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報》丨為了德國和歐洲,安格拉·默克爾必須離任

所有人都知道現在是默克爾時代的黃昏,但是“默克爾黃昏”比瓦格納諸神黃昏的最史詩的拜羅伊特那一版花的時間都要更久。在最近的一項政治民調中,超過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希望默克爾和她的政府繼續執政,直至當前的任期結束,也就是2021年秋季。當然,誰來管理德國完全由德國人民自己來決定,但我想要充滿敬意地指出,這么做不符合德國或歐洲的最大利益。

《衛報》丨為了德國和歐洲,安格拉·默克爾必須離任

圖為網站截圖

圖片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nov/22/time-to-go-angela-merkel-germanys-sake-europes

【法意導言:專欄作者蒂莫西·加頓·阿什(Timothy Garton Ash)于2019年11月22日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上發表《安格拉·默克爾必須離任——為了德國,也為了歐洲的命運》一文,從經濟、社會和政治角度分析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帶領的德國在世界局勢變化下的發展與危機。文章指出,在特朗普上任、民粹主義崛起以及各種不穩定因素凸顯的時代,德國政府急需一次變革。面對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提出新的歐洲發展戰略,德國政府對此反應寥寥,采取中間主義的默克爾大聯合政府并不適合當前面臨的巨大挑戰,為了歐洲和德國的更好發展,默克爾必須離任?!?/blockquote>

如果德國是歐洲的心臟,那么它現在就好比是一個吃完大餐后躺在辦公室沙發上休息的商人的胸膛里那顆緩慢跳動著的心臟。為了歐洲的命運,也為了德國自身的命運,這顆心臟需要跳動得更快一些。

德國的精英們并非沒有理智地認識到他們周身的問題。柏林正在逐漸成為能夠與倫敦并肩的智庫中心,在那里滿是聰明的人們。他們能夠精確地告訴你為什么當面臨著英國脫歐、民粹主義、唐納德·特朗普、弗拉基米爾·普京、氣候變化與人工智能——我們暫且列舉一些例子——時,歐洲需要更有戰略性的自治、數字創新和可持續的發展。但是他們缺少的是一種緊迫感,以及將這些抽象的目標轉化為能夠獲得德國民眾支持的動態政策的能力。目前而言,德國正在熱切期盼一個結果,而不是能達成它的手段。

為何會陷入這樣的停滯?因為德國一直以來過得都挺好。它還沒有感受到大多數歐洲其他國家都經歷過的那種疼痛。危機,什么危機?顯然,雖然并不是每個人都這樣,但即使是那些最近剛剛把大把的選票投給極右派德國選擇黨的東德人,他們最主要的抱怨也不是他們的經濟狀況。

大多數德國人依舊認為安格拉·默克爾的總理任期——到本周五(11月22日)為止長達驚人的14年——對于這個國家來說是一段穩定美好的日子。德國經濟在這段時間內表現得很好。這部分是因為熟悉的德國商業力量被利用了起來,也部分因為默克爾的任期受益于在社會民主黨總理格哈特·施羅德在任內進行的勞動力市場和福利體系的改革。不過德國經濟也從外部環境中得到了非常大的助益。

波蘭、匈牙利與斯洛伐克在1989年之后實行對外開放,并在其后加入了歐洲共同市場,這為德國制造業提供了絕佳的機會,使其能夠直接在鄰國安裝生產設備,并且在類似于中歐2.0的環境下使用廉價的熟練勞動力。尤其是,歐元使德國貨幣的外部匯率保持了較低的水平,避免了飆升(考慮到曾發生在瑞士法郎上的情況)。因此,德國出口向前邁進,創造了驚人的貿易順差。另外,因為德國對于維持平衡的預算有新教福音派式的信念——正如典型的“黑零”政策——再加上根植于憲法中的“債務剎車”,德國擁有令大多數民主資本主義國家羨慕的健康的公共財政。

《衛報》丨為了德國和歐洲,安格拉·默克爾必須離任

德國汽車產業

圖片來源:Alex Plavevski/EPA

但在這些成功故事之下,也有逐漸升起的焦慮。也許這個國家已經浪費了快速發展的那些年,沒有在逐漸老化的基礎設施中投入足夠多的資金?或許它錯過了數字革命,所以如今,它傲人的汽車產業與硅谷和中國的龐大無人駕駛電動汽車產業相比,看起來明顯落后。(特斯拉有關它將在柏林附近建立工廠的聲明,既是對德國的一份禮物,也是對德國龍頭廠商梅賽德斯、寶馬和大眾的正面挑戰。)或許這幾十年來獲得的成就,會因為移民問題、特朗普的關稅戰、民粹主義和其他不穩定因素而逐漸被侵蝕掉。在德國,尤其是在重要的西部地區,大眾情感的焦慮的主旋律是:“先抓住我們現在擁有的。”

自開啟東西德統一的和平革命的30年以來,我們擁有一個戒備而保守的社會,支撐著一股同樣戒備和希望維持現狀的力量。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急切地希望改革歐洲,給歐洲大陸帶來拿破侖式的戰略雄心,但默克爾領導的德國卻置身事外。正如馬克龍的一位顧問對我說的那樣:“貴族不會投票支持革命。”(如果在這個類比中,德國人是1789年以前的貴族,那么法國人是不是就是無褲黨呢?)德國對馬克龍提出的歐洲倡議,有時表現得不冷不熱,有時又顯露出蔑視。

政治與經濟和社會的步調是一致的。在我所知的范圍里,德國是唯一一個政治家們都在積極地使自己的講話變得無趣的國家。這是一種有高度責任感、清醒和節制的文化的一部分,體現了對1914年至1945年間德國政治行為中的狂野的有意識的拒絕。這些演講很快就能讓人入睡,不過相比鮑里斯·約翰遜和唐納德·特朗普,我還是愿意接受嚴肅和無聊。

在過去14年中的10年時間里,默克爾率領的是將中右翼基督教民主黨和中左翼社會民主黨聚集在一起的大聯合政府。這帶來了一個持續穩定的政府,但是也需要付出代價。協商一致的中間主義并沒有帶來自由民主所必需的激烈政治辯論。德國保守派從很久之前起就開始抱怨:“我們有兩個社會民主黨”。對于一個要求不高的時代來說,這是一個完全稱職的政府,但它卻沒有任何雄心壯志去面對現今的巨大挑戰。同時,兩大政黨如此長時間的建制化,強化了人們對極左和極右翼勢力的支持。

《衛報》丨為了德國和歐洲,安格拉·默克爾必須離任

安格拉·默克爾與她的副手奧拉夫·舒爾茨。

圖片來源:Michele Tantussi/EPA

所有人都知道現在是默克爾時代的黃昏,但是“默克爾黃昏”比瓦格納諸神黃昏的最史詩的拜羅伊特那一版花的時間都要更久。在最近的一項政治民調中,超過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希望默克爾和她的政府繼續執政,直至當前的任期結束,也就是2021年秋季。當然,誰來管理德國完全由德國人民自己來決定,但我想要充滿敬意地指出,這么做不符合德國或歐洲的最大利益。

默克爾和她的社會民主黨副總理奧拉夫·舒爾茨有一個狡猾的計劃,想要比瓦格納的諸神還更活得更久。首先,他們給自己完成的任務打了個分,制作了一份關于大聯合政府的半期報告。報告顯示,總的來說,大聯合政府做得相當出色。其次,他們在養老金問題上發生了一場小小的爭吵,但最終還是——驚喜嗎!——達成了建設性的妥協?,F在他們的目標是在各自的黨代會上獲得支持:本月底的基督教民主黨和下月初的社會民主黨。

幸運的是,即使是德國,政治也沒有那么容易預測。默克爾和她設想的繼任者安妮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將受到來自右翼競爭者弗里德里希·梅爾茨的指責。舒爾茨必須與兩位左翼競爭者競爭黨的領導權。如果在提托·科爾比尼斯塔的領導下,社會民主黨真的決定退出大聯盟政府,那么就會出現各種可能性。也許會是基督教民主黨的少數政府,或者是基督教民主黨(黑人)、自由民主黨(黃色)和綠黨(綠色)組成的“牙買加”聯盟。也或者會產生新的選舉,很可能會帶來一個黑綠政府。

不管發生什么,對我來說有一件事是非常明確的:為了德國自己的長期利益,也為了歐洲的長期利益,是時候做出一些改變了。

翻譯文章:

Timothy Garton Ash, Angela Merkel must go-for Germany’s sake, and for Europe’s, The Guardian, Nov 22, 2019.

網絡鏈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9/nov/22/time-to-go-angela-merkel-germanys-sake-europes

【作者:蒂莫西·加頓·阿什(Timothy Garton Ash);譯者:王婧瀅。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法意讀書”,授權察網發布?!?/strong>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德國 歐洲 默克爾

原標題:《衛報》丨為了德國和歐洲,安格拉·默克爾必須離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