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東屏:新疆長治久安的根本在于加強國營企業的發展

中國有五十六民族,大多數民族都能和平相處。 維族和藏族的少數分裂主義分子在新疆,西藏鬧事,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有海外敵對勢力的支持。 但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新中國初期,海外敵對勢力何嘗不支持新疆和西藏的分裂主義主義者。 但因為社會主義的公有制,營造了各族人民大團結,各族人民在政治,經濟上平等的社會大氣候,敵對勢力的挑撥離間,沒有發揮作用的土壤和機會。近幾十年私有化和貧富差距的拉大,特別是維族和漢族之間的貧富差距,讓敵對勢力挑撥離間有了得逞的機會和群眾基礎。

【本文為作者韓東屏向察網的獨家投稿】

韓東屏:新疆長治久安的根本在于加強國營企業的發展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帶四名美國學生到中國游學。 本來沒有去新疆的打算。 但在學生的強烈要求下,我們在基本上完成了我們的游學任務后決定去新疆參觀。 我們是七月三日到的新疆,正好趕上了七月五號的暴亂。 在這里我想就新疆的暴亂談一點自己的看法。

這是我第一次去新疆,還帶著美國學生,心里很沒底。 在火車上我就找新疆本地人了解新疆的情況,新疆的民族關系等等。 我跟在新疆做生意好多年的生意人,還有長期在新疆建設兵和新疆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談話時,他們都告訴我新疆的民族關系很好,前幾年有些問題,現在好多了,特別是烏魯木齊,漢族占多數, 不需要擔心等等。

在烏魯木齊火車站下了車,坐公交車去旅館的路上,我就感到不安。 因為我從車上的維族乘客的臉上,看到的不是友好的神情,而是帶有敵意的表情。 在大街上,我看到那些打掃街道的清潔工,都是維族人。在街上收破爛的人也多是維族人。 我問在烏魯木齊開店的漢族老板為什么是這種情況,他們說維族人懶,不會做生意。他們窮, 需要政府救濟,需要政府給他們提供低工資的工作,所以街道上的清潔工,都是維族人。 我后來了解到,烏魯木齊的維族清潔工的月工資當時只有六百元一個月。 有點以工代賑的性質。 我對漢族老板對維族人的評價,和街道上的清潔工都是維族人,并且工資那么低,感到非常的不安。

七月五日晚,暴亂發生的時候,我和我的美國學生正在一家維族人開的飯店里吃飯。對外面的暴亂一無所知。 因為暴亂者針對的都是漢族人開的商店。 等我們吃完飯出來,看到街上到處都是武警,我們才知道發生了暴亂。 但我和我的學生基本上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第二天我們準備到外地去旅游。 收音機里說昨晚發生了嚴重的交通事故,有人傷亡。 我的一個美國學生表示他不喜歡中國政府的這種不說實話的做法,明明發生了暴亂,為什么要說成是交通事故。 我對他說他不需要喜歡。 他只需要記住他是在中國。 而且慢慢他會明白的。

當天上午,成千上萬的漢族年輕人,拿著棍棒等走上街頭。 他們顯然聽到了昨晚漢人被維族人殺害的消息,要對維族人進行報復。 但這個時候街上的武警已經完全控制了局面,阻止了漢人的報復活動。 我對美國學生說,現在你明白了中國政府的智慧了吧。 如果這是在美國,會發生什么樣的雙方仇殺。 一九九二年洛杉磯的美國黑人羅德尼肯被白人警察毆打,法庭判白人警察無罪,黑人暴動。 但他們的矛頭對準的卻是韓裔美國人。 許多韓裔商店被砸,被燒,六十三死亡,二千三百多人受傷。暴亂持續六天,損失慘重。而烏魯木齊的暴亂基本上沒有蔓延。 可以說中國政府處理暴亂的方法和方式是非常專業和有智慧的。

烏魯木齊的騷亂發生后的第二天,我看到許多維族長者,自發出來與街上的漢人握手,說維族和漢族是兄弟。 制造騷亂的只是一小撮壞人,不能讓他們破壞維族和漢族的兄弟情誼。  還有好多人打出橫幅標語,上面寫著:“我們要王震……” 我看到那些維族長者非常真誠的表情和舉動,很感動。 那些懷念王震的標語也讓我很震撼。

為什么那些維族長者會真誠的認為維族和漢族是兄弟,而那些維族的年輕人卻毫不猶豫的參加暴亂,殘酷無情的縱火燒掉漢族人的商店,不分青紅皂白的殺死那些無辜的漢族人?“要王震",又是什么意思。 其實仔細想想,這些都不難理解。 那些維族長者是毛澤東時代的老工人,他們在國營企業里,享受了跟漢族工人一樣的待遇,政治上平等,經濟上平等。 在毛澤東時代的國營企業里,維族工人,和漢族工人就是兄弟,互相關心,互相愛護。 王震作為毛澤東時代新疆地區的領導人,不就是那個時代的最好代表嗎。要王震,不就是要社會主義嗎。

改革開放以后,許多國營企業私有化了。 許多私人老板買下過去的國營企業。 作為私營企業的老板在招聘工人的時候,首先招聘的是老鄉,招聘不到老鄉的時候,就招聘其他地方的漢族人。 而當地的維族人因為文化習慣不同,語言不同,不被漢族私企老板雇傭。

在社會主義時代,新疆的資源被開發,用來建設社會主義祖國。 社會主義祖國建設好了,造福的是全中國的各族人民,包括維族和漢族。 維族人,漢族人,其他少數民族都能感受到祖國發展給他們帶來的福利。 在最近幾十年,新疆資源的開發,對中國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但發展帶來的福利,并沒有被全體人民平等享受。 受益最多的是漢族的私企老板和他們的親友,其次是其他的漢族人。 而許多維族青年人感到自己沒有享受到社會發展的福利。 他們心里不服,不滿,這其實也不難理解。

中國有五十六民族,大多數民族都能和平相處。 維族和藏族的少數分裂主義分子在新疆,西藏鬧事,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有海外敵對勢力的支持。 但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新中國初期,海外敵對勢力何嘗不支持新疆和西藏的分裂主義主義者。 但因為社會主義的公有制,營造了各族人民大團結,各族人民在政治,經濟上平等的社會大氣候,敵對勢力的挑撥離間,沒有發揮作用的土壤和機會。近幾十年私有化和貧富差距的拉大,特別是維族和漢族之間的貧富差距,讓敵對勢力挑撥離間有了得逞的機會和群眾基礎。

中國政府在解決新疆和西藏的分裂主義傾向時,除了要打擊與海外敵對勢力有聯系的壞人外,也要考慮為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人民提供公平的就業機會,前者是治標,而后者則是治本。 要在新疆和西藏加大國營企業的投資,國營企業招工,要對當地少數民族優先,要同工同酬,要在政治上經濟上平等。要營造各民族人民大團結的社會大氣候。

南斯拉夫、前蘇聯在放棄了社會主義制度后,分裂主義勢力滋長的教訓不可忘記。 中國共產黨是要走社會主義道路的。 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強調中國共產黨要不忘初心。這在處理新疆等地的分裂主義勢力的時候尤其重要。 只有公平的社會制度,才能有各民族和諧共處的社會氣候,才會有各族人民大團結的局面。

二零一三年在湘潭大學召開的紀念毛澤東主席誕辰一百二十周年的國際研討會前的小組討論會上,我簡單的談了對新疆暴亂的看法。 第二天上午的正式大會上,北京大學的一位女教授的演講排在我的前面,她是第七,我是第八。 每人演講的時限是二十分鐘。 但那位女教授,(很抱歉我忘記了她的名字)說她頭天在小組的討論會上聽了我的發言,認為很好,她要把她的二十分鐘讓給我,以便我有更多的時間演講。 我非常受感動。 我于是就有了比別人多一倍的演講時間。 我講了四十分鐘后, 那天主持會議的教授,(很抱歉,我也忘記了他的名字),竟說韓教授你可以繼續講,不需要擔心時間的限制。 我于是又講了很久。 那天演講的時候,南昌大學的師生和全國各地及海外的學者,多次給我鼓掌喝彩。 讓我感到中國人民中擁護毛主席,擁護社會主義制度的是主流。 中國只有走社會主義的道路,才會得到全國大多數各族人民的擁護。 只有走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才會長治久安。

【韓東屏,河北大學特聘教授,美國北卡華倫威爾遜大學政治系教授。本文察網發布時有刪改?!?/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theory/201912/53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