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學者李建宏:西方的軟實力從何而來?

經過兩千多年基督教傳統的精雕細琢,西方人練就了制造虛幻夢想和傳播荒誕不實信仰的超凡才華,并成為日后肆虐橫行的西方軟實力的濫觴;作為資本主義制度的發源地,西方最先掌握了精湛嫻熟的市場營銷知識,鍛煉了舉世無雙的廣告營銷技巧;長年累月的選舉爭斗與政治辯論,練就了西方人操縱民心民意的絕世本領。從兜售上帝,到推銷商品,再到販賣政客與政見,一脈相承地延續了西方靠軟實力得天下治天下的傳統陋習。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295954.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span>

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已經清醒地認識到,當今世界是一個西方國家憑借強大的軟實力在全球范圍內攻城掠地、橫行無忌的世界。為了維護窮途末路的國際資本霸權體系,日暮西山的西方國家喪心病狂地對崛起的中國展開了全方位的精神征服與文化圍剿。在其猝不及防的凌厲攻勢下,延綿數千年之久的中華文明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與挑戰。如果黨和政府不能在短期內凝聚全民族的文化力量與智力資源,迅速采取積極有效的文化復興戰略,后果將不堪設想。在當前極為險惡的國際形勢下,只有最大限度地匯集與整合全民族的文化智慧與精神力量,不惜一切代價打贏這場關系到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民族文化保衛戰,才能維護好中華民族健全的精神世界,守護住中華文明的文化根基,其戰略重要性絕對不可小覷。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若要在這場史無前例的文化攻堅戰中采取切實有效的克敵制勝之策,我們必須全面深入系統地研究西方軟實力的緣起及策略,才能找到正確的應對之策。為此,只有在深刻認識西方軟實力從何而來的基礎上,深層剖析其所形成的深厚的歷史、宗教、政治、經濟與文化背景,并大膽揭露其陰險實質與虛假伎倆,才能徹底打破西方文化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文化攻擊與政治滲透。本文擬就此問題提出一些粗淺的看法,以求起到拋磚引玉之效。

旅加學者李建宏:西方的軟實力從何而來?

第一,兩千年的基督教傳統成就了西方人制造虛幻夢想和傳播荒誕不實信仰的超凡才華

作為西方“文明”根基的基督教信仰,是一個建立在自相矛盾、荒誕不經的謊言與欺詐之上的反理性的宗教體系,從誕生之日起就充滿了荒誕性、欺騙性和虛偽性。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曾經在《基督教的本質》中充分揭露了基督教的本質特性:“我只是泄露了基督教的秘密,只是把基督教從充滿神學矛盾的欺詐和詭計中拯救出來而已。”任何一個理性尚存的人,只要讀過整本《圣經》特別是《舊約全書》,就無法不被其中所充斥的諸多謬誤與荒誕之處所震驚。然而基督教會竟然能夠讓千百萬善男信女自覺自愿地拜倒于教會的蒙騙之下長達兩千年之久!如果沒有精妙絕倫的洗腦術與超凡脫俗的蠱惑力,怎能讓人如此長久地陷入如此明顯的謊言之中而無法自拔?

基督教會首先以虛無縹緲的謊言來公然誘騙信徒,宣稱如果相信基督教,死后就可以進天堂。由于這一許諾在任何信徒的有生之年都絕無付諸實現的任何可能,教會大可不必為實現承諾而浪費心神。只要通過謊言與詭辯來強化信徒的美好夢想,就可以萬事大吉了。當一種信仰的終極目的不是為了鼓舞信徒將信仰變成現實而努力奮斗,而是以盲目堅守未經證實的荒唐信條為己任,將其稱之為邪教或謊言也許更加名至實歸。因著信仰的最終目標無法實現這一先天性缺陷,絕大多數基督徒難免時時會在信與不信之間搖擺不定,教會對此也心知肚明。為了加強對教徒的思想控制,遂精心設計了一整套邏輯荒謬的詭辯說辭,將令常人難以置信的基督教信條解釋成既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的信仰抉擇?;浇虝€通過循環論證的方法,用基督教的經典——《圣經》來證明基督教自身的真理性。然后再通過一系列的心理操控機制,讓基督徒沉浸在自我欺騙與自欺欺人的虛幻世界里無法自拔。

基督教非常注重四處廣泛傳播自己的信仰,因而具有異常強烈的侵略性、擴張性與排他性?;浇痰膭撌既艘d生前曾反復要求門徒將基督教的“福音”傳到地極,所以從古至今歷代基督教會都以發展人數眾多的信徒為其義不容辭的大使命。作為一種一神論宗教,坐井觀天的基督教以唯一真理自居,從起源之初就沾染了妄自尊大的惡習。為了傳播基督教,基督徒必須在宣揚基督教自身正確性的同時,以惡毒攻擊和否定其他一切信仰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合理性,這一雙管齊下的策略要求信徒對他人的優點和自身的不足視而不見,脫胎于基督教傳統的西方文化也沿襲了這一唯我獨尊的劣性特質。

基督教試圖證明自己乃唯一真理的努力,無疑是一項從邏輯上來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就要求傳教者具有極為高超的語言表達力、感染力,特別是詭辯力和虛偽狡詐等性格特征,正如曾身為虔誠基督徒的老舍先生在《二馬》中所說:“傳教師是非有兩副面孔辦不了事的”。為此,西方各大神學院都設有傳教專業甚至傳教系,系統研究與教授花樣繁多的各種傳教技巧,并形成了傳教士的專門職業。各個基層教會也經常展開形式多樣的培訓活動以提高普通信徒的傳教技能,信徒之間也常就如何傳播基督教信仰進行交流與溝通。

經過兩千多年基督教傳統的精雕細琢,西方人練就了制造虛幻夢想和傳播荒誕不實信仰的超凡才華,并成為日后肆虐橫行的西方軟實力的濫觴。因此,研究基督教在世界各地的傳播史,對于我們深刻理解西方軟實力的歷史、宗教與文化淵源,具有非同尋常的重要性。

第二,近現代資本主義商業運作造就了西方人舉世無雙的廣告營銷技巧

在以自由市場和商品經濟為基礎的資本主義制度之下,生產與販賣商品構成了資本主義商業活動不可或缺的兩個重要環節。由于資本主義生產過剩的本質特性以及商業競爭的需要,銷售往往比生產具有更加無可比擬的重要性。英國著名媒體人John Oliver曾揭露說,百分之九十的制藥公司在市場方面的投入要遠遠高于在科研方面的投入。例如,2013年強生公司在市場與銷售方面花費了高達 一百七十五億美元,而在研發上只花了八十二億美元, 這充分說明西方資產階級對市場與銷售等所謂軟實力的重視要遠遠高于科技開發等硬實力。由此可見,真正給資本家帶來超額利潤的并非產品質量的高低,而是商業營銷的成敗。借此市場學、營銷學、廣告學與銷售學等課程才能發展成為專門的學科專業,并登堂入室成為歐美商學院的必修課目。

自古以來無商不奸,制造商、廣告商和推銷商都需要搖唇鼓舌,將自己的產品吹得天花亂墜,才能尋得大量買家,可謂語不驚人死不休。所謂老王婆賣瓜,自賣自夸,說的就是這個道理。沒有任何商人會客觀公正地將自己產品的缺點暴露在公眾面前,也不可能說別人的產品一句好話。 精明至極的商人更不可能明言,他們的真實目的其實就是要將你口袋里的錢轉移到他們的腰包里。他們轉彎抹角地東拉西扯,企圖使人們相信,如果使用他們的產品,你的生活就會充滿快樂和滿足。如若不能購買他們的產品,勢必成為人生難以彌補的一大憾事。為了最大限度地推銷產品,資本主義企業可謂無所不用其及。西方資本統治集團懂得如何借助大眾媒體、捕獲大眾心理、操縱大眾需求,以引領消費潮流、挑動消費欲望,從而達到賺錢盈利的商業目的。

鑒于產品推銷在近現代資本主義商業運作中的極端重要性,廣告在西方文明中占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名目繁多的廣告在西方社會可以說是無時不有、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美國歷史學家布爾斯廷曾直言不諱地說:“在移居新大陸、擴張經濟和建立美國生活水平方面,廣告一直屬于美國文明的主流”。 設計精美的各類廣告競相夸大甚至捏造待售商品的質量、性能與功效,將各自產品捧上業界至尊的寶座 ,并利用名人效應,將產品包裝成身份、地位與個性魅力的象征。他們還充分發掘與利用商品的聲香色等一切特點,對人的三觀四覺、五臟六腑、七情六欲展開全方位的狂轟濫炸,讓人們在眼花繚亂的各色廣告所刻意營造的良好氛圍中暫時喪失理性判斷,在不知不覺中買下可有可無或根本不需要的商品。

美國德裔學者學者弗洛姆指出:

【“如果大多數人用一種廣告最多的牙膏是因為廣告宣傳出某些 異想天開的保證 ,那 么 ,任何明白事理的人都不會說 ,人們‘決定’喜歡這 種牙膏??梢哉f的只能是,廣告宣傳在哄騙人,要 人相信它的保證。”】

從本質上來說,資本主義的種種商業行徑已經完全背離了客觀公正的道德準則,實則與欺詐無異。

作為資本主義制度的發源地,西方最先掌握了精湛嫻熟的市場營銷知識,鍛煉了舉世無雙的廣告營銷技巧。有著兩千年販賣基督教經驗的西方人,將此前所掌握的一切謊言制造與心理煽動能力,輕車熟路地轉移到現代商業領域。所兜售的雖有商業產品與宗教產品之不同,但其基本運行原則與操作方法卻大同小異。加強對西方資本主義商業運作的研究,無疑也有助于增進我們對西方軟實力的了解。

旅加學者李建宏:西方的軟實力從何而來?

第三,以“自由”“民主”與“人權”為名的選舉政治練就了西方人操縱民心民意的絕世本領

在西方引以為傲的“民主”選舉中,政治精英們原汁原味地挪用了資本主義商業運作方式。選區被當作市場,選民被看成客戶,候選人成了待售商品,競選策劃等同于市場營銷,民主選舉無異于做選票生意。弗洛姆曾直言不諱地道出了西方政治運作的真相:

【“實際上 ,民主國家的政治機器發揮作用的方式與商品市場的固有方式并沒有本質上的不同 ,政黨與商業大企業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差別,職業政客也是在向公眾推銷他們的貨物。這些職業政客所采用的方法愈來愈像強行推銷商品的廣告。” 】

西方各大黨派紛紛以推銷商品的方式,將各自的候選人包裝成精美絕倫的政治產品,推薦給不知內情的選民。被商業界奉為圭臬的軟實力,在政治領域同樣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西方政治領袖之間的競爭,主要是圍繞華而不實的軟實力展開的。正如在商戰中產品銷量的多寡并不在于產品質量的高低,而是取決于廣告的受歡迎程度;在選舉中勝出的關鍵,也不在于候選人的施政能力、政治才干與道德品質等硬實力,而在于演說能力、辯論能力、姿態舉止以及衣著打扮等軟實力。早在1956年,美國商會主辦的《國家商業》(Nation’s Business)雜志就公開承認: “兩個黨派都使用與企業界所開發的銷售產品相同的方法,來推銷他們的候選人和觀點。…… “除了圓潤的聲音和良好的措辭,候選人還需要能夠在電視臺的鏡頭面前看起來‘真誠’。  西方國家的政客完全不需要向選民展示自己以往的政績,只需要鼓動三寸不爛之舌,把牛皮吹破,將自己說成獨一無二的最佳人選,就能博得選民的愛戴,最終技壓群雄。如若不能以信口開河的承諾、天衣無縫的謊言、巧舌如簧的詭辯、虛張聲勢的語氣、優雅動人的舉止等軟實力來討得選民的歡心,則斷無當選的可能。

奧地利著名政治經濟學家熊彼特的研究既揭露了西方選舉制度的實質,也指出了其對國家和社會的極大危害性: “使一個人成為候選人的智慧與品格,不一定就是做一個卓越行政長官的智慧與品格,以投票中獲得成功的方法選出的人并不一定是在領導工作中取得成功的人。”而且

【“所有選舉制度,雖然程度不同,都重視候選人的其他品質,包括常常有害于實踐才能的品質。但我們也許還可以這樣說,在一般情況下,一個人在政治上的成功并不證明他有什么才能,而政治家只是業余玩政治的人。雖然這樣說不十分正確,但有一點非常重要,即他十分內行地知道怎樣操縱人。”】

長年累月的選舉爭斗與政治辯論,練就了西方人操縱民心民意的絕世本領。從兜售上帝,到推銷商品,再到販賣政客與政見,一脈相承地延續了西方靠軟實力得天下治天下的傳統陋習。因此,深入剖析西方政治實際運行機制,特別是選舉制度的具體運作過程,對于我們更好地了解與應對西方的軟實力具有不可否認的重要性。

第四,源于精神疾病嚴重泛濫的高度發達的心理學塑造了西方人駕輕就熟的心理操控能力

西方文化造就了為數眾多的扭曲變態的人格,堪稱人類歷史上最為病態的文化。西方各國以及與西方有文化淵源的國家,都被極其嚴重而又普遍的心理問題所困擾。世界衛生組織在一個涉及全球二十六個國家的調查中發現,美國、哥倫比亞、荷蘭和烏克蘭等以白人為主體的歐美文化圈國家,具有全世界最高的精神病發病率,而中國等亞洲國家的發病率為全球最低。 據英國《衛報》報道,三分之二的英國人有精神病。 美國全國合并癥調查(National Comorbidity Survey )提供的數字則顯示,高達48%的美國人的在一生中的某個時段得過精神病。 美國人精神狀況以及心理問題之嚴重,已經達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且大有越演越烈之趨勢,曾任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院負責人的Thomas Insel將其稱之為“難以忽視的真相”(the inconvenient truth)。

身受嚴重心理和精神疾病困擾的西方人,在心理學和精神病學的研究方面投入了相當大的人力、物力與財力。只有在精神心理疾病泛濫成災的西方國家,才會產生弗洛伊德和榮格等精神分析和心理治療學大師。在目前經濟持續衰退的陰影下,各行各業的西方人都因業務蕭條而擔心失業,唯有心理醫生、精神科醫生和社會工作者門庭若市、顧客盈門,毫無失業之憂。令人遺憾的是,高度發達的心理學在治愈西方人的心理疾患方面收效甚微,反倒塑造了西方人駕輕就熟的心理操控能力。在產品推銷以及政治選舉中,都充分借助心理學知識,緊緊抓住大眾心理投其所好,以達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經濟目的。加拿大著名社會學家約翰?波特在《垂直馬賽克:加拿大社會階級與權力分析》一書中指出:“人類生活的心理方面為掌權者提供了可供利用的巨大可能性。而且,當代的掌權者能夠控制某些作為合法性基礎的心理因素”。 因此,“民主只不過是用以爭取多數人支持少數人統治的另一種宗教、另一種神話而已。在普選盛行的地方,詭辯、欺騙與腐敗是精英們慣用的伎倆。”

在生產嚴重過剩的西方資本主義社會,商品自身的功用、質量與價格,已經不再是競爭的焦點所在,產品的情感價值被現代商人挖掘到極致。為了在已進入白熱化的惡性商業競爭中出奇制勝,人類的安全感、價值感、道德感、存在感、優越感,以及喜怒哀樂與愛恨情仇等精神情感需求,成為商品銷售最重要的切入點。各大公司企業不惜花費重金,高薪聘請心理學家為其出謀劃策。在精深細致地挖掘人類深層心理意識以及潛意識的心理需求之后,西方資本統治集團對廣大勞動人民發動了用心極其險惡的商業心理戰。美國學者Vance Packard深入研究了心理學在當代資本主義商業活動中的極端重要性,他在《隱藏的說服者》一書 中充分揭露了美國公司通過對消費心理與消費動機的研究來操控消費者行為的卑鄙行徑。西方資本家認識到:“價值數十億美元商品的銷售,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成功地操控或應對我們的愧疚感、恐懼、憂慮、敵意、孤獨感以及內心的緊張。” 在專業心理學家的指導下,當代最新的心理學研究成果被成功運用于商業領域,通過心理操控最大限度地調動消費者的消費需求與消費欲望,為資本家大發不義之財立下了汗馬功勞。

訴諸于人類情緒特別是人類最難以控制的負面情緒,是當今西方最常用的商業營銷與政治宣傳手段之一,其中最臭名昭著的當屬FUD(Fear, Uncertainty, Doubt)。IBM公司的銷售人員曾成功運用FUD策略,不斷對顧客灌輸主要競爭對手產品的負面信息,讓顧客對該產品產生不必要的恐懼與疑慮,從而將IBM產品視為不二之選。FUD被西方政治經濟精英廣泛運用于商業與政治領域,通過抹黑對手來引導社會輿論,從而達到不戰而勝的目的。熊彼特一語道破了西方政治的奧秘:“政黨管理和政黨宣傳、口號和進行曲等心理技術不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它們是政治活動的精義所在。”  1964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約翰遜團隊在公眾中大肆炒作競選對手戈德華特將發動核戰爭的無恥讕言,以引發社會恐慌。在約翰遜的競選班子所制作的“雛菊”廣告中,手握雛菊的天真爛漫的小女孩與核爆炸的恐怖場景相互襯托,再加上一段煽情獨白:“這是一個賭注,創造一個讓上帝所有的孩子都能夠生活的世界,或者走進黑暗中,我們必須要么彼此相愛,或者我們必須死亡。在11 月3日投約翰遜總統的票,你留在家里的危險太高了。”在該廣告所蓄意渲染的核恐怖氣氛中,約翰遜以壓倒性優勢戰勝對手連任美國總統。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目前西方國家唯一的過人之處就是在心理學方面。對人的心理與情緒的把握、操縱與控制,是西方統治當今世界最精良的工具與武器。因此,我們必須盡快在心理學研究方面加大投入,盡早做到迎頭趕上甚至后來居上,并將研究成果廣泛運用于政治、經濟和文化領域。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改變我國在西方軟實力面前被動防守的不利態勢。加強對心理學的研究與應用,理應成為我國文化與意識形態安全戰略的重中之重。

旅加學者李建宏:西方的軟實力從何而來?

第五,西方資本主義生活方式及生存需要鍛煉了西方人無與倫比的軟實力

正是因為軟實力在西方政治經濟文化生活中占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以情商為代表的軟實力被西方人拔高為判斷個人能力高低的唯一標尺。語言表達能力、溝通能力、人際交往能力以及良好的個人魅力等軟實力,成為西方國家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基本生存技能。因此,西方人非常注重對少年兒童軟實力的培養,從小就通過課堂討論與作報告等方式,來培訓他們發言、演講的能力。在這些活動中,演講與發言的內容是否屬實并無人追究,關鍵是要能自圓其說,并且用形象生動、通俗易懂的方式表達出來,以贏得聽眾的喜愛。說白了就是用言不由衷的甜言蜜語以至大家愛聽的似是而非的謊言,來取悅社會大眾。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沒有科學文化知識的人,尚可以在西方社會找到用武之地,但是缺乏上述技能的人,則在西方寸步難行。我剛出國的時候,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找不到工作。我眼睜睜地看著那些實力不如我,甚至英語說得磕磕巴巴的人,都一個個拿到了令我羨慕不已的職位。有一件事對我刺激特別大:一個在中國大專畢業的家庭婦女被雇傭后,好心地推薦我去同一家公司申請同一個職位。結果我興高采烈投出去的簡歷,又是如泥牛入海。不解風情的我,無論如何也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敗在何處。那時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夠云開霧散,在老天的幫助下解開這個難解的謎底。沉重的經濟壓力以及周遭蔑視的目光,無時無刻不在考驗著我的心理承受力。無數個寒冷的深夜,我淚流滿面地從夢中驚醒,呼天喊地地捫心自問:我真的是如此無能嗎?難道我一個堂堂的名牌大學博士、耶魯大學訪問學者以及中國最高學術機構的研究人員,還競爭不過一個大專畢業的家庭婦女嗎?也許是蒼天有眼,終于幫助自慚形穢的我悟出了個中奧妙。原來求職的關鍵就是以各種精巧的方法、手段和技巧,甚至經過精心修飾的謊言,恬不知恥地將自己裝扮成眾多申請者中的不二人選,這也就是西方人所說的“推銷你自己”。

在西方的職場上,勞動者之間的競爭主要是軟實力的競爭,從寫簡歷求職信、面試、到薪資談判,再到就職后與同事合作共事等諸多環節,無不彰顯著軟實力的重要性。而教育程度、知識水平與工作能力,則完全淪為可有可無的陪襯。憑著一張能吹會擂的嘴皮子,就可以在西方打遍天下無敵手。八面玲瓏、能言善辯、不學無術的人在職場上可謂春風得意;埋頭苦干、不善言辭、不喜社交的人則名正言順地敗下陣來。在西方的私人公司、非營利機構以至政府機關里,能夠平步青云的,都是些能說會道、精于算計并善于籠絡人心的人。而且職位越高,對軟實力的要求也就越強。一心撲在業務上的我,哪里能夠想到正是這些令我不恥的邪門歪道,將我擋在了西方“民主”國家的職場之外。破解了西方人的秘密之后,我迅即掌握了這些雕蟲小技,從此在職場上無往而不勝。這反而讓我徹底看穿了衣冠楚楚的西方人胸無點墨的底牌,對于他們鼓吹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所謂“軟實力”,更是多了幾分鄙視與不屑。

西方人頑固地相信情商和軟實力就是真實力的象征,舍此無它,已經達到走火入魔的程度。在這一荒唐透頂的信條指導下,大智若愚的天才詩人顧城竟然被西方人當成了傻瓜與騙子。據著名詩人舒婷透露:

【“外國人,包括很多漢學家都認為,顧城的詩是謝燁寫的,因為都是謝燁在外面出面,翻譯啊,而且包括顧城的版權代理,都是謝燁幫他簽幫他看的。他朗誦的時候,他上臺之前,謝燁還給他提條給他改字呢。就像舒曼和克拉拉。這是不可能的嘛!但是外國人他不懂。他們覺得謝燁聰明又漂亮,又能應酬。”】

西方人之所以有如此奇特的認知偏差,是與西方社會對人才的評價標準密切相關的。西方國家經過層層嚴格篩選選拔出來的各行各業的精英人士,無不具有非同小可的表現力、煽動力與蠱惑力,這些人都是超一流的演說家、表演家、外交家和公關人才。但是真正踏踏實實悶頭干實事的實干家,往往難逃被埋沒的命運。在有眼不識泰山的西方人看來,資質平平的謝燁有著更加卓越的職業才干,而“美如神”的曠世奇才顧城,只能落得個“生如蟻”的悲慘結局。

職場上的成敗,往往決定著人們在情場上的命運。只有伶牙俐齒的人,才能興旺發達,也才能贏得異性的青睞。性格內向、不善交往的人,必然成為情場上的失敗者。一個在職場和情場上都失意的人,自然也無法融入正常的社交場合,等待他們的只能是貧窮、孤單的悲慘人生。情商低下的人,還很容易成為社會不公的受害者。西方社會投訴控告成風,但對簿公堂之時,西方人絕對不會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根據客觀事實與邏輯分析,來分辨是非曲直,而是根據當事人的煽情表演來判斷孰是孰非。當事雙方各自陳情之時,西方人全然不顧誰說的話更加證據確鑿、真實可信、言之有理,而是看誰說的話更具有表現力、親和力與蠱惑力,誰的表情最平靜、情緒最穩定、姿態最優雅、性情最惹人喜愛,誰更善于咬文嚼字地玩弄語言游戲和扭曲法律條文,誰就是當之無愧的勝利者。是非對錯與美丑善惡,在西方人強大的軟實力面前,被混淆扭曲得面目全非。

綜上所述,從古至今,在宗教、文化、社會、政治、經濟以及個人生活等諸多方面,西方一以貫之地依賴夸夸其談、自吹自擂的軟實力來維持社會的日常運作。西方的軟實力不過就是通過掩蓋、虛構、夸大與歪曲事實,以及有意制造邏輯混亂來混淆視聽,再加上訴諸于人類情感的不切實際的幻想等極為不道德的手段,來污蔑對手美化自己。鑒于高超的軟實力所帶來的巨大現實利益以及軟實力不濟所導致的災難性后果,為了生存起見,西方人自然是爭相發展軟實力。逼得我這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天生的書呆子,也不得不起而效尤。在以嘩眾取寵為榮的西方社會,那些像我一樣性格內向、不茍言笑、不喜交際的人,實在是非扭曲自己的天性則無以為生。但是,當腳踏實地悶頭做事的人被以各種方式斬盡殺絕,僅僅依靠美妙動聽的空談和謊言來支撐的西方社會,真的可以安然無恙地長久存在下去嗎?歷史終將證明,一個依靠悅耳的謊言與狡詐的詭計來維持正常運行,并將其美化為技能與實力的社會,必定不能久存于世。因此,作為西方魚肉天下利器的軟實力并不足懼。成也軟實力,敗也軟實力,利令智昏的西方此舉無異于自掘墳墓,所以早晚會敗在自己苦心孤詣的軟實力之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不馳于空想、不鶩于虛聲的中華民族,則必將永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注釋:

[1]費爾巴哈《基督教的本質》1843年第二版序言,商務印書館1997年,P.16

[2]Ana Swanson, Big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are spending far more on marketing than research, The Washington Post, February 11, 2015

[3]轉引自陳曙光, 李娟仙《西方國家如何通過文化殖民掌控他國》,求是網http://www.qstheory.cn/dukan/hqwg/2017-09/06/c_1121615246.htm

[4]弗洛姆著,孫愷詳譯,王馨缽?!督∪鐣?,貴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P.177

[5]同上

[6]轉引自Vance Packard, The Hidden Persuaders, New York: D. McKay Co., 1957,P.176

[7]熊彼特著,吳良健譯《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商務印書館1999年,P.420

[8]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evalence_of_mental_disorders#World_Health_Organization_global_study

[9]Two-thirds of Britons Have had mental health Problems – Survey,The Guardian, May 8, 2017

[10]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Comorbidity_Survey

[11]John Porter, The Vertical Mosaic: An Analysis of Social Class and Power in Canada,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65, P.227

[12]同上,P.553

[13] Vance Packard, The Hidden Persuaders, New York: D. McKay Co., 1957,P.74

[14]熊彼特著,吳良健譯《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商務印書館1999年,P.413

[15]舒婷《憶顧城》, 《北京文學》選刊版創刊號2003年1月7日

【李建宏,察網專欄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現旅居加拿大?!?/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theory/201804/42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