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宇:養老教育醫療是“三駕馬車”,還是“三座大山”?

中國人民確實對養老、教育、醫療有著現實的需要,但這和拉動內需是兩回事。人民群眾需要,并不意味著就可以用市場化、商業化的方式提供這些服務,更不意味著可以讓養老教育醫療成為資本競相追逐的“盛宴”、“肥肉”、“藍?!?。人民群眾需要的是公平性、公益性、成本適宜的服務,而不是資本逐利動機下產生的兩極分化、商業化、貴族化的服務。如果是以老百姓帶來沉重負擔、巨大的社會不公平、影響長期發展能力為代價,這樣的經濟增長有什么用呢?靠資本進入民生事業追逐利潤,結果不可能是拉動內需的“三駕馬車”,只能是壓垮人民群眾脊梁的“三座大山”。

江宇:養老教育醫療是“三駕馬車”,還是“三座大山”?

【提要】中國人民確實對養老、教育、醫療有著現實的需要,但這和拉動內需是兩回事。人民群眾需要,并不意味著就可以用市場化、商業化的方式提供這些服務,更不意味著可以讓養老教育醫療成為資本競相追逐的“盛宴”、“肥肉”、“藍海”。人民群眾需要的是公平性、公益性、成本適宜的服務,而不是資本逐利動機下產生的兩極分化、商業化、貴族化的服務??抠Y本進入民生事業追逐利潤,結果不可能是拉動內需的“三駕馬車”,只能是壓垮人民群眾脊梁的“三座大山”。

2018年7月16日,《經濟參考報》發表題為《養老、教育、醫療有望成拉動內需“三駕馬車”》的報道認為:養老、教育、醫療健康等領域的剛性需求呈爆發式增長,有望成為我國拉動內需的“三駕馬車”。這篇報道發表之后,迅速在網友中引起強烈反響,絕大多數讀者留言表示強烈反對,這值得深思。

中國是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就決定了,養老、教育、醫療事業應該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公益事業,而不能走全盤市場化、商業化的道路。將養老、教育、醫療作為拉動經濟的手段,顛倒了經濟發展和民生的關系,既不符合社會事業自身的規律,也不符合新時代黨的指導思想,甚至連多數資本主義國家都不會公開提出這樣的主張?!度{馬車》一文的觀點,實質是把基本民生福利變成了資本追逐利潤的手段,這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是不成立的。

鑒于此文比較集中的代表了目前比較流行的一種觀點,我們就以此文解剖麻雀,說明為什么這樣的主張不成立。

一、《三駕馬車》一文的主要觀點

“內需”包括消費需求、投資需求和政府需求三部分。如果將養老教育醫療事業作為社會福利,由政府提供,那么就構成了政府需求。從這個意義上說,政府加大對社會事業的投入,確實也能拉動內需,這個標題本身不能算錯。

但是,在我國當前的語境下,包括《三駕馬車》一文的觀點和案例,顯然并不是主張政府承擔養老醫療教育的責任,而是著眼于消費和投資需求,也就是說,在養老醫療教育領域,設法讓老百姓多花錢、多消費,設法讓社會資本多投資、多盈利。

以《三駕馬車》一文為例,此文的主要觀點是:

一方面,養老、教育、醫療的剛性需求呈爆發式增長,表現為供不應求的養老院、大受追捧的校外培訓機構、去國外治病的需求“爆發式增長”等等;因此,該文作者很自然地認為,既然老百姓有需求,就可以用來拉動經濟增長。

另一方面,資本進入養老、教育和醫療行業有很強的沖動。該文多次用到“盛宴”、“藍海”、“富礦”、“如火如荼”等詞語,用以描繪各界資本對進入養老、教育和醫療行業的饑渴程度。作者樂觀地認為,既然大量資本在養老教育醫療領域投資布局,就應該鼓勵這些資本進入,從而成為經濟增長的動力。

上述兩點,對現象的描述是成立的,但這不能得出養老、教育、醫療有望成拉動內需“三駕馬車”的結論。

二、是“三駕馬車”還是“三座大山”

對《三駕馬車》一文的許多網友評論都指出,醫療、教育和養老不是“三駕馬車”,而是人民群眾的“三座大山”(也有說法認為“三座大山”是教育、醫療和住房,其原理是類似的)。這體現了我國社會事業發展的現狀。

靠社會事業來拉動內需,想辦法讓老百姓花錢,這不是一個新思路,而是在一段時間里很流行的思路,但這種思路是有問題的。醫療、教育、住房都是極其特殊的商品,因為它們是人類生存和發展不可或缺的基本需求,而不是一般的消費品。社會事業過度市場化,必然導致基本民生受到影響,雖然有關機構短期可以盈利,但長期來看增加了人民基本生活和勞動力再生產的成本?;竟卜召M用過高,會讓居民增加預防性儲蓄,從而減少在其他方面的消費,影響生產和消費的再循環。

今天人民群眾感受到的看病貴、上學貴等問題,正是一段時間以來片面強調靠社會事業拉動內需的結果??床≠F、上學貴、住房貴,也正是很多老百姓不敢消費、不愿消費的原因。今年5月,我國居民消費增長率創多年來的新低,主要原因就是過去兩年,大量居民貸款買房,2016年居民部門新增貸款從2015年的3.9萬億大幅上升至6.3萬億,2017年繼續上升至7.1萬億,導致購買力被嚴重透支。這是拉動內需還是抑制內需呢?

我國房地產業就是因為過度強調經濟屬性,忽視了保障屬性,在通過房地產拉動經濟的同時,造成了大量剛性需求難以滿足、大量家庭成為“房奴”、實體經濟受到擠壓,而《三駕馬車》一文明確認為“養老產業很有可能成為房地產之后下一個產業‘富礦’”,難道是主張養老業將來也成為中國所有家庭難以承受的沉重負擔嗎?

和住房一樣,養老、教育和醫療都是人的基本需求,是人能夠生存、發展、繁衍生息的前提,再說大點,是基本人權。即使是在封建社會,都不允許在饑荒之年囤積居奇、炒作糧價。而今天,把基本人權作為商品來買賣,是不符合現代國家治理理念的。

面對基本民生需求(《三架馬車》作者筆下的“剛性需求”),普通消費者是沒有多少選擇能力和談判能力的,只能被動地接受消費,而不管價格有多高。如果放任資本進入這些行業,那么必然導致價格不斷虛高,而消費者沒有控制的能力。結果背上沉重的負擔,付出本不必要的付出。

表面上的所謂“爆發式增長”,實際上不是真實的需求。

——2007年到2016年,我國衛生總費用從1.2萬億元增長到5萬億元以上。不到十年增長了4倍,可謂“爆發式增長”了。但是,難道老百姓的發病率增長了4倍嗎?不是的。某些疾病的發病率確實在上升,但主要原因是醫療體系逐利性導致的大處方、過度服務和藥價虛高。

——校外培訓市場的所謂“火爆”,難道是真實的需求嗎?不是。今天的中小學教材和20年前筆者上學時相比,知識容量并沒有顯著的變化,但為什么今天的孩子要花當年兩倍、三倍的時間去學同樣的知識呢?主要是因為教育資源分配不公平,導致面向升學的競爭,而校外培訓機構的商業化、市場化則加劇了這種需求。而校外培訓的火爆,又違反了教育自身的規律,造成教育質量的大幅度下降。

所以,雖然我國養老、教育、醫療的支出確實增長很快,但這種增長,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過度重視這幾個領域的經濟屬性,忽視了其民生屬性所導致的。如果進一步將其推向市場,靠他們拉動經濟,只會加劇這幾個領域存在的問題,進一步降低老百姓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也起不到拉動內需的作用。

1965年毛澤東主席說過:

【“藥品醫療不能以賺錢不賺錢來看。一個壯勞力病了,給他治好病不要錢,看上去賠錢,可是他因此能進行農業和工業生產,你看是賺還是賠?”】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

【“無論社會發展到什么程度,我們都要毫不動搖把公益性寫在醫療衛生事業的旗幟上,不能走全盤市場化、商業化的路子”?!?/blockquote>

再往遠了說,德國早在工業化初期就實現了免費教育,讓貧富貴賤的兒童都能平等接受教育,德國元帥毛奇說:德意志的勝利早就在小學教師的講臺上決定了。今天的中國已經有了雄厚的經濟實力,應該在這些方面做得更好,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三、應該對資本進入社會事業的后果有清醒認識

《三駕馬車》的另一個重要觀點是,對于資本進入養老教育醫療等領域,持十分積極和支持的態度。如該文提到:

【“養老產業很有可能成為房地產之后下一個產業‘富礦’”,“對于各路資本來說,健康服務產業已經成為競相追逐的‘藍海’”;“民眾教育需求旺盛,社會資本看好教育市場的前景,資本才會加速流入。”】

“藍海”、“富礦”、“盛宴”等詞匯,通常用在投資銀行的報告中,用于描繪那些很快就將獲得超額利潤率的行業。用這些詞來描述社會事業,是非常不合適的。即使是在資本主義國家,政府辦的社會事業誠然是非營利的,而哪怕是社會資本舉辦的醫院、學校、養老院等社會事業,也是以非營利性機構為主,不以追逐利潤為主要目標。而《三駕馬車》一文卻這樣高調地肯定資本進入社會事業追逐超額利潤,這體現了對資本的本質缺乏認識,對放任逐利性資本進入社會事業領域會造成何種后果缺乏認識。

不錯,社會事業確實需要資源的投入,需要人、財、物的投入,但這和鼓勵“資本”進入是兩回事。“資本”是一個具有明確定義的政治經濟學概念,它具有兩個特征:一是追逐增殖為天性,二是無償占有勞動者的剩余價值。這兩個特征,都是不符合社會事業的需要的。

養老、教育、醫療等社會事業也有兩個特征

首先,作為基本民生,必須保障全社會公平享有。但資本的進入,將破壞社會的公平。因為,資本以逐利為天職,只會進入那些高收益的行業,具體地說,就是為高收入群體服務,提供高成本的服務。如果社會上“貴族學校”、“貴族醫院”達到一定比例,就會提高全社會的預期,也會破壞政府為大多數人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能力,從而導致階層固化和社會不公平。

《三駕馬車》一文提到:

【“北京朝陽區的李玉霞最近忙著給父親找家公立養老院,然而一個月下來還沒有結果,有家養老院排隊老人甚至高達數百位”,】

也就是說,供不應求的是公立養老院。其原因非常簡單和明確——公立養老院仍然具有一定程度的公益性,成本適宜,質量可靠。公立幼兒園、公立醫院要排隊是同樣的道理。而私立醫院、幼兒園、養老院通常不會出現供不應求,因為可以用高價把大多數需求者拒之門外。因此,解決“養老院排隊”問題的根本辦法不是讓資本進入,因為資本一定會用饑渴營銷的辦法制造短缺,而不可能普遍滿足各個階層的需求,最根本的辦法還是擴大公益性服務的供給。

其次,社會事業有自身的規律,而資本的逐利性將會破壞這種規律。例如,在教育領域鼓勵逐利,因為教育的效果是短期內難以觀測到的,那么教育機構就會通過提高培訓內容的復雜程度來吸引消費者。在醫療領域,如果以資本逐利為首要目標,就會把主要資源配置在晚期治療環節,而不是成本低、效益好的公共衛生和預防保健環節。目前,全球很多國家醫療體制都面臨著費用上升過快的壓力,背后就是資本的這種逐利動機所導致的。至于我國“莆田系”為代表的民營醫院,通過欺騙患者、夸大病情來獲得超額利潤,更已經是盡人皆知的事情。這個問題通過監管是難以解決的,除非改變資本的逐利性。

有些媒體根據《“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指出健康服務產業規模要在2030年達到16萬億元,而2017年中國健康服務產業規模僅為4.9萬億元為依據,斷定我國健康產業將獲得快速增長。但事實上,今天的“健康服務業”絕大多數仍然是“醫療服務業”,因為醫療的利潤最高。如果我國醫療總費用達到16萬億元,那么就會像美國那樣,醫療成本家庭和企業沉重的負擔,導致大量家庭和企業破產,成為經濟增長的陷阱,而不是動力!

《三駕馬車》也說到:

【“萬科、華潤、恒大一批地產商大推‘養老地產’項目,雖然有的項目處于虧損狀態,但這似乎絲毫沒有動搖地產巨頭們做養老的決心。”】

——這些地產大佬真的是要做養老嗎?其實質是借著養老的旗號,規避國家對房地產的調控政策,實質仍然是房地產。我國作為發展中國家,無論從國情、文化和發展階段來看,都只能是以家庭養老、社區養老為主要養老方式,機構養老只能作為補充。況且,目前大搞“養老地產”的企業,并沒有把主要精力放在提供長期護理、醫療衛生等服務上,因為這些環節投入大、利潤低、風險大,遠不如炒作房價來得快。這就是“養老地產”的實質。

最后,如果資本進入社會事業之后,勢力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綁架公眾、綁架政府、綁架社會。這里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國的醫療。美國的醫療體制就是資本主導的,其衛生總費用占到GDP的19%以上,遠高于歐洲發達國家的水平,但健康績效在發達國家中排在倒數位置。資本主導的商業保險公司和醫療機構,抵制政府控制醫療成本的努力,而政府和公眾無能為力。

這里順便一提,最近很火的電影《我不是藥神》,問題的要害就是,壟斷資本綁架政府、綁架社會、綁架公眾。這種治療癌癥的專利藥,其生產廠家利用專利保護構建的壟斷地位,獲得了遠遠超出其研發成本的利潤,并且不斷利用各種辦法強化其壟斷地位。其中一個手段就是利用媒體造勢,渲染患者吃不上藥的痛苦。但這種造勢不是為了降價,而是要鼓動政府出面為藥品付費,從而讓醫藥廠商繼續獲得超額利潤。解決這個問題,最根本的辦法不是引進,因為連美國都沒有辦法控制住醫藥企業的超額利潤,我國對一個美國企業的影響力不可能超過美國政府。最根本的辦法是發揮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推進自主創新,才能徹底打破大資本的壟斷。

總之,中國人民確實對養老、教育、醫療有著現實的需要,但這和拉動內需是兩回事。人民群眾需要,并不意味著就可以用市場化、商業化的方式提供這些服務,更不意味著可以讓養老教育醫療成為資本競相追逐的“盛宴”、“肥肉”、“藍海”。人民群眾需要的是公平性、公益性、成本適宜的服務,而不是資本逐利動機下產生的兩極分化、商業化、貴族化的服務。如果是以老百姓帶來沉重負擔、巨大的社會不公平、影響長期發展能力為代價,這樣的經濟增長有什么用呢?靠資本進入民生事業追逐利潤,結果不可能是拉動內需的“三駕馬車”,只能是壓垮人民群眾脊梁的“三座大山”。

江宇,察網專欄學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作者授權察網發布?!?/span>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江宇:養老教育醫療是“三駕馬車”,還是“三座大山”?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theory/201912/53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