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共產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社會主義

在青年人和其他人的思想上,已經朝著社會主義的方向發生了可喜的轉變。這主要是由于麥卡錫主義反共產主義勢力的衰落和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所帶來的恐慌。我們國家越來越少的人相信環境問題、戰爭問題、不平等問題和醫療保健系統問題可以在資本主義框架內得到解決。我們認為,這是目前正在發生的最好的事情之一,我們盡一切努力鼓勵和支持這一現象,并使其朝著有效的政治行動的方向發展。我們強調組織和聯盟建設,并準備好與各種愿意傾聽我們并愿意采取行動的團體和個人對話。我們謹慎地在大眾組織(工會等)和聯盟中民主地工作,尊重他們的決策結構,盡量不把自己強加為“領導者”。我們非常愿意與有共同最重要目標的宗教合作,并且不排斥信徒加入我們的黨。我們看到,申請入黨的人數目前在大幅度增加。

?美國共產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社會主義

【原編者按】此次疫情暴露了美國醫療體系的弊端,也給公眾帶來很多反思。美國共產黨官網于5月22日發表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社會主義”一文,該文章為塞浦路斯勞動人民進步黨(AKEL)與美國共產黨聯合主席羅莎娜·坎布倫和喬·西姆斯的訪談,對美國醫療體系問題、種族問題以及美國共產黨的發展等問題進行了討論。下面是文章具體內容:

問:美國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但它卻無法支撐自己的醫療體系。這是因為其醫療保健系統主要掌握在私營部門手中嗎?

答: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當許多其他發達工業國家開始著手建立公共所有和管理的衛生保健系統時,美國落在了后面。在其他國家,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政黨在工會中的強大存在是這背后的推動力,但是在美國,這一方向的運動被麥卡錫主義的鎮壓性反共主義運動和反勞工的政治現象所阻礙。1947年,共和黨控制的國會不顧杜魯門總統的否決,通過了塔夫脫-哈特利法(Taft-Hartley law),將共產主義者和大多數工會排除在外,削弱和邊緣化了。 甚至在某些情況下還摧毀了那些反抗的工會,并對美國共產黨發起了迫害運動。這種情況也切斷了美國工會與其他一些國家工會的聯系,包括社會主義國家的工會。因此,美國的工會沒有繼續推動由政府出資經營“國民醫療保健服務”,而是試圖通過與雇主逐一談判達成協議,以滿足其成員的需求。根據這些協議,醫療保健計劃在談判達成的合同中被列為“附加福利”。

除了一些市、縣的地方衛生部門之外,私人和公司的利益主導了衛生保健的融資。這種私有化的結果,也包括大量以營利為基礎的私人醫院和診所,意味著非工會工人和一些工會工人沒有得到應有的保護,因為他們沒有合同或合同非常脆弱,此外,醫療費用的上漲已經失去控制,使得醫療體系的成本遠遠高于其他富裕國家。激進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尤其是從1980年羅納德·里根擔任總統開始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極大地損害了現有公立醫院和診所的財務狀況,包括那些旨在滿足退伍軍人、土著居民、城市和農村貧困人口需求的醫院和診所?,F有的跡象強烈表明,公眾已經厭倦了這種不可持續的局面,在目前的總統競選活動中,民意調查顯示,公眾強烈支持改變公共體系,這是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競選綱領的一部分。

問:美國共產黨慶祝其成立100周年,同時保留了在各方面進行長期斗爭的傳統。你從這段自豪的歷史中學到了什么?美國共產黨在今天的作用和影響是什么?它如何說服美國人民相信它的立場,以及它在活動中面臨哪些障礙?

答:盡管我們的政黨發展迅速,尤其是自特朗普在2016年當選以來,但我們仍然是一個相對較小的政黨。因此,經過101年的斗爭,我們懂得了,我們的工作不能離開工人階級運動和一切民主的人民運動。從我們黨在1919年成立之初,美國統治階級就試圖通過各種計劃把我們從工人階級和群眾中孤立出來,這些計劃包括鎮壓、誹謗和制造分裂,例如種族主義。因此,我們不能沉溺于宗派幻想。過去的鎮壓也使我們的許多黨員和活動人士不可能以共產黨員的身份公開站出來,不是因為害怕受到暴力和監禁,而是更擔心被工人階級運動孤立。麥卡錫主義使我們的工作從20世紀40年代末到20世紀70年代極為困難,在這段時間里,我們的一些主要成員被監禁和驅逐出境,其他一些人流亡到其他國家,如墨西哥和法國。在中學和大學里教書的黨員知識分子,他們中的許多人在這段時期失去了工作,嚴重削弱了我們影響青年群體的能力。

另一方面,我們認識到,盡管有各種困難,我們必須保持本組織的力量和我們的立場和信念的一致性,必須在群眾運動中工作,在聯合中工作,必須始終保持我們黨的性質,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傳統,也要提防取消主義。自從麥卡錫主義在我國的影響消退以來,我們發現越來越容易接觸到工薪階層的公眾,尤其是但不限于青年、受壓迫的少數民族和其他受資本主義制度危機影響最嚴重、受右翼意識形態攻勢影響最小的群體。我們積極利用網絡交流和社交媒體來補充和擴大我們對公眾的影響。我們在公共場合盡可能多地就各種問題發表講話,即使是那些還沒有準備好加入我們的政黨的人,也對此熱烈歡迎。我們的兩個官方線上網站,美國共產黨官網和人民世界網站,以及我們的一些黨區和地方集體的網站,我們在社交媒體上的許多推廣努力,使我們除現有黨員之外,擁有的追隨者也越來越多。在這一點上,目前我們面臨的主要障礙不是鎮壓,而是資源,我們迫切需要發展我們的成員,尤其是青年群體。

問:美國在國際關系和其他許多問題上發揮著極其消極的作用。例如,它撤回了伊朗核協議《巴黎氣候協議》(Paris climate agreement)的簽字,無視全球層面的后果。美國人民對這些政策了解多少?

答:這會推翻美國政府和統治階級壓迫世界各地進步組織和社會主義政府的意圖,特別是在古巴、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尼加拉瓜、及其與沙特阿拉伯等專制和反動政權的結盟,以及利用單方面制裁迫使整個國家屈服的做法。當然,這些政策是在帝國主義的大背景下產生的。我們可以自信地說,這些糟糕的政策都不是從任何一種大眾需求中產生的,事實上,民意調查顯示絕大多數人反對他們。大多數美國人都意識到氣候變化和全球變暖的危險,并希望對此采取行動。事實上,工人階級中幾乎沒有人希望與伊朗開戰,許多工人也意識到,與墨西哥或中國打貿易戰不符合他們的利益。絕大多數人支持上屆政府改善與社會主義國家古巴之間關系的工作。向另一個方向推進的是有組織的右翼,福音派基督教會的某些部門,以及強大的大眾媒體力量,它們往往是欠城市化社區的唯一新聞來源。在立法范圍內,很難找到反對這些危險政策的理由,因為主要的反對黨民主黨雖然不像特朗普和他的共和黨那么極端,但在很多問題上不夠強硬。最近在民主黨陣營中,有一些人的觀點和言論往往打破了這種模式。此外,盡管美國公眾輿論并不支持特朗普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但和平運動目前還不是最激烈的時候。我們黨正努力通過我們的和平與團結委員會來改變這一點。

問:美國政府對移民的立場可以說是不人道的。家庭的暴力分離和圍墻的修建引起了全世界的強烈抗議。美國對此有何反應?

答:在這個國家,一直有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但與此同時,在我們的民族文化中一直有一種民族主義、仇外的傾向。目前,國家政府正在積極扶植后者,使其具有特別的暴力和種族主義傾向。不僅移民和難民被拒之門外,有時被關在邊境,而且在該國的內陸地區,使移民繼續聚集在一起,給那些想成為永久合法居民或公民的人制造了困難,等等。

?美國共產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社會主義

這主要是由特朗普政府和極端主義、種族主義的右翼分子推動的,他們構成了特朗普政府的很大一部分政治基礎。反移民宣傳的重點是擔心本國勞動人民失去工作和工資或工作條件受到削弱,把拉丁美洲的移民說成是強奸犯和毒販,把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的移民說成是潛在的恐怖分子。但在大眾輿論層面上,這并不完全成功。“被關在籠子里的兒童”以及現在某些行業的移民工人死于COVID-19大流行病的景象震驚了許多人,因此,人們普遍認為應該停止這種激進的迫害,并找到非法移民使自己的處境合法化的機制??偟膩碚f,在美國工人階級的某些部門,例如在有很多移民的城市地區,反移民情緒低于那些沒有移民同事、朋友或鄰居的較少的邊遠社區。工會、少數族裔社區、許多教堂和基督教、猶太教和其他宗教社區,大多數民主黨人,以及部分資產階級,大聲疾呼并積極地反對特朗普政府的暴力反移民行動。當然,我們黨視工人為美國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無論他們的種族或民族、出生在哪里、公民身份或在美國的法律地位如何,因此我們為所有人爭取充分的法律和政治權利。

問:美國共產黨對即將到來的選舉持何立場?伯尼•桑德斯退出競選的事實是否會讓事情變得更困難? 這個政黨是如何競選的?在總統選舉的預備階段,它的主要目標是什么?

答:事實上,參議員伯尼·桑德斯已經暫停了他的總統競選活動,并要求選民支持可能成為民主黨候選人的前副總統喬·拜登。桑德斯是一位公開宣稱自己是社會主義者的人,在我們的選舉政治中,他比美國歷史上任何一位自稱是社會主義者的人走得都遠。他沒有把自己的代表拉出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他們將參與并繼續在這個論壇上尋求比民主黨通常在國家層面所擁護的更好的政策。美國共產黨的長期政策是不支持其他政黨的選舉候選人,我們有時也會選舉自己的候選人,最近主要是在地方政府層面。我們認為桑德斯現象是非常積極的。許多積極參與競選的年輕人現在感到非常失望和沮喪, 我相信我們黨在這個節骨眼上的部分責任是幫助他們克服這些情緒,尤其是不要呆在家里抵制11月的選舉。我們鼓勵這些有進步思想的人繼續積極參與,關注斗爭中提出的問題,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優先考慮讓特朗普及其盟友下臺。

問:如今尤其是年輕人,對社會主義的興趣似乎在高漲。你認為這是什么原因,美國共產黨是如何與左翼、進步和民主勢力建立聯盟的?

答:的確,在青年人和其他人的思想上,已經朝著社會主義的方向發生了可喜的轉變。這主要是由于麥卡錫主義反共產主義勢力的衰落和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所帶來的恐慌。我們國家越來越少的人相信環境問題、戰爭問題、不平等問題和醫療保健系統問題可以在資本主義框架內得到解決。我們認為,這是目前正在發生的最好的事情之一,我們盡一切努力鼓勵和支持這一現象,并使其朝著有效的政治行動的方向發展。我們強調組織和聯盟建設,并準備好與各種愿意傾聽我們并愿意采取行動的團體和個人對話。我們謹慎地在大眾組織(工會等)和聯盟中民主地工作,尊重他們的決策結構,盡量不把自己強加為“領導者”。我們非常愿意與有共同最重要目標的宗教合作,并且不排斥信徒加入我們的黨。我們看到,申請入黨的人數目前在大幅度增加。

華中師范大學國外馬克思主義政黨研究中心王雨編譯;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WorldCommunistParties”,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原標題:?美國共產黨: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