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面對美國持之以恒的污名化,以及多國緊緊跟隨的賠償請求,中國切莫將之視為兒戲,必須高度重視,將疫情揭露戰上升到戰略高度,建立統一的戰略指揮部,協調指揮外交部門與宣傳部門的一致行動,避免因思想不統一而帶來的相互掣肘;確立疫情揭露戰的國際國內群眾路線,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有序投入反圍剿戰斗。這次疫情全球蔓延,受損者眾,故而揭露美國放縱疫情的卑劣行徑,這次是絕佳機會,一旦錯過,機會難再。面對生化殖民,非典的教訓一定要吸取,必須以不破樓蘭誓不還的決心,打贏這場疫情揭露戰,才能為全世界人民爭取到真正的健康生存權利。

原創:微信公眾號“血飲”

ID:caojianming1989

1991年8月11號,發源于加勒比海的颶風韋伯襲擊的美國紐約地區,于8月19號到達美國羅德島東部地區,最終消失在加拿大和英國地區。這次颶風給美國造成20億美元的巨大經濟損失。

2014年7月17號,世界艾滋病協會前主席、著名艾滋病專家喬普?蘭戈,乘坐馬航MH17抵達吉隆坡,再轉飛到墨爾本,參加第20界國際艾滋病大會,同機乘坐的還有其助手、同事等在內108位艾滋病專家及其家屬。當天,這架隸屬于馬來西亞航空的波音777客機墜毀在烏克蘭靠近俄羅斯邊界的烏方一側的頓涅斯克境內,機上約280名乘客和15個機組人員全部遇難。

2020年5月2號,據紐約郵報等報道,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華裔新冠病毒學家劉兵在自己別墅中被槍殺,其頭部、頸部、軀干等要害部位連中數槍。

這三個事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本文將順藤摸瓜、抽絲剝繭,跟大家一起找出這三個故事背后的內在聯系。

槍殺案外其他四起類似事件

先來看下第三起事件,也就是病毒專家劉兵被槍殺事件,這起事件使得血飲再次確認,當今世道之下,研究生化病毒無疑是一項極度高危的職業。因為,此前全球已經發生過四起類似事件,劉兵被殺其實是第五起。前四起事件分別是:

一、2014年7月17號,馬航MH17墜毀,包括世界艾滋病協會前主席喬普?蘭戈、世衛組織發言人、英國BBC前記者格倫托馬斯在內108名HIV艾滋病、埃博拉病專家及家屬在內全部罹難。

二、2018年11月26號,賀建奎正式公布自己的基因編輯嬰兒誕生。同一天,中國媒體公布消息,武漢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健康學院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已經收到收到國家知識產權局寄來的發明專利證書,發明名稱是“一種治療HIV(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嵌合抗原受體的重組基因構建及其應用”。這是全球首個“應用CAR-T免疫細胞治療艾滋病”的發明專利,可以從患者體內完全清除HIV病毒。

三、2019年7月14號,據央視新聞報道,加拿大情報機構將知名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夫婦以及他們的學生帶離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理由是“違反相關條款”。邱香果是全球著名病毒防疫學家,尤其在埃博拉、馬爾堡、拉沙熱等烈性人畜共患病的疫苗和抗體研究方面成績突出。邱香果博士與研發了治療埃博拉病毒的藥物ZMapp,ZMapp藥物還被發現對艾滋病等傳染病的防治研究有啟發作用。邱香果博士的丈夫程克定,同樣是病毒免疫學家,其主攻方向為與埃博拉病毒同樣危險的冠狀病毒。

 

四、2020年2月5日,據英國BBC報道,加拿大頂級傳染病專家、國家微生物實驗室 (NML)首任科學總監弗蘭克·普魯默博士2月4日在肯尼亞開會時突然死亡。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五起類似事件背后驚人的相同點

分析這五起事件中包括邱香果夫婦和劉兵在內的八個主要人物,可以找到如下共同點:

、這八個人的研究領域全部為病毒學,且所研究病毒主要集中在艾滋病、埃博拉病毒以及新冠等冠狀病毒。

喬普?蘭戈是世界著名艾滋病學家,其本人和助手杰奎琳以及格倫托馬斯,長期涉獵埃博拉病毒以及相關的冠狀病毒等;邱香果博士夫婦研究領域幾乎涉及包括上述三種病毒在內的幾乎所有P4級別病毒微生物;普魯默博士,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工作期間,領導加拿大成功應對2003年的SARS非典以及2009年的H1N1禽流感等疫情的爆發,在他的監督下,加拿大成功研制出埃博拉病毒出血熱VSV EBOV疫苗。

普魯默博士是冠狀病毒、禽流感等病毒權威專家。普魯默與邱香果曾經共事過,同樣能夠接觸到埃博拉等四級危險微生物研究。普魯默博士身亡之時,正在肯尼亞參加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和內羅畢大學合作研究的年度會議,這兩所大學的合作研究幫助人類確定了很多關于艾滋病早期傳播的關鍵因素。

二、這八人的研究實際上在破解第一超級大國的生化武器。

美國第一座進行病毒武器發展的普拉姆島生化實驗室的創立者特勞布,就是一名納粹生化學家,其生物研究計劃規劃的理論基礎和路徑就是:在埃博拉、馬爾堡出血熱、拉沙熱等高致死率的烈性病毒基礎上,研制出人畜共患、臨床表現為感冒、發熱等“非典型”癥狀的生化武器。這個研究思路一直是美國生化武器發展的核心思路,堅定不移,從未改變。血飲在之前的文章說過,埃博拉、艾滋病這些病毒其實都是Made In USA。

直白點說,美國生化武器研究方法就好比養蠱,就像古代苗疆之地的女子養蠱一樣,用五毒(蜈蚣、毒蛇、蝎子、壁虎和蟾蜍)毒蟲放在一個罐子里相互叮咬,取能存活下來毒性最強的,讓他們再繼續相互叮咬,促使毒性不斷提高,最后提煉出毒性最烈的毒藥。

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發展的思路與苗疆養蠱手法類似,就是通過美國海軍的“一千零一夜計劃”,將全世界的各種人畜共患病毒株采集回來,然后在實驗室中以動物軀體為“罐子”養毒,通過人為注射,在動物體內和動物和人類之間跨物種交叉感染,以及在多病毒之間交叉傳染,繁殖的病毒不斷變異提高毒性,再從變異毒株中提取出毒性最強、非典型特征最不明顯的毒株,其最終目的是提煉出類似生化危機電影中的T病毒。非典型型感染癥狀+毒性猛烈是這種武器的主要特征。

所以,看上去名目繁多的艾滋病、埃博拉、冠狀病毒等,其實就是同一種病毒,而這八個人的研究方向,實際上都是在研制抗衡美國生化武器研究的“解藥”。既然本質上是同一種病毒,那么研究思路必然是一致的。破解其中一種病毒治療方法,都代表著打開了其他病毒研究方法的大門。一旦其中任何一種治療取得突破,那么都意味著與這些病毒同源的其他病毒也將被攻克,比如:與埃博拉病毒同源的馬爾堡出血熱,極有可能在攻克埃博拉病毒以后被攻克。這就是為什么邱香果博士能夠同時在埃博拉領域取得突破以后,繼續在艾滋病、冠狀病毒等領域同樣取得重大成果的原因。既然原理一樣,那么其中一個領域的特效藥,就有可能對另一種病毒起效,這也是為什么邱香果研制的ZMapp抗埃博拉藥物,居然還被發現對艾滋病等傳染病防治有效的原因所在。抗埃博拉病毒的藥物居然可以治療艾滋病,而抗艾藥物居然對治療新冠有效,個中聯系,細思極恐。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三、這八人都是在即將取得突破的節骨眼上被拿下。這里所謂的“拿下”,指的是拘禁、抹黑以及被死亡。

(一)拘禁。最典型的就是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夫婦。邱香果團隊在被加拿大情報機構帶走之前,邱香果博士團隊發明出了能夠對抗目前幾乎所有已知埃博拉變異毒株的新藥MBP134,該藥物即將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一旦這種新藥成功,那么,埃博拉病毒將被完全攻克。然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刻,邱香果博士夫婦被加拿大情報機構帶走。

在他們被拘捕以后,MBP134的研發全面中斷,本來可以撲滅的新型埃博拉病毒,開始向整個西非大規模蔓延。從邱香果夫婦被逮捕的2019年7月份中旬開始,新冠疫情從美國紐約向全球蔓延,而邱香果的丈夫陳克定主攻的研究方向,正好是冠狀病毒,是否可以假設當時程克定的冠狀病毒研究也同樣進入了關鍵時刻呢?

(二)抹黑。抹黑則是直接針對中國生物科學家。2018年11月26號,中國媒體報道了武漢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健康學院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利用細胞免疫療法可以完全清除患者體內艾滋病病毒。這兩位教授用到的是細胞免疫治療,其中就使用到了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主要是利用基因編輯技術對免疫細胞進行修飾,增強其對艾滋病等病毒的殺傷力,從而達到根治艾滋病的目的。而就在消息公布的同一天,賀建奎向全世界宣布,其基因編輯嬰兒誕生。這明顯就是在污蔑中國生物科學家和中國生物界的名譽。

為什么呢?因為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利用細胞免疫療法中的基因編輯技術,與賀建奎的基因編輯技術是不同。這兩位教授的基因編輯技術只是對免疫細胞進行編輯,且是注射到成人體內,無需編輯人體基因組和去除某種免疫基因,即使失敗,也不會導致被編輯基因,通過生殖細胞遺傳后代,進而向全中國擴散。而賀建奎的基因編輯技術,則直接編輯人類胚胎,這種編輯是會通過生殖遺傳給后代的。賀建奎的做法直接污染了全中國人乃至全人類的基因池。雖然同樣是基因編輯技術,但是在應用上有著天壤之別,一個是科學福音,造福人類,一個是基因原子彈,毀人無數。

在中國艾滋病治療取得重大突破的當天,受境外勢力支持的賀建奎冒天下之大不韙、滅絕人倫地進行人類胚胎的編輯生育遺傳,引發全世界科學界的反對,直接污蔑中國生物科學家和中國生物界的名譽,也成功的將中國首先攻克艾滋病這一世界性難題的光輝淹沒。2019年12月30日,“基因編輯嬰兒”案在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賀建奎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百萬元。這就是正義對科學敗類、瘋子的直接審判。

(三)被死亡。2014年7月17號墜毀在烏克蘭境內的馬航MH17班機上的人主要有兩個,一個是世界艾滋病協會前主席喬普?蘭戈,一個是世衛組織發言人、BBC前記者格倫?托馬斯。其中蘭戈是世界著名艾滋病學家,其長期駐非洲研究艾滋病治療,在去世前的最后一次飛行他們是要前往澳大利亞墨爾本參加第二十界世界艾滋病大會,在這次大會上,蘭戈要公布自己在艾滋病領域的重大研究成果,宣布其創立的治療方法能夠有效阻斷艾滋病在母嬰之間傳播,這項成就具有重大意義。MH17上墜毀的專家們,之所以攜帶家屬,就是要讓自己家人共同見證在世界艾滋病大會上宣布這項重大成果的偉大時候,但沒想到,這次的旅程卻沒有歸途。值得關注的是,喬普蘭戈逝世后,其生前工作過的實驗室遭到搜查。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而同機的另外一個人格倫托馬斯,則要在這次世界艾滋病大會宣布一個重要信息,他們懷疑,西非地區埃博拉病毒爆發與美國設立在塞拉利昂的凱內馬生化實驗室有關,并將在世界艾滋病大會上集體討論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非自然起源”的可能性,還將討伐索羅斯基金會為獲取疫苗暴利,不惜將埃博拉病毒從凱內馬生化實驗室中釋放出來。然而,2014月7月17號23點,烏克蘭223防空導彈團發射“山毛櫸”9M38導彈擊落了馬航MH17,雖然乘坐該機的格倫?托馬斯的懷疑被后續事實逐漸證明,但他跟蘭戈一樣,都不可能再看到。同機的110名艾滋病、埃博拉、新冠病毒相關權威專家人員及家屬,也同樣全部無辜慘死。

后來的事實證明,格倫·托馬斯的說法并非空穴來風。在格倫·托馬斯死后不久,塞拉利昂當地民眾瘋狂襲擊當地的凱內馬實驗室。因為當地人發現,很多在凱內馬的健康人在接受治療以后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民眾襲擊迫使塞拉利昂衛生部于2014年7月23日關閉凱內馬醫院,將病人轉移到凱拉洪治療中心,并命令管理凱內馬生化實驗室的美國杜蘭大學停止檢測埃博拉病毒。2014年8月,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陳馮富珍開始公開懷疑,埃博拉疫情是否是由“非自然”病毒引起的。

被死亡的第二個是普魯默博士。2020年2月4日,加拿大頂級傳染病專家普魯默博士在肯尼亞開會時,突然死亡,死因不明。普魯默博士曾于2013年從沙特阿拉伯病人身上帶回了冠狀病毒的樣本,在邱香果和程克定被加拿大抓捕以后,他是全世界范圍內全面研究冠狀病毒的最關鍵、最權威人物。在新冠疫情爆發蔓延和全球開始研制新冠疫情的關鍵時刻,這樣一個關鍵人物卻突然暴斃而亡。從拘禁邱香果到普魯默暴斃,一個是將邱香果團隊人員與加拿大微生物P4實驗室隔離,一個是已于2014年離開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頂級專家暴斃,這是明顯的要將研究場所、技術、人員實現徹底隔離。

緊接著,就是2020年5月2號華裔新冠病毒劉兵死于槍殺,而射中劉兵的子彈,槍槍致命,都準確地打在劉兵的頭部、頸部、軀干等要害部位,打的都是人體最致命的上三位致命處,明顯不合常理,而殺人者隨后也死亡,死無對證。

劉兵是匹茲堡大學計算機與系統生物學系研究助理教授,劉兵在了解SARS-CoV-2感染的細胞機制以及后續并發癥的細胞基礎方面,已經取得了非常重要的發現。在今年4月,匹茨堡大學醫學院曾經在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發表論文稱,劉兵團隊已經研發出一支新冠肺炎候選疫苗,初步在白鼠實驗證明有效,幾個月后將啟動臨床試驗。劉兵被殺的五月份,正好是其即將啟動臨床試驗的關鍵時刻,一旦成功,將是新冠研制的重大突破。

 

總結這些人的死亡,死因都可以用死因不明、不明不白來概括。馬航MH17墜毀原因到現在都沒有公布結論,邱香果夫婦被抓捕以后下落不明,普魯默博士猝死的死因不明,而劉兵除了被槍殺的原因不明外,死后還要被美國社交媒體污蔑是因為私生活混亂。說這是巧合,鬼才信!

四、這八個人相互之間認識,且與中國關系良好,并積極支持中國烈性傳染病研究與治療。

劉兵、邱香果夫婦本身就是華裔,普魯默博士則是邱香果夫婦在加拿大國家微生物P4實驗室一起共事過的同事。普魯默博士曾于2013年從沙特阿拉伯病人身上帶回了冠狀病毒的樣本,而2003年中國遭到非典襲擊,這種病毒就是冠狀病毒,這次爆發的新冠同樣是冠狀病毒。顯而易見,普魯默博士作為該領域權威,劉兵主攻新冠病毒研究,這兩人的研究成果無疑將幫助中國對抗新冠疫情。

格倫托馬斯是當時世衛組織總干事、中國人陳馮富珍下屬,而喬普.蘭戈同樣認識陳馮富珍。與其他西方科學家不同,喬普?蘭戈力挺美籍華裔科學家何大一在1996年發明的“雞尾酒療法”,支持中國抗擊艾滋病事業。

邱香果博士積極支持國內烈性病防控研究,以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為基地,先后與國內多個科研院所開展合作研究。其中,與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陳薇研究員團隊積極開展烈性病原科研合作項目,為該疫苗在塞拉利昂II期臨床試驗的順利進行提供了科學支持,該疫苗目前已于2017年10月19號被中國國家食品藥品檢查總局(CFDA)批準,這是首個在中國獲批的埃博拉疫苗,也是世界上首個獲批的埃博拉疫苗。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五、這些事件全部發生在美元走強區間內,而疫情爆發能夠快速拉升美元指數。

 

從2014年7月的馬航MH17事件,到2020年5月2號發生的這些事件,時間節點全部位于美元走強區間內。這個區間位于2013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之間,這其中美元指數多次突破100,最高點就是今年3月份的創下的103.7。

很顯然,它們總是在病毒研究取得突破性進展的時候下手,就是為了故意放縱疫情拉升美元指數。為什么放縱疫情呢?因為疫情的蔓延會直接拉升美元指數。美國拉升美元指數主要依靠打擊石油為主的大宗產品價格,而這個價格直接與產地和市場有關,大宗產地主要在非洲地區,而西非地區是中國最缺乏的礦產資源的最大產區。2014年一季度,美國杜蘭大學和索羅斯基金支持的凱內馬實驗室泄露導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蔓延,直接打擊了大宗產品價格,并進一步阻止中國魏橋集團等民營企業在幾內亞等地的鋁土礦等開采項目進度。

2014年爆發的這次埃博拉疫情被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陳薇團隊撲滅,但隨后新型埃博拉變種病毒居然再次出現,而治療包括新型變種病毒在內所有埃博拉病毒的藥物MBP134研發,因為邱香果夫婦被帶走而全面中斷,之后西非埃博拉疫情全面擴散。加拿大帶走邱香果夫婦,不僅直接阻止BMP134問世,也阻止中國救援非洲埃博拉疫情,同時被帶走邱香果丈夫程克定是新冠磚家,這也直接阻斷了中國對抗新冠疫情的外部援軍。

埃博拉疫情在非洲蔓延,直接支撐了美國金融戰略,使得其打擊大宗產品成為現實。2019年7月邱香果夫婦被帶走以后,國際大宗產品價格開始一路下滑,2020年2月份國際大宗產品價格指數跌破2007年水平,就是最直接證據。而中國最權威的烈性傳染病陳薇團隊被國內新冠疫情拖住,而無法馳援西非,這是典型的阻援打點戰略。所以,帶走邱香果夫婦,不僅直接導致非洲抗埃博拉戰役受挫,也是對中國新冠研究釜底抽薪。2019年7月,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點,文章后面將解釋這個疑點。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六、包括邱香果夫婦在內的這些專家一旦研究成功,必將嚴重打擊猶太資本集團的醫藥利益,這才是所有事件背后的根本原因!

長期以來,猶太資本控制的全球醫藥跨國公司壟斷了全世界抗癌、抗艾等藥物背后的巨額暴利。利益有多大呢?以《我是藥神》中那款我們常見的白血病癌癥需要的藥—格列衛為例,它在中國香港的價格為每周17000元,美國為13600元,澳大利亞為10000左右,日本為16000元,而“格列衛”在中國的藥價是23500元,一個月的價格接近100000。這個價格別說是絕大多數中國家庭都難以負擔,就是美國家庭也負擔不起。這種藥不過是全球數目龐大的高價藥中的其中一種,且遠不是最貴的一種。發明艾滋病病毒的蓋羅博士甚至將艾滋病病毒注冊為專利。艾滋病以及癌癥等疾病只能抗病毒治療卻不能徹底治療的特征,讓猶太醫藥公司賺得盆滿缽滿,敲骨吸髓,完美詮釋了資本喪盡天良的嗜血天性。

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其治療費用和醫療器械花費更是天價,以中國為例,治療一個新冠重癥病人最高可達10萬美元,這還是在中醫干預下,如果是在其他國家價格只會更貴。假設,有一億人患病,那么背后就是十萬億甚至是百萬億美元的市場,這后面的暴利可想而知。要知道,美國的GDP剛超過20萬億美元,中國國家財富總額也不到60萬億美元,美國家庭財富總額也才100萬億美元。

除此之外,埃博拉、尼巴病毒等背后帶來的利益將更加巨大。利用病毒賺黑心錢,猶太資本當真喪心病狂。在本次抗擊新冠疫情中,很多人奇怪,為何美國抗疫物資奇缺,特朗普還不主動從中國購買醫療物資,反而讓自己女婿、猶太復國主義智囊庫什納全權辦理并造謠中國物資有毒呢?原因之一,就是害怕包括口罩、呼吸機、中藥等物美價廉的中國抗疫物資進入美國,直接沖垮猶太在美國境內的醫療暴利。在從中國拿到幾十億只口罩口,5月8號,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迫不及待的撤銷了66家中國口罩生產產商在美許可證就是最直接證明。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盡管特朗普代表的猶太資本集團千方百計維護自己的醫療暴利,但是包括武漢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健康學院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利用細胞免疫療法以及邱香果夫婦的MBP134新藥,卻可以治療艾滋病以及埃博拉病毒。在邱香果博士指導下,陳薇團隊研制出了埃博拉疫苗,她的指導對陳薇研制新冠疫苗,同樣具有理論啟示作用。而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利用的細胞免疫療法,除了能夠治療艾滋病,還能夠有效治療幾乎所有癌癥,這是目前國際醫學界頂尖技術。

很多人都知道,中國一旦掌握某項技術,幾乎必然能夠將之用到極致,在醫藥領域也是如此,一旦全面推廣基因編輯下的細胞免疫療法,中國一定可以將其成本從目前的十幾萬降低到幾千塊錢,而幾個療程就可以治療癌癥、艾滋病、白血病等疾病,這無疑將極大提高細胞免疫療法的國際地位,同時,高科技+低成本也解決了這些國際病毒難題,無疑將重創猶太資本集團數百萬億美元的醫藥市場。

就這一點而言,他們對付這些研究烈性傳染病破解之法并支持中國抗擊烈性傳染病的專家也就不難理解了。美國之所以擊落MH17,是因為格倫托馬斯要在這次會議上將直接討論埃博拉病毒真相,緊急下手是因為身為BBC前記者的格倫托馬斯急于揭開猶太資本集團黑暗。動用國際關系施壓,讓一國政府下手直接擊落國際客機,足見猶太資本集團的黑手覆蓋面之廣。

仔細看前面四個事件背后的黑手,馬航事件是美國支持的烏克蘭軍隊干的,而現在烏克蘭總統和總理全部為猶太人;劉兵和和邱香果夫婦出事的國家是美國和加拿大,劉兵持有美國身份,邱香果和普魯默博士均為加拿大國籍,美國和加拿大都是猶太資本控制的五眼國;而賀建奎背后則是XX資本,它的背后是美國花旗銀行,以其前期籍籍無名的江湖地位,沒有猶太資本運作是斷然不可能出席世界基因編輯大會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基因編輯女嬰一個叫露露,一個叫娜娜,合起來就是luna,露娜就是古羅馬的“月亮女神”。猶太共濟會的標志是荷魯斯之眼,而古埃及神話中,荷魯斯之眼正好代表月亮和月亮女神。這些都是巧合?鬼才信!

在艾滋病治療領域取得突破的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因為是中國國籍且在中國境內從事科研,猶太資本沒辦法直接打擊。所以就采用隔山打牛的辦法,用賀建奎污名化中國基因編輯技術,間接打擊張同存、顧潮江兩位教授掌握的細胞免疫療法,通過污名化促使中國全面暫停細胞免疫療法,保住猶太醫藥公司在抗艾藥物領域的醫藥暴利。在之前的文章中,血飲就建議國家保護這些在重要領域做出卓越貢獻的專家,現在看來這是非常有必要的。有鑒于此,中國應該積極營救邱香果夫婦。那些說中國專家會被害是陰謀論的人,本身就是陰謀家的狗腿子。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ADE效應武器化 

新冠、埃博拉病毒烈性傳染病還有另外一個共同特征,那就具有極強的ADE效應。血飲在之前的文章中介紹過ADE效應,這里為方便閱讀再簡單敘述一次。ADE是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縮寫,中文翻譯為“抗體依賴的增強作用”。ADE效應有兩種,第一種ADE效應是如果你得了A型新冠痊愈了,體內有了A型抗體,不要以為可以同樣抵抗B病毒,體內的A型抗體反而可以增強B型病毒的毒性,讓B型病毒繞過你的免疫系統直接攻擊你,這種效應會導致病毒致死力增加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第二種是患者之前被同一種病毒感染過,產生了抗體,遇到發生變異的同源病毒時,免疫系統派出了之前的抗體,但是由于變異了,所以抗體失敗,等于不設防,于是后果比沒有抗體的人嚴重得多,因為沒有抗體的人免疫系統會正常工作,而不是被無效抗體欺騙了。簡言之,ADE效應是導致變異后的同源病毒在有原始抗體的患者身上,將會產生倍數級以上毒性的原因。

這個效應最早在登革病毒感染過程中被發現,詭異的是,除登革熱外,ADE效應廣泛存在于SARS-CoV(這次爆發的新冠被命名為SARS-CoV-2)等冠狀病毒、艾滋病、以及埃博拉病毒、西尼羅河等病毒中,且其ADE效應明顯強于自然起源病毒。很明顯,新冠這種冠狀病毒同樣具有強的ADE效應,這已經被法國和香港病毒學家確認。由此可見,這些病毒最致命的殺傷力反而來源于超強的ADE效應。這種超強的效應在疫情傳播中已經武器化,而中國也同樣受到了威脅。

4月8日,內蒙古自治區唯一一位感染新冠肺炎孕婦治愈近兩個月后,順利生下一名女嬰,嬰兒自帶新冠病毒抗體。很顯然,如果這種抗體能夠一直攜帶,一旦受到境外變異病毒感染,后果將非常嚴重。那么,這個孩子未來將無法出國。人,是經濟活動主體,隔絕了人,也就阻礙了全球經濟一體化,也就阻隔了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的緊密聯系,也就可以實現了特朗普將中國從世界產業鏈上剔除出去的目的。

混合戰爭背景下的生化殖民

除打擊中國經濟外,美國鼓吹群體免疫放縱疫情導致病毒全球蔓延,ADE效應又讓病毒全面武器化,這就衍生出了另外兩個概念,生化恐怖主義和生化超限戰。這兩個概念組合起來就能夠誕生一種新的殖民方式——生化殖民。

眾所周知,美國目前不僅阻撓他國防疫,還大搞群體免疫,放縱疫情在國內傳播。這種放縱之下,病毒變異速度將遠超疫苗研制速度,而只要ADE效應無法解決,那么前面研制出的疫苗都會被作廢,而很明顯,疫苗研制需要速度是追不上病毒變異速度的,這從印度80%感染者是無癥狀感染者就能看出。利用病毒變異與制造疫苗之間的時間差的不平衡性,以及放縱疫情無序蔓延與研制疫苗解藥有序有效之間的不平衡性,這是猶太資本推行生化殖民的物理科學基礎。

而只要無法應對,那么他們甚至可以直接干預促進病毒變異,印度喀拉拉邦爆發新型無癥狀新冠病毒就是它們這群畜生的杰作,而這種投入的成本是非常小的,甚至只需要幾個美版賀建奎,輕輕編輯下基因就能做到,而導致的損害和殺傷力卻幾乎是無限的。在古代,很多士兵將沾染病菌的毒箭射向對方或者是疫情死者物品扔進城內引發瘟疫,與之相比,現在他們的手法更加隱蔽、高效且更加惡毒。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通過醫藥生物高科技,猶太資本集團可以隨時隱蔽打擊自己的地緣政治和金融對手,這種手段就叫生化恐怖主義,頻繁使用就是生化超限戰。一旦這兩個手段奏效,他們就可以像沙特班達爾王子一樣,當著普京面威脅對俄羅斯使用恐怖分子,然后提出自己的要價。這種手法,美國在古巴和印度身上已經使用了多次。

1971年代,美國中情局將HHV-6A病毒傳播進古巴,導致古巴豬類大量死亡,直接重創古巴第二大經濟支柱——養豬業。除了打擊古巴經濟促使卡斯特羅政府投降外,美國這樣做也是威脅古巴不要派出龐大的雇傭軍參與非洲戰場幫助蘇聯打擊美軍。

2018年3月底,印度喀拉拉邦爆發尼巴病毒,迫使莫迪訪問中國武漢求援。當時打擊印度就是為了警告印度與中國保持距離,因為彼時中印洞朗對峙已經極大緩和,這不是美國希望看到的。2020年4月20號,印度新德里電視臺報道,印度80%疫情感染者為無癥狀感染者,印度首次發現疫情的地方同樣在喀拉拉邦,這是猶太資本給印度的第二次警告。

血飲在之前文章說過,猶太集團是古代和近現代恐怖主義鼻祖,現在延續邪惡傳統,開始推行生化殖民。我們知道,只有弱勢一方才會對強勢一方使用恐怖主義手段。猶太資本集團之所以對中俄伊等國下手,一方面是因為從次貸危機以后,其硬實力下降比較快,軍事上根本不是中俄的對手,這種情況下他們才想到了使用恐怖分子在中東對付中俄的手段,在其支持的全球恐怖分子主力2017年6月份被中俄消滅在幼發拉底河邊的邁亞丁以后,他們開始發展生化恐怖主義作為地緣斗爭的替代打擊工具,而這種工具顯然比支持恐怖分子更加隱蔽,成本更低。

除了對外打擊敵人,疫情蔓延還幫助猶太資本集團支持的特朗普為首新保守主義政府,全面打擊國內政敵民主黨,這次疫情爆發最嚴重地區全部為民主黨票倉州就是最直接證據。日前,民主黨票倉州新澤西州貝爾維爾市市長公開表示,自己在去年11月份就已經罹患新冠疫情,明顯早于中國疫情爆發時間,這是直接撇清了中國與美國爆發疫情的關系。這是民主黨對特朗普栽贓的直接還擊。這些都證明了血飲3月初關于特朗普放縱疫情是為了直接打擊民主黨的超前判斷。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打擊政敵是為了全面集權獨裁。血飲在之前文章說過,當年就是以基督教福音派為首的猶太資本集團支持希特勒在德國上位,而現在的特朗普正在重走希特勒之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特朗普喊出的口號“讓美國再次偉大”,就是1939年美國境內一個德裔美國人為首的納粹組織首先提出的。當時的口號是“使納粹德國和美國再次偉大”,現在他們將這句口號里的納粹德國去掉,就成了地球人都知道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民粹主義口號。

據5月6號《紐約時報》援引紐約儲備銀行最新報告稱,1918到1919年爆發的西班牙流感,幫助希特勒的納粹黨執政德國,而特朗普本身是德裔美國人,希特勒是奧裔德國人,兩個外國人打著愛本國、愛民族旗幟,卻都想著成為大權獨攬、反人類的野心家,歷史何其諷刺?

全球疫情爆發原點就在美國

未來美國還會繼續使用這種下三濫手法打擊對手,而這方面中國以及西非一直是最大受害者。從1981年的艾滋病傳入到非典到HINI禽流感爆發再到這次疫情,中國切不可掉以輕心。對這種生化殖民新手法要有全局性的認識,并全面上升到國家安全領域,從4年前開始血飲就呼吁建立中國生化防御系統,這一建議今年3月已經被國家采納,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PS:血飲在這里要說下,美國目前說病毒起源于自然,并不代表已經放過中國,認定起源于自然后,他們就可以繼續栽贓給中國境內的蝙蝠和動物,而國內某農業大學的一群蠢驢還在不斷出報告說病毒與穿山甲有關,這明顯是在給美國遞刀。

說到這里,可能大家最關心的就是病毒爆發原點到底是在哪里,究竟是如何爆發的。先來看個新聞,當地時間5月7日,位于法國東部城市科爾馬的阿爾貝·施韋澤醫院發表公告稱,該院醫學影像部負責人施密特重新研究了去年11月1日到今年4月30日拍攝的所有胸片底片,總計2456張。研究發現,最早出現帶有典型新冠肺炎癥狀的病例可追溯到去年11月16日。很明顯爆發地并非中國。

2020年5月5號,日本筑波大學博士福島潤也發表研究聲明表示,2019年8月新冠疫情入侵,并在日本大規模傳播。日本筑波大學在2019年9月封存的血清中檢測出了新冠抗體。

那么,日本的病毒是從哪里來的呢?據美國媒體2019年7月12號報道,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衛生部報道,當地54名居民因“呼吸系統疾病爆發”住院。4月9日英國劍橋大學發表新冠病毒的三個變種及其傳播路徑的報告,研究人員認為,C類型演化自B,B類型演化自A,而美國擁有全部三個變種病毒。很顯然,日本的消息和美國媒體的報道解答了病毒的起源。中日兩國都是被美國爆發的病毒二次傳染,全世界新冠病毒爆發的原點就在美國。

那么,到底在美國的哪個地方爆發的呢?很多人認為是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馬里蘭州,但在上篇文章血飲說過,馬里蘭州的死亡和感染人數并不是最高。3月28號,據俄羅斯塔斯社報道,德特里克堡所在的馬里蘭州,檢測了382人,288人陽性,陽性率為75%;毗鄰馬里蘭州的特拉華州,檢測了104人,68人陽性,陽性率為65%;距離不遠的新澤西州,檢測了3297人,2844人陽性,陽性率達到86%。新澤西州并不與德特里克堡所在馬里蘭州接壤,但陽性率卻遠高于馬里蘭州,而新澤西比鄰的紐約州卻是全美感染率和死亡率最高州,很明顯紐約才是美國疫情爆發的原點,所有疑點都指向美國在上世紀50年代在紐約長島東部普拉姆島西南部修建的生化實驗室。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2019年7月背后的諸多秘密

在之前血飲說過2019年7月是個重要時間節點,很多事情追溯源頭都可以追到這個時間點,比如:2019年7月12號報道,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54名居民因“呼吸系統疾病爆發”住院;2019年7月,美國宣布關閉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2019年7月14號,加拿大情報部門帶走邱香果夫婦;2019年7月16日,美國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批準了一項法律修正案,該修正案指示國防部監察長審查,美軍在1950年至1975年期間,是否在普拉姆島為研制其生物武器用蜱蟲和其他昆蟲進行過實驗。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那么,2019年7月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7月12號到7月16號這個時間段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呢?這與紐約長島東部的普拉姆島又有什么關系呢?

這就要說到了文章開頭三個故事中的第一個,颶風鮑伯。1991年8月16號,加勒比海東部、巴哈馬群島以東的雷暴天氣形成熱帶低氣壓,終于發展成強熱帶氣旋,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颶風。按照美國國家颶風中心的命名規則,這次臺風被命名為鮑伯。該颶風破壞性極強,是美國檢測到的大西洋颶風排名第八。

颶風鮑伯8月17號登陸弗羅里達州,穿越北卡羅萊納州、佛吉尼亞州、馬里蘭州。8月18號上午10點,颶風到達紐約長島東部的普拉姆島以東40公里的布羅克島,風速達超過每小時170公里。8月18號下午,颶風風眼移動到普拉姆島對面的羅德島海岸。8月19號,午夜零點,鮑伯颶風逐漸失去他的強度,在羅德島著陸。之后向北移動,經過波士頓最終綿延到緬因州海岸線,最終跨越大西洋在英格蘭的海邊消失殆盡。這次破壞性巨大的颶風在給沿岸各州造成20億美元巨大損失的同時,直接造成了紐約長島東部普拉姆島實驗室險些發生巨大泄露。

為什么呢?因為普拉姆島實驗室供電主要有兩種方式:高架電線或者地下供電電纜。其中地下供電電纜是主供電方式,高架電線只能作為應急供電的備用方式。但是,作為主供電方式的地下供電電纜早在颶風到來前三個月,就已經因為地下導體短路中斷工作。颶風到來的8月18號,紐約長島的輸電線以及普拉姆島上的高架電線桿,像牙簽一樣被170公里每小時的颶風鮑伯率先刮斷。島上電力主副供電方式幾乎全部失去,島上的工人被迫啟動緊急發電機,但是普拉姆島儲藏病毒樣本的核心實驗室卻沒有及時供電。這個實驗室的冰柜中儲藏的病毒樣本,包括HHV-6A病毒、內羅畢羊病毒、裂谷熱病毒、西尼羅河病毒等致命性病毒。島上工人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8月18號,上午10點30分,該實驗室響起“AAANNN…AAANNN…AAANNN…”的警報聲,這是低溫儲藏病毒的冰柜開始融化的警報聲。

8月18號下午3點,因為停電,風扇停止工作,導致該實驗室的負壓控制系統完全失效。沒有了負壓的保護,被病毒污染的空氣就會橫行無阻,向外傳播。8月19號,在全島工人的努力下,終于重新恢復供電,32小時的驚魂時刻終于過去。事后美國政府拒絕承認普拉姆島發生安全事故,1991年9月17號,參與普拉姆島這次驚魂搶險的員工全部被美國農業部解雇,這些工人中很多飽受終身病痛折磨,直到離世。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美國農業部在1999年將普拉姆島的安全級別從三級升級到四級。每年7-8月份的時候正好是美國颶風頻發的時候,而普拉姆島本身位于美國東北颶風帶最容易受到襲擊的地方,實驗室還靠海建造,危險指數更高。1953年實驗室剛剛建成的時候,美國軍方的一艘船就被風暴擊沉,而隨著美國進一步私有化,普拉姆島的安全系統進一步衰敗,衰敗的結果之一就是大量違規排泄生化廢水,直接導致紐約長島龍蝦絕產。

美國每年7月開始,颶風就會頻發,但不是每次的颶風都會經過紐約長島東部的普拉姆島,只有行進路線與鮑伯相同的颶風才會襲擊普拉姆島。而2019年7月就有這樣一個颶風,沿著當年鮑伯當年相同的路徑,從弗羅里達走廊以東地區形成,沿著相同路線穿過紐約州襲擊了普拉姆島,最終同樣消失在羅德島以東地區,這個颶風名字就叫做巴里(Barry),其風速高達每小時121公里,風力超過17級,為一級颶風,其威力與當年的鮑伯類似。與颶風鮑伯一樣,他們都是當年首次襲擊紐約的特大颶風。它的活躍時間正好位于7月11號到7月15號這個時間段。它的行進路線如下圖所示。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1991年與2019年發生了同樣的事情,誘因都是一樣。之后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隨著疫情從紐約長島東段的普拉姆島開始向全美乃至全世界蔓延,從這個原點出發,日本、中國、法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關于新冠疫情的所有發現就都可以串聯起來了。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中國應對之重點關切

目前美國新保守主義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千方百計的抹黑、甩鍋中國,其目的一方面是要讓中國承擔經濟賠償,并煽動全球種族主義和民粹分子攻擊中國,同時也是想順勢將美國惡行遮蓋。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更沒有完美犯罪,只要是發生過的事情,通過抽絲剝繭,就一定能夠找到事實真相和兇手。

要揭開這次全球疫情真相,中國就應該主動出擊。在4月13號名為《揭露特朗普強推群體免疫的嗜血真相,力保委內瑞拉擊沉猶太諾亞方舟》的文章中,血飲建議中國在世衛組織框架下與其他國家專家一起核查美國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在5月1號文章《急于甩鍋中國,特朗普到底想隱瞞什么?》文章中,血飲建議中國應該聯合俄羅斯以及其他國家核查位于美國紐約長島東部的普拉姆島。緊接著5月8號,外交部發言人表示,請美方開放美軍最大生化武器基地,讓專家調查。

華春瑩強調,美國不是要公開透明嗎?不是要調查嗎?中方在信息公布方面一直是公開透明的,我們也一直支持世衛組織根據國際衛生條例開展相關的工作,不知道美方可不可以也像中方一樣公開透明,不知道美方可不可以開放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開放他在美國國內以及世界各地,包括在烏克蘭和哈薩克斯坦的生物實驗室來接受國際社會的獨立調查?外交部發言人講話中講到的這些生化實驗室,之前血飲文章中已經全面論述過,美國利用他國領土從事見不得人的勾當,早就應該被揭露,現在中方火力全開,直接硬懟美國,真正打在了美國的痛處。這些都是積極的進步。

血飲: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

面對美國持之以恒的污名化,以及多國緊緊跟隨的賠償請求,中國切莫將之視為兒戲,必須高度重視,將疫情揭露戰上升到戰略高度,建立統一的戰略指揮部,協調指揮外交部門與宣傳部門的一致行動,避免因思想不統一而帶來的相互掣肘;確立疫情揭露戰的國際國內群眾路線,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有序投入反圍剿戰斗。這次疫情全球蔓延,受損者眾,故而揭露美國放縱疫情的卑劣行徑,這次是絕佳機會,一旦錯過,機會難再。面對生化殖民,非典的教訓一定要吸取,必須以不破樓蘭誓不還的決心,打贏這場疫情揭露戰,才能為全世界人民爭取到真正的健康生存權利。

同時,血飲也提醒包括中國政府在內的全世界,普拉姆島是比德特里克堡更加重要的地方,核查這里才能夠找到更全面的真相,因為2020年3月27號,美國CDC批準德特里克堡重新開放,并于當天夜間進行計算機數據轉移,這說明美國已經做好了應對國際核查的準備。

回顧往昔,21年前的5月7號北約空襲中國南聯盟大使館,慘痛沉重。事隔經年,激憤猶在,勿忘國恥,銘記歷史,吾輩自強。今天的中國已經不是100多年前的中國,猶太資本集團還想搞當年鴉片戰爭那套栽贓把戲,可以盡管來試試。230萬解放軍枕戈待旦,東風家族盎然聳立,何懼之有?一旦撕破臉,輿論斗爭讓你知道什么叫舌戰群儒,武裝斗爭讓你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貨幣戰爭看不見硝煙彌漫,俯視之下卻是血流成河。勝利者權杖上的紅寶石搖曳著嗜血的光芒,卻不見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血飲”】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三個事件揭露讓人不寒而栗的生化暗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