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毛澤東會見的最后一位非洲國家領導人是只有十幾萬人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國的總統達科斯塔。這也是毛澤東會見的所有非洲國家領導人中最小的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這時毛澤東身體已經非常不好了。1975年12月,這個剛剛獨立不到半年的國家領導人來訪,毛澤東于12月23日會見了他。這次會見,聯系到這一年6月下旬,毛澤東因病不能會見加蓬總統邦戈而致函表示歉意一事,可以看到毛澤東是如何始終堅定地站在國家不論大小,一律平等這個中國和平外交的立足點上的,可以看到毛澤東對非洲人民有著多么深厚的感情。盡管毛澤東一生未能踏足非洲大地,但他在非洲的影響可以說是無處不在。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9年11月,黨中央決定起草《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鄧小平作為起草決議的主持人,高度重視這項工作。在起草過程中,針對部分參與討論的黨的高級干部中出現的針對毛澤東的錯誤思想情緒,鄧小平多次強調了毛澤東的偉大歷史功績。在最后定稿時,鄧小平還特地指出:

【“把毛澤東的旗幟打起來在國際上影響很大。尼雷爾再三強調,毛主席不僅是中國的領袖,也是世界的領袖。這對非洲、拉美都是有影響的。”】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特別大,無論是他在世期間還是在他去世以后。有位長期在第三世界國家工作的中國大使,在接受采訪時,談到了國內流傳的一些關于毛澤東的“錯誤”在國際上產生的影響問題。他說:

【“現在毛澤東的形象在國外有沒有發展變化,評價是高了還是低了?我覺得毛澤東在第三世界的影響地位沒有變化。在第三世界這種負面影響比較少,因為它的宣傳不是從妖魔化角度去做的。即使中國國內對毛澤東的一些負面批評,在第三世界負面影響也很小。”】

1972年,中美關系解凍。大三角的世界格局開始形成。但是,中國在整體實力上,比起美蘇兩個超級大國,還有相當大的差距。毛澤東及時提出“三個世界”劃分理論的國際戰略思想,這在客觀上壯大了中國作為大三角一極的實力。在這個過程中,非洲朋友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1973年:毛澤東會見了五位非洲領導人

毛澤東的晚年,身體不好。而來訪的重要外賓,都以見到毛澤東為榮。周恩來盡管自己重病在身,但為了能讓毛澤東減輕負擔,做了不少的工作。同時,作為非常理解毛澤東戰略思想的老戰友,又能作出適合的安排。在這些外賓去見毛澤東時,周恩來一般都陪同前往,直到他1974年6月住進醫院為止。

1973年1月,非洲的扎伊爾共和國(后改名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蒙博托來華進行國事訪問。周恩來與蒙博托舉行了三次會談。周恩來表示欣賞蒙博托在中扎關系正?;矫姹憩F出的魄力,還表示贊賞蒙博托關于“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的提法。

1月11日,周恩來在與蒙博托進行第一次會談后,夜里即書面報告毛澤東。報告說:蒙博托總統到來兩天,他多次提到想見主席。今(十一日)晚蒙博托的演說,有些見解可以一閱,現附上。蒙博托本人也說,他有些話要與主席面談。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3年1月13日,毛澤東會見扎伊爾共和國總統蒙博托。

1月13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會見蒙博托。毛澤東說:各國革命,各有各的方式。你們搞你們的方式,我們搞我們的方式。不隱瞞自己的觀點,不講假話。比如我們跟尼克松達成的公報,就是各講各的。有幾處共同的,可以合作的。蒙博托說:當我們同臺灣斷絕關系時,說得很清楚,這是為了促進中國的重新統一。毛澤東說:我覺得你這個人辦事爽快,處理臺灣這件事快得很。你的那篇講話(指蒙博托在周恩來舉行的歡迎宴會上的講話),我看不錯,可能有些人不大高興。

蒙博托在那篇講話中說:

【“雖然北京和金沙薩在地理上相距遙遠,但我們兩國確實是在不止一個問題上極為相似。實際上,誰都知道在19世紀,歐洲發明了一種新型帝國主義奴役制度,即所謂‘殖民化’。歐洲強國當時瓜分了世界,好像世界是一塊蛋糕。而雅爾塔只不過是柏林協定的必然的延續。偉大的中國人民,和偉大的扎伊爾人民一樣,遭受過貪婪的殖民主義者之害。你們和我們一樣,進行了斗爭,并且把帝國主義統治者從自己的國土上趕了出去。”】

蒙博托的那篇講話,作為同樣有過被壓迫痛苦經歷的民族,完全可以引起共鳴,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喀麥隆曾于1960年1月與臺灣當局“建交”。1971年3月26日中喀建交以后,喀與臺“斷交”。1973年3月,總統阿希喬訪華。正在治療中的周恩來,病情稍有點穩定,便于3月24日返回了中南海。3月25日,在與來訪的阿希喬會談完后,即向毛澤東報告:昨晚與喀麥隆總統會談兩小時,談得尚好。已與他談好只他一人拜會主席,日期時間由我們定。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3年3月26日,毛澤東會見喀麥隆總統阿希喬。

3月26日下午,毛澤東會見阿希喬。毛澤東說:你們非洲有一個國家元首(指索馬里最高革命委員會主席西亞德)我沒有見,非常沒有禮貌。我那個期間害病。你如果看到他,替我問候他。亞洲、非洲、拉丁美洲都叫第三世界,但是日本除外。

在這次會見中,毛澤東提到了“三個世界”的概念。此前在周恩來與阿希喬的會談中,也談到了整個第三世界國家的團結問題。

這次會見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即毛澤東提到為因病未能會見西亞德而表示歉意。兩年后,毛澤東又為另外一位非洲國家領導人來訪,因病未能會見而寫信致歉。

那是1975年6月下旬,加蓬總統邦戈繼1974年10月訪華后又一次來訪。毛主席因病無法出面會見,便在病榻上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

【“加蓬共和國邦戈總統先生閣下:尊敬的總統先生,聽到閣下又到北京,感到十分高興。理應迎談,不幸這兩日不適,臥床不起,不能相見,深為抱歉,請賜原諒。祝閣下旅途順利。毛澤東倚枕 1975年6月27日”?!?/blockquote>

毛澤東非常尊重非洲人民和那些獨立出來的國家的領導人。這首先出自于毛澤東一貫對于弱者的同情,對被壓迫的人們的同情。他希望被殖民統治的非洲國家的人民能夠通過各種手段,不管是和平的還是武裝的,取得民族獨立。在這個基礎上,中國人民就可以和這些非洲國家攜起手來,對抗美蘇兩國的霸權主義。

1973年6月20日至24日,馬里國家元首兼政府總理特拉奧雷上校來華訪問。周恩來與他進行了兩次會談,周恩來特別談到了第三世界國家在接受外資的同時,也要堅持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的問題。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3年6月22日,毛澤東會見馬里國家元首兼政府總理特拉奧雷上校。

6月22日,毛澤東圈閱了周恩來本日報送的關于會見特拉奧雷的請示報告。報告說,馬里國家元首在來訪前即提出要見主席,來后每次講話都提到主席,建議主席見他。當天晚上,毛澤東會見了特拉奧雷。

毛澤東首先談到了第三世界的問題。毛澤東說:我們都是叫作第三世界,就是叫作發展中的國家。你不要看中國有什么展覽會啊,其實啊,是一個很窮的國家。西方國家呢,不大行了,但無論怎么樣,這些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是創造了文化,創造了科學,創造了工業?,F在我們第三世界可以利用他們的科學、工業、文化的好的部分。

特拉奧雷欽佩地說: 我們馬里共和國的人都認為你是一個天才,而且是有史以來唯一的天才。法國人教導我,拿破侖是有史以來唯一的天才,但我認為同毛主席對世界的貢獻相比,拿破侖不及毛主席的三分之一。

毛澤東先是說:你把我吹得太高了。然后接著說:拿破侖,無論怎么樣,后人是對他表示尊敬的。你不要說我是天才,你說拿破侖好了。這個人相當聰明,他所以能創造法國的法典,就是因為他讀過羅馬法典。拿破侖晚年的政策不那么高明,一不該占領西班牙,引起廣大的農民發動游擊戰爭反對他;二不該去打俄國。

特拉奧雷解釋道:我說一個人是天才,就是指他的思想。毛澤東幽默地回答說:我是地才,地就是土地吧。特拉奧雷又說:我看了你的軍事和政治著作。毛澤東說:都是人民群眾的經驗,我作的總結。沒有人民,啥事都干不成??!請你少吹一點了,我的好朋友啊,你也不要強加于我。

習近平擔任中國國家主席后出訪首選非洲。2013年3月30日,習近平和剛果共和國薩蘇總統共同揭牌中國援建的恩古瓦比大學圖書館中國館。這所剛果共和國的最高學府是以前總統恩古瓦比命名的。

1973年7月29日,毛澤東在會見恩古瓦比時說:中國跟你們非洲國家差不多,全世界的帝國主義都壓迫我們?,F在蘇聯,我們也說它是帝國主義,因為它也壓迫我們。我們希望你們非洲國家和地區一個個統統獨立,非洲國家逐步團結起來,急了也不行。還有拉丁美洲、亞洲(日本除外,它不屬于所謂的第三世界),我們也是這么希望。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3年7月29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恩古瓦比,周恩來陪同會見。

當恩古瓦比談到新殖民主義問題時,毛澤東說:我也不知道我們的大使館在非洲各國犯過錯誤沒有,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新殖民主義。如果中國人在你們國家,在一切非洲獨立國家,稱王稱霸,自以為了不起,就是不對的。毛澤東還說:我們是有偏向的,比如就在你們國家,我們偏向你們國家的人民同他們的政府。應該偏向代表多數人的政府,如果偏向代表少數人的人,那就不大妥了。有時候在外交政策上也不得不搞,比如美國,他們是少數人統治多數人,但是我們跟它往來。因為現在那個左派好是好,但是沒有權力,中間派也沒有權力,就是這個右派,反共最厲害的,尼克松,他有權力?,F在這個世界,不要相信是平安無事?,F在局勢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但是這個山雨要來還沒有來呢,可是風來了,而且風很急??!

毛澤東在這里特別提到了“稱王稱霸”問題。毛澤東在涉外事務方面,強調面對的無論是大國、小國,無論是大事小事,既不能有“稱王稱霸”的想法,更不能有“稱王稱霸”的做法。對于非洲這樣與中國有過共同遭遇的國家,尤其要注意這個問題。1972年12月,毛澤東作出了“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指示,這在更加廣闊的視野上強調了不“稱王稱霸”的外交理念。盡管新中國從成立那天起,就對外宣示了和平外交的路線,并也一直堅持這條路線。但在中國不斷強大的時候,毛澤東把中國對外交往中最敏感、最重要的內容濃縮成“不稱霸”三個字,意義深遠。

2015年9月3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中再次強調:

【“中華民族歷來愛好和平。無論發展到哪一步,中國都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永遠不會把自身曾經經歷過的悲慘遭遇強加給其他民族。”】

1973年毛澤東會見的最后一位非洲國家領導人是塞拉利昂總統史蒂文斯。毛澤東于11月7日在會見他時,表達了對非洲國家發展的殷切期望。毛澤東說:非洲國家同我們建交的不少,我們也很高興接待你們。非洲國家人民總是要起來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后非洲國家起來的還不多,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就多起來了。慶賀你們整個非洲都發展起來,非洲發展起來了,對于整個世界都有好處。

“整個非洲都是第三世界”

在回顧新中國七十年外交成就的時候,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撰文指出:

【“中國倡導以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系準則,提出‘三個世界’劃分理論,無私支持亞非拉國家民族解放運動,堅決反對殖民主義、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開始全方位大踏步走向國際舞臺。”】

曾經有段時間,中國和非洲國家互訪有些冷清。從1991年起,中國外長開始把非洲作為每年首次出訪的目的地,至今已經連續了30年。這種安排表示:非洲是新中國外交的“出發地”之一,“無論我們走多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

早在1963年5月,毛澤東同幾內亞政府經濟代表團和婦女代表團談話時就告訴非洲朋友:

【“所有非洲國家人民都是我們的朋友 ”。“我們和你們的情況差不多,比較接近,所以我們同你們談得來,沒有感到我欺侮你,你欺侮我,誰都沒有什么優越感,都是有色人種。”】

隨著世界殖民體系的陸續瓦解,民族解放運動風起云涌,上世紀五十年代,一些國家紛紛取得獨立,這些國家在國際事務中,起著越來越大的作用。進入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后,毛澤東審時度勢,在“兩個中間地帶”理論的基礎上,逐漸形成了“三個世界”劃分理論。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4年2月22日,毛澤東會見贊比亞總統卡翁達。

毛澤東正式而完整地提出了“三個世界”劃分的理論,是在1974年2月22日會見贊比亞總統卡翁達的時候。這是卡翁達的第二次訪華。

1964年10月25日,贊比亞獨立,卡翁達擔任首任總統后,第二天就宣布同中國建交。1967年,卡翁達首次訪華,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的親切接見。

卡翁達后來回憶:

【“當時中國還處于經濟困難時期,但是為了支援坦桑尼亞和贊比亞維護獨立,打破殖民主義和種族隔離主義的封鎖,毛主席果斷決定援建坦贊鐵路。”“這條播下中非友誼種子的鐵路被坦贊兩國乃至整個非洲的人民稱為自由之路、友誼之路。”】

在1974年2月22日的那次會見中,毛澤東對卡翁達說:希望第三世界團結起來。第三世界人口多啊。我看美國、蘇聯是第一世界。中間派,日本、歐洲、澳大利亞、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們是第三世界。美國、蘇聯原子彈多,也比較富。第二世界,歐洲、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原子彈沒有那么多,也沒有那么富,但是比第三世界要富。第三世界人口很多。亞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個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也是第三世界。又說:我們是共產黨,是要幫助人民的。如果不幫助人民就是背叛馬克思主義。你呢,我們希望也是要幫助人民,我勸你對人民要好??!沒有人民就會垮臺。

當卡翁達談到贊比亞支持世界的反帝反殖民斗爭和在國內反對剝削時,毛澤東說:你現在不能當共產黨,你當共產黨,人家就都反對你,但是你可以看一點馬克思的書。當卡翁達稱贊中國參加援贊工程的人員時,毛澤東說:我們是共產黨啊,應該好一點!我們的人也犯了一些錯誤呢,要教育。共產黨內也有大國沙文主義。有一些人看不起第三世界一些國家的人民,所以應該教育。我委托你教育中國的工程人員,還有尼雷爾總統也應該這樣做。在你們那里工作的,世界上的人做了壞事,不管哪個國家的都應該教育、處分或者把他們趕回去。不然那些人就把尾巴翹到天上,幫助你們修了鐵路,了不起呀。

從中國訪問回來后,卡翁達便創造性地提出贊比亞和中國是“全天候朋友”這個概念。

毛澤東逝世后,卡翁達總統在長長的唁電中哀思:

【“毛澤東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同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和人民進行無私合作,是一位偉大的革命領袖,他無私地獻身于全人類事業,是偉大的哲學家和政治家,是被壓迫者事業的不妥協的旗手”?!?/blockquote>

卡翁達曾于1967年6月、1974年2月、1980年4月、1988年2月四次以總統身份訪問中國。1991年下野后又多次訪問中國。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卡翁達來到毛主席回韶山住過的地方——韶山賓館,他反復斟酌,滿含深情地寫下了留言。

2009年11月,85歲高齡的卡翁達第七次訪問中國。這一次,他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夙愿——到韶山。

在他向毛主席銅像敬獻花籃時,毛澤東廣場上的游客很多,看到這位年逾古稀的非洲老人莊嚴而圣潔的模樣,大家都自發圍上來鼓掌??ㄎ踢_停下腳步對人群說:

【“毛主席是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也是世界人民的偉大領袖。他的豐功偉績將永垂青史,他永遠值得全世界人民尊重和敬佩。”】

在毛澤東同志紀念館,卡翁達找到了那張毛主席與他親切交談的照片。他指著照片中那位皮膚黝黑的青年幽默地問:

【“Who is he?”(他是誰?)】

逗得在場的人哈哈大笑。隨后,他在照片前久久佇立,深情地說:

【“毛主席用屈膝禮回應我夫人的屈膝禮,這表達了對我們非洲人民的尊重。”“我對毛主席的敬佩之情非言語所能表達,希望中國永遠沿著這位締造者和他的戰友們所開創的道路走下去。”】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在毛澤東銅像廣場前,卡翁達和游客們親切握手。

參觀即將結束,卡翁達突然停下腳步,感慨萬千地說:

【“One China, one Chairman Mao(一個中國,一個毛主席)。”他的情緒感染著在場的所有人,大家齊聲高呼:“One China, one Chairman Mao!”】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時候,95歲高齡的卡翁達在盧薩卡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動情地說道:

【“我們兩國人民建立了真誠的友誼與合作并延續至今。兩國人民有著相似的歷史經歷。我們是兄弟、是姐妹、是忠實的全天候朋友。”】

1974年3月25日,毛澤東會見了坦贊鐵路的另一個國家、坦桑尼亞的總統尼雷爾。這是尼雷爾的第三次訪華。一見面毛澤東首先熱情地向他表示了問候。接著,他們開始了一個又一個話題。

由于此次會見正值毛澤東發表“三個世界”劃分理論不久,所以在會談中,毛澤東很自然地談到了這個話題。

尼雷爾說:如果第三世界沒有中國,他們就不會怕。毛澤東說:也怕呢。尼雷爾說:第三世界沒有中國,就成了紙老虎。毛澤東說:那不能這么講!第三世界團結起來,使得工業國家,比如日本、歐洲和兩個超級大國,都得要注意一點。

雙方就南部非洲的問題交換了意見后,尼雷爾談到了中國對非洲的援助問題。他說:中國現在對非洲的幫助是很多的。毛澤東說:幫助很小。聽說我們的人在你們那里做了一些壞事,給了賠償沒有???有些犯錯誤的也撤回來了吧。人多了,我們教育又不嚴,勢必將來也還要出一些問題。你們發現有什么錯誤,就告訴我們的大使。

尼雷爾贊揚道:你們的人確實做得很好。每次我見到他們,他們總是說,請批評我們的錯誤,因為我們希望以后改進工作。即使當我們的人對他們不好的時候,也不發牢騷。即使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工作,他們也從不發牢騷。

毛澤東嚴肅地說:這個不能發牢騷,發牢騷是錯誤的。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4年3月25日,毛澤東、周恩來會見坦桑尼亞總統尼雷爾。

尼雷爾再次贊揚:你們的醫生確實干得好。他們在村子里工作,在農村地區進行醫療,而我們的醫生都是在醫院里的。中國醫生樹立了好的榜樣,現在我們的醫生也開始到農村去了。

毛澤東則講起“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的道理: 應該主要是幫忙教會你們的醫生。搞鐵路的也應該主要是教會你們勘察,各種建設、修路、建橋。各種技術人員都這樣,我們將來一走,你們就完全可以自己管理了。尼雷爾說:這是很重要的,他們做得很好的一點就是他們確實教別人。毛澤東說:如果不教,那就不好哩。

1976年7月14日,中國援建的坦贊鐵路全線正式通車,標志著新中國最大對外援助項目的全面完成。坦桑尼亞總統尼雷爾說,這條鐵路的建成“等于爆炸了一顆‘原子彈’”。

順便提一下,這些年來,有些人喜歡拿坦贊鐵路說事,意思是自己吃不飽,還去幫別人。資深外交家、第一批派往聯合國工作的吳建民從外交戰略的角度解答:

【“援助不是必須你比我窮才行,不能說哪天我比你發展好了我才援助你,那樣看起來算盤很精,實際上中國要吃大虧。”】

他特地舉出坦贊鐵路的例子,說明中國是怎樣贏得非洲人民的民心的。正因為有了非洲國家的大力支持,中國才能在1971年恢復了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如果1971年不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1978年我們能對世界開放嗎?不可能。中國有今天的大發展嗎?不可能。”

毛澤東逝世時,尼雷爾總統贊揚毛澤東是世界性的領導人,是鼓舞世界各地熱愛自由和人類尊嚴的革命者,并親自率領部長們來中國大使館吊唁,還指令政府下半旗致哀9天。舉國上下一片悲痛。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4年5月7日,毛澤東會見塞內加爾總統桑戈爾。

這一年,毛澤東還先后會見了阿爾及利亞革命委員會主席布邁丁、塞內加爾總統桑戈爾、多哥總統埃亞德馬、尼日利亞聯邦軍政府首腦戈翁、毛里塔尼亞總統達達赫、加蓬總統邦戈和扎伊爾總統蒙博托。全年總共會見了十位非洲國家的領導人。

毛澤東在會見這些非洲領導人的時候,一方面鼓勵他們治理好自己的國家,搞好團結,一方面也介紹中國的經驗教訓。例如,在會見布邁丁談到中國的成就和反對大國沙文主義時,毛澤東說:中國成就有一點,但是不大。我們犯過許多錯誤,犯了錯誤就改正。有時候工作方法比較好,有時候不大好。如果片面地介紹中國,說怎么好,那是不妥的。當然,說中國是一片黑暗,也是不對的。光明面是主要的,但是有時候有黑暗這一面。我們下面的工作人員就愛吹他的成績,而不愛把自己的錯誤講出來,所以你們要注意。 別國大體也是如此,總是有光明的一面,也有缺點。

幾天后,毛澤東指示把這個談話內容通過外交部的《外交通報》轉發到全國,要求各單位負責人向廣大干部傳達。

在會見時,當非洲朋友對毛澤東的著作和詩詞表示欽佩的時候,毛澤東總是作出謙遜的回答。

毛澤東在會見塞內加爾總統桑戈爾時,桑戈爾告訴他:我讀了很多你的著作。我讀你的書,比讀列寧、馬克思、恩格斯等其他科學社會主義者的論述都多,而且感到對我很有益。因為我國同中國的情況與同俄國的情況相比更相近。我讀過的主席詩詞,都很優美。毛澤東回答說:不夠格。比如“山雨欲來風滿樓”這樣的話,我就寫不出來。

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

◆1974年10月6日,毛澤東在武昌會見加蓬總統邦戈,鄧小平陪同會見。

加蓬總統邦戈在和毛澤東見面時說:整個非洲都欽佩你。毛澤東說:我不行了,沒有用了。我也沒有什么學問,你們是先生呢,我是小學教員。邦戈接著說:你在當小學教員之后,又締造了新中國。這是一段很長的歷史。毛澤東回答:那算歷史了,都是打仗,戰爭,跟蔣介石,跟日本人,又跟蔣介石,最后又跟美國人打。然后指著在座的鄧小平說,他會打仗呢!

1974年3月20日,毛澤東提議由鄧小平擔任出席聯合國大會第六屆特別會議的中國代表團團長。在這次會上,鄧小平全面深刻地闡述了毛澤東關于“三個世界”劃分理論。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鄧小平在各種場合多次強調了這一理論的重大意義。他指出,我們要高度重視第三世界國家在國際上的地位和作用。加強同第三世界國家的團結與合作,是我國外交政策的基本立足點。第三世界的提法已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所普遍接受和使用,仍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這個提法不能改。

毛澤東會見的最后一位非洲國家領導人是只有十幾萬人的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國的總統達科斯塔。這也是毛澤東會見的所有非洲國家領導人中最小的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這時毛澤東身體已經非常不好了。1975年12月,這個剛剛獨立不到半年的國家領導人來訪,毛澤東于12月23日會見了他。這次會見,聯系到這一年6月下旬,毛澤東因病不能會見加蓬總統邦戈而致函表示歉意一事,可以看到毛澤東是如何始終堅定地站在國家不論大小,一律平等這個中國和平外交的立足點上的,可以看到毛澤東對非洲人民有著多么深厚的感情。盡管毛澤東一生未能踏足非洲大地,但他在非洲的影響可以說是無處不在。

【胡新民,察網專欄學者,獨立學者。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黨史博采”,授權察網發布

「贊同、支持、鼓勵!」

察網 CWZG.CN

感謝您的支持!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維護費用及作者稿費。
我們會更加努力地創作來回饋您!
如考慮對我們進行捐贈,請點擊這里

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完成支付

標簽: 毛澤東 非洲 世界

原標題:毛澤東在非洲的影響有多大?非洲總統:他是世界的領袖!