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美國與中國駐以色列大使的死亡之謎

在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死亡一事上,美國統治集團既有動機,也有能力,不僅在歷史上有很多前科,在本次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更是出現了很多類似事件,并非孤立的個案。因此雖然不能斷言杜大使一定是美國方面下手暗害的,但是至少可以說美方有很大的嫌疑。本次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國內的媒體由于種種原因在反對西方輿論戰方面并不是很給力,外交官很大程度上成為了中國輿論反擊的主力軍。如果要是這次杜偉反擊美國污蔑后很快便死亡,也不進行詳細的調查,恐怕其他的人也不大敢反擊西方特別是美國反華勢力的攻擊污蔑了。所以中國方面進一步調查核實,查明真相是非常有必要的。

【本文為作者鹿野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鹿野:美國與中國駐以色列大使的死亡之謎

當地時間5月17日早晨,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于被發現死在其位于特拉維夫郊區赫茲利亞的官邸中。5月18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針對“中國將會派員赴以色列調查杜偉大使的死亡”的提問明確表示,杜偉去世的情況“還需進一步核實”,“外交部正在盡力做好相關善后工作”:

【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不幸于5月17日在特拉維夫去世。在外交部5月18日的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據以色列媒體報道,中國將會派員赴以色列調查杜偉大使的死亡,請問能否證實?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不幸于5月17日在特拉維夫去世,初步診斷杜偉大使因為身體健康原因意外去世,具體還需進一步核實。我們對杜大使的不幸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向其家人表示誠摯慰問。外交部正在盡力做好相關善后工作。
駐以大使杜偉去世,中國將派員赴以色列調查?外交部回應
http://www.ceweekly.cn/2020/0518/298004.shtml】

筆者完全贊成外交部的這個表態,因為杜偉大使的死亡的確還有一些疑點,非常有進一步調查核實,查明真相的必要。

首先,中國駐外大使肯定都是要定期體檢的。要是杜偉大使有嚴重的健康問題,恐怕連坐飛機都有危險,因此因為健康問題猝死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其次,在杜偉大使去世的第一時間,不少中外媒體都紛紛報道其是“在睡夢中去世”的,言外之意就是這是正常死亡??蓡栴}在于,就算真的是正常死亡,難道那些媒體在杜大使家里裝了監控,不然怎么能一發現尸體就知道其死前的狀態是睡覺還是工作或是其他呢?這總給人一種欲蓋彌彰的感覺。

最為重要的是,杜偉大使生前曾經以個人或者以駐以色列大使館的名義發表多篇文章,有力地駁斥了西方特別是美國反華勢力的種種攻擊污蔑。特別是在去世前兩天的5月15日以駐以色列大使館名義發表的《治療疫病的良方不是隔絕而是團結》一文,更是堪稱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以前后謠言的漂亮反擊:

【歷史的經驗表明,重大疫情總是伴隨著各種陰謀論和尋找替罪羊的陰暗心理。猶太朋友們對此應該再熟悉不過。此次疫情期間,在一些政客的鼓動下,中國也成為被抺黑攻擊的目標,所謂追責、索賠的政治鬧劇頻頻上演,其目的無非是想把自身抗疫不力的責任轉嫁到中國身上。當前美國已成為疫情發展的震中。中方對美國人民遭受的苦難感同身受,對大量美國民眾染病而亡深感痛心。但美國的疫情發展到今天這一步,錯不在中國,而是少數美國政客消極無為,貽誤時機造成的。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國發生的慘劇不僅是天災,也是人禍。
蓬佩奧先生還老調重彈,就中以互利合作提出所謂“安全”關切。全世界對這一套說辭都不陌生,過去幾年,只要是來自中國的產品、資金甚至是人員,就被蓬佩奧先生認為是有“安全”風險,但他卻提供不了任何可靠的證據。
事實上,中國企業界雖然對同以色列開展合作充滿熱情,但到目前為止,中國對以色列的投資僅占中國對外投資總量的0.4%和以色列吸引外資的3%。過去五年,中國對以色列科技領域的投資和并購項目僅分別占以色列科技融資和并購項目總額的4%和3%。數年來中國對以投資的總和甚至還比不上因特爾在以色列收購一個項目的交易額。這點投資如何“讓以色列依賴中國”,甚至是“買下以色列”?
駐以色列使館回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以前后有關涉華言論
http://il.china-embassy.org/chn/sgxw/t1779468.htm】

可以看出,文章把美國對華指責和當年希特勒等人對猶太人的指責相提并論,同時還明確指出“中國對以投資的總和甚至還比不上因特爾在以色列收購一個項目的交易額”,不僅有理有據,讓美國統治集團啞口無言,還能有效的調動起以色列民眾的感情。而這篇文章剛剛引發廣泛反響,中國大使就死亡了,難道不奇怪嗎?

另外眾所周知,美國對以色列有著很大的影響力,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等機構在以色列更是長期經營,勢力盤根錯節,制造一起暗殺偽造成“心臟病突發”是完全可能的。

更為重要的是,歷史上有過多次企圖揭露美國黑幕的人被暗殺的事件,甚至可以說威脅到美國統治集團利益就神秘死亡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

比如說,肯尼迪政府時期,一位農業部的高官馬歇爾去調查腐敗案件,結果身中5槍死在溝里,卻被警方認定為“自殺”。后來幾年以后,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同意開關驗尸進行尸體解剖,結果發現馬歇爾中槍以前就已經吸入了足以令人窒息的二氧化碳,并且在頭部受到過足以令人昏迷或死亡的重擊。顯然,一個死人是不可能再向自己連開5槍來“自殺”的。在這種情況下,警方才不得不將這一案件認定為謀殺。當多年之后,疑兇表示是當時的副總統約翰遜下令殺死馬歇爾的時候,約翰遜已經死了好幾年:

【政府農業官員亨利?馬歇爾不懼危險來德州調查那些不軌行為,結果死于槍擊。他的尸體是在溝里找到的,他中了五槍,卻被說成是自殺因為沒有對尸體作解剖,整個事情也就很容易被遮掩過去了。
但是人們并沒有完全忘記那件事,幾年后事情又在華盛頓浮出水面。有命令要開棺解剖尸體,結果發現馬歇爾頭部受到過打擊,在挨槍擊前吸入了過量二氧化碳。于是判定他真正的死因是謀殺并開始了調查。……林登?約翰遜死后幾年,大陪審團又開始調查亨利?馬歇爾的死因。因為他們需要比利?索爾?埃斯蒂斯提供材料,于是就同意他免遭起訴。他提供的材料的確是爆炸性的。他說,林登?約翰遜下令殺死馬歇爾來掩蓋他與比利?索爾?埃斯蒂斯的關系。
(美)馬休·史密斯著 王嘉褆譯,肯尼迪家族:陰謀背后的真相,上海遠東出版社,2006年07月第1版,第124頁】

再比如說,美國記者加里·韋伯揭露了中央情報局在80年代大量向黑人和拉美裔社區販毒的事實后,先是被主流媒體所封殺,然后又被宣告“自殺”,可是腦袋上卻中的是兩槍,因此了解相關情況的美國人普遍認為,基本可以確定其是因為揭露了中情局販毒的事實而被殺害的:

【2004年,人們尋找加里·韋伯時,找到的卻是他的尸體,死因是自殺。我將此事稱為一場深刻的拷問良心的悲劇,拷問的是故意毀掉他聲譽的那些人。也可以這樣說,這實際上是一場謀殺:加里·韋伯的腦袋上被一只古老的左輪手槍打了兩槍——我的意思是,他被一支.38口徑的槍頂在腦門上打中后,還得親手再扳一次槍栓。
中情局參與毒品買賣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人們甚至還知道背后的原因。因為他們有錢去經營毒品,還因為他們不必向國會匯報他們究竟在干什么。所有這一切都有“大人物”為其擺平。難道這一切不值得人們做大規模調查和庭審,將一大批人送進監獄嗎?
(美)杰西·溫杜拉著,美國陰謀,中國青年出版社,2011.01,第152頁】

這兩起事件只不過是眾多類似事件當中手法比較粗糙,讓人一目了然的兩個,可能下手的人是臨時工或者良知未泯,更多的情況則是變成了永遠的“未解之謎”。除了眾所周知的肯尼迪案,去年克林頓和特朗普的那個神秘“自殺”的好友愛潑斯坦,調查結果不是也沒有下文了嗎?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已經有多起疑似因報道或研究新冠肺炎相關情況,威脅到美國統治集團而被滅口的事件。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3月27日時,寫紐約“疫情日記”的華裔女作家張蘭(網名紐約藍藍)發生車禍,當場身亡:

【短短數天,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就突破了10萬例,美國多州進入“重大災難狀態”,紐約州成為美國疫情的“震中”,民眾生活受到巨大影響。
這段時間,華裔女作家張蘭(網名紐約藍藍)一直在紐約奔波,通過系列文章《疫情中的紐約人》,向網友反映當地疫情最新狀況。資料顯示,張蘭是獨立策展人,交互設計師,以及北美華人作家協會會員。
不幸的是,這樣的“疫情日記”停留在了3月25日,并將永遠終止。3月27日,張蘭在美國發生車禍,不幸當場去世。
“紐約疫情日記”作者紐約藍藍遇車禍身亡,圈內好友哀悼
http://news.sina.com.cn/w/2020-03-28/doc-iimxyqwa3799828.shtml】

更令人疑惑的是,在5月2日,一名宣布對新冠病毒研究即將取得“重大發現”的華裔學者也被發現神秘地死在家中。僅僅過了4天,一向效率不高的美國警方就在5月6日表示,這是一起情殺案,沒有證據顯示與新冠疫情有關:

【當地時間5月2日,美國匹茲堡大學醫學院37歲華裔研究助理教授劉冰(LiuBing,音譯)被發現在家中遇害。遇害前,劉冰對新冠病毒的研究工作即將取得“重大發現”,而這一消息也給他的死亡抹上了一層神秘色彩,甚至不乏因“重大研究”而被謀殺的言論。
5月6日,案發地賓夕法尼亞州羅斯鎮警局發表聲明稱,這起案件是“關于一名親密伴侶的長期爭端的結果”。警方表示,“沒有發現這起悲劇同其匹茲堡大學工作有關的任何證據,也沒有發現同匹茲堡大學進行的研究有關,或同當前這場影響美國和全世界的衛生危機有關的證據。”
華裔教授因新冠研究被滅口?警方:涉及感情糾葛
https://3g.163.com/news/20/0507/11/FC18NRCQ0001899O.html】

而這兩個例子同樣也不過是疫情爆發以來眾多類似案例當中比較知名的兩起而已,由于篇幅所限,其他案例筆者就不在這里一一列舉了。

總之,在中國駐以色列大使杜偉死亡一事上,美國統治集團既有動機,也有能力,不僅在歷史上有很多前科,在本次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更是出現了很多類似事件,并非孤立的個案。因此雖然不能斷言杜大使一定是美國方面下手暗害的,但是至少可以說美方有很大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國內的媒體由于種種原因在反對西方輿論戰方面并不是很給力,外交官很大程度上成為了中國輿論反擊的主力軍。如果要是這次杜偉反擊美國污蔑后很快便死亡,也不進行詳細的調查,恐怕其他的人也不大敢反擊西方特別是美國反華勢力的攻擊污蔑了。所以中國方面進一步調查核實,查明真相是非常有必要的。

其實,如果這一次事件真不是美國干的,詳細調查也對美國沒有壞處。畢竟,要是每一次揭露美國真相,讓美國統治集團啞口無言,或者可能威脅到美國統治集團利益的人,總是莫名其妙的突然死亡,那未免也太奇怪了。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2005/57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