫中形成的“三藥三方”之一。

在特效藥和疫苗付之闕如的時候,“我們跟西醫一樣,注重從老藥里篩選有效的藥,同時也研制了幾個新藥新方,也就是‘三藥三方’。”張伯禮說,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瘟膠囊、血必凈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方、化濕敗毒方、宣肺敗毒方,均經過了實踐和研究的雙重檢驗。

比如,金花清感顆粒,主要功效是疏風宣肺、清熱解毒。

【“我們在武漢做了一個臨床對照研究,結果顯示,金花清感顆粒治療輕型和普通型患者,和對照組相比,轉重癥比例下降了2/3,退熱時間縮短了1.5天,反映免疫功能的白細胞、中性粒細胞計數和淋巴細胞計數有顯著改善。”】

張伯禮說。

血必凈注射液聯合常規治療以后,可以使重癥患者的28天病亡率下降8.8%。清肺排毒方在全國10個省、66個定點醫療機構治療的1263名確診患者中,治愈出院1214例,占96.12%。宣肺敗毒方通過對武漢市500例患者開展的研究顯示,輕型和普通型患者,發熱、咳嗽、乏力等癥狀明顯減輕,無一例轉重?;瘽駭《痉?,也在臨床療效觀察中確證了有效性。

【“中醫和西醫在治療模式上有明顯不同。從西醫來看,多數化學藥物都是單靶點的,而中醫和中藥更多是多靶點的。也就是說,中藥更像個團隊在作戰。”】

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邱海波說,就這次新冠肺炎而言,病毒導致炎癥、免疫失調,進一步導致肺、心等器官的損害,因此,病毒、炎癥、免疫力異常導致的器官損害,都是靶點。西藥往往是針對某一個靶點進行治療,而中藥是多靶點的治療,對病毒的復制、對炎癥的消除和對免疫的調節以及對之后的器官損傷、凝血等方面都會產生影響。

援助他國,中醫還能做什么

3月18日,化濕敗毒顆粒獲得國家藥監局藥物臨床試驗的批件。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表示,中藥和化學藥、生物藥的研發流程不一樣,化濕敗毒方源自臨床,獲得臨床批件的意義更在于中醫對疫病的理論以及臨床療效有了物化的載體,也是把中醫的科研數據與臨床高級別證據進行了有效轉化。

“獲得臨床批件以后,好多國外朋友紛紛向我們要藥。我們在給國外朋友贈送藥的時候,化濕敗毒顆粒被稱為‘Q-14’,Q取英文諧音CURE,治愈、解藥的意思,‘14’表示這張方子是由14味藥組成。”黃璐琦說。

加拿大《環球郵報》網站報道稱,武漢建議使用中藥“是有道理的”,它應與西藥結合使用,“在西方醫學中,我們的藥物僅能攻擊一個具體目標。而用中醫療法,則可以防止病毒吸附細胞、病毒復制等。”

“現在疫情在多國、多點暴發,中方愿同有需求的國家開展中醫藥參與疫情防控的國際合作,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余艷紅說。

一是分享救治經驗。及時主動同世界衛生組織合作,分享中醫藥參與疫情防控的有關情況,把中國最新版本的新冠肺炎中醫藥診療方案翻譯成英文,在國家中醫藥局官網和新媒體上公開。“我們還通過遠程視頻交流、提供技術方案等方式,與日本、韓國、意大利、伊朗、新加坡等國家分享救治經驗。”余艷紅說。

第二,捐贈中藥產品。中國有關組織和機構已經向意大利、法國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捐贈了中成藥、飲片、針灸針等藥品和器械。

第三,選派中醫師赴外支援。已經有中醫專家前往意大利、柬埔寨、老撾等國參加抗疫。

中醫藥抗疫,仍在進行時。

【本文原載《人民日報海外版》2020年05月09日】

 

 

相關閱讀:

 

 

 

中醫藥真管用?。ㄓ浾呤钟洠?/section>

 

 

印象里,中醫是治療慢病的,急性病、危重病都得指望西醫。俗話說,急驚風遇上慢郎中。中醫慢,似乎成了它獨有的診療特征。

這次疫情防控中,中醫藥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效果,一點兒也不慢。在一線危重癥患者的救治中,在新冠肺炎診療全過程中,中醫都未缺席,而且是深度介入、廣泛干預。中西醫結合,成為防控新冠肺炎總體戰的主旋律。中醫藥的表現,可圈可點。

打仗需要彈藥。與新冠病毒作戰,缺的恰恰是彈藥。此次抗擊疫情中,中醫人深入發掘古代經典名方,結合臨床實踐,形成了中醫藥和中西醫結合治療新冠肺炎的診療方案,篩選出了以“三藥三方”為代表的一批有效方藥。臨床實踐再次證明,中醫藥這個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貴財富屢經考驗,依然好使、管用,并且經濟易行。

歷史上重大疫病的應對,中醫從未缺席。此次戰疫,中醫得以為自身再次正名,并向世界宣示了自己的價值。中醫,是東方智慧在認識生命、闡釋生活、揭示生死的生動實踐中發展壯大的,是融預防、治療、康復為一體的整體醫學,完全能夠、并且已經為傳染病防治提供了“未病先防”“既病防變”的策略。

疫情無國界,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中醫藥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仍然是人類抗疫的“硬核”武器。這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了。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