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鄧小平與改革開放

我們必須充分意識到,如同反對和否定毛澤東同志一樣,反對和否定小平同志與改革開放,是要從另一個側面否定黨和人民實踐探索、創造歷史的輝煌成就,破壞全黨和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奮斗的政治基礎,不與這種違反黨紀和憲法的政治逆流進行堅決斗爭,聽憑錯誤言論、雜音噪音肆無忌憚地泛濫,必將模糊與混淆大是大非的原則界限,破壞全黨的團結統一,必將嚴重削弱黨和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戰斗力,影響和損害改革開放的再出發、再深化,阻礙乃至打斷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征程。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295954.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strong>

論鄧小平與改革開放

2018年恰逢改革開放40周年。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一個偉大的歷史轉折,從這一年開始,中共把全黨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和改革開放的軌道上來。彈指一揮間,青絲變白發,40年瞬息過,回眸百感生。

( 一 )

先看中國的經濟總量,根據世界銀行提供的GDP信息,1978年我國的GDP只有0.1495萬億美元,全球排位進不了前十位,而到2017年,中國的GDP已達到了12.24萬億美元,經濟總量增長超過80倍,而同期美國GDP從2.3566萬億美元增長到19.39萬億美元,增長為7.23倍;日本1978年GDP約為1.01萬億美元,2017年約為4.872萬億美元,40年增長3.82倍,印度1978年GDP為0.1355萬億美元,到2017年約為2.5975萬億美元,增長了18.2倍,巴西1978年GDP為0.2萬億美元,2017年約為2.0555萬億美元,增長約9倍。再看中國經濟占全球經濟比例的變化:1978年約為1.75%,而印度約為1.586%,巴西為2.341%,日本為11.823%,美國占全球經濟比重則高達27.585%。到了2017年,全球經濟總量約為80.684萬億美元,中國經濟占比由1978年的1.75%上升到15.168%;印度由1.586%上升到3.219%;巴西由2.341%略升到2.548%,而日本則由11.823%下降到6.038%,美國占比也從27.585%下降至24.032%。另據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中國的經濟總量已從1978年的3678.7億元人民幣,到2017年達到82.7萬億人民幣,經濟規模擴大了225倍,穩穩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堪稱人類經濟史上的奇跡;中國的人均GDP也已從1978年的381元人民幣,即155美元,躍升到2017年的8800美元;此外,40年的奮斗,中國已由一個農業國成長為世界第一制造大國,在世界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中,有220多種產品產量位居世界第一。尤其是隨著“中國制造2025”不斷推進,工業結構已出現“質”的變化,制造業逐步向“中國智造”和“中國創造”發力,載人航天、深海探測、量子通信、大飛機、高鐵、超算等“大國重器”越來越多;此外,中國巳成為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出境旅游大國,成為全世界社會治安最好、人民安全感最強的國家之一。另一個顯著變化是服務業占比持續攀升,“三產”占比已由1978年的23.9%提升至2017年的51.6%,占據了GDP的“半壁江山”多,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動力;而對于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中國已成為帶動世界經濟復蘇的主要動力。截止到2012年,中國的年均貢獻率超過20%,最近5年更是超過30%,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第一引擎;更讓國際社會矚目的是,中國脫貧人口達7億多,占了聯合國世界脫貧人口的70%,剩下的3000多萬人口正在攻堅,2020年將按聯合國標準全部實現脫貧,這一人類史上的偉大成就,充分體現了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執政的巨大優越性。而與老百姓的收入和吃住行玩密切關聯的一些數據,則更能使人民真切感受到我們日常生活中發生的巨大變化。1978年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71元,2009年過萬元,2014年達到兩萬元,目前正向人均三萬元邁進;40年中人們所花的100元人民幣,食品所占比例巳從1978年的60元降到如今的30元左右,這就意味著老百姓有更多的錢可以用于改善和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 1978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建筑面積為6.7平米,農村人均住房面積為8.1平米,2016年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全國居民人均住房面積為40.8平米,其中自有住房率約達90%,從蝸居過渡到適居;隨著人民的錢包逐步鼓起來,城鎮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支出不斷增加,1978國內還無旅行社,2017年國內旅游人數已達到50億人次,人均出游3.7次,民航客運量從230.9萬人次達到如今的5.52億人次,民用機場從1978年的78個巳擴建至2017年的220個,開通航線4488條,通航60個國家158個城市;公路開通總里程從89萬公里達到現在的477萬公里,高速公路為13.65萬公里,規模為世界第一,高速鐵路達2.6萬公里,位居全球第一;1978年自行車屬于家庭的奢侈品,而如今100個家庭擁有31輛私家車,61臺計算機,240部手機??傊?,40年的滄桑變化,使近14億中國人民的幸福指數和獲得感有了極大提高,這一點是千千萬萬老百姓能從自己生活中切身感受到的,也是世界各國普遍認同和有目共睹的。

( 二 )

在回眸國家走過的艱巨而輝煌的四十年歷程時,人民不禁十分自然地緬懷和追思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小平同志生前曾旗幟鮮明地提出“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四項基本原則為立國之本,改革開放為強國之路,提出了“三不”警示:即“只要不搞社會主義,搞改革開放、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走任何一條路,都是死路”;還強調我們的改革開放事業,一切要以人民“擁護不擁護、贊成不贊成、高興不高興、答應不答應”去衡量判斷,充分體現了共產黨人的立黨宗旨:即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和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理念。

回顧新中國69年的奮斗史,人們清晰地看到了一條國家發展的主流路徑:毛澤東使貧窮落后、屢受欺辱的中國站起來,鄧小平使廣大老百姓富起來,習近平主政的新時代,偉大祖國又進入了一個強起來的歷史階段,一代又一代的共產黨人接續奮斗,領導全國人民從積貧積弱走向繁榮富強。然而征途中不僅有陽光藍天,也有黑云霧霾,如同有人從右的方面詆毀毛澤東,否定前三十年一樣,也有人從“左”的方面抹黑鄧小平,否定改革開放四十年,詆毀我們的黨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對于右的“推墻砸鍋”代表人物和政治謬論,我曾多次撰文予以堅決駁斥與批判;對于“左”的反鄧小平、反改革開放錯誤言論,也在微信群、朋友圈等公共場合予以批駁并展開積極的思想交鋒。實踐使我深刻認識到,目前在黨內外、社會上都存在著一股反對小平同志,否定改革開放的政治逆流。這股錯誤的政治思潮如不予以堅決的清除和批判,同樣會象我黨歷史上曾經遭受“左”的錯誤禍患一樣,給國家和人民的福祉造成極大的危害。

反鄧反改革開放人士總是喜歡抓住小平同志的所謂“三論”,即“貓論”、“摸論”、“不爭論”加以歪曲說事。所謂“貓論”源自四川農村一句俗語:“黃貓黑貓,捉住老鼠就是好貓”。戰爭年代,每逢大戰來臨,鄧小平的同鄉戰友劉伯承,就常常脫口而出這句家鄉話。而鄧小平最早則是在1962年7月7日談及農業生產管理政策時,引用了劉帥常說的這一四川諺語。他說“生產關系究竟以什么形式為最好,恐怕要采取這樣一種態度,就是哪種形式在哪個地方能夠比較容易比較快地恢復和發展農業生產,就采取哪種形式;群眾愿意采取哪種形式,就應該采取哪種形式,不合法的使它合法起來........'黃貓、黑貓,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貓。'”(見《鄧小平選集》第一卷)以后被訛傳為:“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文革期間,此比喻被批判為“唯生產力論”。文革結束后,百廢待興,我們又走到了“中國向何處去”的歷史抉擇關頭。當時日本東京的大型商品多達50萬種,而北京的王府井百貨大樓只有2.2萬種,法國戴高樂機場的使用效率是首都機場的30倍;我們的糧食人均六百幾十斤,好多人吃不飽飯,28年鋼產量僅達到2300萬噸,社會主義的優越性究竟體現在哪里?貧窮是不是社會主義?面對人們的重重疑惑和不解,小平同志發出了振聾發聘的呼聲:“如果現在再不實行改革,我們的現代化事業和社會主義事業就會被葬送。”隨著全黨工作重心的轉移,“黑貓黃貓論”再次登上歷史舞臺,成為億萬干部群眾投身偉大改革實踐的通俗形象比喻,其科學定義即指: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都是資源配置的手段,只要有利于提高生產力,發展經濟,增強社會主義綜合國力,改善民生,都可以大膽地嘗試和探索,從而大大地解放了人民的思想,極大地激發了社會活力,創造了極為豐富的物質財富;安徽小崗村在全國率先開創了聯產承包責任制先河,正當的個人利益驅動激大地激發了廣大民眾創造財富的潛能和激情。1980年末的農業統計數據充分顯示出這一差別:仍然按原先公社體制的產量與上年比不增不減,包產到組的增產10%到20%,包產到戶的增產達到30%到50%。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小崗村及其他許多地方的糧食大豐收,促使聯產承包責任制這一新生事物在全國迅速而普遍地推廣開來。老百姓通俗易懂的“黑貓白貓論”極大地突破了傳統的思維定勢,顯現了 巨大的歷史進步性,至今仍為廣大人民所津津樂道。

( 三 )

如何認知“摸著石頭過河”這句形象的寓意句?即所謂“三論”中的“摸論”,也是迫切需要辨正和澄清的一個問題。一些習慣于用“左”的有色眼鏡看人視物、且又將社會上出現的種種問題弊端歸咎于小平同志的人,往往以討伐“摸論”為抓手來攻擊詆毀小平同志。

追根溯源“摸論”來自于民間歇后語,原話是:“摸著石頭過河,踩穩一步,再邁一步,步步穩妥”,表示面對新事物要以穩妥而積極的心態進行探索。中央文件和中央領導中李先念、谷牧、陳丕顯、聶榮臻都引用過這句話,領導人中用得最多的是陳云同志。而恰恰遭受誣蔑的鄧小平卻從未引用過這句話,盡管小平同志明確表示贊同此話的含義。據查,最早出現在新聞報道和文件中是1965年,是年6月6日的“人民日報”稱:“搞生產要摸著石頭過河”、“只有調查研究,摸到了落腳的一個個石頭,才能一步一步走到彼岸,完成任務”。農業部在下達的文件中指出:“實行少種高產多收的方針和耕地三三制的偉大理想,必須有步驟,必須是'摸著石頭過河'”;改革開放以后,1981年國務院下文時強調:“實行經濟責任制,目前還處在探索階段,各地區、各部門要加強領導,要摸著石頭過河,水深水淺還不很清楚,要走一步看一步,兩只腳搞得平衡一點,走錯了收回來重走,不要摔到水里去。”另據統計,從上世紀50年代到改革開放時期,陳云同志曾先后七次引用過這句話。如1980年12月16日,陳云說:“我們要改革,但是步子要穩。因為我們的改革,問題復雜,不能要求過急”;“更重要的還是要從試點著手,隨時總結經驗,也就是要'摸著石頭過河'。開始時步子要小,緩緩而行”。針對此言,鄧小平說:“我完全同意陳云同志的講話......這個講話是我們今后長期的指導方針”。因此盡管小平同志本人并未講過所謂的“摸論”,但對于“摸著石頭過河”的科學定義,作為身處中共第二代核心領導地位的兩位偉人認知則是完全一致的,即改革要破除思想的僵化,大膽地闖,大膽地試,殺出一條血路來;同時又要總結經驗,步子要穩,看準的事,成功的經驗再全面推廣,發現問題,有錯誤就趕快改,小錯誤不要變成大錯誤。

綜上所說,“摸著石頭過河”是指在改革開放實踐中不斷探索前進的一種形象性說法,完全符合馬克思主義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認知客觀規律,對改革開放事業起到了巨大的歷史推動作用。誠如習近平同志所說,“摸著石頭過河,是富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改革方法。摸著石頭過河就是摸規律”,他還說,今天我們還“要采取試點探索、投石問路的方法,取得了經驗,形成了共識,看得很準了,感覺到推開很穩當了,再推開,積小勝為之大勝”。21世紀互聯網時代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是前無古人的偉大事業,中華民族復興的偉業依然面臨著各種風險和挑戰,因此,全黨和全國人民仍然要堅持解放思想,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同時又要堅持穩妥、試點、總結、深化的路徑,繼續弘揚“摸著石頭過河”精神,一以貫之地處理好改革、發展、穩定三者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以40年改革開放為新的起點,不斷從勝利走向新的更大勝利。

( 四 )

“不爭論”是被少數人別有用心地歪曲,企圖以此上綱上線,用來攻擊小平同志的又一條打人“棍子”。1992年小平同志在南方談話中曾有一段精典論述:“不搞爭論,是我的一個發明。不爭論,是為了爭取時間干。一爭論就復雜了,把時間都爭掉了,什么也干不成。”而一些人故意把小平同志的這段話歪曲成不堅持社會主義,企圖復辟資本主義。事實上鄧小平18歲就參加革命,終生信仰馬列,矢志堅守共產主義理想。生前他曾率先并反復強調四項基本原則,視之為立國之本;他也多次嚴肅提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并告誡全黨反自由化要始終貫穿改革開放全過程;在1989年的“政治風波”蔓延全國,本質上是國內外敵對勢力介入,推波助瀾掀起“顏色革命”的狂風惡浪之際,以小平同志為核心的老一輩革命家砥柱中流,力挽狂瀾,堅決平息了嚴重危及國家安全的政治動亂乃至反革命暴亂,堅定捍衛了毛澤東等第一代共產黨人流血犧牲創建的社會主義政權,奠定了幾十年改革開放、建設小康社會的平安穩定基礎;在蘇東劇變,紅旗紛紛落地,許多共產黨國家亡黨亡國,國際共運處于空前低谷,國內許多人對中國的社會主義旗幟還能打多久彷徨動搖的關鍵時刻,又是鄧小平擲地有聲地表達了對共產主義的堅定立場,以及對于馬克思主義的忠貞信念,穩定了全黨思想和國家大局。每每遭遇歷史的關鍵時刻,小平同志都體現出一個信仰彌堅的老共產黨人的鋼鐵般意志,以及掌控駕馭中國巨輪的超凡能力和宏大魄力。

鄧小平的高風亮節充分體現在習近平總書記在其誕辰座談會的講話中:“鄧小平同志是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公認的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領導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中國社會主義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開創者,鄧小平理論的主要創立者”。綜上所述,小平同志的政治信仰、政治立場、政治品質、政治操守是全黨的典范和楷模,在大是大非等原則問題上是無可指責的。小平同志強調的“不爭論”,完全是針對搞社會主義是前無古人的事業,并無成功經驗、現成模式可循,鼓勵人們解放思想,探索開拓,“大膽地試,大膽地闖”,中國已遠遠落后于世界經濟的發展,趕超發達國家的時間緊迫,我們再也沒有資本將精力耗費在具體問題的爭論上,空談誤國,時不我待,全力以赴抓經濟,發展才是硬道理!今夭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我們可以告慰已離世21年、中國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小平同志,一個富強的中國正在和平崛起,億萬人民正在不斷地富裕起來,您生前期盼的愿景正在變成現實。那些惡意歪曲事實、詆毀小平同志的丑類將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 五 )

在當前社會上,還有一種非議苛責小平同志生前用“市場換技術”的謀略與布局,片面認為技術沒換到,卻停止和丟失了自力更生研究開發的項目。其實這是不了解和脫離了當時我國所處的時代背景和國家財政狀況,或者說是用今天的眼光來看待40年前我國經濟底子依然單薄困難、國力不強、人民不富的境遇,似有站著說話不嫌腰疼之感。中國的巨大人口規模與市場優勢,是我國獨一無二、任何國家無法比擬的戰略資源,是推動和加快我國經濟發展和現代化建設的一張十分重要的王牌,這張王牌不但過去要用,今天和未來在可能的條件下依然要用。不懂得充分利用這種戰略資源補我短板,去謀劃發展紅利和掌握國外的先進技術,卻拿著金飯碗去討飯去受窮,無疑是短視不智,甚至是一種迂腐而愚蠢的教條思維。因此在國家缺資金、缺技術、缺現代企業管理經驗的歷史背景下,以“市場換技術”的戰略運籌應運而生,并在上上下下各級領導和有識之士中形成廣泛共識。“市場換技術”的戰略目標是通過開放國內市場,引進外商直接投資,引導外資企業技術轉移,使我獲得國外先進技術,并經過消化吸收,最終形成我國獨立自主的研發能力,提高技術創新水平。這里必須厘清的一個觀點是,并不是任何“市場”都需要用來換技術,我們要求的“技術”必須是高于我國或我國還不具備的技術,藉此能生產出國內還無法生產,或我產品質量差、成本高、耗能多、缺額大,需長期大量進口、尤其是“高精尖”的先進產品。而且對外開放的市場,國內企業照樣可以開展商業競爭,并可視情在政策上有所傾斜,保護我國優秀民族品牌;合資企業則要求必須建立在雙贏基礎上,有利于中國的長遠利益和發展。經過五年左右的實踐探索,國務院進一步明確:“把對外商品貿易與引進技術結合起來,實行技貿結合,用我們的一部分市場換取國外的先進技術,這是加速我國技術進步的一項重大方針”。這是國家首次對“市場換技術”予以戰略定位。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市場換技術”的方針從中央到地方有了高速推進和深入發展,進入新世紀和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國家更加強調向自主創新過渡,強調吸收消化國外的先進技術;隨著形勢發展變化和市場行為按照WTO進一步規范,“市場換技術”逐漸淡出了政策視野,或大大收縮了實施范圍;黨的十八大以后,國家大力倡導和支持企業在原有基礎上不斷加強科研創新,提升核心競爭力,因為歸根結蒂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必須依靠自力更生追趕乃至超越世界先進技術??v觀提出“市場換技術”的思路方針,不能脫離當時的歷史背景,且在改革開放之時,發揮了十分重要的積極作用,如最早進入中國內地的港澳臺企業,其“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合資企業等多種生產形式,給內地經濟的快速增長帶來了資金、技術、人才、設備、管理、理念的支撐,持續了將近三十年,大大助推了中國現代經濟的發展。在“市場換技術”的過程中,我們不但學到和懂得了許多先進知識和技術,而且在吸收消化的過程中,發展和壯大了民族的企業、品牌,甚至創新超越了外來企業和對手。當年國外各種品牌種類的家電曾風靡全國,但此景現在早已不見,相反在國產品牌崛起后,很大一部分國外品牌被淘汰出局,退出了中國市場,在各國汽車進入中國后,我國同類企業在合資或市場競爭中,同樣學習掌握了許多先進工藝、設計和技術,促進和助推了民族汽車工業的發展,現在有的國產汽車品牌已走向海外,遠銷他國;最令國人自豪與欣慰的是,中國高鐵在吸收消化先進國家技術的基礎上,自主創新打造了中國品牌,成為口碑傳揚世界的金名片和精典案例。當然,在 “市場換技術”的歷史過程中,有的并未達到我們預期的目標,有的消化吸收后期工作和成效不盡人意,這是需要我們加以總結和反思的。但“市場換技術”只是整個改革開放大戰略中的一個組成部分,不能把二者完全等同起來,我們既不能因為“市場換技術”中存在這樣或那樣的一些問題,就輕率地全盤否定該方針的積極作用和重大意義,同時更要自我檢討在吸收消化過程中存在的主客觀原因。那種把實行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過錯歸咎于小平同志的做法,既是一種缺乏建設性反思總結的思維方式,更是一種開脫自我、諉過他人的推卸責任。

( 六 )

社會上還有一種輿論指責甚至詆毀小平同志所說:“造不如買,買不如租”是不要自力更生精神,是拜倒在西方洋人腳下的奴性思想。這些所謂小平同志的言論并未查到權威出處,有人說其淵源是來自建國之初,國內航運船舶奇缺,而美國在二戰期間所造的民用船舶過剩,價格極其低廉,在此狀況下,少奇同志提出或購買或租用更劃算;改革開放之初,國家建設缺乏資金,全國人民溫飽尚未解決,要花很多錢去自己搞研究開發,從經濟成本上核算劃不來,以小平同志為核心的第二代領導集體,承續了當年少奇同志的或買或租思想,從市場經濟、商業運作邏輯的視角考察是無可厚非的。猶如一個家庭經濟實力不強,只能先租房居住,等積蓄了足夠的錢才買房;世界船王包玉剛起步時也是先租船跑運輸,以后有資金再買船或造船。造不如買,買不如租,也是世界上許多后發國家無法跨越的歷史階段,而在或租或買的過程中,通過學習借鑒進而自主研發出自己的新產品來。在溫飽尚未解決之際,什么都強調自我開發,既無資金支撐,又缺經驗技術,是很不現實也無可能的。如果樣樣都搞小而全、大而全,世界上也就不存在商品貨物貿易流通了。因此,就某種政策思路或決策而言,必須要放到當時的特定歷史背景下去審視,脫離客觀的物質條件和環境,超越時空的局限去非議指責前人的功過是非,是很不厚道,也是違背了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辯證法,因而是不科學、不實事求是的。再退一步講,是買是租還是自己研發,最多也是在探索社會主義發展道路和改革開放實踐中,不同觀點意見之爭,將租買或研發之爭上綱上線為“洋奴哲學”、“漢奸思想”等等則是完全錯誤的,甚至是別有用意、居心叵測的。當然,在涉及國計民生、國家安全等重大核心利益和技術問題上,我們必須始終堅持自力更生、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為了不受制于人,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和繁榮富強,我們必須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攻堅克難。

( 七 )

最后要談的一個問題是,相當一個時期以來,在黨內外、社會上出現的一股反對鄧小平、反對改革開放的政治思潮,我們黨應該如何來因對和表明自己的鮮明態度。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2019年將是新中國建立七十周年。七十年的歷程,僅僅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瞬間,然而新中國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巨變。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等第一代共產黨人使百年沉淪的國家站起來,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鄧小平、陳云等第二代共產黨人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改革開放的發展方向,使國家和人民迅速富起來;今天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中國又走向了世界舞臺的中央,進入了不斷強起來的新時代。然而黨內外、社會上總有一部分人,企圖把前三十年與后四十年割裂開來、對立起來,或否定毛澤東,或否定鄧小平,而毛澤東、鄧小平是兩代共產黨人的核心與杰出領袖,也是他們所處那個時代的標志性偉人,反對或否定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人,都將是對新中國黨史和國史的顛覆,都將從根本上動搖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危害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社會主義制度。在互聯網時代,國內外敵對勢力往往通過網絡心戰、思想滲透、輿論造勢來抹黑詆毀毛澤東同志與鄧小平同志,從而達到其推翻共產黨,實施“顏色革命”的戰略企圖。因此無論是對否定毛澤東,還是否定鄧小平的政治逆流,我們都必須保持高度的警惕并予以堅決的斗爭。

中國人常講要“飲水思源”,有“感恩之心”。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取得輝煌成就之際,共產黨人和廣大老百姓尤其不能忘記,是小平同志為核心的第二代領導集體,為我們國家和人民開創了改革開放的脫貧之路,幸福之路,富強之路,必由之路,對于網絡上、微信群里、自媒體中充斥著大量反對、否定甚至攻擊、辱罵小平同志和改革開放的種種錯誤言論,我們全黨尤其是各級領導干部,決不能聽之任之,放縱姑息。分析反鄧反改革開放的主要都是哪些人?一是在文革中靠造反起家,獲得各種利益的人。一些曾經殘酷批斗迫害革命老干部、學校老師、持不同觀點的群眾,甚至犯有打砸搶等行為的人,即文革后被清理且頑固堅持錯誤立場的“三種人”以及他們的部分子女;二是在1983年“嚴打”中涉嫌違法犯罪受到打擊處理,未改造教育好且耿耿于懷、仇恨鄧小平的人;三是在市場經濟轉換過程中,極少數受到挫折甚至被邊緣化的人。有的還打著“擁毛紅群”的名義,張嘴罵人,滿口臟話,一副流氓習氣;四是觀察社會,分析事物,缺乏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只見支流末節,不見主流整體,分不清“是西安還是延安”,“吃飯砸鍋”、“吃奶罵娘”,思維線性化、簡單化、片面性的人;五是國內外敵對勢力和政治上別有用心的人。這些人往往抓住一點,不及其余,煽風點火,趁機發難,破壞社會秩序,唯恐天下不亂。有的利用極少數人對貧富差距和社會不公現象的不滿,千方百計煽動鬧事滋事,與我爭奪草根民眾和青少年。甚至挑撥離間和制造與黨和政府的對立仇視情緒,最終企圖用“顏色革命”推倒社會主義之墻。

綜上所述,我們必須充分意識到,如同反對和否定毛澤東同志一樣,反對和否定小平同志與改革開放,是要從另一個側面否定黨和人民實踐探索、創造歷史的輝煌成就,破壞全黨和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奮斗的政治基礎,不與這種違反黨紀和憲法的政治逆流進行堅決斗爭,聽憑錯誤言論、雜音噪音肆無忌憚地泛濫,必將模糊與混淆大是大非的原則界限,破壞全黨的團結統一,必將嚴重削弱黨和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戰斗力,影響和損害改革開放的再出發、再深化,阻礙乃至打斷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征程。作為一個共產黨員以及黨的各級組織與領導,無論是遇到否定毛澤東還是鄧小平的錯誤言論,我們都必須按照習近平同志所說的“要當戰士,不當紳士”的要求,敢于亮劍,敢于旗幟鮮明地表明自己的立場、觀點和看法,對群眾提出的問題解疑釋惑,善于疏導引導,而決不能“明知不對,少說為佳,亊不關己,高高掛起”,這實際上是對每個黨員尤其是領導干部黨性的考驗。最近,習近平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強調,“要培養斗爭精神,始終保持共產黨人敢于斗爭的風骨、氣節、操守、膽魄”,某種意義上,這也是針對黨內特別是領導干部中存在的回避矛盾當老好人,對錯誤言論不批評、不斗爭、缺少黨性原則性的弊端而言,具有強烈而鮮明的針對性。同時,改革開放已40年,在看到黨和人民取得偉大成就之際,我們更要直面前進道路上存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必須繼續堅持反腐肅貪和嚴抓“八項規定”的高壓態勢,營造全黨和全社會良好的政治生態;必須繼續下大力氣解決精準脫貧和縮小貧富懸殊、兩極分化現象,把堅持社會主義方向,實現人民共同富裕作為一項政治要求、政治任務、政治責任來考核考察干部。

辭舊迎新的鐘聲即將敲響,我們站在新時代新長征的新起點上?;赝麃砺?,毛澤東、鄧小平這兩代共產黨人已圓滿完成了他們的歷史使命,民族復興和共產主義的火炬接力棒已傳遞到我們這一代人手中。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和責任,前人尚未完成的偉業需要我們去繼續奮斗,前人遺留的缺撼需要我們去彌補完美,苛求責難先人的缺失與歷史局限,非做人的良善與厚道,更不是共產黨人的道德情操。在迎接新中國即將到來的70周年之際,我們要不忘初心,砥勵前行,在新的一年中爭取更大的光榮與成就。

2018年12月31日于杭州

【朱志華,察網專欄學者,中國社科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中國國際關系學會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約研究員,浙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兼職研究員,浙江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客座教授?!?/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theory/201901/46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