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 | 美國黑人的“尸檢報告”和72年中國外交官遇害事件很像

不管實際尸檢的結果是什么,美國方面對于遇害黑人死因的結論都只能是“主要是健康原因,而不是警察的蓄意謀殺”。否則,調查人員就會被指“支持黑人騷亂,反對警方”,弄不好還會背上“奉俄羅斯和中國之名蓄意搞亂美國”的“間諜罪”(這幾天CNN為代表的美國主流媒體已經開始做這種宣傳了),在這種情況之下,調查人員難道就不想多活兩年嗎?

【本文為作者鹿野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鹿野 | 美國黑人的“尸檢報告”和72年中國外交官遇害事件很像

近日來,美國黑人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因為被警察在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故意卡喉嚨長達7分鐘死亡,而引發了席卷全美的抗議活動。但是5月30號的尸檢報告宣稱,其死因是心臟病和吸毒,警察的行為只不過是一個誘因而已:

【5月25日,黑人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家熟食店使用20美元假鈔結賬,店員隨后報警。弗洛伊德被拘捕時,因被警察用膝蓋卡住喉嚨死亡,此案轟動全美,但最近的尸檢報告出爐,卻稱真正的死因是心臟病和體內潛在毒物。
據《每日郵報》5月30日報道,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尸檢報告稱,他死于“心臟病和體內潛在的毒物”,而不是警察的絞殺窒息或勒死,對此,因為喬治·弗洛伊德的家人不相信,要求再次進行單獨的尸檢。
根據現在的尸檢報告,現年46歲的弗洛伊德(Floyd)是因心臟病和體內“潛在的毒物”而死,而警察對他的限制,只是一個誘因,加劇了他的疾病發作。
黑人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尸檢報告:死于心臟病
http://www.52qixiang.com/info/49475.html】

對于這一所謂“尸檢結論”,中國公知集體高潮,宣稱“反轉了”,“事實表明美國警方沒多大責任,黑人們純屬無理取鬧”云云。

可是,這一調查結論真的真實可信嗎?黑人的家屬不認可該結果是真的像某些中國公知那樣認為的,是“無理取鬧”嗎?我們可以看一下歷史上發生的類似案例,就明白美國方面的所謂“調查結果”究竟有多少可信度了。

筆者在以前的文章中談到過,1972年2月6日時,曾經發生了震驚世界的中國駐聯合國外交官遇害事件。而回顧那次事件我們就會發現,當時美國方面的調查也和這次黑人遇害事件是大同小異的。

當年,新中國駐聯合國年僅27歲的外交官王錫昌猝死之后,美國醫生第一時間表態“年輕人猝死的情況屢見不鮮,可能死于某種突發疾病”,美國警方則否定了他殺可能:

【我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代表團包住羅斯福旅館整整一層房間,防止外人進入住區;晝夜值班;對主要領導采取保衛措施;責成美國警方,要其對代表團安全負責,等等,但沒有想到事情還是發生了。
事情發生的那天晚上,我們許多同志聚集在走廊里觀看小王為我們放的兩部有關美國開發西部的資料片。小王精心地操作著電影放映機,不時調整角度,以使大家觀看得更加清楚。放完電影已近晚上12點,大家回到各自房間休息。第2天一早,我按照常例,召集代表團部分同志學習英語,有關同志電話通知小王,鈴響了一會兒也不見回音,于是干脆敲門,但敲了半天,也不見開門。同志們起先還以為年輕人睡熟了,不易叫醒。盡管如此,大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因此,設法取來了旅館女傭所使的萬能角匙,那知一打開門,就近一看一摸,小王身體下半部分因蓋著毛毯尚有余溫,但上部已經冷卻僵硬。團領導當即請來了大夫,經診斷,他已于清晨約三四點鐘時死去。原因何在?昨天晚上還活蹦亂跳的小王為什么突然死去?我們要知道究竟是為什么?醫生再三說明,年輕人猝死的情況屢見不鮮,可能死于某種突發疾病。但我們始終不信。我們不信同機而來的小王會永遠地離開我們。我們要求答案。
這件事驚動了周總理。周總理指示一定要查清原因,并指示代表團領導要同美方交涉,指出目前正值中美打開大門改善關系之際,發生這種事情,美方負有查清這一事件義不容辭責任。周總理還指示代表團,死者的尸體不能火化,務必等查清后再作處理。我們報案后,紐約警察局很快派偵探進行調查。他們查遍了每個房間,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接著是取指紋,取水樣,忙得不亦樂乎??刹榱税胩?,他們提不出任何結論,他殺也被否定。
《釣魚臺檔案》編寫組編,釣魚臺檔案  第4卷,紅旗出版社,1998.06,第3279頁】

后來在中國方面拒絕火化尸體,并要把一些證物讓國內人員勘驗之后,美國方面才不得不承認王錫昌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毒死的,但是一直到今天,將近半個世紀過去了,美國也始終沒有查明兇手,這種態度本身就已經可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原來是有人在小王為大家燒的飲用水里,投放了純尼古丁。小王燒的開水壺距黃華大使、陳楚大使的住房僅幾步之遙。情況很明顯,投毒者要暗害的不是小王,而是代表團的領導人。是小王首先飲用了此水而被毒死。他殺已經明確,究竟是誰在開水壺里放下純尼古???又是誰指使兇手投毒?團領導奉周總理之命就這兩個關鍵問題不斷催促美方破案,但美方一直沒有明確答復。
李同成主編,中國外交官手記  上,鷺江出版社,,第453頁】

而美國方面對于中國外交官遇害事件這種睜眼說瞎話似的“調查”也并不是罕見的個案,而是一種普遍的常態。

比如說,肯尼迪政府時期,一位農業部的高官馬歇爾去調查涉嫌時任副總統約翰遜卷入的腐敗案件,結果身中5槍死在溝里,卻被認定為“自殺”。后來幾年以后,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同意開棺驗尸進行尸體解剖,結果發現馬歇爾中槍以前就已經吸入了足以令人窒息的二氧化碳,并且在頭部受到過足以令人昏迷或死亡的重擊。顯然,一個死人是不可能再向自己連開5槍來“自殺”的。在這種情況下,警方才不得不將這一案件認定為謀殺。當多年之后,疑兇表示是當時的副總統約翰遜下令殺死馬歇爾的時候,約翰遜已經死了好幾年:

【政府農業官員亨利?馬歇爾不懼危險來德州調查那些不軌行為,結果死于槍擊。他的尸體是在溝里找到的,他中了五槍,卻被說成是自殺因為沒有對尸體作解剖,整個事情也就很容易被遮掩過去了。
但是人們并沒有完全忘記那件事,幾年后事情又在華盛頓浮出水面。有命令要開棺解剖尸體,結果發現馬歇爾頭部受到過打擊,在挨槍擊前吸入了過量二氧化碳。于是判定他真正的死因是謀殺并開始了調查。……林登?約翰遜死后幾年,大陪審團又開始調查亨利?馬歇爾的死因。因為他們需要比利?索爾?埃斯蒂斯提供材料,于是就同意他免遭起訴。他提供的材料的確是爆炸性的。他說,林登?約翰遜下令殺死馬歇爾來掩蓋他與比利?索爾?埃斯蒂斯的關系。
(美)馬休·史密斯著 王嘉褆譯,肯尼迪家族:陰謀背后的真相,上海遠東出版社,2006年07月第1版,第124頁】

再比如說,美國記者加里·韋伯揭露了中央情報局在80年代大量向黑人和拉美裔社區販毒的事實后,先是被主流媒體所封殺,然后又被宣告“自殺”,可是腦袋上卻中的是兩槍,因此了解相關情況的美國人普遍認為,基本可以確定其是因為揭露了中情局販毒的事實而被殺害的,但是直到現在美國方面也沒有改變調查結論:

【2004年,人們尋找加里·韋伯時,找到的卻是他的尸體,死因是自殺。我將此事稱為一場深刻的拷問良心的悲劇,拷問的是故意毀掉他聲譽的那些人。也可以這樣說,這實際上是一場謀殺:加里·韋伯的腦袋上被一只古老的左輪手槍打了兩槍——我的意思是,他被一支.38口徑的槍頂在腦門上打中后,還得親手再扳一次槍栓。
中情局參與毒品買賣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人們甚至還知道背后的原因。因為他們有錢去經營毒品,還因為他們不必向國會匯報他們究竟在干什么。所有這一切都有“大人物”為其擺平。難道這一切不值得人們做大規模調查和庭審,將一大批人送進監獄嗎?
(美)杰西·溫杜拉著,美國陰謀,中國青年出版社,2011.01,第152頁】

那么,美國方面為什么要在調查當中睜眼說瞎話呢?其實答案也很簡單,美國是一個高度講“政治正確”的國家,所有的研究成果與調查結論都不能違背美國的資本主義體制與反共價值觀這一“政治正確”。為此會發生很多令中國人不可思議的現象。

比如說,這次新冠疫情一開始美國疾控中心和絕大多數專家就旗幟鮮明地表示,“戴口罩沒有用”,“不建議普通人戴口罩”云云,一直到疫情極為嚴重了,才有一部分人出來呼吁戴口罩。

難道美國疾控中心和醫學專家的水平真的低到不知道戴口罩有沒有用,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搞清楚的程度嗎?顯然不是,否則他們也不會在反對普通人戴口罩的同時不反對醫護人員戴口罩了。只不過因為中國采取了要求戴口罩等措施控制了疫情,他們如果要是也要求戴口罩,那就等于承認了中國的防疫經驗。而模仿中國的防疫經驗,在美國的“政治正確”下就約等于是“中國代理人”或“共諜”的行為,所以就只好睜眼說瞎話,說“戴口罩沒有用”了。這就好像前幾天美國北達科他州州長道格·伯古姆承認的,戴不戴口罩在美國是一個“政治和意識形態問題”。

既然連“戴不戴口罩”這種根本就沒有什么政治色彩的事情上都必須講政治,那么在涉及到死因調查這種確實有政治因素的事件上,美國方面當然就更只有唯一一種選擇了。

例如,在中國外交官遇害事件上,美國醫生和警方難道真的不知道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突然死亡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殺嗎?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如果實事求是的承認這一點,那么就要背上“傾向共產主義者”的罪名。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除了睜眼說瞎話聲稱“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猝死很正常”,“可以排除他殺可能”,又有什么選擇呢?甚至最后不得不承認他殺之后,不是也照樣到今天還沒找到兇手嗎?

同樣的道理,當年那個揭露中情局販毒的美國記者遇害事件當中,美國法醫也不可能不知道一個人在腦袋被打爆之后,就無法再親手扣動扳機了??墒侨绻浅姓J是他殺的話,中央情報局顯然是第一嫌疑人,法醫也會被視為和這個記者一樣對“中央情報局不滿”,那么弄不好下一個就是自己了。于是,不也就只剩下睜眼說瞎話,宣稱其在腦袋被打爆之后又開了第二槍也是“自殺”的選擇了嗎?

因此,不管實際尸檢的結果是什么,美國方面對于遇害黑人死因的結論都只能是“主要是健康原因,而不是警察的蓄意謀殺”。否則,調查人員就會被指“支持黑人騷亂,反對警方”,弄不好還會背上“奉俄羅斯和中國之名蓄意搞亂美國”的“間諜罪”(這幾天CNN為代表的美國主流媒體已經開始做這種宣傳了),在這種情況之下,調查人員難道就不想多活兩年嗎?

當然,筆者也并不是說這個調查報告就一定是假的,只是說從歷史和現實中中國外交官遇害等大量案例來看,一切都要講“政治正確”的美國,其結論一般在調查之前就已經按照相關政治要求確定了,毫無可信度可言。因此,遇害黑人家屬不相信調查結果是理所當然的,絕不是什么“無理取鬧”。

個人認為,對于遇害黑人死因的調查,應該成立包括中國和俄羅斯在內的國際聯合調查組,除了調查這一事件,也應該調查過去揭露中情局販毒的記者等人遇害以及這次疫情當中“紐約藍藍”和多名華裔科學家遇害的真相。另外,像當年中國外交官等一些已經確認是他殺的案件,也應該追查兇手……總之,只有擺脫美國與西方的“政治正確”的操控,才能得出公正的調查結論,難道不是這個道理嗎?

【鹿野,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2006/57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