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與共:莫輕信“你是了解我的”

蔣介石那句話,完全要反著聽,“文白無能喪權辱國”,都已經成為輸入法里幾個簡單聲母就能拼出的專有詞匯,可見蔣某人當時心底里是怎樣一副咬牙切齒的猙獰模樣。要不是輸得一敗涂地,他會愿意跟不共戴天的勞苦大眾搞和平?有人曾經睿智指出,一個人可能會背叛一個階級,但要指望一個階級特別是其中的既得利益集團背叛一個階級,怎么可能?

【本文為作者常與共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常與共:莫輕信“你是了解我的”

看電影,一定要有聯系的觀點,要有想象的能力,否則,就被騙了。“老電影”《開國大典》里,蔣介石在廬山對張治中說,“你是了解我的,我是愿意和平的”,(對中共的和談草案),“我沒有什么意見”……再看另一部“老電影”《讓子彈飛》,面對大哥“張麻子”犀利的眼神,幾個出生入死的兄弟紛紛自我辯護,“大哥,你是了解我的”……

歷史上的張治中,在新中國第一面五星紅旗冉冉升起之前,是否真的了解蔣介石,可以詳細考證。有一點,蔣介石那句話,完全要反著聽,“文白無能喪權辱國”,都已經成為輸入法里幾個簡單聲母就能拼出的專有詞匯,可見蔣某人當時心底里是怎樣一副咬牙切齒的猙獰模樣。要不是輸得一敗涂地,他會愿意跟不共戴天的勞苦大眾搞和平?有人曾經睿智指出,一個人可能會背叛一個階級,但要指望一個階級特別是其中的既得利益集團背叛一個階級,怎么可能?有些人把人們解放戰爭的影視片拍得一片夕陽西下、哀婉悲傷的調子,給蔣匪幫哭墳,說到底,是寄存已久的階級意識重新復蘇了,而已。

你是了解我的?了解是一樁很難的事情。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多好的偶像啊。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好多事,只能靠時間的濾鏡慢慢析出。必須實事求是、就事論事、看人觀大節,道理也就在這里。檢驗的標準只有一個,為人民做牛馬,還是把人民當牛馬。只為人民做一件好事,還是一生一世至死不渝地為人民做好事。有些人曾經對人民做過些好事情,善良的人民記了他們一輩子的好??刹灰?,當他們試圖從人民公仆變成社會主人時,卻似乎忘記了,在社會財富創造者的勞苦大眾還沒有坐穩了社會主人翁的地位之前,沒有任何人有優先權給自己占定一個社會主人的座椅,而新中國、新社會之所以新,就在于這個社會里絕不能允許有“騎在人民頭上”的人。掃除舊社會的一切污泥濁水,當然包括掃除這些曾經欺男霸女、搶田霸地、無惡不作的害人蟲。沒有“黃四郎”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非常不合常理的一件事,是愛聽民謠的青年人們,并沒有墮入情呀愛呀、心外無物的小泥潭里不再冒頭,而是卻更加地熱愛這個偉大的祖國、更加地把心緊緊地和勞苦大眾貼在一起。他們無視那些民間大腕、大人先生的可悲的咻咻嘶吼,對許多真正心連著人民的學者言語具有天然的親和感,從而更多地習得了和這片巨大國土、這個古老家國、這群可愛人民最根本的同呼吸、共命運的自覺感。他們看不慣有人用雙標,來對待發生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和異國他鄉的同樣的場景,現象一模一樣、如出一轍,那么,判斷當然應該毫無二致、內在一致。比如,既然是“美麗風景線”,就要都是。否則,就都不是。只能取其一。否則,就是嚴重的人格分裂,就是“民主之后拆你家房子、給我家別墅添磚加瓦”。久而久之就是病態,這得提早趕緊去走后門掛個三甲醫院的神經內科專家號了。

“大雨就要來了”,和平的天空下,看云識天氣的人們曉得,那朵云彩會落雨,不取決于人們是不是天天唱贊歌、放鞭炮,而取決于是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對每個鄰居微笑,對每個路過的蟲魚鳥獸和善,對一切豺狼虎豹保持足夠的警惕和正義的吶喊,從而創造出桃花源里可耕田、六億神州盡舜堯的人間盛景。站在祖祖輩輩勞作過的土地上,住在自己親手打造的老院子、老房子里,人們心情熨帖,墻上的偶像自信微笑,海風吹拂著他高大身軀上的灰白色風衣。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沒有任何理由強迫人們離開故土,讓后扒掉人家住了幾十年的房子,不管是以多么高尚或者好聽的理由。除非人們自己愿意做出改變,覺得這一片天地,確實已經不再適合自己和子孫后代耕耘了開發了,自己只能選擇舉手投降、草草收兵、溜之乎也,向大自然俯首稱臣,遠遠地躲開,絲毫不顧及可能有父輩、祖輩靠著簡單的農具和二牛抬杠,還有那紅旗獵獵,在每一座山溝溝、梁峁峁里修起來的溝渠、水庫,打造的盤盤梯田……

世上最美好的鄉愁,無益是千萬人共同挑著扁擔、邁開步子、喊著號子,去唱響人類偉大理想追求的行進曲,讓山河低頭,讓一切試圖阻礙勞動人民過上當家作主的舒心順氣的好日子的自然的社會的東西做堅決的徹底的斗爭。“斗爭精神”,到什么時候都不過時。人活一口氣,這口氣里,就有“物不得其平則鳴”的那種正氣,不管是自己受了窩囊氣,還是看著別人受了強悍者的霸凌氣。都要大吼一聲,“放下你的鞭子”!在架設美好生活大廈的道路上,誰也不能掉鏈子,更不能有人還在挖墻腳。真正的城市的真正的煙火氣,一定是高樓大廈和人間溫暖同時并舉,是城市里吃苦做多、受累最大、貢獻最高的人們,居住在最舒適的房子里,享受著舞臺上的交響樂、芭蕾舞、唱念做打,廟堂里的子曰詩云、琴棋書畫、優哉游哉。

“雨下那么大,不會有人來了。”不,一場大雨足以把一切的可能都沖刷出來、建構起來、預言出來。在雨中奔跑的每個人,不管是來自城市還是鄉村,都是我們的朋友和兄弟,都是雨后彩虹的建構者、描畫者。在這只要奮斗就能創造一切美好可能的時代里,莫負少年“智”,少聽那些“你是了解我的”一類假裝推心置腹的欺天之談。

【常與共,察網專欄作家】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politics/202006/57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