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對美國來說,中國那么快控制疫情,是個意外,令他們十分難受的原因。讓中國疫情擴大行動破產后,美國啟動了被動方案。 發動輿論機器,在西方世界首先灌輸了“新冠病毒肺炎是大號流感”的論調,培植了新冠病毒肺炎流行的土壤。而后采取不檢測不報告策略,放任病毒傳播擴散。五眼聯盟國家、特朗普訪問后的印度、總統到訪過美國的巴西,采取的都是類似的防疫抗疫策略,就可見一般。特別是英國,提出“群體免疫”。

【本文為作者策辯向察網的投稿】

2019年1月,太平洋對岸那場代號“赤色傳染”(Crimson Contagion)的演習,絕不是一場簡單的演習!策辯不停翻閱資料、觀察局勢、琢磨數天后認為,這是美國推演全球戰略行動的演習,背后圖謀驚天。策辯將從演習的5個不簡單、中國意外與美國策略修正、美國戰略動機、美國時代之困、美國時代之策與破局等幾個方面,為大家闡釋:

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第一節 5個不簡單

01、影響不簡單

這場演習,目前公開的信息只有《紐約時報》挖到的演習評估草稿。但就是這樣一個草稿,紐約時報已經驚呼,演習令人“不寒而栗”。為什么?因為演習模擬推演的場景,正在真實世界上演。

02、規格不簡單

公開名義上這是一場由HHS(衛健部)組織的一場業務演習,但看到報道中19個聯邦部門,有報道特意指出的國防部、退役軍人事務部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后,我知道這場演習絕不只是業務演習那么簡單。國防部參與,意味著,這場演習,必定具有十分強烈的軍事因素。退役軍人事務部參與,意味著這場演習,需要評估動員預備役核心力量——退役預備役軍人(美軍很多人退役后,繼續從事和軍事直接相關的安保、雇傭兵工作,如臭名昭著的黑水公司)。

最更令人不安的是NSC(國家安全委員會)也參與其中。策辯認為,有這個機構參與的情況下,HHS百分之百,只是擺在臺面上,用作對外發布信息的傀儡。策辯在《秘密、又是秘密》這篇文中,已查閱資料詳述過該機構的特殊地位與職能,這里只用一個大家比較熟悉的詞語形容它的地位與作用——軍機處。在“軍機處”參與的情況下,意味著這場演習直通美國權力最高層,且能十分方便地調動美國所有16支情報力量。

03、時間跨度不簡單

這場演習從1月開始,8月結束,10月出評估報告,持續時間7個月,是近年來所有演習中最長的。注意是所有演習,包含大規模的軍事演習。關于演習本身詞義,策辯特意翻查了資料,一般定義:演習是軍事訓練的最高組織形式。按規模和目的一般可分為戰術演習、戰役演習和戰略演習;時間跨度大多為幾天、幾周或2-3個月。

策辯翻查了歷史上有名的、大規模演習的時間跨度:戰略級別的演習,比較有名的是前蘇聯的“西方”戰略大演習和中國的“華北”戰略大演習,時間持續在10天左右;戰役級別的演習,知名的是美海軍組織的“環太系列”演習,它一般6月開始、8月結束;戰術訓練級別演習,知名的是美空軍組織的“紅旗”演習,它一般持續6周。7個月時長的演習,策辯目前還查閱到實例,它可謂“前無來者”。

04、時機不簡單

歷史上,美國有重大行動前舉行演習,推導優化行動方案的慣例。如1990年“內窺90”演習和2002年“內窺02”演習,就分別是1991年“海灣戰爭”和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預演。兩場戰爭之后,有很多美軍感嘆,軍事行動就是演習的翻版,甚至實際軍事行動比演習難度還低。美國將這場演習的名稱定為“赤色傳染”(Crimson Contagion,也有翻譯為深紅傳染或緋紅傳染),其意味和指向性不言而喻。

紐約時報報道后,美HHS為此心虛地奇怪澄清“我們模擬的病毒和新冠病毒完全不同。”

05、規模不簡單

按美公開資料,這次演習規模,涉及部門之多,地域之廣也令人感嘆:19個聯邦部門、12個州、87家醫院、數目不詳的保險公司、醫藥公司和研究所。這種跨部門跨領域的演習,顯然不是HHS這種業務部門組織得了的,只有NSC這種權威出面,才可能協調組織。

上次美國處理這種涉軍涉情報單位的跨多部門處理事項,是在2018年8月17日,針對伊朗,成立了一個涉及部門、領域廣泛的“伊朗行動小組”。同時如果跟蹤觀察過美國戰略手段演變的人都知道,美國為達成目標,近幾年在力推“形式隱蔽、成本低廉”的“混合戰爭”。悍然暗殺伊朗名將蘇萊曼尼就是“混合戰爭”的手段之一。

這么多不簡單的機密演習,有什么目的或者說藏著什么機密呢?策辯判斷:美在以全球為棋盤,推演使用隱蔽性極強的生物病毒,實施全球戰略打擊的行動方案!

不是如此,這場演習不會持續時間這么長、涉及部門領域如此廣;不是如此,神通廣大的基金會與美商界精英,不會在演習評估報告出來后,馬上組織推演,研討商界應對方案;不是如此,美權貴(參議員2月拋售股票)和大富豪(2019年9月開始持續拋售股票;當時人們普遍判斷只是大富豪們基于市場信息而采取的策略,詳見下面信息插圖);自然,不是如此,紐約時報不會在把演習方案和新冠現實疫情對比后,感到“不寒而栗”!因為,演習推演優化后的方案,已在進行中!正如兩場內窺演習后的兩場伊拉克戰爭一樣。

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美國富豪提前減倉(截圖自新聞)

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在內部第五縱隊公知帶節奏和外部雜音干擾下,看到這次新冠病毒攻擊不分國籍、地域、種族的表象,發現歐洲疫情肆虐,美國被世衛組織定義為新冠病毒疫情新“震中”,3月27日已搶占疫情“冠軍”的局面,認為這不可能。實際上,策辯在這場演習信息被紐約時報揭露之前,也認為歐洲行動遲緩、美國推諉扯皮不作為,浪費了中國犧牲奮斗爭來的2個月時間,才造成了現今局面。只是在五眼聯盟核心之一的英國出臺“群體免疫”論后,對他背后的動機產生過質疑。但是,這場演習信息的暴露,讓我把斷裂的邏輯鏈條串聯了起來,質疑變成了確信!

第二節、中國意外與美國策略修正

撰寫論據前,策辯首先對我們取得戰疫第一階段先機后,很多磚家驕傲自滿,民眾自大浮夸,強烈反對!在這里要大聲疾呼:莫驕傲!這場游戲才剛剛開始!

對策劃這場行動的人來說,中國的快速控制疫情,騰出手來支援世界抗疫,是這場“完美游戲”的一個意外。他們選擇了完美的地點——交通樞紐九省通衢武漢;他們選擇了完美的時機——中國春節人潮涌動;他們選擇了完美可利用的人——某些熱衷寫洋論文洋研究的磚家延誤了控制時機??芍^,天時、地利、人和齊了!

按他們的行動計劃,中國的疫情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感染人數量級應該至少超過現在實際情況數個量級。大家應該都有印象,在疫情爆發之初,美英專家的評估數量,與我們官方通告的數量,總是差一個數量級以上。策辯比較有印象的是:2月,同屬五眼聯盟的英國、美國專家評估,武漢感染至少達百萬,全中國感染至少千萬。

其實,哪里是什么“傳染數學模型”推導,分明就是行動計劃目標。所以,鐘南山院士爆了一個非常值得回味的料:鐘院士團隊通過實踐數據,研究得出的感染傳播數學模型和預測論文,投稿后,被外國專家編輯(其實不用猜,就是美英)拒收,并發微信對鐘南山說“你會被打臉”。至于打了誰的臉,現在已經明了!為什么他們如此不理智?因為他們行動面臨失敗,惱羞成怒了。

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策辯十分感慨,我們中國人真要慶幸生活在這個偉大時代:有如此堅強有力的領導,不顧國際非議鐵腕下達封城令;有如此英勇頑強的戰士,一聲令下白衣披甲逆流而上;有如此好的人民,最是萬家團圓玩樂之時,說不出門14億人過了一個“前無古人”的春節。不是如此,我們都將還在這新冠病毒的巨大漩渦中苦苦掙扎!

為保障行動計劃的順利實施,我們可以看到美采取了系列措施:在中國的戰疫行動中,美變本加厲的對中國采取對抗措施,并采用其慣用的輿論戰手法(混合戰爭手段之一),干擾破壞中國戰疫。突出的例子有:封城時,炒作限制“人權”,妄圖干擾我們戰疫指揮層的決心意志;早期治療階段,利用網絡輿論霸權,帶起“神藥瑞德西韋”旋風,干擾中國使用中西醫結合療法;發動“第五縱隊”詆毀中國戰疫組織模式、體制優勢,并自我代表發出“道歉論”;在海外,則發動輿論將中國人與病毒劃等號,煽動對中國及中國人仇恨情緒,整個亞裔都因此遭殃。

上面這些行動,有的起了作用,但大部分都破產了。特別是中國上下一心、眾志成城防疫抗疫,第一階段的戰疫,徹底粉碎了他們的行動企圖。但我們真不能驕傲,要看到,這次行動,是一次以全球為棋盤的戰略行動??吹皆谥袊袆映醪绞?,美馬上調整了對中國的策略,其變化相當明顯,前文有過分析,這里簡述關鍵詞:層級逐漸升高的病毒輿論戰、法律戰、科技戰、貿易戰和顏色革命。

近日其對中國表現的策略,攻擊性特征十分明顯:美確認中國履行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的同時,對中國部分商品重新加稅;3月初,美再次鼓動分裂分子武力謀獨,并放出了美戰艦“南海打導彈”的謠言;3月中,通過退休高官之口,宣揚美要駐軍臺灣,武力支持臺獨;3月24日,因為中國公司支持伊朗抗疫,美制裁中國多家公司,包括最大化學用品船運公司;3月27日,美軍艦再次穿越臺灣海峽。

其中,最惡毒的莫過于,內部公知和外部勾結持續炒作中國病毒論,造成海外華僑華人被歧視,陷入困境;通過鼓吹“群體免疫式”,中外模式巨大的反差,造成留學生和留學生家長極端恐慌。后果是,大量華僑和留學生恐慌式回國,中國防疫形勢,再起波瀾。

所以,請我們的政策制定部門、防疫前線關口、留學生及家長們,特別需要謹記:好戰必亡、忘戰必危!百年前所未有之大變局,大國競爭時代,眼淚只會是敵人裱在胸口的勛章。外防輸入,必須以前期各地對待武漢的力度,來應對;最惡劣的情況甚至不能排除:策反或派遣有關人員,故意散布病毒,讓我們努力犧牲贏得的先機毀于一旦。(幸甚,在策辯這篇文章上篇發布不久,晚上傳來“暫時停止外國人持目前有效來華簽證和居留許可入境”)

第三節、美國戰略動機

策劃實施如此宏大,甚至殺敵一千,自損一千的行動,沒有一個超出一般人想象的超級巨大的蛋糕作為牽引,組織起廣泛協調的行動利益共同體,顯然也是不可能的。是什么呢?這不是秘密。因為宏大,涉及面廣,他再怎么隱秘行動,我們只要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發現端倪的。 兩個字可以概括美國戰略動機:逐鹿!

作為擁有深厚歷史的我們,策辯認為沒有比“逐鹿”這兩個字,更能傳神的表達美國這次戰略行動的宏大目的了。很多人長以美國建國歷史短,認為其沒文化沉淀缺乏戰略眼光,策辯對此一點也不認同。策辯認為,美國是西方文化集大成者,具有極其的包容性同化力。當今世界,也唯有中華文化5000年的深厚積淀和同樣的包容性、同化力可以與之對抗。近日,美英經過協調之后達成共識,發布聲明,認為中國是頭號威脅,其實去了硬實力的變化外,中國可以與之對抗的文化特性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所以,如果你細細品味美國發家史,你會發現,這是一個眼光長遠,具備深厚謀略能力的國家。其將自己偏居世界中心之外的地緣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建國以來,也一直擁有掌控世界的野心。

美國根據自家戰略家馬漢的海權論,得出了要控制世界16個咽喉水道,于是其在全球布局,控制世界最重要的16個咽喉水道。根據自家戰略家斯皮克曼的邊緣地帶學說,針對性的在具備潛力實力的“邊緣地帶”勢力周邊,施展針對性的策略,前文有詳述,策辯將其美國策略轉換為下圖了:

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而最暴露其勃勃野心的是其當代戰略家基辛格的“三控論”:

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看到這里,不知大家是否已明白,美國所逐之鹿是什么?

就是三控:控制世界、控制全人類、剝削全球!

美國不是已經通過美媒、美元、美軍控制全世界,經常褥羊毛么?

是的,但世界發展演變和美國野心勃勃的家伙,并不滿意,認為當前的世界,分薄了其利潤。特別是中國的發展,更是令其上下惱火。近年美連續兩任總統對中國發展的斷語是其很多精英階層心理真實寫照,如下:

在上述理論指導下,美國認為,目前阻擋其霸業最終實現的最主要障礙是伊朗、俄羅斯和中國。因此,早在上世紀,美國當代地緣戰略理論家布熱津斯基就為美國規劃了百年霸業行動路線圖:

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模擬中國爆發,令紐約時報不寒而栗的演習

所以,戰疫期間,觀察美國全球行動,你可以看到他圍繞自己這個“百年霸業”圖謀,在進行十分明確動作:

2月,印度次大陸執行“攏字策”,特朗普親自出馬訪問印度,圖謀加速推進“印太戰略”在印度落地。印度這次在中國抗疫期間的反應,相信很多人比較氣憤:最先禁令醫療物資出口,“莫須有”扣押中國貨輪,黑客攻擊醫療系統等等。

3月,中南半島執行“離字策”,不顧疫情危機派航母訪問越南,離間越南與中國,挑撥其在南海再搞事。在羅斯福號航母出現新冠疫情時,其海軍代理部長吉爾迪上將無意間透露了美國對越南策略的重視“與防疫相比,訪問越南峴港,意義更為重大!”

3月,中東地區執行“亂字策”,既有雙航母戰斗群繼續施壓伊朗,繼續挑動中東亂局之舉;更有協調沙特,發起“石油價格戰”,進一步加劇世界經濟亂局的動作。石油價格戰,可以同時打擊伊朗俄羅斯,實際上也對中國并未造成實質利好。

2-3月,協同英國,對歐洲地區執行“分字策”,英國正式脫歐,疫情中歐盟各國各自為政,自掃門前雪,加上美國扶持的波蘭,挑動新老歐洲之爭繼續發酵,讓歐洲更加分裂。

對俄羅斯,是持續的壓迫:有不顧疫情,調派2萬大軍在俄羅斯邊境線附近的大軍演,又有挑動烏克蘭在克里米亞繼續搞事,更有北極地區投送力量,壓制俄羅斯北極優勢的戰備舉動,最駭人聽聞的是:美國防部長再次親自主持針對俄羅斯的“核戰演習”,模擬動用戰術核武器,大幅度降低了核武器使用門檻。

對中國,去了前段敘述的美國圍繞我周邊搞的事情外,昨日有一則消息,讓策辯提高了警惕,需要我們警醒:世界大米價格飛漲,全球出口前三強印度、泰國、越南近乎同時,發布了大米出口禁令。而據財經類新聞消息提供的統計,中國每年要進口約125億美元的大米。世界近年蝗災警報目前依然未解除,世界糧農組織評估今年大概率出現糧食危機,作為世界頭號糧食出口大國,其用糧食控制人類的戰略必將加速推進。

下一步,美國或許會動用這個武器,給中國制造新的麻煩!

第四節 美國時代之困

心比天高!這是策辯對美國百年戰略圖謀的評價。命比紙??!這是美國實力與世界其他國家發展對比演變的趨勢。

其實換句行話,就是以往我們常常聽到的那句:這是世界選擇繼續一超獨霸還是加速向多極化發展的博弈。

美國在上世紀90年代,狹斗跨另一超級大國之威,摧古拉朽般擊垮中東軍事強國伊拉克,聲望與實力均在當時獨步全球,如日中天。這時的美國,是一個自信又驕傲的美國。它的軍事、科技、文化、金融與工業實力,讓它這種驕傲也當之無愧。

但自上世紀80年中期開始的“去工業化”,讓美國經濟在“服務化”道路上越走越遠。脫實向虛成了美國的主旋律,年輕人才大多向往高高在上的華爾街寫字樓或律所,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這期間,也確實創造了華爾街神話。他們用自己的高智商,設計出了環環相扣的金融工具,利用背靠美軍硬實力優勢,玩出了令人眼花繚亂的套路與把戲,收割了一茬又一茬韭菜,褥走世界各國羊毛。

他們的私人財富急劇膨脹,用富可敵國都難以形容。來錢如此之快,自然吸引更多的人進入這行。人才都去掙快錢,需要耐心又要付出辛勤汗水的制造業,自然越來越難以吸引到人才,不可避免的步入衰落通道。美國曾經引以為傲的“世界工廠”,逐步向世界各地轉移。我們中國人守紀律又勤勞,自然得到了產業資本青睞,制造業產能急劇攀升,2010年超過美國,成為新的“世界工廠”。

自然,任何事都有得有失,美國金融資本、虛擬經濟集聚了巨額財富,美國產品制造則開始層出不窮的冒“事故”。2019年,象征美國制造業皇冠明珠的波音,接連爆發因制造隱患爆炸、墜機事件,就是美國制造式微的最顯眼的證據。甚至,其實力的基石,與美軍相關的軍工制造,也開始日落西山。

美空軍計劃未來20-30年執掌天空的主力,F-35系列,毛病不少;美海軍新一代號稱最先進的福特級航母,則被升降電梯與管路問題困住很長時間;美國防部禁止采購中國大疆無人機,但美軍士兵喜愛它們,美軍不得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2018年,美發布軍工產業供應鏈弱點,列出300個弱點,其中232項和中國相關。雖然其中不乏美軍謀求擴大軍費蛋糕的謀算,但一個側面也是美制造業實力下降的明證。

第五節 美國時代之策

美國會坐以待斃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美國精英制定了“美國再工業化”的戰略,希望可以重振工業。2008年,虛擬經濟引爆的金融危機后,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09年開始強力推進“再工業化”,但其當政期間,收效甚微。特朗普抓住美國精英及民眾痛點,以“讓美國再次偉大”為主要政策賣點,贏得了繼續謀求美國全球霸權精英的支持,也贏得了大量中下層的支持。

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核心,就是用美國再工業化,讓制造業回流美國,讓制造業工作機會回流美國。特朗普喊出的“雇美國人、用美國貨”實際也是他施政的核心策略。

為此對內對外他采取了系列措施: 對內,特朗普采用了“胡蘿卜 大棒”,大規模減稅吸引與行政指令逼迫措施并舉。同時對制約制造業發展的條約和法律,一律清除,最有名的是,他上臺就簽署法令,退出了奧巴馬簽署的《巴黎協議》。

對外,特朗普完采用“七傷拳”,以“脫鉤”和“退群”為主要手段,實施去全球化行動。這個大家都比較熟悉,策辯就不再累述了。策辯要提醒的是,這不是特朗普少部分人的主張,而是美精英階層的主流觀點。2019年底,英國觀察家拉娜,曾發表專欄文章,明確指出,美國采取行動,讓美國經濟與世界脫鉤,已經不再是一個“非主流觀點”。美國讓其獲利巨大的世界貿易組織部分功能停擺,對聯合國發起簽證戰就是明證。

從2009年算起,美國再工業化已過十年,效果如何呢?

不管從數據上看,還是從實際例子看,普遍的評價是負面的。甚至不少人嘲笑特朗普當局違背歷史規律,注定失敗。資本家以利潤為主要追逐對象,在現有全球產業鏈配置下,美國資本實際獲取了超額利潤。因此,常常出現當特朗普威脅巨頭們不回美國建廠生產,就征收額外稅款時,很對巨頭的選擇是寧可關閉美國工廠,改變注冊國籍,也要布局海外生產。其中最有名的例子是,美國百年老店“哈雷摩托”,因美國挑起的關稅之爭,關閉美國生產線,板到了歐洲。 針對中國的貿易戰、科技戰,在中國堅強的抵抗下,其收效同樣甚微,遠沒有達到美國行動計劃的預期。 他們會承認失敗,改弦易轍嗎?

前面敘述這么多,就是要告訴大家,絕對不會!美國的戰略野心和戰略慣性,不允許這么做。還有什么選項?持續7個月演習推演,就是一個最好的答案。“傳染病全球大流行”無疑是一個“很棒”的戰略行動計劃。事實上,美國為可能的道德壓力危機都制定好了行動方略:首先是甩鍋中國,打擊中國聲望的同時敲詐一筆;如果甩鍋不成,早期透過媒體爆料的P4生物實驗室泄露,則可以以不可控原因,意外泄露為借口逃避責任。逃避不了,也可以處罰幾個“替罪羊”給世界一個交代。

這也是疫情在中國剛爆發,美商務部長羅斯,說出那么冷血話語的原因,因為事實上疫情爆發的行動目的,就是“制造業回流美國,就業機會回流美國”。

我們應該看到,疫情爆發,給全球供應鏈帶來的巨大沖擊。表征全球供應鏈最直接的航空業,據公開資料,因為新冠疫情影響,各國封閉國境,航班數下降80%??谡?、防護服、呼吸機供應危機,讓各國政治家反思自己產業政策,如馬克龍說“口罩不能自我供應,不是一個發達國家應該出現的事”。特朗普借機啟動《國防生產法》,加速推進本國制造。

3M公司按其公布,N95月產量已達1億只;通用、特斯拉均已臨時轉換生產線,生產口罩制造機、呼吸機。也許其產能提升還需要一個過程,但其證明了特朗普常常說,制造業回美國,用美國貨。

大家應該已經想到,美國要完整達成行動目的,時間是關鍵!新冠病毒疫情,持續時間越長,對其再工業化戰略目標越有利。這就是前面,策辯判斷,對美國來說,中國那么快控制疫情,是個意外,令他們十分難受的原因。讓中國疫情擴大行動破產后,美國啟動了被動方案。 發動輿論機器,在西方世界首先灌輸了“新冠病毒肺炎是大號流感”的論調,培植了新冠病毒肺炎流行的土壤。而后采取不檢測不報告策略,放任病毒傳播擴散。五眼聯盟國家、特朗普訪問后的印度、總統到訪過美國的巴西,采取的都是類似的防疫抗疫策略,就可見一般。特別是英國,提出“群體免疫”。

對于美國戰略行動計劃,他們的設想是疫情流行一年半左右,最少流行一年。“Crimson Contagion和Event201”演習,劇本均是疫情一年半左右。世界被迫關閉或嚴管一年半的國境邊界,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這將逼迫多少國家去懷疑“全球化”產業鏈供應鏈的合理性。又會迫使多少美國產業資本,不得不停下海外業務,回到美國本土雇傭美國人、生產美國貨,使用美國貨。

至于普通美國人會怎么樣?優勝劣汰。美國那個69歲的議員發出“愿意為國家而死,換取幾代美國人幸福”的離譜聲音,恰好詮釋了美國決策層,為了戰略目標,準備的犧牲。當然,反正也不會真正犧牲到那些精英。特朗普、特朗普女兒伊萬卡,多次密切接觸確診病人而不被感染,就是一件令人十分懷疑的事。再加上,美國那么快的進行疫苗人體試驗。

所以,五眼聯盟、巴西、印度核心人物,不管公布公布確診,我們真樂呵不起來。美國不會讓他們主要權貴有事的。

第六節 破局

如何破局?前面幾個小章節里,都有部分提及,這里策辯梳理一下:

一是:對于疫情控制,我們一定要保住自己已控制新冠疫情的先機,國境,不能再像平時表現“好客”的面子,對所謂外籍人士事實上的超國民待遇。這種操作將很容易給我們防疫工作捅出大窟窿。

二是:在疫苗出來前,盡可能的支援友好國家,盡快的控制住疫情傳播。至于口罩出口,千萬別有什么當戰略物資,換取什么的想法。證明全球產業鏈、供給鏈的可靠性、生命力,對美戰略圖謀給予回擊才是最核心的。當然,做生意賺錢是應當的,沒必要送人當冤大頭。

三是:集中全國之力,加速疫苗研發生產吧。對新冠疫情最后的勝利,必然是有效管用疫苗的問世。只有盡快拿出疫苗,才能真正增強全球重新打開國門,擁抱全球化的信心。

四是:新冠病毒起源地之爭,現在策略是對的,沒必要浪費口舌,但也要做好美國將其導入法律戰的準備。起源地的口水戰,不管多少證據指向美國,最后都是羅生門,除非已做好全面攤牌準備。法律戰則性質完全不同,如果美敢于進入法律戰程序,必要堅決質疑其演習與病毒所泄露事件,要求其向全世界解釋,并鼓勵對等起訴。

五是:教育全社會樹立生物安全觀,近日連續爆出的貪地草夜蛾影響小麥1300萬畝,美國輸華燕麥種子含有豚草種子事件,都說明美國可能下一步借助蝗災,引爆全球糧食危機,需要我們高度警惕。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疫情 美國 演習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theory/202004/56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