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華:中美戰略博弈的深度思考

對美國的霸凌蠻橫,不講規矩,中國既要敢于亮劍,敢于斗爭,又要精心謀劃、精心設計每一個具體戰役,占領國際輿論的道德制高點,努力團結爭取中間力量,不斷擴大各國朋友圈。隨著中美力量對比的變化,我增彼消,國際秩序向利我及各國人民方向演變,必將成為一種不可逆轉的趨勢。當力量發生到質變的拐點,即美國失去其霸權地位,中國具備強大的主導和引導能力時,社會主義的中國,或許能將資本主義龍頭的美國,按照世界人民的意志和意愿,融入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同一條大船上來,但愿那時的共同體愿景將一步一步的駛向天下大同、環球同此涼熱的彼岸。

【本文為作者向察網的獨家投稿,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轉載請注明來自察網(www.295954.live),微信公眾號轉載請與我們聯系?!?/span>

朱志華:中美戰略博弈的深度思考

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美兩個大國是變局中的重要因素。新中國建政70周年,中美關系是我外交戰略中十分重要的內容。

一、中美關系的歷史演變

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英國利用堅船利炮打開中國大門,簽訂了我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的“南京條約”;緊隨其后,1844年,清政府又被迫與美國簽訂不平等的“中美望廈條約”,美國從其國家利益出發,提出“利益均沾”原則,以此攫取中國的經濟利益等;這個不平等條約,日后成為各列強國家和清政府簽訂不平等條約的范本。

1900年美國參與八國聯軍入侵中國,1901年與西方列強十一國共同簽署“辛丑條約”,以此為標志,中國完全淪陷為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1906年美國史密斯向總統西奧多.羅斯福(1901年到1909年任美國總統,二戰時期連任四屆總統的富蘭克林.羅斯福是他的遠房侄子)提出,用庚子賠款興辦教育,從精神和文化上培養為美國效力的中國留學生和代理人。1909年辦起了留美預備學校,即清華大學的前身“清華學堂”,以后各國列強紛紛效仿。

抗戰前期,美國不顧道義,將大量戰爭物資販賣給日本,牟取暴利 ,客觀上大力助推了日寇對華侵略戰爭;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后,美國對日本宣戰,在此歷史背景條件下,中美成為戰時同盟國,美國對華進行戰爭援助,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了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但在抗戰勝利后,爆發國共內戰時,美國又全力支持蔣介石反共反人民的政策,為國民黨政權輸送了大量的援助物資。

新中國成立后,美國對華實行經濟封鎖,外交孤立,軍事打壓,對我實施“三把刀”戰略。北面:朝鮮戰爭一爆發就立刻介入,隨即封鎖臺灣海峽,導致兩岸至今沒有統一;南面:調動50多萬美軍發動侵越戰爭,劍指中國;中部:利用和支持蔣介石反攻大陸,襲擾我東南沿海地區;

1972年到1991年,出于中美兩國各自戰略需求的調整,從尼克松訪華到卡特時代中美建交,中美兩國某種程度上聯手抗蘇,直至蘇東劇變,蘇聯解體;

1978年到2018年,中國改革開放40年,起初美國試圖以接觸加遏制策略在思想上、政治上和平演變中國,最終實現“顏色革命”,不戰而勝,從而將中國納入以美國為首的全球資本主義制度體系。但在經濟上中美實現相互融合,1978年中美貿易額只有25億美元,到2018年達到6335億美元,增長了253倍。這一時期兩國關系相對緩和。

2018年以來,特朗普政府對華發動貿易戰,中國不愿打,不怕打,不得不打。中美關系進入了一個新時期。美國對華商品加征關稅30億、500億、2000億美元,后又對3000億美元的商品征詢加稅,盡管大阪G20峰會特朗普承諾不再追加,然而說變就變的以往慣例,國人仍須拭目以待。與此同時,對中興、華為以及揚言對大疆、??低暤雀呖萍计髽I進行打壓,美國商務部近又將我中科曙光、無錫江南計算技術研究所、海光、成都海光集成電路設計公司和成都海光微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等五家超算、芯片高科技企業列入“實體清單”,禁止美企銷售產品和轉讓技術給上述企業,發布對中國學者、留學生的有關禁令;甚或延伸至金融戰、網絡戰。美國在香港、臺灣問題上更是挑事惹事、興風作浪,唯恐天下不亂。此外派戰機戰艦到南海尋釁滋事,在第一島鏈上空打造“鷹鏈”,故從“兩點論”辯證思維考慮問題,我們很不愿意,但又不能完全排除今后中美就不會有發生武裝沖突和局部戰爭的可能性。

縱觀中美百年交往史,一言以蔽之,美國對華政策的核心始終是以攫取我經濟利益,精神奴役,分化瓦解,阻遏中國和平崛起為主軸。盡管其間也似有相對緩和的時期。

二、無硝煙戰爭和少數知識精英的迷思

從上世紀50年代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提出對華“和平演變”戰略;到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地緣政治大家布熱津斯基提出“奶頭樂戰略”,讓中國年輕一代娛樂至死、腐化變質;再到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提出用互聯網“扳倒中國”。萬變不離其宗,都是企圖用思想滲透,輿論心戰的策略與我爭奪下一代,最后實現“顏色革命”,不戰而屈人之兵,以達到使中國成為美國附庸的戰略目的。鄧小平曾經說過一句非常經典的話,西方正在對我打一場“無硝煙的世界大戰”,事實上這場戰爭建國70年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在中國的知識分子和學界中,有一些人被西化夢幻洗腦,動輒以美為師,分不清中國和美國的本質區別在哪里?以為中美兩國國體相同,錯把美國當成向往偶像而頂禮膜拜。建國之初,曾被毛澤東批判過的崇美恐美媚美思潮,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又沉渣泛起,粉墨登場。有的在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上,與美國一鼻孔出氣,站在美國立場上說話;有的甚至在中美貿易戰正酣之際,公然發表投降論調。在國關研究領域,我們理所當然要了解和吸納世界各國的外交學說理念之精華,然而個別人言必稱西方,什么國際關系上的建構主義,制度主義,現實主義,新自由主義等等,不一而足,卻淡漠忽視乃至似忘了新中國建政以來我們的外交理論與實踐,忘記了我們的責任是要以國情和中華文化、馬克思主義為底蘊,不斷豐富和建構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外交理論和話語體系。這既是值得我們深刻反思的問題,也是對學界知識分子所應承擔的使命提出的歷史拷問。

誠如有的專家學者所說,圍繞“西方中心論”所謂的各種學術流派,提出這個主義或是那個主義,歸根結底都是為西方列強的戰略利益和階級統治服務的,這種極少聽到但極為深刻的洞見揭示了西方各種學術流派的政治本質,尤為可貴。在全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主題教育中,曾經一度存在于國關學界某些人缺鈣丟魂、精神侏儒、背離宗旨信仰的現象應該徹底掃除。近日在一次國際學術研討會上,居然還有一位頗有知名度的學者不知是無知不懂還是編撰偽史,意稱近代以來美國一直是中國的好朋友,而新中國與美國和蘇聯翻臉后才不得不實行自力更生政策,并謊言中國當然希望得到美國的核保護,因得不到才自搞核武以自保。同時在中國與周邊某些國家發生島礁和海洋權益爭端中,該學者嘲諷我外交部發聲有爭議島礁“自古以來就屬于中國”的維權立場,胡扯什么在國際上中國的朋友為何越來越少,且重彈朝鮮“侵略”老調等等,其甚至無視中國近代屢遭列強欺辱,發出“落后就要挨打”的奮發圖強吶喊,求自立自強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強烈愿望,荒唐推論出按中國邏輯,各國都要爭強示霸世界豈無寧日,卻從根本上健忘了中華民族歷來流淌著愛好和平的血脈,秉持著“和為貴”、“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理念和基因;而作為社會主義的中國,其國家性質、立國方針則更不允許奉行“國強必霸”、“強權政治”的西方列強邏輯,且數十年我一直向國際社會宣稱并堅持走“永不稱霸”、和平發展、睦鄰友好、人類命運共同體道路。對于該學者的荒腔走板,筆者本欲當場辯駁,遺憾未獲機會。

總之,隨著中國不斷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國家務須努力培養出一大批有世界眼光,為國盡忠、有血性、有本事的外交、國關人才,縱橫馳騁于國際社會,為建構和平、安全、公平、正義、發展、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奮斗。對于極少數為西方反共反華敵對勢力效力張目,甘當“帶路黨”和“第五縱隊” ,損害國家主權和人民利益的行為,則必須依法依紀嚴肅處理。

三、中美戰略博弈的本質和發展趨勢

近期國際上對特朗普政府“美國優先”、自私自利、喪失道義、言而無信、霸凌敲詐等行徑普遍不滿、反感、憤怒,美國的國際信譽和道德形象受到嚴重影響和削弱,有的國際學者公開指稱其為“流氓超級大國”,碰到一些國內學界的崇美媚美人士,其心態也感到十分失落惆悵,對美國的高大上偶像似感幻滅,心目中的理想之國形象崩塌。因何緣由?關鍵是沒有認清美國這個國家的本質屬性,不了解誰在統治美國以及統治集團的階級內涵,說到底是缺乏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的基本理論,從而喪失了對外交往、分析事物、研判大勢的定海神針,掉入了盲目崇拜美國的精神迷思。

美國和當前西方發達國家的統治本質究竟是什么?簡而言之一句話:從來就是為了維護資本的利益,或者說是為了極少數人的利益。其政體表現形式無論是共和制還是君主立憲制,是兩黨制或是多黨制,是議會政治形式還是何種選舉樣式,但其壓迫奴役、剝削掠奪本國和他國人民的階級屬性和政治本質是始終沒有改變的。這一點作為中國的專家學者都理當有明確的認知。

與此相反,中共的立黨初心,中國的國體定位是社會主義,故國家的統治本質與階級屬性,是為了以工農勞動階級為主體的全體人民,換言之是為了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外交是國內政治的延伸,從這一視角去審讀中國的發展崛起與中美兩國的戰略博弈,其本質不僅僅是威斯特伐利亞和約(標志現代國際關系體系的開端)意義上的主權國家、民族國家之爭。

當今所謂中美之爭,其結構性矛盾難以化解,故有西方所謂“修昔底德陷阱”之說;但這種結構性矛盾從本質上講,其無法調和的關鍵原因,在于中美兩國的社會政治制度、發展道路、意識形態根本不同,簡單說是為了多數人利益還是少數人利益的價值理念根本不同。那么國家的階級屬性、政治本質和文化理念不同,能否共生共存?東西方不同文明能否包容互鑒?回答是肯定的。社會發展的歷史不能割斷分裂,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精神文明,理當傳承和吸納全人類所有文化文明的輝煌成果,同時在國與國相處的國際交往中,要堅決擯棄“零和”思維與“弱肉強食”、“贏者通吃”的叢林法則,主張國無論大小、強弱、貧富均應一視同仁,尊重各國人民自主選擇國家發展道路的自由權利,切實保障每個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核心利益。

中美關系如何相處?其前瞻趨勢如何?這是當前不可回避和國際社會、國內上下各界都普遍關心的問題。我認為無論是從中國一貫堅持的獨立自主、和平外交的理念考量,還是從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當今習近平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目標出發,中國都要力爭力求與美國互利互惠,合作共贏。這方面依然存在著很多的空間、條件與潛力;但我們同樣要看到,事物往往并不按照中國的主觀意愿發展,我們始終必須有兩手準備,“和”則歡迎,“打”則不懼;貿易戰、科技戰、人才戰會不會延伸至金融戰、網絡戰、軍事沖突、局部熱戰?對此我們都必須做好充分的精神和物質準備。

在中美戰略博弈過程中,中國何以自處?借用有的專家所謂“三力”一說。

一是保持戰略定力,關鍵是把自己的事做好,解決好國內的問題

(1)務必堅持反腐肅貪,堅決反對特權和特殊利益集團,特權是滑向腐敗泥淖的通行證,腐敗必將喪失民心,導致國將不國。

(2)務必高度重視和解決好貧富懸殊、兩極分化的問題,不但要把蛋糕做大,更要把蛋糕分好,改革開放的紅利要更多地向以工農勞動者為主體的基層弱勢群體傾斜。

(3)務必解決好涉及人民切身利益的生態環境、食藥安全、網絡詐騙等突出問題,嚴厲懲治危害民生的違法犯罪行為;而在國際上,中國要妥善處理好與各國的新型國家關系,始終與發展中國家和人民站在一起,敢于為國際公理、國際正義發聲,努力承擔起作為大國的責任和義務,尤其要把一帶一路做好做強做大,福澤沿線國家和人民。切實把做好自己的事視為保持戰略定力的關鍵所在,以維護自身定力的強大精神與物質支撐。

二是保持戰略耐力。中國70年發展成就巨大,但以為現在可以和美國攤牌,山巔對決,畢其功于一役,那是戰略和政治上的幼稚與短視。美國現在仍是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綜合實力遠勝于我,哪怕10年內中國經濟總量超越美國,但我對美仍有很多很大的短板和差距。有的稱20年中國綜合國力可能超美,但與其樂觀不如把困難和曲折想的更多一些。換句話說,中美兩國的持久戰,拉鋸戰將要持續相當長的一個歷史階段。

三是戰略巧力。時間和道義在中國一邊,爭取更長久的和平發展環境,即我們所說的戰略機遇期,關鍵在于我們的政策與策略不要出大的失誤和錯誤。對美國的霸凌蠻橫,不講規矩,中國既要敢于亮劍,敢于斗爭,又要精心謀劃、精心設計每一個具體戰役,占領國際輿論的道德制高點,努力團結爭取中間力量,不斷擴大各國朋友圈。隨著中美力量對比的變化,我增彼消,國際秩序向利我及各國人民方向演變,必將成為一種不可逆轉的趨勢。當力量發生到質變的拐點,即美國失去其霸權地位,中國具備強大的主導和引導能力時,社會主義的中國,或許能將資本主義龍頭的美國,按照世界人民的意志和意愿,融入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同一條大船上來,但愿那時的共同體愿景將一步一步的駛向天下大同、環球同此涼熱的彼岸。

(2019年7月7日于赴京高鐵上完稿)

【朱志華,察網專欄學者,中國社科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中國國際關系學會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約研究員,浙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兼職研究員,浙江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客座教授?!?/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theory/201907/50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