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史觀中的生產力

從人類社會的發展狀態看來,在生產力當中,制造業起著核心的作用。雖然現在服務性行業就業人數大幅度增加,服務性行業的種類也在逐漸增多,但核心的制造業才是社會生產力的核心要素。所以中國的發展永遠不能舍棄制造業,也不能削弱制造業。像國外那些金融業十分發達的國家,因為金融業來錢多又來錢快,所以這樣的國家更重視金融業而開始忽視制造業。結果帶來不小的惡果。制造業衰落不僅給就業帶來不少問題,對于國家總體的發展都會有不利的影響。等到再想恢復,已經時過境遷,無力回天了。

唯物史觀中的生產力

由于在講緒論后接著講的歷史唯物論,所以就涉及到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概念。生產力是一種物質概念,但又是人與物的一種耦合。在這種耦合的物質力量中,人又是起著主導作用的。但人的主導作用又不得不受到物質條件的制約,人不可能超越這樣的物質條件。正如馬克思所說,人們必須而且只能繼承前人遺留下來的生產力狀況,人們不可能擺脫它,也不可能超越它。人們只能在繼承了這樣的生產力之后,在其基礎上進一步創造新的生產力,推動生產力的向前發展。

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是人們都很熟悉的。那么生產力的主導因素是人,而當生產關系相對適合于生產力的狀態時,人就能發揮出自身的生產積極性和主動性,生產力就會有一種相對高速度的發展。如果生產關系不那么適合生產力的發展,甚至會阻礙生產力的發展,那么人的發展也就受到阻礙,人的生產積極性也會下降。

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在本質上是物與物之間的矛盾,但在表現出來的時候,卻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有階級社會中,這種矛盾體現出來的就是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過去的教科書說,階級斗爭是社會發展的直接動力。這種說法或許也有一定的道理。雖然從理論上說,生產方式的矛盾運動,即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矛盾運動是人類社會發展的根本動力,可是這樣的矛盾運動是本質層面上的,人們通過感官是無法感知的。而階級斗爭是體現在現象層面的,人們是可以看得到的。但是,從生產方式的矛盾表現為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這中間又是要經過一些中間環節或者中介的?;蛟S從另一個角度上說,如果單純去看階級矛盾與階級斗爭,未必就能一下子了解和掌握存在于其背后或者更深層次的生產方式的矛盾運動。這需要更為深刻的分析與判斷,也需要掌握相關的經濟學知識與政治學知識。

在階級矛盾不再是社會主要矛盾的社會主義社會,問題可能就要稍微復雜一些。社會主義社會也會存在著生產方式的矛盾運動。只是在大多數的時候,這種矛盾運動沒有體現為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它會呈現為一種復雜性,有可能是以勞動者與管理者之間的矛盾形式表現出來,也有可能是消費者與商家的矛盾形式體現出來。在多種所有制的條件下,也不排除有階級矛盾的登場。

在社會主義社會,雖然階級矛盾不再是社會主要矛盾,但階級矛盾并沒有消失。生產力的發展,生產力的社會化程度越來越高,這對生產資料的公有制環境就有了新的要求和更高的要求。同時由于國際資本主義的存在,對于中國社會主義道路的發展與中國的崛起,國際壟斷資產階級是不甘心,也是不舒服的。所以國際之間的階級斗爭,以及國際階級斗爭在國內的反映,也是會不時出現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對整個國際總的生產力發展開始產生越來越大的阻力。國際壟斷資產階級為了自己的利益,是不會考慮他們的利益對于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是否會存在消極的作用。

在全球化不斷向前推進的時候,國際壟斷資產階級從原來全力推行全球化,轉而要阻撓全球化的進程。這本身就是對社會生產力發展的一種阻撓。所以這種矛盾會表現在國際關系中的各個方面。中國國內也會有某些人對國際壟斷資產階級的利益有所呼應,從而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采取某種消極的甚至是敵對的態度。如果這樣的矛盾處理不好,階級矛盾就可能尖銳化和激烈化,對社會產生更大的沖擊。

在國內方面,不同所有制關系也會帶來不同企業與利益群體之間的矛盾。在一般情況下,這樣的矛盾如果經過正常的處理,不會發展到激化的程度。所以這樣的矛盾大多數時候是非對抗性的。這樣的矛盾也往往是生產方式內在的矛盾所導致的。在社會主義時期,這種生產方式的矛盾是可以通過改革或者調整來解決,也可以通過其他法制的補充來加以解決。

從人類社會的發展狀態看來,在生產力當中,制造業起著核心的作用。雖然現在服務性行業就業人數大幅度增加,服務性行業的種類也在逐漸增多,但核心的制造業才是社會生產力的核心要素。所以中國的發展永遠不能舍棄制造業,也不能削弱制造業。像國外那些金融業十分發達的國家,因為金融業來錢多又來錢快,所以這樣的國家更重視金融業而開始忽視制造業。結果帶來不小的惡果。制造業衰落不僅給就業帶來不少問題,對于國家總體的發展都會有不利的影響。等到再想恢復,已經時過境遷,無力回天了。

所謂先進的生產力,這個概念也不那么簡單。當然首要的是,生產力科技含量要比以前有更大的提高。不僅物的要素有更高的科技含量,人的要素同樣要有更高的科技含量。先進的生產力,創造的勞動生產率也應該是最高的。而人與物的耦合程度也應該更為和諧,更為協調。

【胡懋仁,察網專欄學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本文原載于微信公眾號“北航老胡之閑話”,授權察網發布?!?/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唯物史觀中的生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