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坤:再次喚起中國人民的勇敢精神

中國的反霸斗爭首先要解決敢不敢的問題,其實就是勇氣和決心的問題?,F代中國的資產階級敢不敢同帝國主義決裂,敢不敢一較高低,這個確實不好估計,他們很可能要決心難斷、猶豫徘徊,一會兒要因為霸權的無情打壓而失望難過,一會兒又因為美國當局送來幾句好話而歡欣雀躍。這種狀況,將更加凸顯中國人民反霸決心的重要性,更加凸顯中國人民戰斗勇氣的重要性,要由中國人民而不是任何別人來實質性地推動和推進當代中國的反霸斗爭。所以,一切愛國的中國人在當前都應該把喚起中國人民的愛國意識和勇敢精神當做頭號任務。當代中國的反霸斗爭不但需要強大的物質力量,更需要強大的精神力量,而這個力量只能源自于中國人民。

【本文為作者張志坤向察網的投稿】

張志坤:再次喚起中國人民的勇敢精神

5月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了一通針對中國的演說,這個演說令人震驚,因為按照演說中特朗普給中國捏造的那些罪名,美國都有充分的理由對中國發動戰爭了。所以,有人將這個演說類比于當年的“富爾頓演說”。

按照特朗普當局的說法,中國的罪惡是如此之大,那么今后無論對美國怎樣妥協、讓步、賠償,恐怕也都難以滿足美國的要求了,除非簽署無條件投降協議,像當年德日意那樣,而這又是中國所做不到的。在這種情況下,中美關系向何處去,成了很多人為之擔憂的重大問題。

但是,即使在這種情況下,相當一些中國人仍然癡心不改,仍然滿懷希望改善中美關系并能“重回正軌”,他們好像不但關心中國受傷,更關心美國受傷,而且看到美國受傷要無比心疼、無比難過一般,什么《對華制裁結果必是美國自己越來越瘦》之類,擺出十足柔情、忠貞與嬌羞的模樣,指望以此說服美國當局,使特朗普總統突然間明白過來,幡然悔悟,“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難道美國總統真的能被中國一些人所說服嗎?

這就是引出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戰略性命題,即霸權究竟是可以說服還是只能打服。

霸權以欺凌他人為常業,許多國家都無法回避,要直接面對霸權的欺凌與打壓,當此之時,究竟是講道理說服管用呢?還是堅決反擊打回去管用呢?應該說,自二戰結束以來,許多國家在這方面都積累有豐富的經驗,有的試圖講道理,有的邊講道理邊妥協讓步,而有的則干脆堅決將其打回去。

中國在這方面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尤其是新中國成立之初,那個時候中國對付霸權所積累的主要經驗,就是“打倒美帝國主義及其一切走狗”,因為那時的中國認識到,“美帝國主義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講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講理,要是講一點理的話,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這就是那個時代中國的認知與經驗?,F在,世界上仍有許多國家還在遵循這樣的道理,比如俄羅斯、朝鮮、伊朗,甚至還包括委內瑞拉等。

但是,對霸權奉行“打服”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打服”與“說服”表面上看是兩種不同的路徑,但其間的難易與代價卻天差地遠,“說服”說到底也不過是耍嘴皮子的事情,而“打服”則是要真刀真槍地大干一場,要付出巨大的流血犧牲,需要絕大的勇氣和精神,沒有不怕犧牲、勇敢戰斗的精神,無法對霸權采取“打服”辦法。

當今中國有“打服”霸權的勇敢精神嗎?

經常有人拿當年的抗美援朝說事,每當霸權欺負中國情況嚴重的時候,抗美援朝就被翻騰出來,被翻得個底朝天,用以給自己打氣,用以虛張聲勢嚇唬美國。其實,今天中國再拿70年前抗美援朝來說事是很不恰當的,它所詮釋的是那個時代的中國。那個時代的中國充滿了勇敢的精神,在今天的中國,許多精英只有發財的欲望。今天的中國不要說“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去“援朝”,即便是面對美國的霸凌搞一點“抗美”,也需要重新喚起勇氣與決心,目前在這方面還存在嚴重的不足,這也是當今中國戰略上一個嚴重的結構性缺陷。

中國人民從來不缺乏勇敢,中華民族從來都是一個富有不屈不撓戰斗精神的民族,但是,歷史從來都不是簡單的直線。勤勞勇敢的中華民族歷史上也曾飽受屈辱磨難,現在任何人都不敢說歷史就不會重演,所以,中華民族仍然還需要擁有足夠不怕犧牲、勇敢戰斗的精神。

當然誰也不好說過去那種勇敢精神丟失了,大概可以說是被冰封雪藏起來了吧。特別是現代資產階級在中國發展壯大,他們固有的軟弱性發揮越來越大的影響(有關這個問題,請參閱筆者文章《當代中國的資產階級為什么缺少民族性》),在相當程度上左右中國社會的價值取向和輿論生態,比如從否定太平天國運動、義和團運動,到美化殖民侵略等。事實上,近現代中國革命的根本任務,就是把帝國主義勢力趕出中國,中國人民必須同帝國主義徹底決裂,這完全不是什么封閉保守、閉關鎖國,而是一百多年遭受帝國主義侵略所得出的血淚經驗。這個歷史任務在新中國成立的時候宣告完成,所以毛澤東主席意氣風發地寫下了《別了,司徒雷登》的雄文,而那時的歌謠中也到處傳唱“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

后來,眾所周知的是,“司徒雷登”們又回到中國來了,而且規模與質量都達到空前的水平。發展到今天,中國人民再次面臨同帝國主義攤牌決裂的大問題,歷史再一次到了重大轉折的關頭。霸權頭子特朗普已經在美國政府內成立了一個“應對當前危機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本來是冷戰時期用來對付前蘇聯的,其任務就是設計搞垮前蘇聯的各種辦法措施并付諸實施?,F在,這個委員會又僵尸惡鬼滿血復活,毫不諱言其任務就是像搞垮前蘇聯那樣搞垮中國,5月30特朗普又發表上述那種對華宣戰一般的演說,可以說,他們已經吹響向中國發起新的戰斗沖鋒的號角了。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反霸斗爭首先要解決敢不敢的問題,其實就是勇氣和決心的問題?,F代中國的資產階級敢不敢同帝國主義決裂,敢不敢一較高低,這個確實不好估計,他們很可能要決心難斷、猶豫徘徊,一會兒要因為霸權的無情打壓而失望難過,一會兒又因為美國當局送來幾句好話而歡欣雀躍。這種狀況,將更加凸顯中國人民反霸決心的重要性,更加凸顯中國人民戰斗勇氣的重要性,要由中國人民而不是任何別人來實質性地推動和推進當代中國的反霸斗爭。所以,一切愛國的中國人在當前都應該把喚起中國人民的愛國意識和勇敢精神當做頭號任務。當代中國的反霸斗爭不但需要強大的物質力量,更需要強大的精神力量,而這個力量只能源自于中國人民。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2006/57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