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元仁:再讀列寧《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紀念列寧誕辰150周年

美國資本主義體制發展到帝國主義后,其外交、政治、經濟、社會、衛生已經都暴露出無法彌補的缺陷,在這次新冠病毒的攻擊下顯得更加脆弱。新冠病毒對美帝國的沖擊,把由壟斷資本控制的社會固有的矛盾——生產資料私有和社會化大生產,造成的種族歧視,兩級分化一覽無余地充分暴露在世人的面前。事實雄辯地說明,社會主義中國與帝國主義美國的斗爭是你死我活的斗爭,沒有調和的余地,更不存在“共同利益”。事實也雄辯地說明,社會主義制度要比資本主義制度優越,資本主義的滅亡和社會主義的勝利同樣是不可避免的。對于這種壟斷、腐朽、寄生、垂死的資本主義,不管你怎么救,它都是要滅亡的,新冠病毒的沖擊加快了它走進墳墓的速度。

葛元仁:再讀列寧《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紀念列寧誕辰150周年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尤其是美帝國主義在這次全球抗擊疫情的過程中的表現最充分證明,列寧關于帝國主義是壟斷、腐朽、寄生、垂死的資本主義的論斷是正確的,我們仍然處于帝國主義時代。

新冠病毒突如其來對全球的襲擊,考驗了各國的社會制度和治理能力。從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各國患病和死亡人數據看,比中國人均GDP和收入高,人口少,國土面積小,由資本主導,市場經濟成熟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是一片狼藉。特別是美國,這個號稱世界科技最發達的世界第一強國,更是一騎絕塵,遙遙領先,是什么造成了這種狀況的?是社會財富不多?還是科技不夠發達?能力不夠?看來都不是。那是什么呢?

一、都是資本造的孽!

資本的本性是追求利潤最大化,虧本買賣是絕不做的。資本主義發展到現在的壟斷階段,其本性在這次疫情中更是淋漓盡致地表現了出來。

醫療衛生事業是公共服務事業,必然投入大于產出。如果由政府財政負擔,必然加重了負擔。完全由壟斷資本主導的美國政府,但按照資本的邏輯,必須甩掉,推向市場,由市場資本承擔。

在美國私立醫院多達85%,按照市場經濟運行??刂七@些醫院的壟斷資本,同樣以獲取利潤為第一目的。正常情況下,一個社會病人總是少數,所以資本控制對醫療行業的投資。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統計,截至2016年,美國平均每千人只有2.8張病床,而中國是4.1張。美國在OECD全部36個成員國中排名倒數第8。在疫情初期,因為資本無法預期將獲得的利潤,就遲遲不介入。他們信奉“市場經濟”那只“看不見的手”會自動調節供需關系,達到平衡。但這種平衡總是滯后的。所以大量美國新冠肺炎病人得不到及時治療死亡。

到2020年3月4日,全美僅有12個實驗室能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數量嚴重不足,僅對癥狀嚴重患者進行檢測;單次檢測費用為3600美元,患者需自己承擔一半,另一半由私人保險企業負擔。而半數美國人擁有的健康保險與就業崗位掛鉤。(即只要失業,健康保險就沒有了,原因就是你交不起保費了)。疫情發生時,3000萬人沒有任何醫保,隨著失業人數的暴增,更多人沒有醫保,而半數人宣稱投保不足。根據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統計,美國沒有醫保的人群中,接近30%的人有醫療費用支付困難;有醫療補助的人群中,這一比例為20%左右;即便是有私人醫保的人群,這一比例也有12%。據CNN報道,2009年美國有150萬人破產,90萬人是因為醫療費,其中70萬是有醫保而破產的人。根據美聯儲數據,在危機之前,就有40%的美國人拿不出400美元的臨時開支。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員瑪莎·羅斯和妮可爾·貝特曼在近期一份研究中指出,5300萬美國人被視為“低薪者”。美國的平均時薪自1973年以來就沒動過,聯邦最低薪水的購買力自1968年起就在下滑。因此,美國很大一部分人如果感染了新冠病毒,需要自己承擔全部或部分醫療費用。[1]沒錢的人只能帶病毒生存,成為傳染源,造成更多人患病,乃至死亡。這就是美國新冠肺炎傳播面廣,速度快的原因。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工人,要受產業的、商業的、保險的、醫療的各方面壟斷資本的剝削。這些壟斷資本要從一條牛身上剝下4張皮來。

壟斷資本就是在滿足自己的利益上設計美國的醫療制度的。

而資本的代言人特朗普卻說:

【“這可能就是人生”?!?/blockquote>

這時,美國的“人權”和“普世價值”不見了蹤影。

其實美國人之前就很清楚這一切。但是,當社交網絡上到處都是沒有口罩的護士和因缺乏呼吸機而慌亂的醫生的畫面,各州州長需要通過競爭而不是互助才能得到醫療設備時,美國醫療體系的真相才大白于天下。哈佛大學政治學家亞沙·蒙克觀察到,“在紙面上,美國擁有公共行動的巨大能力,但在新冠疫情管控上表現出讓人震驚的無能”。美國確實有先進的醫療技術,但掌握在資本的手里,它不是用來“救死扶傷”的,而是用來盈利的。

美國非盈利的特魯姆研究所4月4日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的第一個月,全美就有約43000名醫護人員遭到解雇。這次疫情中,醫護人員的失業人數創下近30年來的新高?!都~約時報》等媒體分析,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日益嚴重,美國已經有數十個州發布指令,要求醫院暫停非緊急手術,以為新冠肺炎患者騰出更多醫療資源。造成不少醫院收入銳減。許多醫院停止其他外科手術以來,已經損失了50%的盈利。為了減少運營成本,醫院不得不通過臨時裁員的方式節省開支。

資本主義各國的醫護人員沒有足夠的防疫裝備。美國1萬多醫護感染,甚至有醫護人員崩潰自殺。他們不但在網上哭訴,還上街抗議。紐約有1500多警察感染。美軍4艘航母出現感染病例,失去戰斗能力。意大利8000多醫護感染,西班牙4萬多醫護感染,西班牙墓地不夠用。多個國家的病死率超10%,死亡上萬人,遠超中國。美國更是嚴重,截止到5月31日已經181萬多人確診,死亡10.557萬人。因為死人太多,紐約醫院裹尸袋都不夠用了。有的醫院停尸房放不下,直接把尸體放在醫院的走廊兩側,為了防止尸體腐爛甚至放到冷藏車里。意大利出動軍車拉棺材。

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截至當地時間5月11日晚7時,美國累計確診病例已達1347936例,累計死亡80684例。特朗普當天自夸:

【“全美范圍內病例數都在下降。”“我最自豪的是,我們的人均死亡率和德國一樣是最低的。”】

其實在140多個國家中,美國的人均死亡率高居第9位。

連資產階級的法國《世界報》網站5月14日都發表文章稱,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國體制的深刻缺陷,包括貧富不均、醫療體制落后、各州各自為政等。經濟學家加布里埃爾·祖克曼認為,

【“這場危機非常清晰地揭示了因私人保險企業高強度游說而延續下去的模式的局限和荒唐”?!?/blockquote>

這就是資本控制國家和醫院的表現。如果讓社會資本控制了醫院,就會像“莆田系”醫院那樣無端加大患者的費用,從患者身上的又一次進行剝削,讓老百姓遭殃。

疫情越嚴重,特朗普在恢復經濟上就越焦躁不安。因為經濟停擺,勞動者不去工作,資本就無法通過“活的勞動”來增值,必然造成資本的利潤下降,這是資本最忌諱的。面對在疫情下經濟癱瘓,企業破產的情況,為了壟斷資本的利益,他采用隱瞞疫情,撤銷了提前預警疫情的科學家的職務,推遲采取封城隔離措施。為了讓美國能夠盡快恢復經濟生產,特朗普甚至繞過白宮的行政手段,直接對美國疾控中心(CDC)施壓,要求他們修改美國新冠病毒感染致死的統計方法。那樣,美國的新冠死亡和確診人數將大幅度減少,就達到了特朗普的要求,借此逼迫各州州長開始復工。不愿意在數字上造假的人,遭到了解雇。

4月13日,疫情還在發展,沒有緩解跡象時,特朗普就拒絕了公共衛生專家的建議,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將“盡快”向各州州長發布關于重新開放經濟活動的指導方針。如果說他作為總統,不能直白的表達自己的真實意圖,而他的同黨,共和黨眾議員特里·霍林斯沃思就毫無顧忌的赤裸裸的替他表達了意圖。4月15日,他在印第安納州廣播電臺發表的講話中說,美國政府的立場是這樣的:如果讓我們在美國式的生活方式和美國人身家性命之間選擇,二者我們非要丟掉一個的話,我們一定選擇丟掉后者。與其堅持隔離政策而導致經濟崩潰,不如盡早解除限制,讓人們恢復正常的工作與生活狀態,以刺激經濟增長。盡管這樣會加劇病毒的傳播,導致更多的美國人死去,但這也是相對而言負面影響較小的選擇。他的講話代表了資本的真實意圖。特朗普的選擇是:經濟價值對健康價值的絕對優先;個人自由對集體安全的絕對優勢。從開始“延遲封城”,到現在“盡快復工”,都是為了壟斷資本的利益。

而老年人不能再為資本創造剩余價值,資本就不再關心,并且放棄對老年患者的救治,這正成為西方國家的“政治正確之舉”。4月7日英媒報道稱,英國多地養老院及診所向年邁且體弱者患者發放“放棄急救同意書”,要求患者承諾,若感染新冠病毒,病情惡化時不會叫救護車。一名收到同意書的老人稱,同意書就像給自己判了死刑。在歐洲老牌帝國主義國家,居然出現了拔掉正在治療的老年人的呼吸機,給年輕患者使用。據報道,截止5月17日,美國死亡的8萬多人中1/3是在養老院的老人。3月23日,美國得克薩斯州副州長丹·帕特里克說,他認為,國家經濟比老年人生命重要。顯然,資本“政治正確”的標準,是以能否為資本創造剩余價值來衡量的。

而降低成本是他們的手段。在資本主義社會里,勞動力只是一種商品,具備勞動力的人只是為資本創造剩余價值的工具,當疫情來臨,資本首先考慮的是投入的成本和產出效益,并不是將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因為失業大軍的存在,它可以隨時購買新的勞動力。當中國正在戰勝病毒,并以負責任的方式開始復工、復課時,美國政府卻放棄了控制疫情,企圖強迫人們復工,卻不提供任何保護?!度A盛頓郵報》稱,

【“這是一場得到國家批準的殺戮,特朗普政府認為可以接受每天有2000個本不該死的人死去……它在故意犧牲老人、工人、黑人和拉美裔”?!?/blockquote>

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下,生病了,不給治療,讓你自生自滅。這樣既減少了救人的投入,又降低了失業率,節省了失業救濟金的投放,對資本來說,可謂“一箭三雕”。因為資產階級絕不會用資產階級的福利來養活雇傭的奴隸。就如《共產黨宣言》指出的“資產階級不能統治下去了,因為它甚至不能保證自己的奴隸維持奴隸的生活,因為它不得不讓自己的奴隸落到不能養活它反而要它來養活的地步。”[2]

特朗普巧舌如簧地說,這次新冠病毒死亡人數只要少于10萬人,就是他執政的成功?,F在超過10萬了,他又說,如果不是自己領導有方,可能就會是死去100萬,200萬。在他眼里,這些人的生命根本不算什么。德國《明鏡》周刊引述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調查顯示,特朗普政府的刺激經濟計劃也成了大企業和億萬富翁的發財良機,但1/5的美國兒童在疫情期間沒有得到足夠的食物。

環球網5月22日消息,華盛頓再次爆發了大規模民眾起義,兩百輛送葬隊伍的靈車途徑國會大廈,最終全部停在了白宮門口堵門。隨后示威者將大量裹尸袋鋪在附近的人行道上,看起像是一具具尸體,袋子外還寫著:特朗普說謊,人都死了。表達了明顯的不滿。

在疫情控制不住時,美國政府開始“甩鍋”給中國,要中國賠償損失,想賴掉欠中國的債,再次薅羊毛,有人認為這是特朗普競選的需手段,而實質上是為了減少資本的損失。

生活在 “為人民服務”“以人民為中心”作為宗旨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我們,是無法理解資本主義國家的這種不人道的做法的。但換個角度,如果從維護資本利益的角度看,他們的做法就不足為怪了。

美國壟斷資本這種把盈利放在第一位,不顧人命死活,猥褻科學,放任疫情,致使發生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還要用別國的錢來填補自己損失的制度,是“先進”的呢,還是“腐朽”的呢?思維正常的人都能夠做出判斷。

如果我們把美國作為榜樣,忘記了“政府財政”是由全體勞動者貢獻的,理應為全體勞動者服務,而資本追逐利潤的本性是不會改變的。把醫院,生產企業都推向市場,由資本壟斷、控制,那么一定也會有美國這樣的結果。那樣的話,我們怎么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要求的“堅持和完善統籌城鄉的民生保障制度,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還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二、資本的歷史

馬克思說:

【“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3]】

它從來就無視人的生命。翻開資本主義的發展歷史,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資本是吸著勞動人民的鮮血,踏著勞動人民的尸體發展起來的。

英國靠著羊吃人,將農民驅趕出他們的土地,迫使農村人口流向城市,讓他們一無所有,成為供資產階級挑選最能夠為資本創造剩余價值的雇傭勞動力,為了完成城市化和資本的積累,殘酷壓榨勞動者,使他們的生活陷入悲慘境地,為了生存不得不為資本勞動。恩格斯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中進行了具體描述。這次新冠病毒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造成的狀況,可以說是帝國主義時代下資本主義國家工人階級狀況的翻版。

美國靠屠殺北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來攫取土地和礦產資源,對周邊的國家強取豪奪得到大量的土地和勞動力。為了滿足北方資本主義經濟發展所需的南方種植園的黑人勞動力,給美國的資本主義迅速發展掃清道路,借“解放黑奴”之名,不惜南北開戰,造成75萬士兵死亡,40萬士兵傷殘,不計其數的平民遭到波及。

資本一旦形成,就絕不會停下增值的腳步,停止意味著死亡。資本家占有生產資料,但生產出來的產品只有在社會化的市場上銷售才能獲利。于是就資本就在無序的市場經濟競爭中拼命擴張,當國內市場由于勞動者工資低,消費能力不足,造成市場無法容納它生產的商品時,就出現“產能過剩”的經濟危機。而規模效益,采用先進技術,改進生產設備能夠降低成本,促進消費,但又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于是經濟危機又促使了資本的聯合,形成壟斷。當產能過剩時“這些資本就不會用來提高本國民眾的生活水平(因為這要會降低資本家的利潤)而會輸出國外,輸出到落后國家去,以提高利潤。”[4]這些壟斷資本必然要開拓新的市場——世界市場,轉移過剩的產能。資本從開始的向落后的國家從商品輸出,到設備輸出,技術輸出,發展到今天的壟斷資本采用金融輸出,都是為了獲取高額利潤,搶占市場,購買原材料,進一步擴大生產。因此出現了英美積極參加的帝國主義瓜分中國市場的“八國聯軍”。“帝國主義意味著分割世界而不只是剝削中國一個國家,意味著極少數最富的國家享有壟斷高額利潤,所以,它們在經濟上就有可能去收買無產階級的上層,從而培植,形成和鞏固機會主義。”[5]各國資本在全球瓜分的殖民地,培養代理人。出現了帝國主義之間為了爭奪資源和勞動力,重新瓜分世界形成的不可調和的矛盾,“帝國主義的一個重要的特點,是幾個大國都想爭奪霸權。”[6]于是爆發了第一、二次世界大戰。“從雙方來說,都是帝國主義的(即侵略的、掠奪的、強盜的)戰爭,都是為了瓜分世界,為了分割和重新分割殖民地、金融資本的‘勢力范圍’等等而進行的戰爭”[7]

第一次世界大戰,士兵死亡了近1千萬,受傷2千萬,平民死亡650萬。

當俄國十月革命建立了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引起了資本主義國家工人運動的高漲,威脅了這些國家資產階級的利益。英美聯合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發起了對新生蘇維埃政權的武裝干涉,企圖將其扼殺在搖籃里。3年的戰爭又造成了大量人員傷亡。

1931年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侵華戰爭,拉開了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1937年7月7日對盧溝橋中國守軍進攻,而美國政府卻在“盧溝橋事變”后宣布,對日本保持“友好的,不偏不倚的立場”。同時對日本出口大量軍火、汽油、鋼鐵等戰略物資,縱容日本侵占中國領土,屠殺中國人民,自己從中獲利,發戰爭財。1937年12月13日日軍占領南京對手無寸鐵的中國人進行了6周的大屠殺,殺害了30萬中國人。

從1941年3月開始美國就同日本進行了10個月的秘密會談,想以犧牲中國東北為條件,換取日本同意“門戶開放”。“日美妥協,犧牲中國,造成反共、反蘇局面的東方慕尼黑的新陰謀,正在日美蔣之間醞釀,我們必須揭穿它,反對它。”[8]因為日本南下占領了印度支那,企圖獨霸原英美控制的地區,并且偷襲了美軍在太平洋的海軍基地珍珠港。美國為了維護自己資本在亞洲的利益,不得不對日宣戰。

在歐洲方面,英美法一直對希特勒德國的侵略采取縱容政策,妄圖通過希特勒德國之手削弱和消滅蘇聯,自己從中取利。1940年3月3日美國國務卿同希特勒談判,提出“門戶開放,機會均等”方案,企圖用犧牲他國利益,重新瓜分勢力范圍。希特勒要求歸還一戰中喪失的殖民地,表示反對美國插手歐洲,使得美國的企圖落空,雙方矛盾加劇。英美面對與德意日的日益尖銳的矛盾,只得與蘇聯攜手對付德意日,否則將失去對歐洲的控制。但是,在蘇聯最需要英美出兵開辟第二戰場時,英美為了減少自己的傷亡,就是按兵不動,直到蘇聯人民在蘇聯共產黨和斯大林領導下,付出巨大犧牲,取得了斯大林格勒保衛戰的勝利,開始扭轉戰局,希特勒德國出現頹勢時,美國才在諾曼底登陸開始對德作戰。

資本總是千方百計地用別人的犧牲來獲取自己的利益,迫不得已時,也是用最小的投入去獲得最大的利益。

第二次世界大戰有5500萬-6000萬人死亡,1.3億人受傷。被入侵國家的平民死亡人數要高于入侵國家軍人的死亡人數。

因為在“二戰”中,德意日采用了慘無人道的法西斯手段來爭奪世界霸權,所以這場戰爭也被稱為反法西斯的戰爭。但名稱并不能改變實質。

根據美國官方統計資料,1798年至1993年期間,美國動用武力解決沖突高達234次。冷戰期間美國對外較大規模的軍事行動約有125次。1990年以來,美國以執行聯合國決議、維持和平、實施人道主義援助、反對侵略以及保護美國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等各種借口,先后對外出兵達40多次。其中最著名的有朝鮮戰爭、越南戰爭、巴拿馬戰爭、索馬里戰爭、科索沃戰爭、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等,幾乎是年年都有戰爭,每屆總統都發動過戰爭,打遍全球。

這些戰爭都是資本為了謀取自己更大的利益,把平民驅使上了戰場,而自己躲在背后操縱,導演。

戰爭是政治的繼續,而政治只是經濟的集中表現,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到帝國主義階段,壟斷資本為了爭奪和控制市場,實現霸權主義統治的政治目的,發動戰爭成為他們必然的選擇。尤其是美國服務業占GDP的70%—80%,而制造業只占12%。國內的經濟主要就是靠軍工生產和第三產業支撐。戰爭中軍火的消耗比和平時期要多得多,所以出賣軍火,挑動戰爭,淘汰舊武器,獲取暴利用于提高和發展軍事工業,成為美國資本的首選。這樣做,既有利于消滅失業人口——驅趕失業人員上戰場,又能夠擴大軍工生產。周而復始,就能保證資本源源不斷的財富滾滾而來。眾所周知美國是全球最大的軍火商,策動戰爭的根源。

“資本主義就是戰爭!”

現在美國的失業人數超過3300萬,央視7頻道報道,美國五角大樓啟用戰時會議室,宣布進入戰爭狀態。特遣隊進入華盛頓。美軍的偵察機,軍艦在我國東海、南海尋釁,公開把臺灣稱為“國家”,又出售武器給臺灣,不斷挑戰我們的底線。我們必須要準備美國為了轉移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國內矛盾,而大打出手。“要準備打仗!”“提高警惕,保衛祖國!”

三、壟斷資本的表現

資本創造了保護自己利益的政府,但發展到壟斷階段的資本已不對這個政府負責,追逐高額利潤的本性驅使它極力擺脫這個政府的控制。它將制造業的實體遷到了更能獲取利潤的國外,美國政府千呼萬喚要他們搬回國內,甚至開出了承擔全部搬遷費用,又希望這次疫情有助于制造業實體回歸美國,但它并不聽從召喚。以至美國總統不得不動用“國防生產法”強制廠家轉產防疫物品。

資本為了轉移過剩產能,在世界市場上獲得利潤,從開始把本國過剩產品或落后的將淘汰的技術輸出到他國,到在勞動力價格低廉,原材料價格便宜,銷售方便的國家設置生產廠,將生產實體遷移到這些國家。證明了“不管反動派怎樣惋惜,資產階級還是挖掉了工業腳下的民族基礎”[9]

這次防疫用的,口罩,呼吸機,隔離服,各種藥品都不是什么高端產品。位于美國明尼蘇達州的3M公司是醫用口罩的創始者,美國的GE公司生產全球領先的呼吸機,而當疫情來臨,美國卻沒有足夠的口罩,呼吸機,隔離服來滿足各醫院醫護人員的需求。這些由壟斷資本控制的抗疫物資并不在美國生產,因為平時使用少,控制醫院的壟斷資本必然采購少,控制政府的壟斷資本也不允許有很多庫存,造成美國需要從生產國進口。以至上演了美國聯邦政府不僅搶奪其他國家進口的防疫物資,把其他國家捐贈給美國人民的抗疫物資進行拍賣,從中獲取利潤,甚至與各州政府搶奪這些抗疫物資的鬧劇。更不可思議的是連裝尸袋,這種低端的產品都要從國外進口。

當它發現,在異地建廠,不如收購當地工廠更省事,更能夠獲取利潤時。資本就利用技術上的壟斷優勢,先是打壓落后國家同類工廠,然后讓他們在這些國家被收買的代理人配合下,按照資本的要求,編造各種蠱惑人心的謊言,鼓吹賣掉這些“落后企業”??纯次覈浽谝黄?ldquo;國企效率低”“沒有競爭能力”“與國際接軌”的鼓噪下,被外資收購了大量中國優質國企,成為他們旗下的“車間”,而資本只控制關鍵技術,來保證收益。資本或者采用曲線方法,先讓國有企業私有化,資本再收購私有企業?,F在又出了新招術,先讓你“混改”,使企業失去公有制地位,再把資產資本化,證券化,上市,最后它在資本市場上通過購買股票,逐步吞并。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通過國企改制,變質,挖掉社會主義經濟的根,成為國際資本的奴仆,為它們謀利。而勞動人民通過艱苦奮斗用血汗建立起來的品牌,工廠,淪為了為資本謀利的工具。工人由主人翁淪為了資本的雇傭勞動力。

人類社會發展到現在,科學技術成為了產品的核心,誰控制了這個核心,誰就控制了產品,控制了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美國利用巧取豪奪來的資本,大量投入科學技術的研發,它“抹去了一切向來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職業的靈光。”使科學家“變成了它出錢招雇的雇傭勞動者。”[10]從而掌握了不少先進的科學技術,并通過壟斷先進的科學技術來保證資本的收益。

科學技術是在人類探索自然規律,利用自然規律中發展起來的,應該造福人類,推動世界發展。但資本為了壟斷科學技術,發明了“專利”制度。誰用,誰交錢,保證自己能夠耀武揚威,不斷剪不發達國家的羊毛。在這方面它嘗到了甜頭,獲得了巨大的利潤,于是不再關心具體在什么地方生產,只醉心于用國內對先進科技的研發以及核心技術的控制來打壓其他國家的產品,獲取高額利潤,也進一步造成了國內實體生產的“空心化”,形不成完整的產業鏈。美國曾經有人做過試驗,一周不買中國的產品,結果發現他無法生活了。這就說明美國是寄生在中國身上的。

這就是美國雖然掌握了先進科學技術,卻沒有足夠的防疫物資的原因。

但客觀存在的自然界,對任何人都是平等,資本是無法壟斷的,也無法阻止其他人對自然規律的了解,并掌握先進科學技術的。也就是說美國想壟斷科學技術是不可能的。

在毛澤東時代,盡管帝國主義對我國進行了嚴密的封鎖,我們堅持走“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路,搞出了當時世界唯一的人工合成牛胰島素,“青蒿素”以及有完全知識產權的“兩彈一星”等等。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不能生產工業用純凈水的反滲透膜,美國人賣給我們一噸的平均價格在3萬美元左右。在我們自己的生產線投產后,第二年就跌到了一萬左右,現在性能好的膜多,也就大約300美元不到了。美國為了與日本人競爭中國市場,同時需要搞掉中國自己的生產能力,不斷推出新型號高品質膜,并且逐年降價,把日本和以色列的膜廠都擠垮了,可是我們國家也在不斷推出高性能樣品,對美始終保持壓力,使它無法通過壟斷技術再獲取高額利潤。

現在,我國在通訊領域的5G技術和產品在世界上遙遙領先,北斗衛星已經完成組網,將徹底擺脫依靠美國GPS定位系統。在專利上,2018年已經位居世界第二(美國專利數量:56,142;中國專利數量:53,345)。2019年,中國發明專利授權量居世界首位;國際科學論文被引用數位居世界第二,全社會研發支出達到和歐盟的平均水平大體相當。2019年中國科技進步貢獻率達到59.5%,有望在今年實現60%的目標。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評估顯示,中國創新指數位居世界第14位,進入創新型國家。目前,中國的人工智能是與歐美差距最小、能夠相互抗衡的一個領域。

資本發明的專利制度開始成為套在自己脖子上的枷鎖。

當美國發現中國人民在共產黨領導下,經過70年的艱苦奮斗,已經成為世界上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的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和525個小類的工業體系,且具有內生力的門類齊全的國家。形成了一個舉世無雙的行業齊全,具有完整產業鏈的國家工業體系。他不僅無法控制,而且只能依賴中國產品維持社會正常生活時,就開始發動“貿易戰”,企圖通過加增高額關稅來打壓中國產品。為了保持自己在科技上的壟斷地位,從而在市場競爭中獲勝,對在美國科研部門工作的華裔科學家不是解雇,就是判刑。不讓中國留學生在涉及高科技的專業學習,把包括中國13所大學在內的33家高科技企業(機構)納入“黑名單”,并以舉全國之力不擇手段的打壓中國華為公司的5G產品。正如列寧說的:

【“現在已經是壟斷者扼殺那些不屈服與壟斷組織、不屈服與壟斷組織壓迫和擺布的企業了。”[11]】

人為地阻礙技術進步。

當它發現中國國內始終有一批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反對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人,使美國無法通過“和平演變”完全控制中國的政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國發布“5.20”聲明前,發表談話說:

【“幾十年來,我們曾經認為,通過貿易、科學交流和外交接觸、讓他們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世貿組織,會讓這個政權變得更像我們。這并沒有發生。……我們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對自由國家的敵對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這一事實。”】

于是發動了“金融戰”,這樣做不僅能夠借口幫助發展經濟,掩人耳目,進而實現用資本全面控制你的經濟,為壟斷資本服務的目的,而且要比控制政權簡單。于是通過和他們意識形態相同,千方百計要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利益集團,迫使國有銀行必須接納外國資本,允許外國資本控股,打開了中國的金融市場。它的手段就是用美國國債利息穩定,按時付息,來引誘你用在國際貿易中結算回來的美元來買,再用你購買美國國債的美元,作為投資購買你的企業,進入你的銀行,利用你的企業、銀行系統,利用中國勞動人民的血汗,為他的資本增值。在這次疫情爆發前,美國的高官曾經公開說,美國沒有承諾過什么時候償還中國購買美國國債的本金。疫情爆發后,為了甩鍋,干脆就說,讓中國購買的美債來賠償給美國疫情造成的損失。如果我們在金融上放松警惕,讓美聯儲控制了中國央行、讓美元控制了人民幣、控制了中國金融領域的基礎貨幣發行權、匯率定價權和資產定價權,最后控制中國的貨幣主權,再開放市場,就可能被美國壟斷資本徹底控制,滿盤皆輸。

世界各國的銀行系統均不對外開放(包括美國在內),更不要說控股了。就是因為他們很清楚這是發展經濟的“生命線”。

只要我們不讓他的如意算盤得逞,挫敗他們的這個陰謀,資本就不能在中國為所欲為。

我們必須明白,資本對自己的宗主國政府都不負責任,更不會服從被投資國政府的要求。而“資本輸出總要影響到輸入資本的國家的資本主義發展,大大加速那里資本主義發展。”[12]使其成為資本的勢力范圍。為了實現這個目的,資本家用“巨量的超額利潤(因為這種利潤超出了資本家從‘自己’國家工人身上榨取的利潤)中,可以拿出一部分來收買工人領袖和工人貴族這個上層。而各‘先進’國家的資本家也正是在收買他們,用千百種方法,用直接的間接的、公開的和隱蔽的方法在收買他們。

“這個資產階級化了的工人階層即‘工人貴族’階層,這個按生活方式,工資數額和整個世界觀說來已經完全市儈化了的工人階層……現在則是資產階級的主要社會支柱(不是軍事支柱)。因為這是資產階級在工人運動中的真正代理人,是資本家階級的工人幫辦,是改良主義和沙文主義的真正的傳播者。在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國內戰爭中,他們有不少人必然會站在資產階級方面,站在‘凡爾賽派’方面來反對‘巴黎公社活動家’”。[13]

我們絕不能忘記,資本反映的是一種生產關系——資本家與雇傭勞動者之間的剝削與被剝削的生產關系。“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膽大起來。如果有10%的利潤,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有20%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有50%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如果動亂和紛爭能帶來利潤,它就會鼓勵動亂和紛爭。”[14]香港的動亂已經充分驗證了這一點。如果放任國外資本的進入和國內資本的發展,我們將很難保護工人農民的利益。

因為壟斷資本并不對美國政府負責,卻要求政府對它負責,造成政府負債越來越高。美國外交關系協會數據顯示,在過去十年中,美國政府的債務在過去10年中增速驚人,截止至2018年,目前聯邦政府所欠外債達15.3萬億美元,近乎GDP的80%。如果算上聯邦政府機構所持的美國國債,聯邦政府的總債務超過20萬億美元,超過GDP的120%。面對新冠病毒的沖擊,美國股市幾次熔斷,美聯儲把利率下調為0,增發了2.2萬億美元,這勢必會造成美國的通貨膨脹,引發更大的經濟危機?,F在由于歐元、日元和人民幣的出現,美元已經喪失了霸主地位,顯示出來強弩之末的態勢。

為了挽救自己的經濟,美國必然會在金融領域發動對中國的戰爭,加快“絞殺”中國的步伐。

四、壟斷資本正在把美帝國帶進墳墓

美國資本主義體制發展到帝國主義后,其外交、政治、經濟、社會、衛生已經都暴露出無法彌補的缺陷,在這次新冠病毒的攻擊下顯得更加脆弱。

曾出版《解密:新美國秘史》一書,描繪美國這個超級大國模式過時的作者喬治·帕克在《大西洋》月刊上宣稱:

【“我們正生活在一個失敗國家。”】

文章中說:

【“這個國家沒有國家計劃,也沒有前后一致的指令,政府任由家庭、學校和辦公場所自行決定是否關閉和尋求避難。”
“當發現檢測試劑盒、口罩、防護服和呼吸機極度短缺時,州長們向白宮求助,而白宮卻推諉搪塞,之后又要求私營企業提供幫助。各州和城市被迫卷入‘競標大戰’,淪為價格欺詐和企業牟取暴利的犧牲品。普通民眾用縫紉機縫制防護裝備,試圖讓裝備簡陋的醫院工作人員保持健康,讓患者活下來。”“美國社會,腐敗的政治階層、僵化的官僚機構、殘酷的經濟、分裂和錯亂的公眾等‘慢性疾病’多年來一直得不到治療,而美國學會了不安地忍受這些癥狀。”
“政府浪費了無法挽回的兩個月準備時間,總統所做的是表達任性的盲目、尋找替罪羊、說大話和撒謊。他的代言人們則鼓吹陰謀論和靈丹妙藥。一些參議員和企業高管迅速采取行動,但不是為了預防即將到來的災難,而是為了從中獲利。”
“新冠病毒并未讓美國解體,而只是揭露了已經解體的美國。經濟持久的蕭條,帶來的是兩極分化的加劇,并敗壞了權威、尤其是政府的權威。在美國的上層社會和下層社會之間、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之間、都市人和農村人之間、本土出生者與移民之間、普通美國人與領導人之間,裂隙越來越大。”
“民粹主義成為新興的政治潮流……在全美各地,彌漫著一種看不到共同身份或前途的憤世嫉俗的疲憊情緒。”文章最后說道,“終結目前這個政權僅僅是開始。”】

各州州長都嫌特朗普分的物資不夠。紐約州長庫莫每天吵著要呼吸機和財政支持,特朗普自己和媒體每天干架,打死不承認自己有責任。航母艦長克洛澤因為泄露疫情最后被免職,激起全體官兵不滿,美國人民已經和統治階層離心離德。

5月11日,紐約時報廣場上出現了一個56英尺高的廣告牌,名為“特朗普死亡時鐘”。據介紹,該時鐘顯示的數字是由于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疫情期間不作為造成的“本可不必死的死亡人數”。

現在,美國百年歷史零售巨頭杰西潘尼申,步三家大型零售商的后塵請破產。美國失業人數近4000萬,民眾正在失去耐心,多個州人民持槍游行抗議禁足令。紐約2小時內連續發生5起槍擊案。據美聯社報道,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因為懷疑一名46歲非洲裔男子使用了20美元的假鈔,就對該男子進行暴力執法,他被警察跪壓喉部7分鐘后死亡。該男子生前曾哀求“我沒法呼吸”,卻被無視。悲劇引發美國輿論強烈抗議,明尼阿波利斯市及其臨近的圣保羅市從26日開始爆發大規??棺h。憤怒的示威人群燒毀了市中心的商場和其他商業設施。這一事件目前仍在全美各地發酵,示威活動還從案發地明尼蘇達州不斷向外蔓延。當地時間5月27日,從最初的反歧視抗議,逐漸轉變成暴動。成千上萬名群眾涌上街頭,在洛杉磯市中心聚集抗議,表達對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在被警察“暴力執法”后死亡的憤怒,并與警方發生沖突并出現受傷事件。他們焚毀美國國旗,在全城范圍內打砸搶燒,洗劫商場超市,攻破銀行珠寶店,暴砸ATM機保險箱,見車燒車,見房燒房!28日明尼蘇達州州長簽署行政令,宣布全州進入緊急狀態,將出動州國民警衛隊維持秩序。到5月31日抗議已經波及美國紐約、加州等十幾個州33個城市,說明美國底層民眾對美國體制和現狀表現的絕望。特朗普派出國民警衛隊用裝甲車開道,開槍進行鎮壓。一個鎮壓人民的政府,必將被人民所推翻。“帝國主義是無產階級社會革命的前夜。”[15]現在連加拿大、英國、德國、墨西哥等歐美國家的民眾都抗議美國的種族歧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俄羅斯、伊朗等國家發表聲明譴責美國政府的種族歧視。

二戰結束后,美國壟斷資本憑著發的戰爭財,先是對歐洲進行了名為“馬歇爾計劃”的經濟援助,從經濟上控制了歐洲。接著以防止蘇聯侵略為名,成立以美軍為主的“北約”集團,與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華約”對峙,實際上在軍事上控制了歐洲。“蘇東劇變”,“華約”解散。按理說“北約”的敵人消失了,也應該解散。但美軍繼續駐扎在歐洲不走,其控制歐洲的目的昭然若揭。而且要它駐扎地,被控制的國家增加分攤軍費的份額,引起了這些國家的不滿。歐洲成立“歐盟”,發行歐元,準備建立歐洲自己統一的軍隊,就是為了擺脫美國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的控制。法國前總統密特朗在遺言中說:

【“……我們正與美國處于戰爭之中,一場永恒的戰爭之中。他們(美國人)冷酷無情、貪婪成性、一心想要獨自攫取世界的權力。這是一場人所不知的戰爭,一場永恒的戰爭,看似不會死人,但實際上是一場會死人的戰爭。”】

看看他們之間發生的“貿易戰”就清楚了,美國與歐洲老牌帝國主義國家的矛盾日益尖銳。美國在日本,韓國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國力已經下降,獨霸世界已經力不從心。

美國最大汽車工業基地底特律現在成為“鬼城”,就是美國將陷入了死亡境地的前奏。

美國壟斷資本為了自己的利益正在把自己孤立于國際社會之外。

1.1982年,美國為維護其海洋霸權利益,拒不簽署它曾力推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卻要求別的國家遵守,

2.  1985年,美國因遭到尼加拉瓜申訴其武裝干涉侵犯主權,宣布退出聯合國國際法庭

3. 1995年退出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并拒交拖欠會費。

4. 2001年,美國宣稱由于履行環保義務不符合美國國家利益,至今拒絕簽署京都議定書

5. 2001年,美國在未能阻止討論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鎮壓行動之后,宣布退出聯合國反對種族主義大會。

6. 2001年,美國為強化其軍事優勢,正式退出美蘇1972年簽署的《反彈道導彈條約》。

7. 2002年,美國認為對美國的軍人、外交官和政治家不利,正式退出《國際刑事法院規約》。

8. 2017年1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上任后的第一份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國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

9. 2017年6月2日,美國以巴黎氣候協議以美國就業為代價、不能支持那種會懲罰美國的協議為由,退出巴黎協定這一全球性的氣候協議。

10. 2018年6月19日,美國宣布將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11. 2018年底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12.美國拒絕簽字參加有193個國家參加《兒童權利公約》。

13. 美國不批準加入有155個國家加入《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認為,有關勞工保護、高等教育、醫療的規定有“共產主義嫌疑”;有關健康權利的規定遭到美國制藥企業的反對。

14. 不批準參加《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

15. 《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約》于1972年簽署,1975年生效。它禁止發展、生產、貯存和獲得“可能作為武器使用亦或其本身就是生物武器的生物制劑”。該公約還包含了一個特殊的議定書,該議定書禁止使用即便是少量的用于研究目的的致命微生物和毒素。2001年7月,美國發表聲明稱,在對該議定書進行修訂之前,不遵守該文件的規定。

16. 北約擴張,美國及其盟國一再規避《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的限制性條款。拒絕批準《關于修改歐洲常規武器力量條約的協議》。

17. 2018年8月,美國凍結了與俄羅斯在《開放天空條約》框架內的合作. 如今又揚言退出,引起了歐洲國家的強烈不滿。

18.2020年5月29日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

美國之所以退出這些條約,就是認為對自己不利。因為它要“美國優先”,要所有國家服從它的利益。特朗普公開說,他從來不相信有什么“共贏”。表明了只能它“贏”,決不讓你和他“共贏”。它可以通過“合作”利用你,滿足美國壟斷資本的利益,但絕不會與你有共同利益。無法想象,壓迫、剝削者和被壓迫、被剝削者有“共同利益”,尤其是一個處心積慮要消滅社會主義的帝國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有“共同利益”。列寧說的很清楚:“馬克思主義,是根據日常生活千百萬件事實上所表現的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來判斷‘利益’的。”[16]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到,新冠病毒對美帝國的沖擊,把由壟斷資本控制的社會固有的矛盾——生產資料私有和社會化大生產,造成的種族歧視,兩級分化一覽無余地充分暴露在世人的面前。

這個被資本控制,只為資本服務的帝國政府,根本不把勞動者的生命放在眼里,造成了社會的動蕩、分裂,引起了人民群眾的不滿;因為它無法給予地方政府足夠的支持,引起了地方政府的不滿;它推卸責任,到處甩鍋,出爾反爾造成了社會的一片混亂;它壓制科學論斷,造謠,撒謊……已經完全腐朽,走向沒落了。它想繼續用壟斷的科學技術來剝削全世界的企圖,它想用濫印美元控制全球經濟的計劃,正在一個個破滅。它只能靠其他國家生產的物資才能維持社會的生活,說明它只能寄生在別人身上。它發動“貿易戰”“金融戰”派出武裝力量在全球進行威脅……,一系列的瘋狂表現,都是垂死前的掙扎。正如歐洲諺語說的“上帝要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反觀堅持社會主義的中國政府,面對突發的疫情,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中央,站在“人民高于一切,生命重于泰山”的立場上,旗幟鮮明提出要“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防控疫情不容半分松懈、挽救生命不惜一切代價”“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干部必須牢記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發起疫情防控總動員。習近平親自部署,統一安排,派出醫學專家,調查研究,尊重科學,發揮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派出包括部隊醫院在內的全國4萬多醫護人員馳援疫情首發區武漢,調集防疫物資保證醫護人員的安全,建立方艙醫院,患者免費治療,“封城”管理,防止疫情擴散?;鶎痈骷夵h組織盡職盡責,發動群眾開展“群防群治”,全體黨員沖鋒在前,上下一致,齊心協力,兩個月就基本控制了疫情。

中國在疫情控制住后,立即派出醫療隊幫助其他國家抗疫,全力以赴的生產抗疫物質,除了滿足國內需要,又向疫情嚴重,需要支援的國家出口了大批防疫物資,和全球人民一起抗擊疫情。僅出口美國的防疫口罩一項就夠美國每人40只。

中國在疫情中采取分區,分級動態安全管理,生產,生活已經步入正軌,這在全世界是絕無僅有的。

截止5月28日,14億中國人中新冠肺炎患者84547人,治愈79788人,死亡4645人?;疾÷?.006%,治愈率94.4%,患病死亡占總人口0.000033%,而美國3.2億人中新冠肺炎患者1745803人,治愈490130人,死亡102107人?;疾÷?.5%,治愈率28%,患病死亡占總人口0.032%。

通過數據比較,我們看到,美國的患病率,治愈率,死亡人口占總人口分別是中國的8330%,0.296%,97000%。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這些難道不是帝國主義制度造成的嗎?

事實雄辯地說明,社會主義中國與帝國主義美國的斗爭是你死我活的斗爭,沒有調和的余地,更不存在“共同利益”。事實也雄辯地說明,社會主義制度要比資本主義制度優越,資本主義的滅亡和社會主義的勝利同樣是不可避免的。對于這種壟斷、腐朽、寄生、垂死的資本主義,不管你怎么救,它都是要滅亡的,新冠病毒的沖擊加快了它走進墳墓的速度。

列寧主義萬歲!

注 釋:

[1]數據來自2020年03月04日新浪財經

[2]《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第263頁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3]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第839頁人民出版社1963年版

[4]《列寧選集》第784頁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5]《列寧選集》第824頁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6]《列寧選集》第二卷第812頁 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7]《列寧選集》第二卷第732頁 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8]《毛澤東選集》合訂本第536頁

[9]《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第254頁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10]《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第253頁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11]《列寧選集》第二卷第749頁 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12]《列寧選集》第二卷第786頁 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13]《列寧選集》第二卷第737頁 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14]《資本論》第839頁 人民出版社1950年版

[15]《列寧選集》第二卷第737頁 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

[16]《列寧選集》第二卷第609頁 人民出版社 1960年版

葛元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會主義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作者授權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葛元仁:再讀列寧《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紀念列寧誕辰150周年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明本文鏈接:http://www.295954.live/theory/202006/57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